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隆!

莫名的震動迸發,席捲了星空,密密麻麻的戰船盤桓蒼宇間,陣法係數亮起,對抗著那股恐怖的波動。

“發生了什麼,為何會有這麼劇烈的波動?”

有天王驚異,他們纔剛剛降臨域外戰場而已啊,就遭遇了這樣的變故,這是在宣告著什麼嗎,域外戰場的危險性?

有天尊凝神,天靈之處九重天飄渺,近乎要打破桎梏麵見星海了,但在這樣的波動下還是搖搖欲墜,無法與之比擬,隻喃喃自語道“封侯之境,異族星尊!”

顯然,這股威勢已然超出了想象,讓邊荒一片絮亂,被波及影響。

星辰、古大陸、城池,所有戰場中的事物都在抖動,因為在那個方向傳來低語聲,不是很高,但是驚天動地,要將整個世界崩壞。

“人族大勢已去!神黎星尊被斬,九霄星尊都被重創隱冇,拿什麼與我們鬥!這片通往一百零八域的戰場,註定要被我們攻破!”

氣息呼嘯的源頭,傳來一聲大吼,浩瀚音波毀滅群星,人們駭然的遙望,隻見那蒼白漣漪所過之處一切成灰,根本冇有維繫的可能,白茫茫一片,不見外物。

同時,在戰場的各個方向,皆有同樣的吼聲響起,很殘酷,直接崩碎了一方古大陸,淪為了齏粉,那皆是各個族群的強者。

在此之前,他們有過一場大動作,讓天水域域外戰場的人族損失不小,甚至疑似斬落了一位星尊,重創了一位星尊,這已然是很嚴峻的形勢了。

“異族星尊,這是在逼九霄星尊出現,想要趁著他重傷之際將他擊墜,可恨神黎星尊一時不察,竟叫他們斬掉了肉身,神魂如今尚未歸來,另外三位星尊也有些分身乏術啊。”

領隊的天尊輕歎,凡人的戰場都瞬息萬變,何況是修行者的呢,有太多不可預測的東西,一場謀劃,一次失利,直接讓人族折損了兩個星尊級戰力。

而這,還不是最重要的,域外戰場內,有異族強者把握住了契機,度過了星尊大劫,讓局勢瞬間變得微妙起來,而近日以來,趁著人族強者有所折損,各族積蓄已久的天尊巔峰都開始嘗試衝擊星尊。

一時間域外戰場一片混亂,平日裡突破,自然是要被星尊阻擊的,這也是諸強都蟄伏,默默積蓄的原因,天水五大星尊也出手扼殺了不少異族天驕,讓他們魂落星尊路上。

這是戰爭,本來就殘酷,以大欺小扼殺天驕那都是功勞,是滅掉了日後的敵人,阻止了族群的損傷。

同樣的,人族天尊衝擊星尊時,也會受到異族的乾擾,除非雙方達成了某種默契,彼此都僵持,纔會險之又險的誕生出一尊來。

“我等如何,還輪不到你來說教,真以為做一次局就能徹底顛倒局勢了嗎!”

同時間,有人族星尊出手了,抬手鎮壓無窮音波,護佑住了屬於族群的駐地,並翻手掀起了一場法則狂潮,呼嘯著撕裂向外族領域,以牙還牙。

眾人看的心驚膽顫,這可比天路激烈多了,星尊交手竟然也如此頻繁嗎?

最重要的,看這架勢,似乎出手扼殺都是常態,在戰場上交鋒還要提防異族的強者以大欺小,直接出手,當真是比天路還要殘酷的多。

“被阻擊還不算什麼,至少有機會遁走,但要是被星尊盯上,或捲入他們的大戰中,那纔是真的十死無生。”

有人感慨,這在戰場上是發生過的事情,畢竟那樣的存在大戰起來,星係團都承受不住,太過恐怖了。

哪怕隻是逸散的一縷氣機,一縷餘波,都足以滅殺萬萬天尊。

“你攔的住我等嗎?那正好,突破的契機到來了,我期待今日再度誕生一尊站在人族對立麵的星尊,那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

此時,那裡傳來的聲音威嚴無比,與天水強者爭鋒相對,蒼宇崩塌,不複存在,有的隻是黑洞,以及裂開的宇宙深淵。

那尊身影真實顯化,自星係中走出,手中浮現一杆青色長槍,如同一掛掛星河纏繞交織在了一起,璀璨刺目,大殺而來。

喀嚓!

緊跟著,在異族的領域中,虛空炸開,混沌翻湧,黑色閃電一道又一道,邊界在擴展,在逐漸變大,彷彿真在重塑此界,再次開天!

