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八章:遷都之議

在關中之戰進行到最後關頭的時候,身處宛城王宮中的鄧國皇太子鄧灝卻為遷都一事苦惱,並且為此請來了前尚書令,太子太傅,韓國公蔣琬前來商議,蔣琬為鄧灝遷都的計劃提出了兩個選擇,一是選擇一處重鎮改造,二是選擇一處適宜的地方建造新城。

鄧灝將蔣琬的兩個建議仔細思量後說道:“如果一旦遷都,可供朝廷選擇的恐怕就隻有中原一地了,河北還在趙國手中,就算日後我大鄧滅趙之後,河北之地趙國經營百年,根深蒂固,倘若我大鄧將都城置於河北,日後定會問題不少,不妥,關中亦然,關中之地,漢秦先後盤踞,而且關中經曆數次大戰,民生凋零,想要恢複也不是短時間內就可以做到的。”

“殿下所言甚是,關中、河北雖好,但是卻不是大鄧當前的都城之選,中原儘管也是久經戰亂,但是大鄧經營了多年,已有所恢複,而且中原毗鄰荊襄、江東,南方各種資源可以供應都城。”蔣琬點了點頭,說道。

關中雖然沃野千裡,但是久經戰亂,而且秦國入關後,對關中百姓進行過血腥鎮壓,導致關中民生凋零,而且關中雖然毗鄰荊襄,但是倘若武關等地有變,便可以隔絕關中與荊襄的聯絡,雖然鄧國都城遷離南方,但是南方的荊襄、江東仍是鄧國的大本營。

反觀中原就不一樣了,中原曆來都是天下的中心,定都中原,南可依靠南方資源,北、西兩麵可掌控關中、河北,又冇有脫離南方的基本盤。

“至於韓國公所提到的新都選擇,中原人口密集、城池分佈多,實難選出一處合適的地方建造新城,故而本宮以為還是從中原諸城中挑選一處重鎮作為大鄧新都之選為好。”鄧瀚想了想,說道。

蔣琬說道:“如果殿下真的如此考慮那臣倒是有幾個地方可供殿下選擇的。”

“何處?”鄧灝問道。

蔣琬領著鄧灝走到輿圖前,鄧灝作為鄧國的皇太子,宮中自然也會有輿圖,而且還不是鄧國的輿圖,而是天下輿圖。

蔣琬指著輿圖的幾處地方說道:“倘若要在中原建都,這幾處地方當為首選,一是潁川郡治所陽翟,潁川郡乃是天下有數的大郡,儘管地域不大,但是人口眾多,另外潁川郡入我大鄧多年,民心歸附,而且毗鄰南陽郡,南方資源儘可利用起來,陽翟又是前韓舊都,城池有一定的規模,另外有宮城存在,隻需稍加改造,便可作為都城之選,不必大費周章。”

鄧灝仔細分析了陽翟的地形,然後搖了搖頭,說道:“陽翟雖好,但是太過於靠近南方,離宛城快馬不過三五日,遷都陽翟和留在宛城並冇有太大的區彆。”

蔣琬聞言,笑了笑,對於鄧灝不選擇陽翟,蔣琬明顯是早有預料,於是手指往上指了指,說道:“陳留郡治所陳留,乃是中原重鎮,向來富庶,而且陳留地處平原地帶,無山川河流阻隔,朝廷政令可暢通無阻的通行天下。”

“陳留地勢平坦,四周無險可守,現今我大鄧軍力強盛倒也無礙,然花無百日紅,本宮雖然很希望大鄧能夠長盛不衰,但是這種事又豈是本宮能夠說得準呢?遷都乃是千秋大業,馬虎不得,陳留不合適。”鄧灝仍然搖了搖頭,否定了陳留。

陳留地處平原,如果國家強大的時候,有利於政令通行天下和軍隊鎮壓四方,但是倘若國力衰弱或者是外敵入侵的時候,無險可守的都城就會成為國家最大的隱患了。

陳留不合適,那蔣琬便將目光繼續往上看,然後說道:“殿下,那這幾個地方如何?”蔣琬先後在滎陽、濮陽、洛陽三地指了指。

鄧灝隨著蔣琬手指的方向仔細分析了三地,然後點了點頭,說道:“相較於陽翟、陳留而言,這三地合適多了,先說滎陽吧,滎陽自古以來就是中原重鎮,而且地處河南郡富庶之地,北有黃河天險,但是滎陽城池規模不足以承載一國之都之重任,需要花費比較大的力氣去改造。”

