抬頭看到了天上的日頭,張三豐和沈通元就明白清玄祖師是用無上法力把自己二人接引到隔絕時間的仙境中傳授大道,不然單是聽懂學會祖師所創的六大神功就要十年功夫了。

心中感慨著清玄祖師神通廣大,兩位真君也頗為感激的上前叩首。

林清玄對二道給予了厚望,認定了張三豐和沈通元就是自己、楊明、小龍女等人以後引領仙流承前啟後的領軍人物,所以此次傳法也可謂是毫無保留。

親自將兩個晚輩拉起來,林清玄正要說話就見沖虛道童也突然清醒過來,不停的叩首,口中唸唸有詞道:“祖師爺爺賜下神功玄法,弟子不勝感激……”

張三豐和沈通元看到沖虛的樣子彷彿想到了自己年幼時,不禁莞爾。

林清玄知道如今終南派的掌門是宋遠橋,這個沖虛不是宋遠橋等七俠的徒孫就是重孫輩,也許就是未來的笑傲時代的掌門人沖虛道長。

不過現在什麼都變了,笑傲時代必然是不會再出現了,那這個小道童未來能否成為終南派的掌門人也不知道了。

右手虛抬,沖虛就被勁力托起,林清玄柔聲道:“你三豐祖師既然帶你前來那就是看重你,學些玄功正法未來也能成為我道門的中流砥柱,收束心神,入定修煉吧。”

清玄祖師的話語彷彿有著無窮的魔力,沖虛聽後直接五心朝天靜心入定了。

張三豐和沈通元卻見怪不怪,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等著祖師訓話。

林清玄沉吟半晌,說道:“老道過幾日便要渡劫衝關,破碎虛空而去,以後此界隻能靠你們了,所幸渡劫之法也已經傳授爾等,你們好生修行,把我全真仙宗道法發揚光大,老道在天界等著你們。”

張三豐和沈通元不如楊明對林清玄的瞭解,他們早就認為清玄祖師是成就不朽陽神的神仙,此時聽祖師爺親口說他過段時間纔會飛昇而去,兩道纔在心中驚異,暗想:清玄老祖如此神通仙法竟然還不曾成就不朽陽神?

就憑他老人家傳下的六大仙法神通就能確定他老人家是早就修煉到了修為,隻是為了光大全真仙教,弘揚仙道正法這才一直壓製自己不渡劫飛昇,真是大慈悲,大仁大勇啊!

太始幻境中曆時十年的傳法已經結束,此時林清玄又囑咐了兩個道家真君幾句。

見他們恭恭敬敬的記在心裡,這才放心的點頭道:“以後仙流之事你們兩個商量著做主便好,要是有關乎西域和明教的事情先和袁貌溝通,你們都能按照老道傳授的法子走通仙路,修煉到不朽陽神,老道以大毅力大宏願開辟的仙路纔算是成了。”

“祖師放心,弟子一定謹記教誨。”

……

聽了兩個真君的保證,林清玄微微一笑,負手轉身道:“如此甚好,老道去矣……”

話音未落林清玄就消失不見了。

張三豐和沈通元、沖虛依舊是跪下叩首拜彆,過了良久才緩緩起身。

離開武當山,不到半個時辰林清玄就回到了嘉興柯家村外的青山嶺。

小龍女正靜靜的站在山洞外等候,看到林清玄回來就問道:“一切妥當了?”

“安排妥帖了。”

林清玄也不落下,懸浮在空中說著就看向柯家村,道:“也差不多是時候了,去接莫愁吧。”

小龍女微微一笑,道:“這幾日師姐就長長眺望長空,想必是盼著你去。”

林清玄的神念也早就發現了李莫愁的異常,微笑道:“她是修為漸深,年齡漸長,前世的記憶已經全部覺醒了,自然也思念你我,走吧,一起去接你師姐。”

說完林清玄和小龍女就化作清風飛出數十裡,在韓宅門前落下,村內過往的不少村民卻好似根本看不到兩人從天而降。

林清玄上前一步,站在韓宅門前朗聲說道:“貧道林道人前來引領韓引璋入道修行。”

林清玄和小龍女就聽到韓宅內傳出幾聲驚呼,接著就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臨近,木門被拉開,露出了韓兆強忍著激動的神情。

“您……您來了,快快請進……”

韓兆激動的躬身施禮,引著林清玄和小龍女進去。

到了院中林清玄和小龍女就看到了一個身穿紅衫的女童瞪著明亮的大眼睛看著自己,雖然這女童長得十分美麗可愛,但卻是江南水鄉女子的柔美,與李莫愁當年的雍容華貴之美卻頗有不同。

不過她眼神和臉上的神態卻與李莫愁如出一轍,讓林清玄和小龍女看了都無比親切,露出了發自肺腑的笑容。

韓兆見女兒如此無力當年直視仙人就心頭一驚,忙斥責道:“晴兒,這位是清玄帝君老祖師,還不快來叩首?”

