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遠山深知自己所受的道傷是一種極其特殊的力量。

這是來源於某種大道本源的威能,傳說是鐘仙緣在遇到古仙之後獲得的特殊手段,並隨著修為境界的提升變得越來越強。

雖然這種道傷不會直接置他於死地,但卻可以讓他的生命終結於這一世,再無法活出第九世。

對於唐遠山這樣活過了漫長歲月的玄海境強者來說,明明還有一世可活,卻隻能眼睜睜的等死,這種感覺可太難受了。

因此,自從受了道傷之後,他一直都在想辦法治療道傷,甚至還曾求助過玄海境巔峰的頂尖強者。

可得到的答覆都是無法醫治。

起初他還以為是這些強者不想因為他得罪神荒穀。

後來有強者忍不住與他明言,鐘仙緣給他留下的道傷本質極高,恐怕要太古諸王級彆的力量,纔有可能將其祛除。

如今這個時代,太古諸王那個層次的強者早已絕跡,根本就無從尋找。

唯一的希望就是那些從太古時代流傳下來的王者至寶。

不過,王者至寶或是器具或是兵刃,威能妙用也各不相同,並不是每個王者至寶都能治癒他的道傷。

隻有某些能輔助修煉,溫養形神,乃至能直接增強戰力的王者至寶,纔有可能具備治癒這種道傷的能力。

在得知這個情況之後,唐遠山最先想到的就是自家天奇府的至寶六道天門圖。

這件王者至寶的功效就是輔助修煉,助力突破桎梏和增強形神之力,以這件至寶的效果,說不定真的可以將他的道傷治癒。

對於唐遠山來說,這無疑是一個好訊息,可也是一個壞訊息。

畢竟,六道天門圖早在千萬年前就已經被叛賊太鴻給竊走了,至今仍是下落不明。

連去找六道天門圖的長老都隕落了。

同時,這也讓唐遠山猜測到了鐘仙緣要在他身上留下道傷的可能原因,恐怕就是為了驗證六道天門圖是否還在天奇府內。

如果他不能儘快地將道傷祛除,那就等同於在說天奇府已經冇有六道天門圖了。

這對於整個天奇府的威望都會造成極大的打擊,也會讓不少勢力蠢蠢欲動,會有一係列的麻煩接踵而來。

因此,唐遠山現在所承受的壓力是極大的。

這也是他決定冒險來這個銀盤星海的原因。

他心裡清楚,這或許是他最後的機會了。

隻不過,原本唐遠山以為此番是要曆經一些波折的,過程肯定不會簡單,還可能麵臨巨大的風險。

也正是出於這個理由,他真正踏入這片星海的,其實是化身的化身的化身,套了足足三層,為的就是儘可能的規避風險。

畢竟,那個煉化了六道天門圖的強者肯定不簡單。

就算尚未完全掌握這件王者至寶的用法,也必然已經掌握了部分,實力不容小覷。

可他萬萬冇有想到,這纔剛來這片星海的核心地帶,就感知到了六道天門圖的力量氣息。

而且是如此的濃鬱,如此的清晰。

自己的道傷終於有救了?!

這是唐遠山的第一反應。

不過,生性謹慎的他下一瞬就冷靜了下來,心中暗道:“不對,不對,太不對了。這未免也太巧合了。

“我纔剛來這裡,就有六道天門圖的氣息力量顯現,這分明就是在引誘我過去,這是陷阱啊!”

意識到這一點之後,唐遠山臉上的驚喜之色頓時消退,表情也變得陰沉起來。

現在的情況,完全出乎了他的預料。

怎麼會直接就被髮現了?

楊清和與裘海棠都發現了唐遠山表情的異樣。

他們想要詢問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可剛剛開口還冇等出聲,就感覺到了一股極其壓抑的氣息,讓他們閉上了嘴巴。

正是唐遠山製止了他們兩人。

此時唐遠山正在仔細地判斷六道天門圖力量氣息的來源,以及這股力量旁邊的氣息,那是一個讓他感覺有些熟悉的氣息。

“這是,這是王道一?!”唐遠山內心之中無比驚奇。

他已經認出六道天門圖力量旁邊的氣息是誰了。

居然是千萬年前離開大衍星,來到這片銀盤星海之中,尋找六道天門圖的王道一。

王道一居然還活著!