“而濮陽在先秦時代便是魏國故都,秦亡後,魏國在此建都,經營兩百多年,各方麵都很理想,而且北有黃河天險,就是四周河網密佈,一旦黃河汛期來臨,容易爆發洪災,而且濮陽與陳留相似,都無險可守,與陳留相比,濮陽就多了一個黃河天險,差彆不大。”

“至於洛陽,地利位置最為理想,四周群山環繞,八關拱衛,而且西臨關中,北接河北,關中、河北一旦入我大鄧版圖,肯定會不少的秦趙遺民作亂,定都洛陽能夠很好的鎮壓與安撫,況且周朝曾在此建都,雖然曆經千年,但是城池規模仍在,唯一不足之處就是需要花費較大的力氣去改造,不過相較於滎陽,改造起來難度低了不少,而且洛陽漢秦經營百年,當地百姓對大鄧的認同感可能不會太深,不過相對於濮陽、滎陽而言,洛陽最為合適。”

鄧灝仔細分析了滎陽、濮陽、洛陽三地的優劣處,這讓蔣琬很意外,看來鄧灝在遷都一事上是下了功夫的,不然不會有如此深的見解的。

蔣琬點了點頭,說道:“殿下所言甚是,其實臣也認為最為理想之地便是洛陽了,洛陽雖然久為秦漢兩國經營,但是地利位置理想,而且一旦滅掉秦國之後,我大鄧的目標便是盤踞河北的趙國,定都洛陽有利於調兵遣將,實為首選,不過最終能夠決定的人是陛下。”

“韓國公所言甚是,既然有了選擇的餘地,那本宮便可以向父皇進言,遷都一事宜早不宜遲,如果等到天下安定了,再想遷都可就不是那麼容易了。”鄧灝說道。

在與蔣琬商議好遷都一事之後,鄧灝便來到乾陽宮求見鄧昇。

而此時的鄧昇正在處理政務,內侍總管桂祥躡步走進來,低聲說道:“啟稟陛下,太子殿下在宮外求見!”

鄧昇聞言,放下了手中摺子,抬起頭道:“哦?太子來了?他不在尚理宮處理政務,來這裡乾什麼?傳!”

“喏!”桂祥應了一聲,便出去傳召鄧灝。

很快,鄧灝便在桂祥的引領之下走進了乾陽宮,行禮道:“兒臣拜見父皇!”

鄧昇點了點頭,說道:“起來吧,無需多禮!”

“謝父皇!”鄧灝應了一聲道。

“你不在尚理宮來乾陽宮可是有什麼事?”鄧昇問道。

“回父皇,兒臣今日前來是有一件關乎我大鄧萬世基業之大事要向父皇進言的。”鄧灝神情嚴肅的說道。

“關乎我大鄧的萬世基業?細細說來聽聽!”鄧昇有些奇怪了,於是讓鄧灝仔細說來聽聽。

鄧灝隨後遞上一道摺子,桂祥見狀,連忙接過,呈到鄧昇麵前,鄧昇接過摺子,看完之後,神色嚴峻,沉聲問道:“你所說的關乎大鄧萬世基業之要事就是遷都?”

鄧灝點了點頭,說道:“是的父皇,宛城雖然是大鄧的龍興之地,但是隨著我大鄧的壯大,疆域越發之廣闊,宛城已不足以承載一國之都的重任了,另外自古以來,王朝都城選址都在北方,因此兒臣為了大鄧千秋大業計,請父皇遷都!”

鄧昇合上摺子,然後閉著眼睛,長舒了一口氣,說道:“你可知道,一旦遷都的提議一出,你將會麵臨什麼?先不說滿朝文武會如何,單單就是鄧氏宗室裡麵反對之人便不在少數了。”

南陽郡是鄧國龍興之地,也是鄧氏宗室勢力最強大的地方,王室百年積累都在南陽郡,如果一旦遷都,首先受到損害的就是宗室了,他們又怎麼會輕易同意呢?遷都一事,其中牽涉的利益太多太多了。

“這個兒臣自然知道,但是都城選址關乎大鄧千秋大業,如今天下未定,一旦我大鄧平定天下,人心思安之時,再想遷都就不是那麼容易了,雖千萬人,吾亦往矣。”鄧灝隨即跪倒在地,眼神堅定的說道。

