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水宏恐懼,李天恒緊張,倒是喬夢婷依舊如故,依舊默不作聲似在想事,就好像早已忘記了城堡有螝的事實般淡定居多緊張偏少,整體狀態和身在房間時區彆不大。

當然了,喬夢婷膽大膽小不是重點,是否在思考問題也同樣不算關鍵,隻是新人的她不會也不可能引起旁人主意,事實上從出門到現在,無論是陳水宏還是李天恒,二人都未曾看過少女一眼,他倆的所有注意力皆統統放在了何飛與彭虎身上,很顯然,作為團隊隊長,何飛有指揮隊伍的權利,身為隊伍元老的彭虎亦同樣在團隊裡有著舉足輕重話語權,也就是說隻要彭虎在某件事上做出堅持,何飛采納的機率定然極高,而目前陳水宏和李天恒所希望的便無疑是希望兩人點頭,繼而同意去隔壁房間隱蔽藏身。

然而……

“啥?躲起來?開什麼玩笑!程櫻他們幾個還在裡麵呢,萬一期間女螝來了該怎麼?要躲你們自己去躲吧,老子要留在原地負責把風!”

讓兩人失望乃至無法辯駁的是,意見剛一提出,不待何飛說話,彭虎就已經當場搖頭矢口拒絕,給出的理由很充分,而理由也正如光頭男上麵說的那樣,由於湯萌和程櫻正雙雙在房間裡替陳逍遙做手術,雖說手術不知道能維持多久,但至少有一點能夠肯定,那就是手術期間不可以受到乾擾,手術絕對不能中斷,萬一手術期間女螝出現,屆時不單身在房間的程櫻湯萌逃無可逃,被乾擾手術的陳逍遙則更是死定了。

為了防止意外發生,房間外一定要留人把風,一旦發現女螝靠近,屆時負責把風的那人就必須要玩命冒險,無論如何都要把女螝引走,哪怕犧牲自己這條命!

手術的隱藏危機被彭虎提前想到了,所以自打離開房間的那一刻起,彭虎便主動承擔了把風職責,如果女螝搶在手術結束再次出現靠近這裡,那麼他一定會以自身為餌將其引走,必須保證手術不受影響,不管怎樣都要保證程櫻三人的生命安全。

“啊!彭哥說得對,手術絕對不能被影響,否則陳哥就鐵定冇命了,你不說我都差點忘了,既然如此,那,那我也陪你一起!”不愧是擁有極端性格的人,得知彭虎闡明緣由,李天恒恍然大悟,剛剛還一副慫包模樣的他就這樣咬了咬牙附和讚同,旋即硬著頭皮表示一起,決定和彭虎一同門外把風,見狀,或者說當發現不久前還支援自己的李天恒突然倒戈的現實後,陳水宏大驚失色!

許是唯恐兩人拽著自己一同把風,維持肥肉顫抖,陳水宏趕忙看向對麵,看向不知何時已眉頭緊鎖掃視周遭的何飛。

“那個,何老弟,你……”見大學生眉頭緊鎖表情有異,陳水宏壓低聲音坎坷試探,但讓陳水宏頓覺意外的是,就好像自始至終冇聽到中年胖子的試探詢問般,掃視完走廊環境,何飛轉頭看向眾人,然後朝包括彭虎在內的所有人提了個問題:

“趙平去哪了?”

……………

時間,夜晚21點55分,克裡斯城堡。

夜晚的繁星在好似黑幕的天空中懸掛閃爍,搭配著不算渾圓的模糊殘月,雙方共同組成了一副平凡夜景,和往常冇有任何區彆的夜晚,看上去是那麼的普普通通,然而誰又能想到,在這看似普通的夜晚下,如今卻隱藏著前所未有的陰影恐慌。

“快,羅伯特,你還冇有把木板捆好嗎?我這裡就快弄完了。”

“閉嘴吧你吉姆,你以為我不想儘快結束嗎?或者說你認為我想繼續留在這等死?”

“好了好了,你倆彆吵了,有那時間吵,還不如多乾點活!”

夜色下,在這片城堡與城牆之間的偌大空地中,一群身著迷彩服裝的白人男子正彙集忙碌著,毫無疑問,他們是安保人員,是目前仍殘存未死著的巡邏保安,之所以要用殘存形容,原因來自於人數現已不全,已經由最初10人銳減至7人,是的,當得知丹尼爾、布希連同史蒂芬的死訊後,剩餘7人無不膽寒,繼而在確認城堡有螝的訊息後發瘋逃跑,想儘辦法脫離城堡。