直至最後,霧靄瀰漫,低吼聲傳出,所有人都震驚,因為人們看到黑色的血再次灑落,如同大雨傾盆,墜落地麵,腐蝕萬物。

“星尊的氣息,有人在衝擊星尊!”

李昱髮絲飄舞而起,眸子開闔間,如閃電刺破黑暗,在虛空中迸射。

這股氣息他太熟悉了,曾屠戮過上萬之數,是屬於冥族的味道!

有冥族的巔峰天尊在趁機衝擊星尊層次!

“什麼?竟然趁著這個時候,若是其再成功,恐怕日後的戰場就更加危險了。”

其他人頭皮發麻,連帶隊的天尊都一陣頭大,深感麻煩大了,那可能是一場浩劫,無邊的災難可能會再次降臨。

“今日渡劫,我若為星尊,屠儘此地人族,血洗我族大恨!拿你們的血去填輪迴,去再現冥府榮光!”

大劫中心,一道身影嘶吼不斷,通體噴薄幽暗霞光,如黑日當空而照,四野都被染上了一層暗沉的光輝。

他膚色蒼白,雙目血紅,肌體間密佈著紫色鱗片,宛如甲冑般罩體,背生一道道骨刺,猙獰而魔性,在腦後還有一輪黑日高懸,映照邪光簇簇而動。

眾人聽的大怒,這冥族的準星尊當真猖狂無比,張口就要屠儘此地人族,他當他是什麼,真的度過雷劫了嗎?

就是各族星尊都不敢出此狂言!

“哈哈哈,冥鳶道友所言極是,人族在此盤踞的太久了,難道還想占據下一紀元嗎,我等為你護法,安心渡劫便是!”

“算我一個,來日屠儘此地人族,以他們的心頭血下酒,腦袋做杯!”

“我也正需數以萬計的生靈來我族命星降世者凝聚血晶,這可是無上的榮耀。”

轉瞬間,便有三位天尊走出,或為冥族,或為修羅族,或為血族,皆儘立在了此境高深處,堪比,**重天的存在了。

他們冷冷的掃視而來,盯住了想要阻止的人族天尊,這樣的星尊大劫可不是人力所能阻止的,一旦進入其中便會遭受無差彆轟殺,唯有入星海層次才能不受影響。

故而這群人才這麼自信,因為人族星尊被拖住,他們有的是時間衝擊,不會有人出手相阻!

“在我麵前渡劫,就是星尊也不行!”

李昱目光冷冽,騰起一隻大手,赤金如火,帶動出的血氣太旺盛了,如同被一片血色星辰海包裹著,沐浴無上神輝,向著那護法在畔的三大天尊壓去。

這是強勢而霸道的攻擊,一般都是長輩見到後輩後,以高姿態出手,進行全方位的壓製手段。

“哼!”

三大天尊齊齊冷哼,渾身神能洶湧澎湃,交織成了上萬股符號沖天而起,每一股都如一片星係在孕育,內化無儘星辰,星雲成片,星座飄渺,真實的降臨,是恐怖的殺伐手段。

噗!

然而,李昱目光看都不曾看他們一眼,盯住的是那雷劫中央的身影,隻是一抓而已,就讓鋪天蓋地正在共鳴的上萬種符號崩開了,星係崩塌,群星潰滅,化成山海,如同洪流般,狂暴噴湧。

砰!

那出手的三位天尊,當場被震飛出去,血肉骨骼一連串炸響,如若一灘爛泥般墜入了星河中,炸碎成漫天血雨殘渣。

“什麼人,一掌轟殺了三位強勢天尊?”

異族驚駭,這太可怕了,三位高階天尊啊,竟被被一隻大手擊穿了,這是怎樣的一股力量,深深震撼了所有人的肉身與靈魂!

“不好,他想要阻止冥族的準星尊渡劫!他瘋了嗎,這樣的劫罰也敢闖進去?!”

事情海遠遠不曾結束,一聲聲驚呼響起,隻見那隻大手崩開蒼宇,擊散群星,撕裂異族的符文,並將一片星群全部震碎,簌簌墜落在地!

他徑直探向前去,帶起一掛又一掛的星河,足足有一十八道,鋪展萬萬光年,猶如一道道天劍般伴隨著掌指轟落,橫殺星宇間!

這簡直如一片烏雲般,鋪天蓋地,向著前方壓去,所過之處,萬物皆滅。

這是要直接斷掉冥族準星尊的路,讓他功虧一簣!

“是小侯爺!一年半而已,他竟然成就了天尊果位,可稱蒼天伯了!”

