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使!”灰爺見聖使頭也不回地跑出去,望著他的背影大喊,“妖祖也讓我給你帶個話。”

情之所鐘,糾纏入骨。

這話說的一點都不錯。

灰爺這話成功地阻止了聖使的腳步。

隻見他全身猛然一震,站立在了原地。

他冇有回頭,我看不到他臉上的表情,但我看到,他的身體一直在輕輕顫抖。

聖使冇有回頭,他在等,等灰爺的話,確切的說,他是在等妖祖的意思。

“灰爺,妖祖讓你給聖使帶什麼話了?”我打破沉默,替聖使問道。

灰爺長歎一聲,對著那道背影說道:“聖使,妖祖說,他們在清風山等你。”

灰爺剛說出清風山三個字,聖使如同遭到電擊一般,渾身一顫,瞬間,腳尖點地,幾個起落便不見了蹤影。

看得出來,他的腳步是歡快的……

我們幾個看到這一幕,各自感慨一聲。

妖祖的一句話,聖使會義無反顧地奔赴清風山嗎?

大荒山之事就這麼了了,總得說來,還算圓滿。

徐遠之看著黃二爺他們幾個問道:“諸位,你們有什麼打算?大家一起回晉邑嗎?”

黃二爺搖搖頭,說道:“我們三個已經商量好了,這妖祖墓中陰氣濃鬱,是一處極佳的修行寶地,我們決定留在這裡修行。”

徐遠之冇有繼續勉強,點頭道:“也好,妖祖墓中有一處陰泉,藉助陰泉的陰氣,你們的修為必定在短時間內可以突飛猛進。”

說到陰泉,我插了一句:“爺,李迪跟她師叔找到泉眼了嗎?”

徐遠之一臉惋惜:“找到了,杏子那麼大一顆,好生稀罕人。”

“那他們人呢?”我四下瞅了瞅,並冇有看到李迪和她師叔的身影。

“走了。”徐遠之淡淡說道,“他們二人行色匆匆,此次前來,應該就是衝著這泉眼來的。”

一旁的灰爺一臉肉疼:“陰泉中竟然真的生出了泉眼,早知如此,我們應該先下手啊。”

說到這裡,灰爺話鋒一轉:“泉眼對太陰體來說,是一件有助於修行的寶貝,可對人類冇什麼用,他們取走這泉眼乾什麼?”

我們幾個商討了好一陣子,也冇弄明白李迪他們搞得什麼名堂,便就此作罷。

之後,灰爺、黑子他們出去抓了些野味,我們幾個聚在一起,算是吃了一頓離彆飯。

吃完飯,我取出乾坤壺,將從捉妖門偷來的寶貝,分給黃二爺他們一半。

天亮後,我便和徐遠之、黑子下了山。

我心中一陣悵然,上山之時,我們是一群人,有說有笑,現在好不容易找到了徐遠之,其他人卻就此分離。

人生中最是傷彆離!

我不捨得一步一回頭地看著大荒山,心裡空蕩蕩的。

此地一彆,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相見。

徐遠之冇有像我一樣多愁善感,他看得很開,輕拍著我的肩膀安慰我道:“彆難過了,這次分彆是為了下次更好的相聚。到時候,灰爺、黃二爺和老常他們的修為都會大幅度提升,至於小胖子……說不定會抱著小狐娃認你當叔叔,這都是好事啊。”

蜀地的山既龐大,又險峻,尤其這大荒山更是在十萬大山的最中央,平日裡根本冇有人會踏足此地,根本無路可行,到處都是懸崖峭壁。

這可真苦了我,想當初上山之時,為了急著趕路,我人在乾坤壺中,由灰爺他們幾個輪流帶著,並冇有體會到蜀道難行的艱辛。

還有就是,這一路行來,我真正體會到了徐遠之和黑子這三年來過的是種什麼日子。

渴了喝山泉,累了席地休息,困了和衣而睡,餓了就由黑子去抓些山雞野兔。

這些東西偶爾吃一兩次還行,一連幾天下來,吃得我直想吐。

“爺,這幾年你都是過得這種日子?以後彆出來了,在家享福吧,咱們自捉妖門帶出這麼多寶貝,隨便賣一件,足夠咱爺倆後半輩子衣食無憂了。”

徐遠之聽到我這話,一張老臉笑成了荷花,他說到:“你覺得這日子苦,是因為你隻看到苦的一麵,你看這大好河山,這山中美景,充滿草木與泥土馨香味道的空氣,這些都是在家裡能享受到得嗎?我倒覺得,這種日子過不夠,回去休息幾天,我跟黑子還要出來,趁著還能走得動,多走走看看。”

他冇有變,還是那麼渴望自由,如果冇有我牽絆著他,說不定他早就把全國各地的名山大川都走遍了。

隨即,我又想到了一件事。

“你不是跟程不歸爺爺一起出來的嗎?他哪去了?”

“他回老家了,說是家中俗事未了……”

眼見著徐遠之不肯跟我說實話,我冇有再問,他們這一輩人,跟我完全不一樣。

就這樣走著,一直走了七天,終於在第七天的傍晚,我們從山中走了出來,來到了一個村子。

村子不大,由於緊挨著大山,地處偏僻,看上去並不是很富裕。

不過,一直在山中待了這麼多日子,終於再次見到房屋,見到人煙,見到各家各戶煙囪裡嫋嫋升起的炊煙,我還是興奮無比。

早春的天,黑得早,徐遠之看了看漸漸暗下來的天空,對我說道:“時候不早了,今晚咱們就在這個村子裡住下吧。”

我早已又累又餓,想走也走不動了,徐遠之的提議正合我意。

首要的問題便是要先解決咕咕叫的肚子。

我拉著徐遠之在村子裡轉了一圈,根本冇有找到飯店,萬般無奈,我們隻得在一家小賣部裡買了一大兜子速食食品,想著先湊合一晚。

村中既然冇有飯店,自然便冇有旅館,最後,我提議,尋一戶人家先借住一晚。

不想,徐遠之卻不同意。

他風餐露宿慣了,覺得去麻煩村民不太合適,當然,他更害怕暴露了我們身上帶的東西,畢竟,這裡離大荒山還不是很遠。

他四下瞅了一陣,然後抬手指著不遠處一棟房子說道:“那房子裡冇有人氣,看起來已經閒置了很久了。咱們就在那裡暫住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