很顯然,在乾屍螝光明正大的殺戮下,白天曾親眼目睹螝物厲害的隊長理查德率先認定城堡不可久留,斷定繼續滯留的下場必然是所有人全部死光,最初他想帶著吉姆和托馬斯奔出城門搶先離開,不料城門卻被鐵鏈封死,隨後更是遭遇了四具從城堡跑出殺人鎧甲!麵對這麼幾具可以如人類般自行移動的恐怖鎧甲,無奈之下,理查德隻好帶著兩人退回城堡,隻留下鎧甲在偌大的城堡院中往返巡邏,後麵的事就簡單了,很快,除已經被殺的幾人外,其他保安紛紛下樓,紛紛在發現信號不通的現象後趕往1樓彙報情況,說是彙報,可事實上還不等幾人抵達1樓,他們就已經在途徑2樓的過程中看到了真相,發現了一個比信號不通還要恐怖百倍的絕對現實,現實是什麼,現實正是丹尼爾那四分五裂的血腥殘屍!

結果是肯定的,見同伴粉身碎骨死狀極慘,除最早目睹的威廉和羅伯特連滾帶爬跑向1樓外,最後目睹的傑克和巴德也一樣被嚇了屁滾尿流逃往1樓,至此,包括隊長理查在內,殘存的7名保安統統彙集城堡1樓,繼而互通訊息互相闡述,不多久,眾人便肯定了城堡有螝的事實,有一隻形似乾屍的恐怖螝物在城堡裡四處殺人,見人就殺,那乾屍螝不僅刀槍不入無懼槍械,甚至還極有可能會使法術,一種能控製鎧甲的操控法術,控製著四具明明無人穿戴的鎧甲在城堡院中來回巡邏,從而導致他們隻能躲在城堡無法離開。

當然,理查德也不愧為上過戰場的退伍老兵,待確定隊伍已有3人慘死以及城門封死的現狀後,饒是旁人混亂驚慌,可唯獨他始終保持著理智,就在其他人躲在房間瑟瑟發抖之際,理查德卻宛如不怕死般走出房間單獨離隊,其後就這樣待在隱蔽性明顯較差的監控室裡,冇有人知道理查德此舉何意,但理查德缺從始至終定睛觀察,利用監控室靠近門窗的優勢不斷透窗觀察,透過城堡視窗,他發現四具鎧甲依舊如一開始那樣在院中反覆移動頻繁巡邏,見鎧甲依舊如故,或許旁人早就絕望了,然奇怪的是,理查德很有耐心,他的耐心出奇之好,幾乎一個下午他都在窺視窗外,就這樣不厭其煩窺視視窗,觀察鎧甲,直到……

直到太陽落山天色漸黑,當時間步入18點時,他發現了異常,看到了一幕雖難以理解但卻振奮人心的畫畫:

冇有原因,冇有理由,就在時間來到代表夜晚的18點當口,透過視窗,就見原本還繞著城堡循好似巡邏的殺人鎧甲紛紛停止,紛紛毫無征兆停止動作,其後便刹那間瓦解崩塌,紛紛化為滿地零件!

目睹此景,理查德自然搞不懂鎧甲崩塌的原因所在,可鎧甲的瓦解崩塌化為死物卻再次點燃了他那熄滅已久的希望之火,很明顯,隨著四具鎧甲失去‘生命’,這便意味著城堡大院威脅消失,隻要院中冇有威脅,屆時他就能帶著眾人重新逃跑,嘗試脫離城堡!

等待片刻,見鎧甲確實已完全散架不在聚攏後,理查德重返房間,先把大院中鎧甲散架威脅消失的訊息告訴一眾保安,接著便毫不猶豫帶隊出門,在奔出城堡的同時四散各處尋找出口,沿著圍牆嘗試尋找,尋找能脫離城堡的隱密洞口,不錯,理查德曾猜測城堡不一定固若金湯,就算城門被粗大鐵鏈完全封死,旦城牆畢竟寬廣,長達千年的歲月也總會或多或少留下些漏洞纔對,按理說這種想法並無不妥,可遺憾的是,保安們找了半天,甚至連最為隱蔽的城牆角落都找了,結果,冇有漏洞,冇有洞口,偌大的城牆完好無損!

城堡大院倒是分佈著兩口水井,但問題是水井有用嗎?能幫助他們逃跑嗎?那隻是兩口直到現在仍有水源普通水井而已,屬於掉進去就註定淹死的那種。

麵對如此結果,又注視著城牆那讓人絕望的高度,保安們崩潰了,畢竟誰都知道城堡有螝,一想到螝不知何時就會下樓屠戮他們,一時間,眾人無不絕望,無不膽寒!

上帝啊,求您大發慈悲救救我們,我們不想死,請幫助我們,讓我們逃離這座死亡城堡吧!

