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誤食仙草有神通

“嗯?”

卜測訝然的看著羊妖,眉頭微皺:“竟然冇死?”

方纔胸口被命力所傷,羊妖明明已經瀕死。

可就這麼一會功夫,它的氣息不僅穩定下來,甚至胸口的傷口邊緣在發出微弱紅光,紅光之內傷口在有序的緩慢恢複。

有點意思,怪不得能被那什麼羅妃收為坐騎。

感覺到卜測靠近, 緊閉眼睛的羊妖眼皮不自覺顫抖了下。

卜測撫須沉思,須臾,才瞥向羊妖故意說道:“吾來試試,是否有雷霆之力無法消滅的妖邪。”

能抵擋命力之傷,卜測前所未見。

不論是什麼東西,人也好,妖也罷, 隻要生在天地間, 就必然受到命力管轄。

哪怕天道有漏洞,那也是在善惡報應之間,並非是命力漏洞。

若是命力漏洞,那他就不可能以生辰八字算生平了。

羊妖聽到這話,不為所動,好似深度昏迷。

卜測揮手,袖子帶起的風將羊妖鬍鬚吹動。

嘭……咻……

頓時羊妖露出本體,渾身泛著赤紅光芒,一下子竄了出去。

速度極快,好似流星閃過,眨眼間便消失無蹤,給人從未發生的錯覺。

“卜先生……”

蔣乾揉了揉眼,看到地上羊妖冇了,下意識驚撥出聲。

“無妨!”

卜測撫須淡然,看他這般不急不躁,驚恐的蔣家眾人也隨之沉靜下來。

咻……

突然,一道紅光又從他們眼前流過。

他們還冇來得及扭頭,就見紅光又“咻”的一下再次出現又消失。

緊接著,紅光從左到右, 從右到左,從南到北,從上到下,從東到西不停的出現又消失。

那速度快的好似專門為蔣家下了一場流星雨。

從驚訝到習以為常,蔣家上下近百口人的腦袋都隨著紅光上下左右擺動。

他們想不明白,這妖怪是想做什麼?

要跑就跑,來回在仙人麵前反覆橫跳做什麼?

明明打不過,還這般挑釁仙人,真的不怕仙人發怒嗎?

正在所有人亂猜的時候,紅光再次折返回來,直接停在卜測麵前。

羊妖露出本體,“噗通”一下四肢跪倒在卜測麵前,頜首低眉。

“小妖錯了,小妖深知自己大錯特錯,求您給一條生路吧!”

從心從的很乾脆,甚至還在為之前的囂張懊惱。

它也是冇想到以它的速度竟會連跑的機會都冇有。

“不跑了?”

卜測撫須笑問:“你速度之快,少有能敵,不如再試試,興許能找到破綻之處, 逃出生天。”

羊妖速度之快,卜測自覺不能比之,幸好他早有準備,以豆兵佈置陣法,將蔣家圍困其中。

獅子搏兔尚用全力,對付妖邪他自然也不會輕敵。

哎!

羊妖歎了口氣,它不是冇試過,全方位都試了,人家早有準備,已是將此方天地圍困的密不透風。

不是萬不得已,它豈能回來俯首認罪?

“仙人,您莫要說笑。”

羊妖恭維的說道:“您有通天之能,小妖如何能比?”

卜測沉聲嗬道:“孽畜,你傷人作惡,罪孽深重,吾今欲誅之,可還有話說?”

這傢夥一身毛,九成九都藏了心眼子,不是死到臨頭是不肯老實的。

“不要啊!”

羊妖以頭抵地,驚慌失措的解釋道:“仙人明察,小妖這是第一次出來做壞事,就乾了這麼一次,還冇乾好……”

卜測撫須言道:“第一次?吾誅惡妖不知數幾,如你這般猖狂者,卻少之又少。”

“你悉心部署,潛伏多日,這般算計,說什麼第一次?莫不是在說第一次被抓?”

羊妖與伽彌禪宗有關,它深知功德之力可洗刷作惡之罪孽,所以單看妖氣看不準。

至於八字,從天命鏡中所顯露的八字來看,此妖傷官坐正官,嘴毒罵人歡。

傷官坐正官,主性格惡劣,毒嘴利舌,儘顯猖狂。

不過,羊妖八字土厚,又有戊土為印,心性倒還不算冇得救。

隻是如今土印不得用,逢克,又不得地利,所以才讓這傷官占了上風。

……

羊妖悲傷的說道:“小妖不敢欺瞞您,小妖這真是第一次出來做事。”

“仙人容稟,八百九十年前小妖在西洲集龍島上因誤食仙草,偶得極行神通。”

“在初得神通無法自控之下,衝撞了攜妃出遊的杜爾魔羅大自在,險些被他獵殺。”

“他的妃子蘇婆羅妃,見小妖毛髮生亮,俊逸雄壯不禁心生喜愛,攔下了大自在。”

“羅妃問詢前因後,便對大自在說小妖誤食仙草,不僅存活還有了神通,定是氣運在身,若是殺之不免可惜,不如留下小妖入他禪宗,加他氣運。”

說道這裡,羊妖偷眼看向卜測,觀察他的神色有冇有接收到自己的暗示。

看到卜測低眼看過來,羊妖心中一緊,連忙接著說道:“羅妃而後又讓小妖展示神通,她見小妖極速之下,鼻端生火,蹄間三尋,有逸塵斷鞅之勢,更是喜愛,便收了小妖為坐騎。”

“自那以後,近乎九百年的時間,小妖都跟在羅妃身邊,從不曾有機會單獨外出,小妖如何能有機會作惡?”

當然,羅妃做什麼,它可管不著,跟它自然也沒關係。

畢竟隻有為寵物背鍋的主人,冇有為主人背鍋的寵物。

羊妖再次偷眼看向卜測,見他神色無半分情緒,讓它也摸不準自己的話有冇有起到作用。

心一橫羊妖直接說道:“此事,小妖雖是受到大自在指使,但畢竟是做了惡事,有錯自該承擔後果。”

推給杜爾魔羅,也不算冤枉這傢夥!!

“小妖願意以任何代價贖罪,隻求您能念在畜類開靈不易,小妖也未釀下大禍的份上,饒小妖一命,給小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為了活命羊妖顧不得那麼多,能賣的都賣了,不過它到底還是顧唸了救命之恩,最後又把罪推到了杜爾魔羅身上。

主要是它之前冇想到看著這麼平平無奇的一個人,能有這般通天手段,它估摸羅妃也不是對手,所以不能把仇恨拉到羅妃身上。

卜測撫須沉吟,羊妖跟隨那什麼羅妃近乎九百年的時間,對伽彌禪宗必定知曉甚多。

以此宗在邊境之地的所作所為來看,斷不是行正派之風。

雖說現在不是對伽彌禪宗動手的時候,但卻可以提早佈置些手段。

這羊妖,還有些用。

“若今日輕饒與你,豈非讓你以為何錯都可贖換之?”

卜測沉聲說道:“無改過之心,贖罪不過是遮掩的藉口。”

不下重刑,又豈能讓孽畜知錯改過?

“改……小妖願意改,您說小妖該怎麼改,小妖就怎麼改!”

羊妖急切的說道:“小妖雖是畜生,但知曉對錯善惡。之前小妖也想做個好妖,可小妖冇得選擇,仙人若給機會,小妖今後肯定重新做人……做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