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小玄道:“畢方早有耳聞,書中也有過記載,此鳥乃三大神禽之一,傲慢凶猛,外形象丹頂鶴,但是隻有一條腿。此鳥不吃穀物,專吞吃火焰。據說畢方的出現,就預示著要引發大火,看來我要防火嘍!”

骨朵道:“那可不一定!金木水火土樣樣都防,千萬不能掉以輕心。”

楊小玄看了骨朵一眼,一語雙關地道:“骨朵提醒的極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妖精即使轉世八百遍,來到人間還是害人。”

骨朵見他話有所指,便附和道:“那是,那是。妖精骨子裡就是妖,無論轉世多少次,也改變不了妖的習性。更何況好多妖人並非輪迴轉世,在某些人控製之下更加凶狂。”

秋璿一凜,心道:“他們是信口說話,還是另有所指?”

正自猜疑之中,忽見楊小玄拱手行禮道:“多謝天使大人的點醒,在下去也!”祥雲飄起,倏然不見了蹤影。

為了消除骨朵的疑慮,秋璿望著遠去身影,故意噘嘴跺足,哼道:“這個臭小子,真的冇個記性!怎麼還叫我天使?”

骨朵咯咯笑道:“這叫習慣成自然,慢慢就好了。咱們也走吧。”

二人十指交纏,剛要騰身,卻聽雲空中有人叫道:“且慢,等等我!”

兩個女子循聲望去,見尤陸踏空而來。秋璿忿忿地道:“討厭鬼怎麼回來了?”

骨朵哧哧笑道:“哪是討厭鬼?分明是你舊日的老情人嗎?”

秋璿探出左手,在骨朵的大腿上擰了一下,咬著牙道:“我叫你胡說八道!”

骨朵捂著大腿嗷嗷直叫。

這時,尤陸已經飄落在他們的身前,笑嘻嘻地道:“兩個美人,這是要去往何方?”

秋璿道:“我們去南漢國降妖,你怎麼又回來了?”

尤陸歎道:“天降大任給我,哪能因為一點兒女私情而自毀前程。”

把頭一轉,又對骨朵道:“這位小姑娘,你說對不對?”

秋璿見他色眯眯地看著骨朵,知道他開始在打骨朵的主意,心裡竊喜。不等骨朵說話,扯過她的手,騰身躍起,禦風飛行,朝正南方飛去。

尤陸望著兩個佳人飄然遠去,心中一陣失落。但一想起武德星君為他出的主意,嘴角又露出喜悅之色。

原來尤陸被氣走之後,直接去了九天,本打算到姐姐虞妃那裡告秋璿一狀,罷免她的官職,先給她來個威懾。

轉念又一想,隻因為追不到人家,就罷免人家的官職,感覺理由不大充分。於是,直接去了星君府,想讓武德星君為自己討個說法。

武德星君見他一副氣惱惱的樣子,猜到與秋璿有關,於是,一邊熱情地招待,一邊問道:“你不在下方執行任務,怎麼跑到我這裡來了?”

尤陸氣呼呼地道:“都是你家親戚給我氣的!你管不管她?”當下講出發生在雲璐山上的一幕。

武德星君見他傷心氣苦,一副哭喪的樣子,心下莞爾

(本章未完,請翻頁)

心道:“尤陸就像一隻癩蛤蟆,惡俗不堪。怎能與楊小玄這等人中龍鳳相比,若是換做是我,自然也不會選擇你這好色成性的浪蕩公子。”

畢竟人家是當朝國舅,一些事還得指望人家,心裡雖然這樣想,嘴上卻不能這麼說。

故意沉思了片刻,幽幽歎道:“兒大不由娘,雖然是我武德星君把她養大,可這丫頭渾身上下全是刺,你說叫我怎麼管?”

尤陸道:“既然你不能滿足我的要求,那我就到玉帝麵前告她一狀,就說秋璿背叛天朝,與楊小玄狗扯羊皮!”

秋璿乃是西山老妖的臥底,陸蘇兒掌控著她命脈,即使真的喜歡楊小玄,她也不敢背叛西山老妖,她這樣做,一定另有目的。

因此武德星君不為所動,半躺在椅子上,緩緩地道:“列天候,我勸你還是不要去告狀為好。一是因為感情之事起紛爭,玉帝不但不會管,鬨不好還會罵你一頓;二是你還冇有掌握秋璿背叛天朝的證據……”

尤陸嚷道:“怎麼冇有!她一再推舉楊小玄為統帥,還跟他眉來眼去,這就是證據!”

武德星君笑道:“你隻看其表,卻不知其深。秋璿這丫頭絕頂聰明,我估計她在使美人計。目的就是為了贏得楊小玄的歡心與信任,這纔是打入五聖使內部的關鍵所在。你不問青紅皂白。就去告黑狀,一旦追查下去,全盤的計策不就泡湯了嗎?仙界美女萬萬千,你乾嘛偏偏對這妖女而上心呢?”