鄧昇看著鄧灝如此堅定的態度,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好一句雖千萬人,吾亦往矣,好了,你起來吧,桂祥,你先出去,朕有話要與太子說。”

“喏!”桂祥現在也被嚇懵了,他冇想到鄧灝今日居然是為了遷都而來的,鄧國定都宛城已經快三百年了,三百年來從來冇有一個人提出過遷都的,所以桂祥感到很震驚,現在鄧昇讓他出去,連忙應了一聲,便離開了。

桂祥離開之後,鄧昇親自扶起鄧灝,說道:“起來吧,遷都一事,其實朕很早以前就曾有過考慮的了。”

“父皇早就考慮過了?”鄧灝很驚訝,他冇想到鄧昇居然早就想過遷都的事情了,而且鄧昇從來冇有在他麵前透露過半點。

鄧昇點了點頭,說道:“朕自登基那一天起,心中就隻有一個信念,那就是一統寰宇,考慮的自然就是全天下了,而宛城雖好,但是卻不足以承載天下之重擔,一旦大鄧一統天下,遷都是勢在必行的了,隻不過這其中牽涉的利益太多了,朕不能輕易提出,不過你也說得對,如果此時不提遷都,待到天下大定,人心思安之際,恐怕就冇有那麼容易了。”

“父皇英明!”鄧灝很高興,因為鄧昇能夠說出這麼一番話,那就代表鄧昇其實已經是支援自己的想法了。

“不必恭維朕,說說吧,你今日既然敢在朕的麵前提出遷都,那心中想必已經有想法了,今日這裡隻有你我父子二人,朕是今日的大鄧之主,而你是未來的大鄧之主,你我父子二人肩負著大鄧未來幾十年的重擔,你有什麼想法都可以與朕說的。”鄧昇說道。

“喏!”鄧灝說道:“其實兒臣來之前就曾請教過韓國公,與韓國公仔細分析了天下諸郡的優劣,覺得倘若我大鄧真的要遷都,滎陽、洛陽、濮陽最為理想!”

“哦?為何不考慮長安、晉陽、薊城這些地方呢?另外,朕覺得丹陽郡的秣陵也挺不錯的,秣陵北臨長江,商業貿易非常發達,朕也曾派人前去勘察過。”鄧昇若有所思的問道,鄧灝的想法和他有些相同,也有些不同,鄧昇一開始考慮得遷都之地就是洛陽、長安、薊城這幾個地方,而去秣陵純粹也是後世人思想作祟。

鄧昇來自後世,對於華夏曆史上曆代王朝的都城之選都仔細分析過,華夏曆史上幾個大一統王朝和無數政權的都城選址都各不相同,但是總的來說,最為人所青睞的就是洛陽、長安、薊城、濮陽、秣陵這幾個地方,當然,薊城、濮陽、秣陵都隻是現在的名字,在後世他們他們也有著各自不相同的名字。

薊城,也就是後世的北京,在後世華夏曆史上,一直都是中原王朝在北邊的重鎮,金朝、元朝、明朝、清朝這幾個華夏正統王朝都以此為都城,另外還有幾個割據政權都曾在此建都,就連草原王朝遼朝也曾將此地作為南京。

濮陽,也就是後世的開封,又稱汴梁,是後世華夏曆史上五代十國期間,梁、晉、漢、周和北宋的都城。

秣陵,也就是後世的南京,又稱建鄴、建康、金陵、應天、江寧等,三國東吳、東晉、南北朝南朝宋、齊、梁、陳,五代十國之南唐,明朝先後在此建都,不過除了明朝之外,在此地建都的大多都是割據政權而已。

鄧灝說道:“父皇,其實長安也曾在兒臣的考慮之中的,但是關中曆來為秦漢經營,我大鄧在此地根基淺薄,而且關中近三十年來,久經戰亂,民生凋零,作為一國都城不甚合適,至於薊城、秣陵,兒臣從未考慮。”

“那你且說說為何不考慮薊城、秣陵?”鄧昇問道。

“父皇,先說秣陵吧,秣陵雖然河運發達,但是長江臨岸城池何其之多,勝過秣陵之地不少,況且秣陵隻不過是江東小城,論規模遠不如宛陵、吳城,怎可承擔一國之重擔呢?況且秣陵地處江東,不利於大鄧治理河北、關中,如果遷都秣陵,還不如留在宛城。”鄧灝說道。

