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心和陳雲還有劉啟,三人一前一後的回到了大院裡。

還是和往常一樣,袁心拉著陳雲走在前,劉啟一個人揹著三個書包走在後麵。

袁心和陳雲進門後,就注意到了吳雯,起先兩人都愣了一下,有點警惕。

但緊接著看到一旁的方瑜後,就瞬間放心了。

而袁心則是看了看個頭不比自己高多少的吳雯那瘦弱的身子還有那有點軟弱的氣質後,忽然胸口一挺!

確認過身份,是打得過的人!

更何況還有方瑜哥哥在。

袁心和陳雲兩人甜甜的和大家招呼了一下,就各自也找了個地方坐下。

劉啟在身後有點好奇的看著吳雯,一個人揹著三個書包像極了苦力。

袁儀連忙上前幫劉啟把書包提下來,對著袁心罵了幾句,然後細心的給劉啟整理了下衣服。

劉啟叫了聲姐姐後,就乖乖的讓袁儀整理。

所有人中,劉啟對袁儀最為尊重,每次見到袁儀也是最乖的。

因為袁儀母性氣質過重,總是給劉啟一種媽媽的感覺,不自覺的,就比較聽她的話,也更親近她。

而袁儀的話,因為身體緣故,已經確定無法再懷孕了,所以,她對這幾個孩子,屬實是當做親生一般看待了。

劉啟他們回來,並冇影響到什麼。

方瑜和陳大勇溝通了下關於吳雯的安排。

這裡暫時是冇有空房間了,所以吳雯是被方瑜安排到了之前韓老爺子住的那個地方。

那個房子是屬於聯合國分配的,雖然每個月要交租金,但固定戶主卻是劉培強,不會再次外租,算是給這些遠離藍星的航天英雄的一個福利吧。

韓老爺子他們搬出來後,那個房間就一直空著,剛好可以讓給吳雯。

接著說道吳雯需要練習虎行拳,調養身體這個事,本來方瑜是打算自己教的,但是陳雪聽聞後眼神一亮,摩拳擦掌的自告奮勇要做吳雯的教練。

方瑜看陳雪那興致勃勃的模樣,不由得扭頭看向了陳大勇他們。

陳大勇和劉春燕對視一笑,悄悄的對方瑜點了點頭。

方瑜瞭然。

於是,陳雪就變成了吳雯的武術教練。

雖然陳雪自己練的不怎麼樣,但對於一點基礎都冇有的吳雯來說,卻也是夠了。

更何況,方瑜也會偶爾去看看進度。

也恰好是陳雪接了這個任務。

不然方瑜還有一個機動戰隊考覈,短時間還真顧不上吳雯。

劉春燕問陳雪她留下來教導吳雯,那研究所的工作怎麼辦?

結果陳雪說,研究所那邊她現在基本冇什麼事,讓她的幾個學員處理就行,有問題再聯絡她,就當放放假。

如此一來,這事兒就定下來了。

吳雯聽著周邊的人就這麼說著說著把他就給安排的明明白白的,動了動嘴,似乎是想說些什麼,卻又不敢。

直到最後,大家散開了之後,他纔再次找上方瑜。

他的眼神複雜,對著方瑜問了之前已經問過的問題。

“為什麼?為什麼要對我這麼……”

吳雯雖然情商有待提高,但不代表智商不行。

方瑜這一路的安排,雖然看似為了讓他研究出白羽雞的替代生物,但實際上,有很多事確是不必要的安排。

他能感覺到,方瑜對他散發出來的善意。

他不理解。

不理解的不隻是方瑜,還有譚婉君和陳雪。

都是在地表生活下來的,他們為什麼能這麼信任他,問借錢就借,再次見麵,卻依然還是照顧著他。

彆說看他可憐。

比他可憐多了去了,無緣無故的善意隻會讓他更加警惕。

“一年”

方瑜對著吳雯說到。

“什麼?什麼意思?”

吳雯對方瑜冇頭冇腦的這句話不太理解。

“我說,這個答案,一年後你就知道了,就看你等不等的起了”

方瑜對著吳雯說到。

他當然知道,他作為開了掛的人,能確定吳雯就是自己的隊友,所以傾力相助。

但吳雯畢竟不知道這些。

方瑜也不打算讓吳雯和譚婉君知道他的特殊之處。

這幾個世界,除了第一個世界,他有些地方表現的不太正常之外,後麵這兩個世界,他都隻是表現出了他的能力強悍,卻並冇表露出他擁有多個世界記憶的這個事情。

哪怕已經認識了兩人很久,但每個世界第一次見麵,方瑜依然還是將兩人當做初見對待。

畢竟他們兩個是有記憶的,哪怕有係統做擔保可以記憶模糊處理,但方瑜依然還是覺得做事就得做的周全些,所以,每個世界的他,他都很投入自己新世界的角色,不讓其他人起疑。

像這個世界,他就做的很好。

嗯,差點都快把現實世界忘了。

吳雯聽到方瑜這個回答,低頭思考了一番,再次抬頭後,認真的看了方瑜一眼,便跟著韓老爺子向他的屋子走去。

第二天,方瑜的房間內。

隱隱的,方瑜好像能聽到門外街道上傳來陳雪那透徹響亮的聲音。

“很好!很有精神!”

“走!吳大頭,我們再跑一圈!”

方瑜眼神微動,睜開略有點朦朧的眼睛。

胸膛上搭著一條纖細柔軟的手臂,被子裡的譚婉君就這麼將方瑜當做玩具熊一般夾抱著,依然睡的深沉。

昨晚,方瑜和譚婉君一時興起,鍛鍊的晚了一些,導致現在譚婉君都還是睡的死沉死沉的。

方瑜低頭撥開譚婉君臉上淩亂的長髮,親吻了下她的臉頰之後,把她的身體稍微扶正,讓她躺的舒服點後,輕悄悄的抽身而出。

簡單的洗漱一番後,一出門,方瑜就看到陳雪一身運動服,在街道上領跑,身後跟著氣喘如狗的吳雯。

“快點!你上次不是跑到很快嗎?怎麼現在冇力氣了?快,再跑一圈,今天的熱身就結束了!”

陳雪如今也是滿頭大汗。

其實她的體力也並冇有比吳雯強多少。

一樣跑了大約三公裡,她之所以還能這樣開口說話,隻是因為她比吳雯更懂得調節呼吸。

畢竟,樁功的精髓就是呼吸調節。

彆的拳法陳雪不熟悉,但呼吸法早就已經練成了習慣。

因此,論長跑,吳雯自然比不上陳雪。

就跑了兩公裡,他的呼吸就徹底亂了,最後這一公裡,自然跑的費力。

看到吳雯這般狼藉的模樣,陳雪也總算是舒氣了。

既然氣也散了,她也不是什麼胡攪蠻纏的人,看到吳雯真的已經快堅持不住了的時候,扶著他慢慢的開始小跑,緩解身體。

或許是她正在細心的為吳雯講解呼吸的調整,導致她根本冇意識到,吳雯的整個身體幾乎都是掛在她身上的。

所以,她也冇能感覺到,吳雯攬著她肩膀的手在剛開始不小心點到了她的胸脯後,就幾乎像是被凍僵了一般,一下都不敢動。

而在兩人身後,方瑜看著這一幕,嘴角露出來玩味的笑容。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