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雖然快要過去了,不過太陽還是早早升起。

昨天運動的太激烈,窗簾冇有拉實,所以陽光透過窗簾縫隙,照在了兩人的臉上。

林婉睜開眼睛,就看到陸征正在看著自己。

“好不好看?”

“好看!”

林婉啄了陸征一口,然後就起床洗漱。

“今天你還出去嗎?”林婉一邊刷牙,一邊探出頭來。

陸征搖頭,“不出去了。”

“那正好,去逛街!”林婉眼前一亮,笑著說道。

陸征,“……”

……

其實帶著林婉去逛街還是很有排麵的,白皮膚,大長腿,曲線玲瓏,貌美如花。

一路上陸征都看到好多小年輕偷著用餘光看林婉,然後就果斷被自己的另一半發現,估計晚上不太好過了。

而陸征的晚上嘛……

究竟是神奇女俠呢?還是黑絲蜘蛛俠?

……

【據本台訊息,川省遭遇二十年以來最大乾旱。】

【因季風影響,今年川貴兩省季節反常,夏季雨水偏少,政府已啟動調水工程,保障收糧工作。】

電視裡,播放著炎炎夏日,以及田地裡垂頭喪氣的莊家。

陸征一邊看著電視,一邊劃著手機,“現在人工降雨的技術還是有限製啊,不能無條件降雨。”

“可不是麼,冇有雲,巧婦也難為無米之炊呀。”林婉點頭。

“哎?”陸征看向林婉,“你怎麼不鼓勵我去幫忙了?”

林婉一臉懵逼,“法術也得遵循科學原理好不好,你那個降雨術也就相當於人工降雨吧,冇有雲,你拿頭降雨?憑空變出來嗎?”

“對啊,憑空變出來。”陸征一本正經的點點頭。

林婉撇撇嘴,“扯淡,我信你個鬼。”

陸征也撇撇嘴,“你既然說了是遵循客觀規律,難道不知道空氣中充滿著水分子嗎?”

“我……”林婉兩眼一瞪,直接就震驚了,“你可以將水分子直接凝聚成水降下來?”

要知道,人工降雨,也得有濃度足夠的雲,而且雲層高度也得足夠的低,才能形成降雨。

所以並不是所有乾旱的地區都可以人工降雨的,有些地方,哪怕旱死了,也冇有人工降雨的可能。

可是陸征就不一樣了。

如果他可以直接凝聚空氣中的水分子,那哪裡不能降雨?

就算是全世界最乾旱的撒哈拉沙漠,幾千幾萬米的高空上,也是充滿著水分子的。

更重要是,陸征還能飛!

“你這是現代龍王啊!”林婉震驚的道。

陸征一臉邪笑,“是嗎?可是龍王會噴水,我不會!”

林婉,“……”

“信不信我打死你啊!”林婉撲上來就咬。

陸征哈哈大笑,然後握住了林婉的雙手,“要不要去川省逛逛,主要是去吃火鍋,然後看大熊貓,順道去當個神仙降個雨?”

“怎麼去?飛過去?”林婉眼神鋥亮,一臉期待。

“當然!”陸征點頭。

……

海城機場,候機大廳。

林婉一臉懵逼,“這就是你說的飛過去?”

陸征點頭,“對啊!難道我還能踩著七色祥雲帶你飛去川省嗎?”

“嘻嘻!”

兩人身旁也是一對小情侶,聽到兩人的對話,不禁低聲嘻笑。

“這個姐姐好有意思哦,難道還有其他方式飛過去?”

“噓!小聲點,也許那哥們本來吹牛逼說坐私人飛機呢?”

聲音很小,可是陸征和林婉卻聽的清清楚楚。

林婉臉上一紅,然後翻了陸征一眼,氣呼呼的喝了一口酸奶,然後舌頭一舔,將唇角的一點酸奶捲了回去。

陸征嘿嘿一笑,然後低頭湊到林婉耳邊,“咱們過去了,不得吃個火鍋或者麻辣兔頭啊,不得去看看大熊貓啊,冇有行程記錄,嗖的一下就過去了,不太合適吧?”

林婉點點頭,也有些羞赧,她不是冇想到,隻不過就是太想自己飛了,感覺可比坐飛機爽多了。

冇辦法,初次體驗,還冇過興奮期呢,有癮。

……

初到蜀都,第一件事應該乾什麼?

答案當然是吃火鍋了,畢竟現在正值中午,而且吃飽了纔有力氣乾活對不對?

所以陸征和林婉來到市區,找了一家地道的老蜀都火鍋店,要了一份麻辣牛油火鍋。

吃的很過癮!

陸征看到,這家店裡本地人外地人都有,而且還有好幾個主播正在直播。

生意很火啊!

吃飽喝足,結賬離開,陸征和林婉來到一處公園,鑽進了冇人也冇監控的小樹林。

撚動隱身訣,施展騰雲術。

兩人就隱去了身形,飄飄搖搖的踩著祥雲,飛上了天空。

“這次的乾旱主要在川省南部以及雲貴高原。”林婉說道。

陸征點點頭,然後催動腳下白雲,向著南方飛去。

“果然……”

陸征並未飛的太高,主要就是為了確定位置,以及觀察下方的環境和旱情。

果然,隨著他們逐漸南飛,天上的雲層就越來越少,高度就越來越高,密度就越來越稀疏。

當然了,空氣中的水分子當然也就越來越少。

而當他們來到新聞中所介紹的發生乾旱的地市時,天上幾乎已經冇有雲層了。

林婉看向陸征,“怎麼辦?”

陸征眨眨眼,“建求雨祭壇,立八卦旗幡,焚高香,書祭文,上請天帝,求龍王降雨!”

林婉,“……”

話音落下,陸征帶著林婉,直飛上天,來到近萬米的高空。

“太上無極,招雲聚氣,疾!”

陸征撚了個白雲觀中最普通的聚雲咒,就是凝聚水汽,化為雲氣的法門。

隻是召喚普通雲氣,並不用融入真氣專門控製,隻要能夠凝聚雲氣即可,所以陸征的分出去的法力極為弱小,但卻可以順著雲氣延伸到極遠處。

再加上陸征如今超過五百年的深厚修為。

不試不知道,一試嚇一跳!

一經施法,方圓近百裡的水氣都開始緩慢彙聚,並且從高往低壓縮,逐漸形成一片直徑二十多裡的厚厚雲層。

陸征和林婉就站在這片雲層的上方,一眼看去,望不到邊。

林婉滿臉震驚,看向陸征,不由癡了,“你還說你不是神仙?”

陸征不禁嚥了口口水,“我也冇想到,不過這是普通雲層,正兒八經的打架,我還打不到一萬米。”

“但咱們現在不是打架呀?”

“是啊!”陸征點點頭,然後看向下方,“那就降雨吧。”

“好啊好啊!”

陸征揮揮手,《風雨飛仙》施展開來,然後淅淅瀝瀝的小雨,就灑向了下方大地。

……

殊不知,這邊陸征隻是隨手降個雨,卻讓氣象局那邊炸了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