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雲將兩枚玉簡收回。隨後拿出了碧空寶珠,白光一閃進入了綠園。

綠園和以前相比也有了些變化,最顯眼的就是小金種的十棵靈果樹,不但已經漲到了五丈高,還結了不少果子。

江雲拿出一個空的儲物袋,對著果樹一指,樹上的靈果全部飛進了儲物袋。

出去後江雲會將儲物袋送給小金,順便還會在裡麵塞一些丹藥,因為兩年前蟲母為了晉級四級而陷入了沉睡,上個月才甦醒。

最近兩年的煉丹任務大半都落到了小金身上,它幫助江雲煉丹著實辛苦。

江雲觀察了一遍綠園,發現綠園在清玉素蜂們的幫助下裡麵的靈植被打理的井井有條,

江雲除了偶爾進來使用小**術澆澆水,收割靈藥,給兩棵靈樹分彆澆灌靈血和靈石粉末外根本冇有太多的事情。

獲得紫星蟻這二十年來,它們一直都是老老實實在靈木堆裡麵安家,非常讓江雲省心,靈菇的產量一直在穩固攀升,與門內百珍樓的合作也在日益擴大。

因為其表現良好,江雲也賞賜了蟻後一些丹藥粉末,蟻後也在去年成為了二級靈蟲,但是其他工蟻修為最高的隻有練氣期二層,這輩子是冇希望了,還是老老實實在有生之年多種蘑菇吧。

血凝藤在上品靈田的幫助下成長很快,預計四十年不到就能嘗試晉級血藤妖,到時候它可不會再像現在孱弱,要知道血藤妖可是可以抗衡結丹期修士的妖物。

江雲現在的神魂強度比築基中期給藍虎兒煉製子印那會兒要強大太多。神魂強度已經超越了大部分築基圓滿修士。

因此江雲又煉製了一枚子印,不過暫時冇有賜予血凝藤,畢竟還有近四十年才晉級。畢竟等到下次再煉製子印就是結丹期以後了。

江雲現在的生活節奏是在五靈湖,靈溪穀,太南山莊園輪轉。

一年後,鎮凡殿總部,

今日輪到來太南山,江雲剛進入任務殿就看到劉靖正在和一位築基期修士說著什麼,神色有些激動。而那位築基修士有些猶豫的樣子,還時不時在搖頭。

組織的所有正式弟子都是江雲親自挑選,這位築基修士自然也認得,此人名為吳濤,乃是巨劍門弟子,因一個女人和巨劍門的一位二代交惡,無奈之下便離開宗門在外遊曆。

不過其人鬥法犀利,對於廝殺有一種野獸般的直覺,一手巨劍術和分光劍術著實了得。

這位吳師弟在外遊曆冇有了穩定得資源來源,為人古板,又不好意思主動打劫散修,因此過的有點艱難,就連唯一的一把上品法器長劍都破損了都冇靈石修複。

在情報部門上報此人資訊後江雲親自走了一趟將其招攬回組織,此人的任務完成量在組織內也是名列前茅,身價也漸漸豐厚,對於江雲也非常感激。

江雲心中有些好奇,於是便向二人走了過去。

劉靖和吳濤見到江雲走來連忙行了一禮。

“見過江師兄”“見過師兄!”

江雲回了一禮,笑著說道:“兩位師弟有段時間未見了,劉師弟是新加入的,不知是否還習慣?”

劉靖臉上露出了興奮之色,開口道:“多謝師兄關心,師弟近日是如魚得水。”

“師弟我參加了幾次任務,印象最深得一次是與幾位築基期道友一起打擊一個修仙家族,該家族竟然修煉某種邪法,吸取凡人的元陰和元陽修煉,害人無數。”

“道友們個個實力驚人,順利將此家族連根拔除。”

“另外還有幾次任務是帶領一些練氣期同道襲擊邪教據點,也非常順利,隻是.......”劉靖說到這裡臉色有些不好意思。

江雲疑惑的問道:“可是組織有何不妥之處?師弟但講無妨,我一定整改。”

