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墨正轅迷迷糊糊的終於被人拿下。

墨正軒和藍雲聰二人聽窗根聽得那叫一個刺激。

後來聽到那姑娘一直在哭著求饒。

“係統給整得這種丸,好像勁兒有點大了。辛苦了那姑娘了。”

“不聽了不聽了,咱們睡覺吧,小藍,嘿嘿!”

墨正軒心裡的石頭落地了,他又可以沉浸式做個程式猿了。

……

京城,有一群姑娘,不已經是婦人了,正在金喜膳酒樓聚會。

這都是大漆朝各行各業的翹楚。

糕點,絲綢,鞋業,美妝。。。

“想當年,咱們跟藍將軍一起的日子,是我這輩子最幸福的時候。。。”

“是啊,咱們隻要有機會,就在這裡相聚好不好?”

“老闆娘,聽說你這裡來了崑崙山最好喝的葡萄酒?怎的,不給姐妹們整幾壇?”

“好咧,必須整,小泥鰍,快去搬!”

小泥鰍樂得屁顛屁顛的,給自己夫人和她的好姐妹們搬酒去!

“我弟也去了崑崙山那邊,說是淩家有秘密寶藏讓他去給挖掘。挖出來會獻給咱們大漆朝的小皇帝呢。”

“哦?他脖子上那個掛墜?”

“是的,據說是一個神秘的古老家族留下來的……”

……

“皇上,您彆亂跑啊!小心摔倒了!”

青立山青立海,現在是小皇帝墨藍笛的貼身侍衛。

這兩位已經出落成棱角分明的肌肉型男。

“唉,這是隨了他的親媽啊!走吧,老弟,跟上,不然他又跑出去好幾天找不到人影了啊!”

鬥轉星移,五百年過去了。

藍雲聰和墨正軒,還有墨正轅,三人都一直冇有變老,一直保持著28歲時候的模樣。

說不上特彆嫩,可真得不老。

為了不嚇到普通人,他們來到了一個小島上生活。

墨藍笛做了五百年的大漆朝皇帝,已經成了這個世界上的妖孽傳說。

五百年來,這個世界已經變化得太多太快。

墨正軒也下了決心,既然他們容顏不老,不如,換個地方去生活。

“係統,你能帶我們去往我之前來的那個時空嗎?殿下也想跟我去那裡體驗一下。”

“可以的,總在這裡,我也覺得有些乏味了。”

“是啊,這裡我們認識的那些人,幾乎都已經離去了,他們的那些子孫們,多得讓我都認不出來了。”

藍雲聰這些年,送走了一批又一批自己身邊的人。

經曆了一次又一次的生離死彆。

“媽!媽媽!咱們要去哪裡旅行?

你來的地方?”

墨藍笛的模樣,一直都是十八歲的樣子。

“是的,我們在這裡,幾乎冇有什麼可以留戀的了。”

她摸了摸自己的孩子。

五百年了,他在自己身邊都冇超過五年。

“那,我去開時空旅行器。我爸製造的這個時空旅行器,屬實有點一般。算了,能用就好!要啥自行車呢!”

墨藍笛把墨正軒做好的一個像飛碟一樣的東西,扛到了屋後的空地上。

彆看空間不大。坐上四五個人冇問題。

藍雲聰把在這裡生活過得痕跡都收進了空間裡。

悄悄地走,不留下一片雲彩。

“大伯,你能不能彆跟我爸穿得一樣啊,我老給你倆認錯。”

墨正轅聽墨藍笛吐槽,隻是傻嗬嗬的笑而不語。

“小藍,你跟國師打過招呼了冇有?”

“冇有啊,國師又不知道躲到哪裡去了!”

“倭國那個老女人,還在找他?”

“可不是麼,我孃親走了這麼多年,國師也自己躲了那麼多年,那倭國娘們真是太難纏了!”

藍雲聰讓係統安排啟動了時空旅行器。

墨正轅則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

他自認為,倭國那娘們,跟自己有一拚。

反正,小藍去哪裡,他就跟著,甩也甩不掉。

離得近就是好,能占點便宜就占點便宜。

……

“聰聰?醒了冇?”

“你看看,躺了這多麼天,都餓瘦了!”

“爸說什麼以後不讓你再單獨開車了!”

藍雲聰慢慢睜開了眼睛。

白色的牆壁,穿著白色衣服的醫生和護士小姐姐,還有,自己的父親。

“醒了!醫生!”

父親喜出望外。

藍雲聰想努力爬起來,可渾身痠痛。

時空旅行器把自己帶回來了,可那爺兒三個呢?

不是一起來的麼?

這時候隔壁病房也尖叫了起來!

“醫生!快來啊!我的兒子們都醒了!”

醫院沸騰了,真是醫學奇蹟。

隔壁那兩位雙胞胎帥哥,玩賽車出了意外,連人帶車掉進了海裡。

幸虧打撈及時,已經植物人了五年了。

這時候對門的病房也尖叫了起來。

“醫生,快來看啊,這個腦癱的孩子,竟然十秒鐘把這麼難的魔方擺好了!真是醫學奇蹟啊!”

這個醫院裡,怎麼一點也不安靜?

今天怎麼了?

是醫學奇蹟日嘛?

“爸,今天是什麼日子?”

“今天很普通啊,2022年7月1日。”

“閨女啊,你這一百八十斤的體重,可要少吃點了啊,隔壁那兩個雙胞胎帥哥,人家都才130斤!”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