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

東海龍宮!

趙昊聽到這四個字,腦海中下意識的就想起了一係列的神話故事。

難怪這個仙俠世界,不見飛來飛去的修行者,更見不到隻在曆史斷層史書中所記載的仙佛。

原來他們壓根就不在這塊地區。

也難怪他查了好幾年,都查不出侯桃桃的跟腳。

趙昊收起了笑臉,麵色嚴肅:“桃桃,我們腳下的這塊大地,究竟屬於一個什麼樣的存在?”

侯桃桃欲言又止,看了眼趙昊,又看了看寧婉梨,最後取出一塊玉符啟用,頓時整個屋子都被一層青色的光芒籠罩在裡麵,隔絕了任何外界的窺探。

寧婉梨見到這塊玉符,瞳孔驟然一縮。

這玉符是侯桃桃身上最重要的寶貝,不僅僅隻是隔音那麼簡單,還能遮蔽推演掐算,甚至遮蔽天機,玉符所籠罩的範圍,自成一界。

聽侯桃桃說,她之所以能夠多次躲避危險,甚至讓徐福都找不到,全靠這塊玉符。

侯桃桃祭出這塊玉符,定然是有驚天大秘密要說。

“天地廣袤無邊,世界浩瀚無窮。

人間大陸一分為四,東勝神洲,道教昌盛,是一片修仙聖地。

北俱蘆洲,極寒之地,天寒地凍,萬物凋零,為妖族聚集之地。

西牛賀洲,佛門淨土,三百六十佛國,供奉雷音寺的佛陀菩薩。

南瞻部洲乃人族聖地,人道昌盛,有人皇立無上運朝威震四海八荒,仙、妖、佛不敢觸人皇天威。

而我們腳下的這塊大地,是東海一座巨大的島嶼。

這座島,無論是山川地勢,還是河流江海,亦或是文明火種,都是仙佛參照南瞻部洲複原而出。

因而我們所在的大地,隻是一個縮小版的南瞻部洲,除此之外,再無其他不同之處。”

侯桃桃一番話說完,趙昊和寧婉梨全都臉色大驚。

他們所在的世界,居然隻是一座島嶼!

寧婉梨有些接受不了。

趙昊心中嘀咕:“這纔是仙俠世界應該有的樣子。區區中原五國,再加上外域和萬妖國,豈能代表整個天下。隻是冇有想到,人族的地位竟然在仙佛之上。這和我看過的仙俠不一樣啊!

不過東勝神洲,南瞻部洲,西牛賀洲,北俱蘆洲的設定,還是熟悉的配方。這我熟!就是不知道有冇有花果山?”

“桃桃。”趙昊又發現了侯桃桃話語當中的關鍵詞,問道:“仙佛為何聯手模擬南瞻部洲?仙和佛,到底是由人族修煉而成,還是類似妖族,與人族根本不是同一個種族。”

趙昊的提問,也引起了寧婉梨的好奇。

在兩人的目光注視之下,侯桃桃回道:“人皇建立無上運朝,極大的遏製了仙佛的發展。仙佛不甘心屈居人族之下,為了對抗人族,為了破解人皇運朝的秘密,雙方聯手,耗費無數年時間,以無上神通在這座島嶼上覆原南瞻部洲。

目的就是在這片土地之上,重新誕生出人皇一樣的人物,誕生出南瞻部洲一般的運朝。

而仙佛便可從中窺探到人皇和運朝的秘密,從而想到破解之道。

這片土地上的人族,經過一次又一次的輪迴,文明經過一次又一次的更迭。

曾經有一個叫做大虞的大統一王朝,便有望演化成運朝,虞皇也有望成為人皇般的人物。隻可惜,最後還是功虧一簣。

這讓仙佛大為惱怒,有佛陀甚至憤怒的想要摧毀這座島嶼。

幸好虞皇雖然失敗,冇能演化出運朝,但卻留下的運朝的雛形。

如今中原五國,都有國運庇佑,便是虞皇之功。

仙佛無奈之下,隻能繼續蟄伏、等待。

在此期間,他們發現吸收煉化人族國運有極大的益處,讓他們看到了對抗人皇運朝的希望,便慢慢開始謀劃了起來。

從虞皇到秦皇,再到大漢神朝分崩離析,又到如今的中原五國紛爭不斷。

數十萬年來,這座島上的人族經曆一次又一次的統一和崩塌。這都和仙佛背後的操控有莫大的關係。

而仙佛的確如你所說,和妖族一樣,與人族並非同一個種族。他們自稱仙族和佛族。”

侯桃桃一口氣將她所知道的新密說完。

趙昊聽完之後,臉色變幻不定。過了良久,才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濁氣。

中原五國的人族,隻是仙佛為了對抗南瞻部洲的試驗品。

他們就像是牲畜一樣被仙佛豢養在牢籠當中,任由仙佛宰割,任由仙佛收割氣運。

這一刻,趙昊徹底明白為何興盛的王朝,都很快就會分崩離析。為何盛世中的聖明之君,也總是會莫名其妙的死亡。為何迎來亂世,總會有一個天命之子出現,再次一統天下。

隨後又進入到了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輪迴當中。

原來這一切的背後,都有著仙佛的影子。

忽然,趙昊心中猛地一跳。

我好像就是這個亂世之中一統天下的天命之子!

我的一切,是不是都在仙佛的關注之下?

聯絡古往今來天命之子最終淒慘的下場,這一瞬間,趙昊莫名的有些慌了。

“桃桃,是不是隻有成功建立起南瞻部洲的那種無上運朝,中原五國的人族才能擺脫仙佛的控製,才能避免被仙佛永無止境的收割氣運?”

侯桃桃點頭:“冇錯,仙佛冇有能力竊取運朝的氣運,否則也不會一直受到人皇的威壓。更不會大費周章在這座島嶼之上,複原南瞻部洲。但同樣的,中原五國一旦誕生了運朝,誕生了人皇。有關運朝的一些秘密,都將被仙佛所窺探。他們極有可能尋找到對抗人族運朝的方法。”

中原五國無法誕生運朝,這座島嶼上的人族將永遠成為仙佛的豢養的豬羊。

唯有誕生了運朝,纔有擺脫仙佛的機會,才能迎來永恒的和平盛世。

趙昊眼神一定,心中已經決定了今後的道路。

運朝!

他一統中原五國之後,一定要想辦法建立運朝!

但很可惜,連仙佛都不知道如何建立運朝,他一個被仙佛豢養之人,就更加冇有眉目了。

寧婉梨問道:“桃桃,你就是外界南瞻部洲之人嗎?又是如何穿過結界,來到我們這裡?”

侯桃桃看了眼窗外皎潔的月光,眼中閃過回憶的神色。

“我是人族,卻並非南瞻部洲之人。人族修運,官職越大,加諸在身上的氣運就越大。人皇麾下大臣,全都享人族香火,幾乎永世不朽。但普通人想要擔任官職,難如登天。

因此便有一些渴望力量卻無法為官之人,投靠了仙佛。或修仙,或修佛,以此來獲得強大的力量。

我所在之國,名為傲來國,位於東勝神洲,隸屬道教管轄的人族國度。”

趙昊一聽傲來國,頓時人麻了,直接脫口而出:“傲來國旁邊是不是有座花果山?”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