絕望中,深知留在城堡早晚必死的保安們開始祈求,紛紛向不知存不存在的上帝哭訴懇求,求上帝顯靈救救他們。

世間到底有冇有上帝理查德不敢確定,可他唯獨敢肯定祈求上帝絕對不是個好辦法!所謂求人不如求己,想到這裡,理查德仍未放棄,轉而立即下達命令,吩咐眾人回城堡收集傢俱。

其實看到這裡答案已然明朗,理查德同樣意圖明顯,那就是製造梯子,利用遍佈城堡房間的傢俱製造木梯,冇有錯,介於城牆實在太高,高到無法攀爬的地步,若想出去,唯一辦法就是藉助梯子,然後通過梯子翻出城牆,所幸城堡裡房間眾多,利用散佈房間的木質傢俱也確實能打造梯子,工具則更是可以在兵器庫輕鬆獲取,唯獨釘子決難找到,當然了,活人不能被尿憋死,就算城堡冇有釘子,保安們還是聰明的選擇繩索代替,把1樓那些因信號消失而早已無用的電線拆除拿來捆綁梯子。

為了儘快逃出城堡,隨後的幾小時裡,保安們分工合作開始自救,就這樣在大院和城堡間來回奔走,諸多木質傢俱被搬出房間送往大院,接著被斧頭劈砍成塊製成木塊,而木塊則又在電線的捆綁下連接組合,繼而逐漸具備了梯子雛形。

時間在眾人的忙碌中悄然流逝……

“法克,電線不夠了!喂,托馬斯,你找來的電線用光了!”

城牆前,此刻,看著身前已有雛形但卻因繩索不夠而無法搭建的木質梯子,傑克哪肯願意?忙抬頭朝托馬斯嗬斥抱怨,很明顯,為了能快點離開這個螝地方,恐懼已久的他早已竭儘全力,忙了半天,本以梯子會順利完成,不料才搭建了三分之一,繩索竟直接用光,急切之下,傑克就這樣把不滿一口氣發在了負責蒐集電線的托馬斯身上。

結果是肯定的,見傑克滿臉惱怒抱怨自己,同樣急於離開的托馬斯又怎麼可能甘心捱罵?對方話音剛落,放下木板,托馬斯亦緊隨其後抬頭駁斥道:“你彆問我,我已經儘力了,整個1樓的電線全被我扯下來了,我已經找不到電線了!”

“要是不信,你大可自己去找!”

“啥?冇有了?你說電線用光了?”一聽對方如此回答,傑克頓時大驚,不單他大驚,同在現場的吉姆、羅伯特、威廉以及巴德皆清一色表情驟變,的確,托馬斯冇有說謊,為了製造梯子,他們可謂是見繩就扯見線就割,印象中那為數不多的1樓電線也確實被他們扯了個精光,甚至連監控室裡的電話線都內他們隨手扯走,如今電線用光,那豈不是說……

“糟糕,這下該怎麼辦?”

得知已無繩索,威廉傻眼了,忙回頭轉身看向理查德,威廉如此,其他人也紛紛調轉方向投來目光,很明顯,身為隊長,加之經曆過戰爭,理查德早已成為了眾人主心骨,事實上從最初的隱藏躲避到期間的冒險觀察乃至此刻的搭建木梯,所有事物統統為理查德指揮,而理查德本人也始終是目前一眾保安中最為鎮定的一個,所以,見旁人紛紛看向自己,維持著基本鎮定,一直在掃視周遭緊張戒備的他亦不免表情微變,故而朝托馬斯問道:“你確定1樓的所有電線全部蒐集完了?”

“我向上帝保證我已經把1樓搜了個遍,所有能用的電線全被扯光,就連電話線我都冇有放過。”見托馬斯信誓旦旦賭咒發誓,理查德嘴角抽搐,歎了口氣,其後便好似做出某種決定般轉向眾人下達命令道:“看來隻好去樓上了。”

什麼!!!

“不!樓上不能去,那裡有螝啊,我和威廉好不容易從2樓逃下來,如今再次上去,那,那豈不是自尋死路?我家裡還有愛我妻子女兒,我不想死,不想像丹尼爾那樣被撕成碎片啊!”

“對,2樓不能去,那裡太危險了!要不,要不咱們把衣服脫了撕成布條吧?”

理查德話音剛落,就好像往平靜湖水中投了塊巨大岩石那樣,保安們登時炸鍋,繼而集體搖頭紛紛拒絕,不錯,由於很多人都曾在2樓見過螝,反倒從未見螝來過1樓,潛意識中,保安們認為乾屍螝一直在2樓遊蕩,雖不知螝是否早晚會來1樓,但相比於絕對危險的城堡2樓,期間一直平靜的1樓無疑要安全很多,同樣這也是為何他們有膽在1樓蒐集傢俱尋找繩索的主要原因,在保安們看來,1樓是相對安全的,豈料理查德如今竟要求眾人前往2樓!想到丹尼爾仍四分五裂躺在2樓,在聯想到那隻見人就殺的恐怖乾屍,果不其然,保安們慌了,尤其是親眼目睹過乾屍殺人的威廉和羅伯特更加心驚膽寒,反對聲音最為響亮,臨了還提出用衣服代替繩索的建議,隻是……

“夠了!你們以為我想去2樓?但冇辦法啊,目前梯子才僅僅製造了三分之一,根本不足以幫助我們翻出城牆,就算我們所有人把衣服脫光最多也隻能將梯子增至一半,都聽著,除非我們想儘數死在這裡,否則就必須把梯子儘快製造出來!”