而且從力量氣息的聯絡程度來看,六道天門圖的力量是完全受王道一所掌控的,也就意味著那個煉化了六道天門圖的神秘強者,極有可能就是王道一。

這個發現讓唐遠山又驚又喜,暗道:“難不成三百年前王道一隕落的訊息隻是魂燈感應出錯了,其實是因為他開始煉化六道天門圖,所以受到了一些乾擾,讓魂燈誤以為他已經隕落了?”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對他來說絕對是一個天大的好訊息。

王道一煉化了六道天門圖,就意味著天奇府終於收回了這件王者至寶,他也可以讓王道一催動六道天門圖的力量,幫他祛除道傷。

不過,這種喜悅並冇有持續多久,唐遠山很快又清醒了過來,暗道:“不對,如果王道一的心已經不在天奇府了呢?他終究已經是離開了上千萬年,時間待久了。”

如此長的時間,讓天奇府的絕大多數弟子乃至長老都忘記了這個曾經的道一長老,王道一自己在外麵呆了上千萬年,對自己天奇府長老的身份還能有多大的認同?

是否還當自己是天奇府弟子都不一定了。

“甚至還有可能擔心我是代表天奇府過來緝拿他奪回六道天門圖的。”

唐遠山的目光閃爍,腦海之中的念頭不斷轉動,“可他又為什麼主動顯露六道天門圖的力量,這是想主動找我進行商談?”

一時之間,他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遲遲拿不定主意。

“對於現在道傷纏身的我來說,找到六道天門圖,依靠這件王者至寶的力量來治療道傷,肯定是重中之重。”

唐遠山心中不斷地思量,“這不隻是我自己的事情,也關係到神荒穀對天奇府現在情況的判斷,如果拖的太久,肯定會引起鐘仙緣乃至神荒穀的懷疑,到時候天奇府就可能有危險。

“可要是我就這樣去見王道一,是否又太危險了?他遠離大衍星已有上千萬年,現在又煉化了六道天門圖,剛剛探查他的氣息,也已經達到了玄海境。

“雖然他這個玄海境有著明顯揠苗助長的痕跡,應該是藉助六道天門圖強行獲得的的提升,實力應該要弱於正常的玄海,更遠不及我,但他若是掌握了部分六道天門圖的妙用就不同了。

“我是否要去冒這個險,又是否該去冒這個險?可我如果不上去冒這個險,我的道傷又該怎麼治癒,又該怎麼去麵對鐘仙緣的試探?”

一時之間,唐遠山的心裡陷入了類似於天人交戰的狀態。

瞻前顧後,猶豫不決。

其實,在內心裡,他是想要過去向王道一問個清楚的,但向來謹慎的性格又讓他感覺這樣做不安全,充滿了危險。

十分的矛盾。

“清和,海棠。”唐遠山看向了身邊的兩名弟子,沉聲道,“你們說,為師是不是有些過於謹慎了?過度的謹慎,是否會放過很多機會,或是釀成某些禍患?”

楊清和與裘海棠聞言都微微一愣,隨即兩人都陷入了沉思當中。

這並不是一個好回答的問題。

唐遠山見自己這兩名弟子是這個反應,心裡就已經有了自己答案,搖頭輕笑道:“聽說凡人到老了的時候,總喜歡做一些不符合自己以前風格的事情,或許我也已經老了吧。

“此次來這方銀盤星海本就是有些冒險的事情,如今線索就在眼前了,卻開始瞻前顧後起來,可真是惹人笑話。

“罷了罷了,謹慎的幾輩子,也確實應該冒一冒險了,既然他主動顯露力量氣息,那我就主動過去會一會他。”

在經過一番心理鬥爭之後,唐遠山已經做出了決定,去見一見王道一,詢問一下對方的意思,究竟是想要做什麼。

當然,這個所謂的“冒險”,也不是本體過去。

依舊是現在這個化身的化身的化身過去。

如果真的察覺到危險,他還是會立刻讓本體逃走的。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天邊忽然亮起了一道紫金色的光芒,下一瞬就已經來到了距離唐遠山不遠處的一座山峰之上。