林清玄輕輕擺手道:“引璋是赤煉元君李莫愁的轉世之身,我們乃是至親道侶,豈能讓她給我行禮?”

韓兆聞言一驚,正在手足無措中卻聽小龍女笑道:“韓大叔你不必客氣,要是按照紅塵凡俗的關係論,你可是清玄帝君的老嶽父,放開些便是。”

韓兆聞言彷彿受到了巨大的驚嚇,連連擺手,道:“這可使不得,小人怎麼敢做清玄帝君他老人家的嶽父……”

韓引璋微微一笑,道:“爹爹,你不必客氣,有女兒在,你就是清玄帝君的親嶽父,天底下第一的老人家了。”

韓兆如何肯應,隻是嚇得連連倒退,林清玄見這位便宜嶽父當真是對自己敬畏極深,也不強求,道:“那就不敘凡俗禮節了。”

韓兆這次滿口答應了,躬身道:“還請帝君和這位龍仙姑入內說話吧。”

待到進入堂屋後韓兆就讓林清玄和小龍女坐了上手的兩個尊位,帶著妻兒家眷弟子等跪拜叩首,隻有韓引璋站在一旁動也不動。

等到所有人都行禮了,林清玄和小龍女起身還了半禮,任憑韓家之人如何想要躲閃卻被林清玄的真氣壓製的動彈不得,直等到林清玄和小龍女起身後他們才忽然能夠掌控身體,倒退了數步。

“您二位是仙道祖師,我們怎麼能受你們半禮?”

韓兆等人說著就要再跪下,韓引璋突然扯住爹爹,撇嘴道:“你都是我李莫愁的爹爹了,怎麼受不得?就憑您和孃親是仙人的爹孃就大可不必怕東怕西了。”

寒暄片刻,林清玄從懷中取出一本冊子,遞給韓兆,道:“這是太始仙功的前兩層,修煉起來最為簡單,你練成以後便能凝聚神唸了,後續之法不適合你修煉。

待你練成兩層心法後若是想要再修煉就可去紫霄宮走一遭,沈通元知道你是我的嶽父必不敢藏私,屆時全真教的無上仙法你可擇選一門學得,如何?”

韓兆欣喜不已,躬身致謝,然後將仙功冊子珍重的放到懷中。

林清玄微微一笑,看向韓引璋,問道:“莫愁,咱們走吧?”

韓引璋輕輕點頭,而後朝著韓兆和韓夫人深深一拜,道:“爹孃的生養大恩女兒無以為報,待我修成仙法後再來接引爹孃和弟弟們……”

韓兆微笑點頭,韓夫人卻心生不捨,紅著眼圈抱住韓引璋,低聲囑咐了幾句這才依依不捨的撒手。

一刻鐘後,林清玄和小龍女在空中一路向東翱翔,腳下呼呼生風,兩人一左一右牽著韓引璋,也就是李莫愁的粉嫩玉手,瞬息間就飛出數十裡遠。

邊飛林清玄邊微笑的看著小莫愁,雖然她一看就是個美人坯子,但是與李莫愁前世卻各有千秋,此時看著這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的神態表情無一不是自己最熟練的愛侶,林清玄即便是仙道祖師,萬事看淡,此時卻也難免感覺新奇。

李莫愁冇好氣的白了林清玄一眼,道:“你還知道來找我,十年了,也就師妹掛念我中間看過我兩次,你明明就在附近怎麼一次不來看我?”

林清玄閉關十年研創出六大仙功,自然冇有閒心去見李莫愁,此時見莫愁似乎有些怨氣,忙哈哈一笑,正要解釋卻見李莫愁淡淡說道:“我現在傳世重生,根基比前世還要穩固,六十年必能修成陰神,你可不能再想拋棄我了……”

林清玄苦笑道:“我哪裡捨得拋棄你?你個臭丫頭就會胡說……”

小龍女嘴角含笑,看著林郎和師姐鬥嘴隻覺無比的幸福,她清楚師姐並不是真有怨氣,她是得知了林郎想要渡劫衝關,而後飛昇心中不捨,畢竟是已有十年未曾見麵,此時好不容易重聚卻有眼親看看著心愛的男人破碎虛空而去,不要說李莫愁,小龍女自己心中也頗為不捨。

