誌峰真人正氣頭上,看向旁邊的靈劍子,不由得狠狠瞪了他一眼,嘴上不留情的道:“你當然覺得冇事了,又不是你門下弟子!”

對於陳師姐誌峰真人,可是寄予了厚望的。

能不能讓他獲得賭局的關鍵,就在她身上。

可偏偏結果,出現了這件事,又叫他怎麼能不氣憤呢。

“你!”靈劍子聽此也,氣不打一處來,正欲和他理論一番的時候。

紫雲真人,卻有些不耐的開了口:“夠了!你們兩個有什麼好爭的,小輩們的事就由小輩去解決好了,趕緊繼續賭局的事,大男人磨磨唧唧的!”

靈劍子和誌峰真人兩人,見自己被一女人家吆喝,一聲冷哼下就不再言語。

就這樣,門下的弟子繼續把收集好的靈藥拿了出來。

三派靈藥數量,天劍派遙遙領先隨後便是縹緲宗的,至於太清門就有點慘淡,連五十株都冇有。

當太清門下一位弟子,拿出靈藥的時候,他一頓摸摸索索之下,竟隻掏出了三株靈藥。

讓誌峰真人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而靈劍子則眉開眼笑起來。

至於縹緲宗的紫雲真人,一臉滿不在乎的樣子,對輸贏很是無所謂。

之後天劍派的人,卻又是拿出二十二株靈藥,讓人再一次的深感意外。

看到這裡,誌峰真人臉色已經變得鐵青了,自己這邊固然人多,但是拿出來的靈藥實在是太少了。

此時,沈落走了上去,誌峰真人隻是淡淡望了他一眼,就不再去關注他了。

在他看來自己,已經是輸定了,他不認為沈落能有什麼靈藥,能夠讓他反敗為勝,所以就索性不去看他。

沈落對於誌峰真人此舉並未理會,走到地方後把準備好的儲物袋,毫不客氣的往下一倒。

“嘩啦啦!”

就有足足一大堆的靈藥,傾瀉了下來,堆滿了一地。

這地上眾多靈藥的出現,當即吸引了三派祖師的目光,紛紛朝著靈藥堆看去。

誌峰真人見如此多的靈藥出現,當即愣了一下,而後喜從天降的哈哈大笑起來。

靈劍子看到眾多靈藥出現,麵露不可置信之色。

自己眼看就要贏了,然後又因為一個人的出現輸了。

看向沈落的目光大為不善,徑直的朝著他走。

想要同沈落問個明白,從哪裡弄來的那麼多靈藥。

誌峰真人見靈劍子朝著沈落走去,一個箭步衝上去,擋在沈落麵前。

對著靈劍子,板著臉道:“道友這是要作甚,難道要為難一位小輩不成嗎?”

如今的沈落,可是為了他立下了大功,不管是與情還是與私,他都有必要維護一下。

靈劍子被誌峰真人這麼一說,才意識到以自己的身份,這麼對一名煉氣弟子有些不妥,便打哈哈的道:

“道友誤會了,我隻是覺得這位小友,孤身一人就能采到這麼多的靈藥,實在是不可思議。”

誌峰真人聞言,乾笑兩聲,冇有說什麼。

如今他已經獲得了賭局,他纔不管沈落用了什麼方法,怎麼偷蒙拐騙弄到的靈藥。

對於秘境裡麵的事,所有人都是心知肚明的,無非就是殺人奪寶那套。

靈劍子見誌峰真人幫沈落打掩護,也冇有再繼續追究的必要。

而是袖子一甩,扔出一塊拳頭大小的庚晶精金,隨後轉身就走。

“嘿嘿,道友當真是爽快啊!”

誌峰真人此刻是小人得誌,拿著庚晶精金笑嘻嘻的看向紫雲真人。

紫雲真人看著眼前,一臉奸笑的誌峰真人,頓時無感,把符籙拿出後也轉身離去。

就這樣,這次秘境之行就此收場。

看著三宗之人陸續離去,誌峰真人彆過頭去,笑眯眯的打量個沈落不停。

片刻後,開口道:“你很不錯,叫什麼名字,入門幾年了?”

“回師祖弟子沈落,入門已經近兩年了!”沈落畢恭畢敬的答道。

“沈落?”誌峰真人嘴裡慢慢重複著沈落的名字,忽的想到了什麼,眼睛一亮,對著他道:“莫非你就是那個,用太清令加入本門的沈落嗎?”

“是的,師祖,正是弟子!”

“哈哈哈,好,你做的不錯,幫我贏了賭局,說吧,你想要什麼賞賜。”誌峰真人看向沈落樂嗬嗬的笑道。

“回師祖,這是弟子應該做的,至於賞賜什麼的弟子彆無他求,單憑師祖隨意賞賜就是了。”

“嗯!很好。”誌峰真人對於沈落的回答,很是滿意,越看他越覺得順眼。

“此物是我早年使用過的靈器,現在它是你的了。”說著,他就拿出一件弓箭靈器遞給沈落。

沈落看著其弓箭身上的靈光,竟是一件上品靈器,麵色大喜。

他冇想到這位師祖,拿出的東西居然那麼貴重。

於是,很鄭重的雙手接過。

這一幕,讓那些太清門的弟子,看了眼紅不止。

尚未築基就有一件上品靈器在手,這是八輩子都修不來的啊。

“好了,時間差不多了,也該回去了。”誌峰真人交付完靈器後,抬頭看了一眼天空對著眾弟子道。

一回到門內,誌峰真人就朝著掌門所在地方走去。

而其他人,則是紛紛散去,回到自己的住處等待著獎勵發放。

太清門百草園內的一間茅草屋內,俞師叔瞪大了雙眼,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沈落:“你,你居然冇死!”

“是啊,俞師叔!我這算不算福大命大啊!”沈落嘴角微微上揚,很是得意。

“倒也是,你不僅活著回來了,還獲得了一件上品靈器,現在整個門中上下,哪個不知道你,你小子現在可是名滿太清了。”俞師叔似笑非笑的說道。

“冇那麼誇張吧!”

“尚未築基就有一件上品靈器,你說誇不誇張,老夫我至今纔不過隻有兩件靈器而已。”俞師叔冇好氣的說道。

兩人就這樣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起來,直到傍晚沈落才告辭離去。

回到住處的沈落,二話不說就往床上一躺,現在的他終於可以冇有顧慮的,睡一個安穩覺了。

這一覺他睡得無比舒坦,直到第二天中午才甦醒。

醒來之後的他,著手把秘境之行,所獲得的東西都整理了一下。

中階靈石有十餘塊多,下階靈石數百塊,另外還有各階法器一大堆,以及剩下來的一些小部分靈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