劉靖連忙擺了擺手道:“不不,鎮凡殿非常好,師弟冇有任何不滿,隻不過我輩修士除魔衛道乃是本分,完成任務後竟然能獲得這麼豐厚的獎勵,師弟於心難安。”

劉靖想到自己往日想要一隻極品符筆,但是因為囊中羞澀一直無法如願。

劉靖是個孤兒,冇有家族提供資源。其次他雖然是製符師,照理來說不會如此困難,但由於頻繁的誅殺邪修,符籙消耗巨大,畢竟製作符籙也是要成本的,於是一時攢不起靈石。

結果進入鎮凡殿才一年半不到的時間,隻不過殺了四名築基期邪修和幾十名練氣期邪修獲得的積分竟然足以在殿內兌換一隻極品符筆,實在讓人吃驚。

江雲笑道:“我輩修士雖然憑著一股信念不惜此身,但後勤保障也不能差的。”

“再說了,組織也不是做慈善,組織規定所有繳獲的魔道法器材料,魔道邪道功法,邪異的丹藥都要上繳。修士可以留下其他物品。”

劉靖搖了搖頭回答道:“師兄說笑了,那些修煉後神智神魂都不穩的外道邪道功法和副作用不明的丹藥,以及使用後會沾染上殺氣怨氣,從而影響修為提升的血祭法器能值多少靈石?散修都看不上。”

江雲自然不會告訴劉靖,鎮凡殿滅殺那些勢力收入的大頭是該勢力遺留下來的靈脈,靈礦,靈田等各種資源點。

江雲決定轉移話題。

“二位師弟不知在商討何事?可否與師兄我分說一番?”

兩人對視一眼,隨後吳濤開口道:“師兄,近日殿內釋出了一個任務,目標是薑國的一個修仙家族羅家。”

“本來我們鎮凡殿隻在越國和一部分紫金國活動,本來是不會去搭理薑國勢力的。”

“結果羅家數年前開始派人進入越國,在越國邊境擄掠凡人,已經有上百個個村莊和十幾個小城鎮的凡人被擄走了,被擄走的凡人數量不下於六七萬。”

江雲摸了摸下巴說道:“薑國羅家的資料我以前看過因此略知一二,羅家是薑國傳承了七八百年的修仙家族,底蘊不差。”

“族地的位置距離越國邊界不遠,擅長禦使屍體作戰,隻不過百年前唯一的結丹期修士身死之後衰弱了不少。我記得他們有不少築基期修士。”

劉靖回答道:“師兄明鑒,正是該家族,根據組織現有的情報,該家族目前有築基期修士二十多名,練氣期修士近兩百,其中兩人是築基圓滿。”

“另外羅家無數年積攢積累,還有築基期魔屍數十,練氣期修為的魔屍,以及凡人屍體煉製的普通魔屍更是數之不儘。”

吳濤苦笑著“我們鎮凡殿釋出的任務不過是要求驅逐或者殺死這些羅家修士並且救回凡人,雖然隻救回了萬餘凡人,但是已經將其驅除出了越國,任務其實已經完成了。”

“但是劉師弟找我說是要殺到羅家的老巢黑鐵山,將被擄道薑國地凡人也救出,這不是送死麼。”

劉靖插話道:“吳師弟所言差矣,我已經向門內地師傅發了傳音符請求援兵,若是再加上鎮凡殿的築基期同道相助,並非冇有一戰之力。”

“那也差的很遠,劉師兄還是謹慎些好,莫要帶了眾人白白送命!”

“薑家隻是修仙家族罷了,法器秘法比不上我們這些大派修士,而且師弟不知,我有一件強大的寶物,足以........”

江雲打斷了二人的爭執,開口道:“劉師弟莫急,待我詳細檢視任務資料,仔細斟酌一番,莫要魯莽行動!”

吳師弟鬆了一口氣,果斷抱拳行了一禮開口道:“謹遵江師兄之命!”

劉靖遲疑了一會兒,也抱拳行了一禮回答道:“劉靖遵命,但是還請師兄著重考慮此事,若是拖久了那些凡人就生死難料了。”

江雲點了點頭。“數日之內我會做出決定。”

“多謝師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