“十六歲的天尊?!老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他將渭水侯府內的附屬世界全吞了不成?”

“原來是他,史上最年輕的天王,不,現在也許該稱呼他為史上最年輕的天尊了,難怪能一擊抹殺三大天尊,這是位列天路榜第五十位的少年至尊!”

一時間,群雄雲動,無數人驚呼,忍不住振奮。

七殺廉貞雙星彙聚,一門雙封侯,蒼天伯降臨!

“屠儘天水域人族?誰給你的膽子!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

李昱冷斥,遮天掌印橫推而過,大風起,這是能量化成的,這是規則演化的,風暴席捲域外,一些大星根本禁受不住,簌簌墜落下來。

那虛空崩斷,星係坍塌,大陸龜裂,轉動的星辰墜落,懸掛的日月炸開,於蒼宇間奔流的浩蕩神河,內裡沉浮群星,一樣蒸乾。

景象太過恐怖,冇有什麼可以阻其前路!

“這是我的星尊劫,你也敢強闖?那就寂滅在劫光中好了,成為我的踏腳石!”

冥族準星尊大笑,格外得意,甚至主動迎了上來,要攜雷劫鎮殺人族年輕至尊!

“那可是入星海層次的大劫,也敢強闖,你們人族後生都這樣不知所謂嗎,趕著送死,哈哈哈!”

星空深處,傳來了異族星尊譏諷之聲,認為這是自尋死路。

上蒼之力,還是遠超此境界的雷劫,天尊也敢橫擊?那是找死!

砰!

然而,就在他話語戛然而止的刹那,一聲巨響傳遍戰場,那浩大的雷劫竟然瞬間清空了一片,正在渡劫的冥族準星尊口吐鮮血的橫飛了出去,還被一道又一道的雷光轟擊著,不斷抽搐。

那掌印所過之處,雷霆退避,萬劫叩拜,宛如上蒼之主!

“什麼?天尊竟然能無視入星海的大劫!”

這一刻,所有人都懵了,根本不能接受這個事實,無法相信。

他們見到了什麼?人族的新晉天尊強闖星海大劫,一巴掌將渡劫者抽飛了出去?

這不是星尊才能做到的事情嗎?怎麼會在一位天尊的手上出現?如此強勢?

“我的雷劫竟為你所掌?!你是人族七殺星!”

一瞬間,橫飛出去的冥族渡劫者就明悟了過來,他們也聽到過很多訊息,關注過至尊榜,自然對人族七殺的名頭有所瞭解。

掌控天劫,以人之身行天之道!

可這是星尊大劫啊!他一個天尊,哪裡來的本事乾擾?哪裡來的手段無視?他已然觸及了那層壁壘不成?

“魂入七殺,萬世沉淪,輪迴之中見真我,三尺黃土葬殘軀!”

李昱真身降臨,額前蒼天二字映照古今,氣機瞬息膨脹了五倍之多,一步一步逼近,衝到冥族渡劫者麵前,舉拳就轟殺!

那種威勢十分可怕,霸氣無雙!

一拳所過之處,萬物皆滅,混沌崩開。貫穿天地,冇有什麼可以阻擋!

砰!他當場就被打的炸裂,拳鋒與肉身相接處出現了一個奇點,衍生開天辟地大爆炸!直接將肉身摧毀的一乾二淨,元神都虛淡,橫飛了出去。

“肉身逼近星尊?!什麼怪物!憑你人族也敢言輪迴,我冥府纔是輪迴的代言人,輪迴九轉,冥神現世,殺殺殺!”

冥鳶大吼,元神纔是冥族的強大之處,他猛衝而出,開啟了族群祖術,一扇冥府之門開啟,映照輪迴,將一角星空都凝固了,扭曲粉碎,一切都在回溯輪轉!

“我為萬劫之主!當掌輪迴!”

李昱漠然向前,劫經與萬劫不滅身共鳴,輪迴盤顯照在後,伴隨著他的拳印轟殺而過,硬撼冥府之門!

冇有異象,冇有神形,隻有最古老的萬劫輪迴在掌指中演繹,諸天儘頭,輪迴是萬靈的歸宿!

拳壓當代,威淩古今!

轟隆!近乎觸及了星尊邊緣的一擊爆發,周遭萬物俱滅,世界群開辟了又湮滅,生機儘斂,混沌氣如汪洋一般洶湧而來,要洗掉曾經存在的痕跡。

誰也冇有想到,會爆發這樣的一場大戰,一位準星尊,自渡劫中被活生生打落,將要隕滅!

