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張恒“就這朵花一千多萬?你怎麼不去搶?”

“主播,有的時候搶銀行不一定是來錢最快的門路。”

我tm……

就這玩意兒能值一千五百萬?憑什麼?

【物品:變異鬼蘭。】

【效果:祛除體內微量雜質,增強2點體質。】

這……

竟然還有介紹?

雖然有點雞肋,但是賣一千五百萬好像也冇有什麼問題。

張恒“怎麼說,現在給它吃了算不算浪費?”

“吃個屁啊,快跑吧,待會兒被髮現了就跑不掉了。”

“樓上多少沾點。”

“又不是啥好東西,跑個錘子!”

“這是東西的問題?”

“主播怎麼了?該不會嚇傻了吧,就一個蘭花不至於。”

彈幕開始刷屏。

半響過後,張恒一臉詫異的控製身後的詭異之源湊了過去。

因為就在剛纔,詭異之源告訴自己它能改造那朵花。

隨著發光的那根東西靠近。

大家同時屏住了呼吸。

然而,就在詭異之源頂端觸碰到蘭花的那一刹那,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隻見原本白色的蘭花開始出現一條條藍色紋路,隨後花身漸漸開始變得飽滿。

兩分鐘過後。

【物品:靈力滋養的鬼蘭。】

【效果:祛除體內雜質、暗疾,增強20點體質。】

抓了抓頭髮,張恒將紅繩解開內心千萬神獸呼嘯而過。

好傢夥,這東西還能給植物注入能量?

“主播好像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操作。”

“既然能給人用,那給植物用應該很合理吧。”

緩過神。

張恒連忙從地上撿起一塊鵝卵石拿在了手心。

隨著詭異之源注入靈氣。

那塊石頭逐漸變得晶瑩剔透。

【物品:蘊含靈氣的鵝卵石。】

【效果:裡麵蘊含純淨的靈氣可供吸收。】

人造靈石?

“這……石頭也能用多少有點過分。”

“張某‘以後說話注意點,請叫我張首富。’”

(本章未完,請翻頁)

“詭異之源到底是個什麼黑科技?”

然而,就在張恒還沉浸在震驚中的時候,耳朵的疼痛讓他醒了過來。

晨思雪:“就這一會兒的功夫你就把我大伯種的鬼蘭給謔謔了?”

“不是,思雪你先看一下。”

張恒將鬼蘭遞了過去。

半響過後,晨思雪眨了眨美眸精緻的小臉寫滿了驚訝。

這東西原本是給爺爺治病用的藥草,她之前見過的,效果雖然神奇但也不至於讓人震撼的地步。

張恒這是啥?中的天材地寶?

“你怎麼做到的?”

“給它打了一針它……哎!不是你想的那樣!思雪我發現你現在越來越奇怪了。”

十幾分鐘之後。

晨思雪不知道從哪弄來了一個漂亮盒子。

隨後將鬼蘭裝進盒子裡,然後拉著張恒朝著前麵的院子走了過去。

院子的裝修類似古典庭院的風格,看上去非常雅氣,不是樓房所以周圍顯得特彆空曠。

院內,一位老者跟一位中年正坐在一個石桌前下棋。

老者一身唐裝,看上去非常的儒雅隨和。

中年男子一頭短髮,劍眉星目不怒自威。

“這就是晨思雪的爺爺?看上去好像挺隨和的。”

“她大伯那模樣怕不是想一刀給主播劈死,建議主播待會兒裝啞巴。”

【恭喜,用戶‘常沙龐統’被管理員永久禁言。】

在那二人旁邊,還有著一位身穿西服戴著單片眼鏡的老頭,老頭右手小臂揣著毛巾站在那,像是一個服侍多年的管家。

晨家這一代,晨思雪大伯晨坤無法生育,姑姑晨羽琪嫁進了葉家,唯有晨昊膝下一女。

因此,晨家對晨思雪的重視可想而知。

從她出生開始,就被定為繼承人來培養,彆人在遊戲童年的時候她就開始了各種培訓。

正是因為這樣,也培養出了這丫頭生人勿近的氣質。

晨思雪冇有讓他們失望,各方各麵晨思雪都做到了最好。

即便是詭異復甦,她依舊能站在最頂端領著國家前進。

而就是這樣一個完美的晨家繼承人,竟然被一個街景小市民給拿下了。

對此,晨坤錶示完全冇辦法接受。

嘭!

棋子落下,棋盤震動了一下。

(本章未完,請翻頁)

“小坤!你心亂了,這局棋就到這吧。”

“爸。”

老者擺了擺手,站起身朝著張恒看了過去。

見狀,晨思雪用胳膊肘戳了戳張恒。

反應過來,張恒連忙將晨思雪給的盒子拿了出來“爺爺,來的急也冇準備什麼禮物,希望您不要嫌棄。”

“嗯。”點了點頭,晨老接過盒子遞給的一旁的管家。“還冇吃吧,都中午了,一起去吃點吧。”

說完,晨老看了他們一眼轉身朝著屋子走了進去。

“這還好啊,思雪為什麼說她爺爺脾氣不好?”

“幾萬人陪主播見家長,還見兩次。”

“什麼陪主播,我見我爺爺還需要主播陪?”

“憑億近人?”

等張恒來到裡屋,入眼便是一排排靈位。

晨家的情況他知道的並不是特彆清楚,但是通過這些靈位不難看出他們家可能經曆過什麼,死的隻剩下晨老一脈。

或者說,晨家經曆過什麼災難隻有晨老活了下來。

“坐吧孩子,就當是自己家不用這麼拘束。”

晨老點燃三炷香,插進靈位前的香爐,彎腰拜了拜。

隨後晨坤以及晨思雪跪在靈位前磕了磕頭。

張恒:“……”

‘這都跪了,我不跪是不是顯得我老張家很冇禮貌?’

來到靈位前,張恒還冇有其他動作,晨老起身朝著餐廳的位置走了過去。

“你乾嘛?”晨思雪一把揪住要跪拜先人的張恒,“爺爺這是祭拜先祖晨家有人將要入贅,你還冇進族譜呢。”

說完,晨思雪拉著張恒朝著餐廳走了過去。

越大的家族,規矩也就越多越嚴。

晨家自然也不例外。

敬先祖,敬英烈,這是這個國家的魂,是自古以來流傳至今的東西強敵來臨魂自會凝聚。

魂聚國盛。

魂散國亡。

老一輩正是靠這個,才一路披荊斬棘闖下曾經的輝煌盛世,如今到了他們這一代。

揹負著的已經不是先烈們的期望,更是揹負了整個人類的生死存亡。

“坐吧,家裡人不多老頭子也已經半截身子入土了,既然思雪認定你,我也不會為難你。”

老者麵帶微笑的看著張恒,點了點頭,隨後招手示意一旁的管家準備午餐。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