不過林清玄為了等李莫愁和傳下六大仙功已經等了二十年,今年他也有一百八十餘歲,是不該再等了。

正是明白此理,所以小龍女和李莫愁都冇有真的阻攔林清玄去東海尋覓僻靜海島渡劫衝關。

過了兩個時辰三人就飛到了東海的一處小島。

停在島上的雲端中林清玄拂袖放出自己祭煉十餘年而成的“九天蕩魔無形氣劍”。

隻見虛空中一陣波動,島嶼山峰就被削平出一個方圓三丈的大平台,切割麵光滑如玉。

緩緩落到平台上,三人就盤膝端坐,各自訴說著思念,之後就是林清玄把自己所創的六大仙功神通傳授給小龍女、李莫愁。

一晃六個多月過去了,有著前世的底子,李莫愁雖然不能完全理解,但也把六大仙功都記在了心底。

林清玄見自己畢生心血已經留下,小龍女和李莫愁本來就能正常修煉到不朽陽神境界,現在學得了六大仙功後隻會讓她們更快的踏足巔峰境界,同時也能有更多的神通手段,更輕鬆的渡劫。

所以在察覺到二女卻是已經記下了六大仙功後,林清玄就鬆了口氣,抬頭看了看從東方海麵上滾滾而來的龍捲風和風雨雷電,微笑道:“良辰吉日已到,莫愁和龍兒你們就好生看我渡劫衝關,這也是我飛昇前能教給你們的最有一點東西了……”

林清玄說完就閉目入定,瞬息間就冇了呼吸心跳。

李莫愁和小龍女知道林郎這是在全力施為了,等到龍捲風臨近島嶼時風雨雷電同時降臨,林郎必定會陰神出竅,引動天雷降臨淬體鍛鍊,吸收天地化生的陰陽之力了。

不管自己心中如何的不捨得,李莫愁和小龍女卻不敢不支援林清玄,此時都安安穩穩的端坐在數丈之外,也不用功,隻是靜靜的等待著。

過了半天後,島上終於狂風大作,烏雲密佈,又等了一個時辰就開始嘩啦啦的下起了大雨。

雨水臨近三人頭上三丈高就側滑飛出,在島上處處都成了水窪、小溪的時候,山巔的石台上卻無比的乾燥,冇有一滴雨水落下。

過了半個時辰,龍捲風就捲到了島上,不僅島嶼上的大樹被連根拔起卷向空中,雨水也越下越大,天空的烏雲深處更是不斷地醞釀著雷電。

任憑狂風如何咆哮捲動,風雨石礫和樹木都和石台上的三丈淨土毫無乾係,這是林清玄全力施為後的護體氣勁圈子,他近一百八十年的修為,功力之精湛乃是舉世無雙,這護體氣罩用出嚴絲合縫,堅不可摧,即使是能摧毀一個鄉村城鎮的龍捲風重來也不過是激起了氣罩的幾分波瀾。

小龍女和李莫愁看了半晌都心中驚歎,知道林郎以“九天蕩魔無形氣劍”的神意氣熔鍊之法融入到了護體氣勁上,將護體氣牆硬是祭煉成了“九天禦魔無形氣罩”這種說法寶是法寶,說神通是神通的秘技。

雲端中突然亮起了明光,而後翻騰的烏雲被一道雷電撕開,在林清玄的身軀之上不知何時已經懸浮著一個和他一模一樣的陰神之軀,天雷在他的引導下直接撕開了護體氣罩,劈中了陰神。

林清玄的陰神瞬間放出白光,他悶哼一聲,又是一陣更強大的護體氣勁席捲而出,將伴隨著雷電近身的石塊、樹木和雨水推了出去。

“哢嚓!”

雷鳴之聲現在才傳入人耳,而後烏雲翻滾中又露出一條縫隙,縫隙中藍光浮動,一道更粗大的雷電沖天而降,劈中了林清玄的陰神。

林清玄的陰神頓時白光大盛,體表也開始不斷的四濺電光火花。

林清玄知道自己的陰神和周伯通一樣,也隻能承受兩道天雷,再多便會無比吃力,甚至有覆滅消散的風險。

所以等到烏雲中開始醞釀第三道天雷的時候林清玄的陰神嗖一下從他肉身囟門鑽入身體,而後一氣三清訣運轉,陰神在體內慢慢吸納天雷中的陰陽化生之力,提升著陰神的質量,肉身的真氣卻不斷震盪沸騰。

隨著林清玄心念變化,他祭煉而成的九天蕩魔無形氣劍懸浮在身側,腦後也忽然浮現出一隻方圓一丈的真氣手掌,散發著淡淡的金黃色,正是他六大仙功神通之一的“太始一氣大擒拿法”。

此法算是集合真氣、神念、武學至理為一體的無上仙武至法,比起還要融合劍意的九天蕩魔無形氣劍,太始一氣大擒拿法更像是武學之道走入仙法之道的結合產物,是林清玄將練氣和煉神結合後的結晶。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