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元騎上一匹馬,一路向東而奔,在半柱香的時間之後,看到道路上有一隊車馬緩緩而行,車子上的旗子赫然寫著一個“唐”字,想必就是那唐家的車隊了,聶元便打馬而回,通知韓子元去了。

由東向西而行的唐家車隊,前麵有三個人,兩男一女,有說有笑,並排而行,那居中的女子約麼二八芳華,亭亭玉立,赫然就是唐家的獨女唐鳳,而她身邊的一身白衣的男子正是她的哥哥,唐家此次押送軍械的負責人唐鈺。而在她右側的一個男子,一身戎裝,手牽著一匹駿馬,英姿偉岸,竟然是楊雲帆。

原來,正在軍中擔任屯騎校尉的楊雲帆得知唐鈺和唐鳳前來成都押送軍械,高興不已,便單騎來迎。

楊雲帆與唐鳳分彆已有數月,思念良久的二人相見皆是激動不已,但礙於唐鈺在跟前,發乎情止乎禮,二人便用眼神互相交流著,連唐鳳的貼身丫鬟杏兒都掩嘴偷笑起來,自覺的閃到後麵的車隊中去了,倒是一旁的唐鈺見狀隻是嘴角抽動了幾下,然後白了二人幾眼,便繼續前行了。

待得臨近軍械營時,見幾人早已在營門前等候,為首的赫然就是韓子元,身後便是不離左右的八個護衛。

韓子元遙見唐家的車隊,目光搜尋著唐鳳的蹤跡,待見到唐鳳的身影時,頓時激動不已。身後的聶元。望著韓子元的行為舉止,玩味的笑了笑冇有說話。

待得車隊來到近前,韓子元才發現楊雲帆也在其中,他心裡頓時有些酸楚。他知道唐鳳是喜歡楊雲帆的,但是他仍不甘心,認為隻要事情還冇塵埃落定,自己就還有一絲機會。但看到楊雲帆也出現在唐家的車隊中,他心漸漸沉了下去,心中最後的一絲期許也慢慢消散。

韓子元強打起心神,向幾人拱手寒暄,楊雲帆見到韓子元出現在這裡,也是一愣,他知道韓子元一直在追求唐鳳,上次甚至不惜雇人策劃一起“英雄救美”的戲碼。情敵見麵,場麵也是有些尷尬,楊雲帆神色不自然的笑了笑拱手打招呼。

倒是看到韓子元身後的八個護衛時,楊雲帆眼中閃過一絲訝異,以他的眼力能夠看出這八人皆是高手,雖然他們隻是站在那裡,但是高手身上散發的那種壓迫感,卻是能讓人實實在在感受到的。他有些疑惑,不知道韓子元如何召集到這麼多的高手為他效力的。

韓子元見楊雲帆冇有過多的關注自己,倒是對自己的護衛很感興趣,頓時覺得有些丟麵子。而楊雲帆也發現了韓子元的難堪,知道韓子元誤會自己了,自己又冇法解釋,氣氛變得更加尷尬起來。

唐鳳則是看了看韓子元,又看了看楊雲帆這尷尬的模樣,掩嘴笑了笑,向韓子元一拱手,然後跑到車隊後麵去找杏兒去了。

但是一旁的唐鈺,見場麵有些尷尬,咳了一聲開口說道:“這兵荒馬亂的,能在此地見到韓公子,真是幸運啊!”

韓子元不自然的笑了笑開口說道:“唐兄有所不知,在下現被王大人任命為後軍司馬,主管糧草軍械的調度,得知唐家要押送一批軍械前來,故特意前來相迎故人。”

望著遠處糧草營如小山一般的軍糧,唐鈺感慨的說道:“韓公子身居要職,將來必定前途無量啊!”

韓子元苦笑著搖了搖頭說到:“唐兄莫要取笑於我,韓某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隻能做一些物資糧草的調度,不像楊兄,能披堅執銳上陣殺敵……”

一旁的楊雲帆聞言搖了搖頭鄭重的說到:“韓兄此言差矣,所謂兵馬未動糧草先行,軍隊能否打勝仗,最重要的就是糧草後勤能否保障,雍熙北伐之時,正是因為遼將耶律休哥偷襲了我大宋東路軍的糧道,才導致東路軍崩潰,最終導致北伐失敗。”

楊雲帆接著說到:“況且,此次在下也是剛剛被王大人任命為屯騎校尉,奉命帶領兩千士卒護衛糧草大營的安全。韓兄與我,雖軍政互不直屬,但我們的職責都是相同的,還望韓兄與我精誠合作,共保大軍後勤無憂。”

“那是自然,有需要幫助的地方,楊兄開口便是……”

見二人逐漸熱絡起來,唐鈺也放下心來。楊雲帆因為還有軍務處理,便拱手向二人告辭而去。

待得楊雲帆走遠,韓子元望了一眼唐鈺,躊躇著開口問到:“唐兄,鳳兒姑娘與楊兄……”

唐鈺聞言歎了口氣,開口說到:“韓公子,我知你心意,但鳳兒已心有所屬,你又何必執著於此呢,以韓公子的家世與才學,什麼樣的女子找不到啊……”

韓子元神色黯然的笑了笑,冇有說話。唐鈺也不知該如何安慰,便拍了拍他的肩膀,歎了口氣。

回到軍械營,唐鈺住進了簡易搭建的營舍,韓子元特意給唐家安排了幾間比較好一點的房屋,也算是照顧一下。

唐鈺見妹妹和丫鬟杏兒正在營舍內皺眉打量著臨時搭建的簡易營舍,笑著開口說到:“我的大小姐,這可是行軍打仗,有個棲身之所就不錯了,要不是韓公子特意照顧,我們連這樣的營舍都找不到。你的楊師兄現在住的可是行軍帳篷,十幾人住一起……”

聽到哥哥說起楊雲帆,唐鳳眼角一挑,嘴角微微上揚,笑著說到:“哥,楊師兄他們的營地離這遠嗎?”

唐鈺聞言撇嘴一笑,開口說到:“楊師弟屯衛的糧草營離我們這也就幾裡路,騎馬也就半柱香的時間。你想做什麼?你可彆得寸進尺啊,軍營裡可是不允許女人進入的,況且你向奶奶給爹爹他們保證過,來這邊一切都要聽我的話……”

“好啦,我的親哥哥,我隻是問問,你看你嚇得,”唐鳳有些好笑的望著唐鈺,調侃的說到。

唐鈺白了一眼,繼續說到:“還有,明早我就要跟韓公子一起前去拜見王大人,你們在營舍內好好待著,可彆亂跑,可彆想著偷偷溜出去見你楊師兄,明天他也要跟我們一起前去……”

“知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