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蚩尤就在跟你宣戰時露了一麵,之後他就閉關了。”

軒轅疑惑不解。

這是壞訊息?

倉頡不會耍他軒轅吧!

“軒轅你認為吾在耍你是吧!”

“蚩尤已經出關了,並且他的境界為準聖中期。”

倉頡說完後,他就消失在有熊部落的大本營當中。

但是倉頡把滅巫劍留在那裡了。

並且留下一句話:軒轅,吾留下滅巫劍,你自己決定要不要使用。

倉頡覺得軒轅肯定會使用的。

這是他軒轅的宿命。

“軒轅共主不可......”

有熊部落的長老勸軒轅不要做傻事。

要是軒轅成為滅巫劍的劍奴的話,那麼他軒轅就會直接喪失人族共主的位置。

而其他過來幫忙的生靈對軒轅成為滅巫劍主人並不看好。

這些生靈覺得軒轅會成為滅巫劍的劍奴。

因為滅巫劍爆發的氣息實在是太過於強大了。

正因為滅巫劍的強大,整個大營當中的生靈都對它露出了貪婪了表情。

但是一眾生靈並未上前把滅巫劍據為己有,畢竟他們還不能確定倉頡是否離開了這裡了。

要是倉頡在的話,那麼就芭比Q了。

畢竟當著倉頡的麵前把滅巫劍據為己有。

那不是打他倉頡的臉麵嗎?

倉頡能忍?

當然不能忍的,到時吃苦還是他們搶滅巫劍的生靈。

而軒轅見到一眾生靈都露出貪婪,但是他當看不見。

畢竟現在軒轅還要留著一眾生靈協助他軒轅戰勝蚩尤。

此時逐鹿之地的戰場上傳來了蚩尤的聲音。

“軒轅小兒,趕緊出來受死!!!”

蚩尤的聲音響徹整個逐鹿之地。

“蚩尤居然這麼猖狂?”

軒轅大怒了,蚩尤這是對他宣戰啊!

“徒兒不用憤怒,吾等闡教十二金仙和副教主去會會他蚩尤。”

廣成子帶著闡教一眾弟子走出大營當中了。

而其他的生靈也跟軒轅領命出去把蚩尤消滅。

整個大營就剩下軒轅和有熊部落的長老。

“爾等出去協助仙長們共同抵抗蚩尤大軍。”

軒轅開始把一眾人族長老趕出大營。

畢竟一眾人族長老在場的話,都會阻止他拔開滅巫劍的。

但是一眾人族長老站在原地不動,他們並未有離開的意思。

因為一眾人族長老知道軒轅肯定會拔出滅巫劍的。

“吾以人族共主的身份命令爾等走出大營去戰鬥。”

軒轅平常都是溫文爾雅的。

但是現在直接下命令了。

而一眾人族長老隻能依依不捨的退出大營,然後臨走之前還叮囑著軒轅不要拔出滅巫劍。

但是倉頡的話一直在軒轅腦中迴盪著。

“蚩尤已經是準聖中期的強者了……”

……

並且滅巫劍猶如惡魔一樣在跟軒轅招手。

此時逐鹿之地的蚩尤藐視一眾生靈。

畢竟現在他蚩尤已經是準聖中期的大能了。

而逐鹿之地的所有生靈脩為最高就是燃燈道人大羅金仙大圓滿罷了。

這實力不是差的一星半點。

“闡教十二金仙在此,蚩尤匹夫,不得猖狂。”

廣成子可不相信倉頡的話。

畢竟前幾年廣成子還見過蚩尤。

當時蚩尤的修為纔是太乙金仙境界。

而倉頡說蚩尤居然準聖中期的實力。

這是吹噓蚩尤的,讓軒轅去拔出滅巫劍伎倆罷了。

他廣成子纔不相信。

但是後麵吃虧的還是闡教眾弟子。

而無當聖母帶著截教弟子靜觀其變。

雖然蚩尤一躍成為準聖中期的話語,她無當聖母也不相信,但是倉頡作為半聖的大能,應該是不會欺騙她們的。

所以無當聖母小心翼翼的觀察著蚩尤的修為。

但是無當聖母居然看不透蚩尤的修為。

無當聖母隻見一股黑氣在幫蚩尤抵擋外界的探查。

並且無當聖母感受到黑氣當中有一股讓她心悸的氣息。

所以她無當聖母纔不讓截教弟子作出頭鳥,當初她在通天聖人麵前承諾過的,她無當聖母要保護好自己的師弟師妹的。

“爾等不要像闡教那群生靈一樣莽撞,首先要觀察一下對手的實力。”

“不然吃虧還是自己。”

無當聖母好心教導自己的師弟師妹。

“吾等知道的!!!”

在一眾截教弟子當中,他們最怕的是無當聖母。

此時闡教十二金仙和燃燈道人已經跟蚩尤進行大戰了。

而開始的時候蚩尤並未使用真正的本領。

蚩尤就用自己的肉身跟十二金仙和燃燈道人戰鬥。

“大師姐,蚩尤的肉身也太強了……”

蚩尤居然能以肉身跟十二金仙和燃燈道人打的有來有回。

這是有熊部落聯盟的所有生靈都冇想到的。

而九黎大軍歡呼雀躍起來。

因為他們首領居然以一抵十三名生靈。

並且還是用肉身來硬抗十二金仙和燃燈道人。

蚩尤明顯在戲耍一眾闡教弟子。

崑崙山太上宮中

“可惡的蚩尤,他居然戲耍吾闡教弟子。”

元始天尊惱怒了。

蚩尤這種做法不正是抽他原始天尊的臉。

而一旁的通天則默默不語,但是內心十分爽歪歪。

通天聖人心想:讓你原始天尊天天吹噓自己的十二金仙和燃燈道人如何強大,而今天則被蚩尤用肉身戲耍。

其實通天聖人想嘲諷一波原始天尊的,但是想了想後就不算了。

通天不想觸碰原始天尊的神經了。

他通天聖人默默觀看著逐鹿之地就好了。

“蚩尤有問題!!!”

突然坐在主位上的太上發話了。

“有問題……”

“有問題……”

原始天尊和通天聖人往著太上,希望太上說明白。

“爾等自己觀看蚩尤的修為!”

太上點通原始天尊和通天聖人。

原始天尊和通天聖人望向蚩尤。

之前他倆並未關注著蚩尤。

但是現在太上居然說蚩尤有問題。

那麼兩人想知道蚩尤有什麼問題。

“咦……這……這個……”

原始天尊和通天聖人都驚訝不已。

“蚩尤居然擁有準聖中期的實力?”

這讓通天和原始天尊都疑惑不解。

當初蚩尤跟軒轅宣戰之時,他蚩尤的修為纔是太乙金仙初期,而現在居然跨過幾個大境界,居然直接成為準聖中期的大能。

蚩尤這是吃了仙丹妙藥了嘛。

不然怎麼解釋到蚩尤從太乙金仙境界一躍成為準聖中期境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