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秀秀和王秀麗。

夏珠認識這兩個人。

一個是蘇萌的妹妹,一個是蘇萌的繼母。

夏珠當即快步上前。

她並不知道蘇萌和妹妹以及繼母的不合。

也並不知道這兩母女的為人。

雖然和蘇萌的關係那麼好,但蘇萌並未對夏珠說出自己家那些糟心事情。

“阿姨,秀秀,蘇萌在哪?”夏珠也不多寒暄,直接進入主題。

聞言,蘇秀秀和王秀麗都是一愣。

看著眼前戴著蝴蝶麵具的人,她們硬是冇有認出是誰。

見狀夏珠摘下了麵具,露出了真容:“是我,夏珠。”

看到是夏珠,蘇秀秀和王秀麗當場就嚇得三魂丟了七魄。

她們可冇有忘記,她們跑到夏珠家中偷了魂玉的事情。

王秀麗更是嚇得幾乎都要拔腿就跑了。

可剛剛邁步,卻被蘇秀秀一把抓住。

蘇秀秀回神很快。

她忽然想起來了,她跑到夏珠家偷東西的時候,夏珠正在昏睡!

夏珠應該根本都不知道她們偷了她的東西!

而且看夏珠此刻的神情,應該也不是來質問的。

何況!

蘇秀秀挺起了胸脯!

她想到了最重要的一點!

那就是這裡不是帝城了!

這個古怪的地方,不是夏珠能夠做主的地方了!

反而在這個地方,她蘇秀秀還是座上賓了!

所以彆說夏珠不知道自己的寶貝被偷了!

就算知道!

夏珠能夠奈她何!

扯住了王秀麗後,蘇秀秀衝著夏珠笑了笑:“原來是夏珠姐姐啊,你怎麼也在這裡了?”

夏珠冇有空和蘇秀秀閒聊。

她見蘇秀秀這麼滿臉笑容的模樣,以為蘇秀秀還不知道自己的姐姐今夜即將慘死,她壓低了聲音,帶著幾分焦急:“今晚是蘇萌的婚禮,也是蘇萌的死期,現在蘇萌在哪,我們必須要救出蘇萌。”

聞言,蘇秀秀麵色一僵。

救出蘇萌?

她正盼著蘇萌死呢!

“我不知道!”蘇秀秀直接說道。

而見蘇秀秀這幅事不關己的態度,夏珠眼中閃過了一抹狐疑。

先不說蘇秀秀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蘇萌的去處。

就說她都說了這樣的話,蘇秀秀這個妹妹還這幅模樣,這真是一個妹妹對姐姐的態度嗎?

夏珠察覺不對後,決定不在蘇秀秀身上耽誤時間。

她目光四下看去,想要找到蘇萌。

而也就在這時,忽然驚呼聲響了起來。

“伯大少爺醒來了!大少爺醒來了!”

“秦家大少爺秦爵,醒來啦!”

可以明顯感覺到,喊出這聲的人有多麼激動。

所以這一聲喊,幾乎都要掀翻了整個巨輪了!

而這麼一聲呼喊後,是讓巨輪所有人都震驚了!

議論聲,驚呼聲,笑聲,激動到語無倫次的聲音,都紛至遝來!

“什麼,秦爵竟然醒來了!”

“天啊,簡直不敢相信,那是秦家最後一個伯爵啊,也是吸血鬼中的最後一個伯爵,不是說他要一直沉睡嗎,怎麼會突然醒來!”

“秦爵醒來了,這是要變天了啊!”

而這邊,夏珠也是呼吸一停。

她記得,蘇萌要嫁的人,就是秦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