在兩人交手處,一片虛無間又有劫光呼嘯而出,重塑宇宙塵埃,化為了一顆又一顆嶄新的星辰高懸,迎接著一道身影走出。

“隻手遮天,扼殺天驕,我很喜歡。”

李昱看向星尊交手處,當著百族麵,五指收攏,直接捏碎了冥鳶的殘魂,那漠然的麵孔,一絲情緒起伏也無,很是平淡,就像是踩死了一隻蟻蟲般簡單。

一位將要成道的星尊,就這樣隕落了!

在自己的雷劫中被人活生生轟殺,完全就是無視與碾壓的姿態,一巴掌轟散劫雲,一拳打爆肉身,一拳打爆元神,簡直像一位星尊降臨當場。

整個戰場都安靜了,竟無人說話,尤其是冥族的駐地中,一片死寂,所有人都呆滯了,上至星尊,下至天王,每一個生靈都被驚悚。

這種場景很詭異,原本萬族人數眾多,喊殺震天,可是李昱現身,出手之下,讓天地間死寂了。

“隻有這樣嗎,也敢衝擊星尊,對天水域人族口出狂言?很好,現在我要以他的話語來行動,屠儘這個戰場的異族,看看有幾個星尊能阻止我。”

李昱緩緩露出笑意,冰冷而暴虐,他的話語不是很高亢,也不是很激昂,有的隻是平淡,冷漠,可也正是因為如此,才越讓人覺得差距太大了,無法追趕。

他抬腳一躲,劫光無量輪轉而出,鋪滿整個戰場,這是一片雷霆瀑布群,遮天蔽日而下,茫茫無邊,像是一顆顆太陽炸開了,恐怖無邊。

可以看到,在海中還有怒浪翻湧,化形成各種人形與獸類,張牙舞爪,奔嘯而至。

“瘋了,他想血洗戰場嗎!”

“快退!這裡每一道雷光都能轟殺天尊,不是我們能抵擋的!”

一時間,聚集在人族駐地附近的異族慘呼大叫,飛速逃離著,一刻也不敢久留。

然而,劫光蔓延的速度何其之快,根本不是他們能躲避的,僅僅一息之間便有成千上萬的異族隕落,被劈殺成渣。

“混賬!伱想做什麼!”

星空深處,有異族星尊怒喝,向這裡出手,要阻止這一場浩劫。

“怎麼,你族的人能肆意屠戮,對低境界出手,我人族就不行了?”

很快,他就被攔截了下來,有人族強者降臨,直接阻止,甚至大聲嘲笑,讓無數生靈變色。

李昱俯瞰整片戰場,眸子中滿是平靜,僅僅是這片刻的功夫,他就屠戮了數以萬計的生靈,要知道,這其中最弱的可都是天王!甚至還有諸多天尊。

這是血淋淋的抹殺,是殘酷的手段,但對異族而言,正合適。

下一刻,南天顯化,七殺映照,血色的星辰懸於戰場之上,宛如主宰,猩紅的光輝流淌,一道又一道倒下的屍體重新站起,無神的眸子中再度被殺戮的**所填充。

噗!塵封的古大陸開裂,一隻隻乾枯的手掌猛地探出,佝僂的身軀搖晃而起,再起刀兵。

凡七殺所照之處,萬靈沉淪為奴,一道道隕落的身影再現,卻化為了不懼生死的可怕戰靈!

“七殺!是人族七殺星!”

“戰場之王,殺伐之主,命星降世者又來了一位!”

異族悚然,親眼看著同伴死亡後又站起,向著昔日的同族揮屠刀,這是肉身與精神上的雙重摺磨。

這是厲鬼的洪流,是亡魂的大軍,是七殺的麾下,將戰爭與血火傳遍世間!

“他們總希望我的手段能夠公平一些,可我們進行的都不是一個戰爭,他們隻能在一地的瓦礫中,徒勞的期望。”

李昱雙臂緩緩揚起,輕聲低語,彷彿要掌握整片星空,他邁步向前,帶動著猩紅星光普照十方,宣告著征戰來臨。

轟隆!

厲鬼大軍衝擊向前,第一個攻入的區域就是冥族古域,生靈哀嚎,兵士怒吼,亡魂的厲喝,刀兵入肉之聲,生命凋零之音,皆儘入耳,令人沉迷。

李昱注視著浩瀚的星域,將九十九龍山呼喚而出,紮根向了這片古域,龍漢旗、七殺碑、諸天刀齊現,放入了龍首彙集之處,要以這片星空孕養三器!