此人相貌古拙,穿著古樸的長衫,站在山巔之上,俯視著下方的三人,微笑道:“唐長老,你還是這樣謹慎啊。

“我都主動展現了六道天門圖的力量氣息,居然還是要我來主動過來,真冇想到我也有被唐長老忌憚的這一天。”

正是王道一。

他直接過來找唐遠山了。

“道一長老許久不見。”唐遠山麵對王道一的譏諷卻是麵不改色,他拱了拱手,微笑道,“冇想到你居然真找到了六道天門圖,還將它煉化了。”

“唐長老,客道的話我也不與你多說。”王道一身上散發著淡淡光芒,這是六道天門圖的力量,“我知道你來做什麼,想必你也已經猜到我是什麼態度了。”

“你真要為了六道天門圖叛出天奇府?”唐遠山的臉色變得陰沉下來,目光也變得冰冷,“你想好後果了嗎?”

“唐長老可莫要亂猜,我可從冇說過要叛出天奇府。”王道一卻是擺了擺手道,“我對天奇府還是非常感激的,隻不過暫時不想回去,也不想歸還這六道天門圖。

“當然,天奇府畢竟對我有恩,如果有什麼需要用到六道天門圖的地方,隨時可以去找我,我自當效勞。

“況且,我王道一在天奇府那邊,應當已經是個死人了吧,隻要唐長老你不說,也不會有人知道煉化了六道天門圖的人是我。”

“你想要用六道天門圖的力量收買我?”唐遠山頓時明白了王道一的打算,也明白了王道一為什麼會主動展現六道天門圖的力量引起他的注意。

“什麼收買?”王道一搖頭笑道,“此為互利互惠,我幫你,你幫我,何樂而不為?況且,以唐長老之謹慎,居然遠渡星空來此,你體內的道傷已經拖延不得了吧。”

“冇想到你居然已經有瞭如此眼力,六道天門圖的輔助隻能當真厲害。”唐遠山麵沉如水,猶豫了片刻之後,忽然道,“你真的有把握治好我的道傷?”

“信不信,都在於你!”王道一朗聲一笑,隨即便化作一道流光返回了大周境內,他的聲音隨風飄來,“我是可以等的,您就未必了。”

“……”唐遠山望著王道一離開的方向,陷入了沉默之中。

“師尊,此人太囂張了!”楊清和怒不可遏地道。

“師尊,您是怎麼打算的?”裘海棠則是要冷靜地多,她已經看出來自己的師尊已經在猶豫了。

“待我靜思片刻。”唐遠山閉上了眼睛,再次開始了天人交戰。

裘海棠看的冇錯,他確實已經開始猶豫了。

現在他已經完全確認,煉化了六道天門圖的人就是王道一,否則王道一絕對不會有這麼大的底氣。

同時他也弄清楚了王道一的目的,就是為了與他達成交易,好讓自己安全地擁有六道天門圖,不至於受到天奇府的針對。

而他現在要麵臨的最大抉擇就是,要不要去找王道一治療道傷。

因為,治療道傷就隻能是本體過去。

不能用化身。

這就意味著極其巨大的風險。

……

其實,崔恒安排王道一去引誘唐遠山的目的很簡單。

就是為了讓唐遠山認為煉化了六道天門圖的人是王道一。

而不是什麼彆的神秘強者。

唐遠山作為天奇府的太上長老,早在王道一入門的時候就已經是玄海境了。

他對於王道一的警惕心,肯定是要弱於對未知強者的。

除此之外,還要讓唐遠山相信王道一是有求於他的,有著充足的理由幫他治癒道傷。

而不是什麼故意為之的陷阱。

這樣可以充分地降低唐遠山的警惕之心,悄然擊潰他潛意識中的心理防線,讓他在自我天人交戰的拉扯之中,逐漸傾向於找王道一療傷。

而王道一就在大周國境內!

……

唐遠山在糾結了足足三年之後,終於做出了最終的決定。

他的身影驟然出現了一層層重疊的虛影,好像是瞬間變得凝實了許多。

隨後又對身邊的兩名弟子道:“走吧,去找王道一。”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