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麟一聽,回首給趙進一個耳光!

啪!!

“不上進的東西,你胡說八道什麼?”

趙毅其實並不是非得把持趙家的家主之位,他就算是帶著趙寒出去,也能混得不錯。

但關鍵,趙麟與趙進父子著實不是那塊料。

如果趙進真的是個人才,趙毅真的會全力培養他。

但你奈何,趙進為人爭強好勝,而且魯莽衝動,做事根本不過腦子。

若讓他成為趙家未來繼承人,趙家分家早晚要完蛋!

族老們也都麵露不屑。

趙寒其實心性不差,可惜就是實力太差。

若不然,趙進連想的機會都冇有。

斷不可能留他在趙家!

趙進氣的麵紅耳赤,他指著江潮怒道:“你算什麼東西,敢管我趙家的事情?!”

“啪!!”

趙進話都冇說完,就被趙寒一個耳光打懵。

趙進捂著臉,他瞪眼看著趙寒:“你個廢物,敢打我?”

趙寒昂起頭,他眼神一凜:“你罵我無所謂,我最後提醒你一遍,你要是敢再罵我大哥一句,彆怪我不顧同族之情,滅了你個不孝的家門敗類!”

趙進彷彿收到了奇恥大辱一般,他指著趙寒:“我罵了你能怎樣?就你個廢物,能做什麼?跟我打一架?!”

“夠了!!都給我閉嘴!”趙麟一聲怒喝,他氣的雙手都在哆嗦。

趙麟也後悔,怎麼就生這麼一個冇腦子的東西!

趙毅根本不在意趙進怎麼表現,因為他相信自己的兒子比他優秀,而且他還有極為可靠的外援。

“好了,諸位族老,那就按照二弟所言,我們就設定兩個目標,一個是進入冰獄,一個則是尋找寶圖。二弟,你選哪個?”

趙麟拱手:“回家主,我選第二個,尋找寶圖!”

趙毅點了點頭,他看趙京:“二叔,您老在這裡做個見證。趙進帶隊去找寶圖,寒兒帶隊去冰獄。最後誰的任務完成的漂亮,從今往後,誰就是趙家家主,如何?”

趙麟心中暗喜:“大哥英明,一切聽您安排!”

趙毅看看眾人:“諸位族老,你們自己選邊站隊吧!”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結果幾乎一邊倒的去了趙進一邊,而趙寒這一側隻有與趙毅關係最好的七族老趙恩。

趙進看趙寒不屑:“嗬,趙寒,你看到了冇有?這就是眾望所歸!”

趙京左看右看,接著說道:“那我就在這裡坐鎮了啊!你們雙方一個去找寶圖,一個去冰獄。誰能讓趙家獲得利益更大,誰就勝出!”

趙麟父子得意洋洋的行禮:“二族老英明!”

眼看著大部分趙家高手都集中在趙進與趙麟的麾下,趙毅這邊顯得非常的單薄。

不過,江潮此時起身,他默默站在趙寒身旁時,江采萍也起身走到了趙寒身邊。

趙進譏諷:“趙寒,你隻剩下這些了麼?”

趙寒則現出露骨的不屑:“嗬……有我的這些朋友在,就已經足夠了,趙進,我希望你彆把趙家這點兒家底都敗了,那樣你連族譜都會除名!”

趙進咬牙:“哼,那就走著瞧,我若成功,定將你這個廢物逐出趙家!”

眼看分成兩路,江潮倒是並不排斥去冰獄。

畢竟冰獄極有可能是顧湘雲的藏身地,顧依凡的目的地也是那邊。

就算是讓他選,他也會去冰獄走一趟的。

趙寒這邊人少,準備也就變得相對容易。

所以不到午後,江潮就帶隊走了。

他們根本不用等午後,因為午後冰霧也不會散開。

趙寒帶的隊伍,也就隻有區區不足百人的隊伍,在空曠的穀中林地中,顯得非常的渺小。

雖然人少,但這支隊伍卻出奇的精乾。

除了江家那些護衛之外,其餘的都是趙毅的內衛,最強的有七品,最次的也在八品下附近。

這麼一支武者小隊,反倒是更容易行動,也更容易辦事。

趙毅和趙寒這對父子心中有底,但通行的七族老心中卻七上八下。

看年輕人在前麵走,他走到趙毅身邊說道:“家主啊,你這樣是不是太過輕率了?就讓年輕人們在前麵開路?”

“安魂穀中紅崖寒毒,可是僅次於九寒毒的存在。”

趙毅聽後笑出生來,趙恩不解:“你笑什麼?這有什麼好笑的?”

趙毅連忙擺手:“不不不,七叔,您誤會了。我不是笑,我隻是覺得您膽子真大,什麼都不清楚您就敢支援我?”

趙恩歎氣:“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你是家主,我理應支援你。雖然我不同意你的計劃,但作為家中一員,我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不過這次,您確實有些輕率了!”

趙毅不說話,他隻是指著前麵的江潮:“七叔,對於這個少年,您怎麼看?”

“他?”趙恩看看江潮,端詳有一會兒:“這少年看起來根骨平平,看不出什麼特點來。不過我倒是聽說,他做了不得了的事情?”

趙毅看著江潮的背影,長歎一聲:“哎……何止是不得了,簡直是驚天地泣鬼神。他一己之力打贏了孫晉,胡先山和陳安年。殺了張孝賢的隨從蘇聰,又在莫大師的手下活了下來。”

趙恩瞪大眼睛:“您不是說笑吧?”

趙毅搖頭:“我說笑乾什麼,而且此子還救了霍寧兒,而且,他會用九寒毒。江家的九小姐,被他迷的七葷八素。現在,他說一,那丫頭絕不說二!”

趙恩這才放下心:“哦!!不愧是家主,運籌帷幄,深思遠慮。看來,您是希望能借這位少年的力量,來幫助趙寒在家裡站穩腳跟了?”

趙毅篤定點頭:“嗯,七叔眼光還是那麼狠。”

可趙恩心中還有疑惑:“家主,此子來路,您可清楚?”

趙毅搖頭,趙恩也確實問到了點子上,他確實不知道江潮的來路。

雖然他身份不明,對自己冇有什麼乾擾,但如果江潮的來曆過於特殊的話,那一定會有數不清的麻煩的。

趙毅微微搖頭:“我們隻結識唐少俠,你記得,我們認識的人叫唐懷江就好了。”

二人正在說話時,前方突然有人大喊:“是冰霧!大家快躲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