“域外戰場,對我而言,都是資糧。”

他放聲大笑,通體都籠罩在了群星朽滅的終焉浮光中,彷彿萬劫的伊始,輪迴的儘頭,代表從有走向無的曆程。

與此同時,遠方的異族星域內,一座座星空巨城中也受到了前線的戰報,喧囂震天。

光明族古域,一座城池聳立,但卻破敗不堪,城牆早已倒塌了大半,紅霧罩城,出入的生靈都持著一塊令牌,籍此來規避。

此時,異象突生,城池上方,蒼宇裂痕一道又一道,隕星劃過長空,璀璨奪目。

“七殺,這片戰場的命星降世者又多出了一人,這不是巧合,而是命中註定的牽引,一位命星出現在此,其他的命星就會自然而然的貼近,南鬥之儘,應當首尾呼應纔是。”

城中,有生靈開口,帶著自負,還有一種孤傲,神態中天生就具有威儀。

在那異象中,赫然有南天顯化,為首的大星燦燦生輝。

南鬥第一星,天府!

“被牽引而來的居然是七殺,與我族命星降世者遙相呼應,南鬥之首與南鬥之儘,這是命中註定嗎?”

有光明族強者低語,很是震撼。

天府星古來稱為令星,令就是發號施令,表明瞭天府的領導地位,天府星在命盤上與紫微星遙遙相對,紫微稱為“北鬥星主”,天府稱為“南鬥星主”,兩個都是帝王,但表現方式不同。

紫微是北麵王,喜開創,地位如一國之君,有如掌管全部領土的大帝;天府則是南麵王,好享受,地位如臣封邊疆的國王,亦有獨到之處。

同時間,修羅族古域。

秘地上空,黑色的閃電交織,天空中出現雲層,接著,傾盆大雨灑落,讓這天地間赤紅一片。

居然是血雨,這是天哭異象!

在那漫天赤色中,北天映照,第一星冉冉升起!

北鬥第一,貪狼!

“天府現,七殺出,現在缺的,便是破軍了。”

一個身材健碩挺拔的男子走來,地麵微顫,形成一道道漣漪衝擊而出,他被黑霧包裹著,但也有一層淡淡的血光,形成一個光環。

很是可怖,那是血色神環,是他曾經殺戮生靈無數的證據!

北鬥一星,是為貪狼,北鬥之儘,之謂破軍,亦為搖光。

就像破軍的“破”代表破壞,七殺的“殺”代表衝勁,貪狼的貪字,很明白點出“貪”的特質,也就是**,三星各有特殊之處。

靈族古域,一處早已平息的戰場中,熊熊黃金之火沸騰,席捲了天上地下,將域外漂浮的一些隕星都捲了下來,焚成岩漿。

虛空中,一片熾熱,空間塌陷,這是焚天之火,可以毀滅萬物,在其中卻有大笑聲傳出,震動古地。

“有意思,天府、貪狼、七殺,都來了,紫微還會遠嗎?若是七殺與貪狼齊聚,就算破軍尚在冥族,他恐怕也要坐不住了。

這一代的太陽與太陰也神秘無比,久久不現身,難道是不想過早的參與爭端,要藉助上限優勢修持到星主,乃至成仙再圖謀不成?”

伴隨著大笑聲,北天顯照,第六顆星辰空前耀眼。

北鬥第六,開陽,亦為武曲,雖無紫微、天府的帝王之氣,卻又多出了一抹沉穩。

一時間,各族星域皆動,暗流洶湧,彙集的命星降世者竟有數位之多,七殺星還是雙星彙聚,廉貞合七殺!

“紀元之末,氣運空前濃烈,但大戰也將空前劇烈,沉睡的仙道人物們說不定都要復甦歸來,進行乾預!”

“南鬥之主,北鬥之主,中天之主,鬥數之王,一道道冠冕即是造化也是劫,不知誰能笑到最後啊。”

“依我看,七殺恐怕優勢不小,他逆流而上,更身居雙星,有著打破局勢的可能。”

紀元將終,十四命星先後降世,強者如雲,一個充滿征伐與大戰氣息的蒼茫時代到來,讓諸界各族所有生靈都感受到了這種氣氛。

無論是星辰上的戰者,還是行走在宇宙中的天王們,一個個都心有緊張,不知道會不會被戰亂波及。

南鬥之儘,七殺君臨,這片域外戰場將要熱鬨了!

不知南鬥之首的王,與南鬥之儘的特殊存在對決,會是怎樣的場麵,誰會君臨南天上,化為南鬥之主?

若是能夠彙聚南鬥六星,也足以比擬太陽太陰合一,殺破狼齊聚,與那高高在上的紫微之主較量一二了。

23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