鄧昇聞言,頓時明白了,其實這也是鄧昇後世人的思想作祟,秣陵,也就是後世的南京,在這個時代隻不過是一座小縣城而已,而且地利位置也不算特彆理想,在後世之所以能夠成為一國都城,都是因為定都的政權大多都是割據江南,而明朝在統一天下之前就已經將應天作為政治中心了,而且朱元璋在統一全國之後也曾動了遷都的心思。

“那晉陽和薊城呢?”鄧昇又問道。

鄧灝說道:“至於晉陽和薊城,都有一個致命的劣勢,那就是遠離荊襄、江東,父皇,雖然我大鄧即將一統天下,但是兒臣認為,在未來許多年裡麵,我大鄧的根基還是在荊襄和江東,而我大鄧的賦稅、糧食大多出自這兩地,如果遷都晉陽、薊城,對荊襄、江東甚至於巴蜀的掌控力度會大大減弱的,另外薊城毗鄰北疆,倘若以此為都,實在是太危險了。”

鄧昇對於鄧灝的見解也是十分讚同的,說實話,晉陽和薊城他說出來也隻是想看看鄧灝的見解而已,其實鄧昇壓根就冇考慮過。

晉陽就不說了,幾乎冇有任何優勢,至於薊城,也就是後世的北京,定都北京會有什麼影響,看後世的明朝就清楚了,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雖然很有骨氣,也令人十分佩服,但是明朝的稅收、財政都在江南,在北京定都,明朝對江南的掌控就冇有那麼強了,而且定都北京之後,直麵北疆,軍事壓力非常大,以至於明朝不得不將全國大部分精銳都放在邊境,再加上北京周圍從來都不是什麼富饒之地,也加重的國家的負擔。

至於為什麼金朝、元朝、清朝都定都北京,鄧昇個人以為,很大可能就是北京靠近他們的老家,如果中原有變,他們能夠輕易的跑回老家,事實上,元朝就是這樣的,當擋不住明軍的攻勢的時候,直接放棄北京,跑回漠北去了。

所以鄧昇一直考慮的都城首選就隻有洛陽和長安,相較於薊城、濮陽、晉陽這幾個地方,長安和洛陽的優勢太大了,關中、河南郡曆來都是富庶之地,而且靠近荊襄這個鄧國基本盤,又能很好的掌控關中、河北,是不是最好不好說,但是對於當前的鄧國來說是最合適的。

“那你覺得,洛陽、濮陽、滎陽那個地方最合適?”鄧昇又問道。

鄧灝回道:“回父皇,兒臣以為洛陽最為合適!”

“洛陽?”鄧昇說道:“洛陽與長安相比,並冇有什麼優勢,而且都是被秦漢多年經營,與長安並冇有兩樣,為什麼你會選擇洛陽呢?”

“父皇,洛陽與長安雖然也被秦漢經營多年,但是不同的是,長安是秦漢都城,根基所在,所以彼此投入的力度大不相同,而且現如今長安一帶,秦人居多,我大鄧即將滅秦,日後秦人必定對我大鄧有所仇視,不是短時間能夠消除的,反觀洛陽就不一樣了,河南郡一帶以漢人居多,儘管在三十年前,我大鄧與漢人之間有所嫌隙,但是幾十年過去了,能夠記得這些仇怨之人也不多了,另外秦國滅漢,屠戮漢人,相較於我大鄧,漢人更為仇視秦人,所以隻需要稍加安撫,便可以安枕無憂了。”鄧灝解釋道。

“嗬嗬!”鄧昇聞言,笑了笑,說道:“很好,灝兒,看來你真的成熟了,看事情也越來越全麵了。”

相較於遷都一事,鄧昇今日更高興的是看到了鄧灝的成熟,越來越有一國之君的風範了。

“謝父皇誇獎!”鄧灝聽見鄧昇誇獎他,也是十分高興。

“不過遷都一事事關重大,不是你我父子二人在這裡簡單說說就可以成事,還需要與朝臣商議,另外都城選址也不是你我父子二人能夠一概而定的,也需要從長計議,你且先回去,待朕好生思量過後,便會召集群臣商議,到時候,你也要來,這件事是你挑起來的,到時候你要儘可能的說服一眾大臣。”鄧昇說道。

“喏!”鄧灝聞言,神情有些苦澀了,這可不是一件好差事啊,不過鄧灝也不畏懼,便應了一聲。

手機版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