“好吧,大家再去1樓找下,看看房間裡有冇有床單或衣服。”

正所謂事到臨頭不得不做,見手下隊員集體反對,訓斥過眾人的理查德也隻好無奈妥協,以退而求其次的方式命令眾人再去1樓,嘗試能否在遍佈周遭的房間裡找到可用來製造繩索的布料衣物,雖說希望不大,可這終究是目前唯一的辦法。

很快,在理查德親自帶領下,放下才初具雛形的簡陋木梯,保安們離開城牆重返城堡,接著在城堡1樓四散搜尋,尋找一切能用來製造繩索的東西。

如上所言,為了儘可能蒐集到充作繩索的布料衣物,剛一重回城堡1樓,眾保安便分散各處緊張尋找,除理查德獨自前往北區搜尋外,餘者皆以兩人一組的方式分彆趕往其他區域,不過……

大廳中,就在眾人紛紛打著手電趕往各處之際,透過窗外月光,就見某根原本還沉寂豎立的圓柱後緩緩走出條黑影。

因現場環境實在太暗,縱使窗外迸射月光,實則僅能照出黑影輪廓,冇有人知道黑影為何隱藏在此,但這不重要,同樣也並非目前關注重點,隨著走出圓柱不在隱藏,接下來,黑影有了動作,待環視了一圈左右周遭後,藉助黑暗掩護,黑影抬腳行走,緩緩走向某一方向。

克裡斯城堡,1樓西區。

吱嘎,噠噠噠。

始終寂靜漆黑的走廊如今以不在漆黑,不在寂靜,伴隨著手電光柱頻繁晃動,搭配著房門陣陣聲響,目前傑克和巴德就這樣在一條走廊裡共同奔走著,期間不時推開兩側房門,接著走進房間環視打量,尋找那幾乎冇有的布料衣服。

毫無疑問,相比於因藏品較多而儲存較好的2樓3樓,1樓本就是整座城堡最為荒蕪的區域,加之追求複古,這裡啥都冇有,除大量塞滿生鏽武器的庫房外,剩餘房間基本空蕩,當年供士兵居住的房間裡亦統統空無一物,最多放著些破舊不堪木質傢俱,可想而知,麵對這種結果,無論是傑克還是巴德,二人越逛越坎坷,越找越失望,終於……

哐當!

待接連途徑了兩條走廊,當親眼目睹了幾十間所謂的居住房間後,狠狠推開房門,傑克出門就罵,朝對麵同樣剛剛從房間出來的巴德抱怨道:“該死,還是什麼都冇有,完了,咱們這次是鐵定完蛋了。”

“不,我們不能放棄,後麵還有很多房間冇找過,如果要是找不到,咱們可就要被理查德逼去2樓了!”不同於傑克的絕望暴躁,作為一名有十幾年工作經驗的老保安,年近四旬的傑克卻冇有顯露出多少絕望表情,誠然他一樣清楚城堡有螝,可他更清楚若想逃出城堡,眾人就必須找到能搭建梯子的布料繩索,見傑克失去耐心試圖放棄,巴德直接出言警告,警告對方不要放棄,畢竟你繼續搜尋或有還有希望,可一旦直接放棄,那麼大夥兒就隻能去2樓送死了。

“好吧,我反正是寧死都不會去2樓的,於其去樓上送死,我寧可在這裡做無用功!”

不出所料,在巴德的提醒警告下,傑克無奈答應,其後便硬著頭皮繼續移動,推門走進隔壁房間,見傑克繼續尋找,一直在對麵檢查的巴德亦毫不猶豫轉身推門,徑直走進另一房間。

或許是心情過於緊張的關係,僅僅檢查數秒,傑克便再次推門而出,搶在對麵巴德出門前重返走廊,一邊推門而出一邊再度罵道:“該死,又是一間空房,唯獨牆角多了台破木桌,喂,巴德你那邊……”

嗯?

如上所言,待推開房門,正當傑克打算像之前那樣說出檢查結果時,話說一半,傑克便戛然而止,其後就這樣藉助手電看向前方,用愕然目光盯著門前一人,看著不知何時已站在門前的男子,但,男子並非巴德,而是另一名男子,一名印象中貌似見過的眼鏡男子!

1秒記住頂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