尤陸道:“秋璿她人長得漂亮,還有本事;封賞之前還向我發過誓,所以我非她不娶。”

武德星君道:“你這樣執拗,不但贏得不到秋璿的心,鬨不好還得鬨個雞飛蛋打。你也是一個聰明之人,為何不想一想,一旦秋璿丟了官,被罷了職,她豈不是乾脆倒向楊小玄哪一邊?如果秋璿真的背叛了天朝,我們的計劃豈不是完全泄露出去?楊小玄一旦知道玉帝要整他,你不但秋璿得不到,鬨不好小命兒也得搭上!”

尤陸聽了這這話,不禁激靈靈的打了一冷戰,半晌才說道:“我身為天朝命官,連自己喜歡的女人都保護不住,豈不是被人笑點大牙?”

武德星君緩緩地坐了起來,把頭探到他的身前,低聲道:“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我看五聖使中骨朵那個小丫頭不錯。她不但未婚,出身也很低下。我建議你回去好好乾,隻要稍稍能贏得骨朵的放心,我就讓玉帝為你倆賜婚。”

尤陸一想到骨朵的冷麪之美,不禁饞液橫流,拍著手掌道:“這個主意不錯!我看骨朵那丫頭心機不深,很容易搞到手。我決定放棄秋璿,去追骨朵!”

就這樣,兩個妖人在星君府喝了半夜的酒,一大早就回到了雲璐山。

尤陸接下來想做什麼,咱按下不表,卻說楊小玄踏雲飛行,眼看快要接近鸞鳳族的邊境時,恍然想起在朱雀國與鳳凰鳥並肩戰鬥的一幕。

忖道:“既然朱環能駕馭鳳凰鳥,一定與鸞鳳族有關係。我不如到她那裡去打聽一下,即使打探不到

(本章未完,請翻頁)

有價值的訊息,順路看看老故友也顯得我通情達理。”

於是腳步一偏,朝南奔去。

朱環雖然與楊小玄相處不久,但在她的心裡彷彿早已認識了一般,況且楊小玄等人對朱雀國有著大恩,這份交情更加厚重。見楊小玄到來,自然熱情款待。

自從鸞鳳族丟失梧桐神樹之後,兩大族群、個個幫派就已經分崩離析,起初是權力之爭,後來是地盤之爭,再後來就演變成內戰。

鳥國派係林立,對錯難分。而楊小玄的目的不是想幫助哪個族群,而是想儘快找回梧桐神樹,終止這場戰爭,使鳥國儘快恢複和平。

大戰在即,朱環總覺得楊小玄突然降臨到彆人的地盤上有些不妥,就主動派鳳凰鳥去鸞鳳族去打探訊息。

楊小玄正無從下手,見朱環主動幫助自己,樂得他心花怒放,脫口說道:“還是狼婆子好!”

朱環眉頭連皺,努力回想,前生的記憶一點一點的拚湊,渾身一顫,突然想起與他金鉤釣野狼和吻彆的那一幕。

渾身一顫,心中悲喜不自勝,淚水倏然滑落。目睹前世生離死彆,宛如親身再曆,忍不住地揮手打了他一巴掌,笑罵道:“你這個臭不要臉的小野狼!原來你前生欠我的好多!”

楊小玄見她對前生的事情有了記憶,不敢再談此事,畢竟那是前世的緣分。況且朱環又是南方的聖女,再提前緣舊事,對誰都不好。

於是,便淡淡地撩開話題,將她心思牽引彆處去,聊起當今的局勢來。

朱環身為南方正神,對妖人歸順天朝這件事也很擔憂,見他把話題扯到時局上,頗為有趣。兩個人喝茶閒聊,天南海北極其快意。

天過午時,二人簡單地吃了一頓飯,靜靜地等待著鳳凰鳥的回來。

這隻鳳凰鳥雖然久居朱雀城,但畢竟與鸞鳳族屬於同根,很快就見到了鳥國的國王,隻用半天的時間,就打探到了好多的訊息。

鳳凰鳥飛入房中,歡聲長鳴,由口中吐出好多音樂符號似的文字。朱環過目不忘,一一記在心裡。

朱環對楊小玄道:“梧桐神樹屬於王權的象征,無論什麼族類,隻要能在神樹上築巢,就是鳥界之尊。鳳凰鳥今天上午就見到鳥國的國王。當他得知乾坤護使要來維護和平,高興不已,期盼你今他就去見他。”

楊小玄道:“朱環姐姐,我對鳥國的規矩不是太懂,又不知會得罪哪一派係,您老人家就好人做到底,陪我一同前去吧。”

朱環笑道:“好吧,看在你對朱雀國有恩的份上,我就陪你走一趟。你救了一次朱雀國,我陪你去一次鸞鳳族,這也算是以恩報恩,從此各不相欠。”

楊小玄笑道:“當時可是我們五個人在幫你朱雀國,按理說你還欠我四份人情。”

朱環笑罵道:“你這個臭無賴!”

楊小玄哈哈大笑,鳳凰鳥也仰頸長鳴。歡笑聲中,兩個人一起走出客廳的大門。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