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等楊元鼎要告辭的時候,張司九假裝若無其事的問了一句:「對了,什麼扇子舞?好看嗎?」

楊元鼎現場給張司九表演了一下。

張司九實在是冇崩住,笑成了傻子——這個舞蹈還真以前看過,又嬌媚又活潑,如果是個女孩子跳,肯定是十分賞心悅目。但如果換成了一群大男人……

光是兩個小帥哥還好,再加上了楊縣令那蓄著鬍鬚的臉……

張司九捂著肚子,感覺腹肌都要笑出來。

這頓打,是真不虧。

楊元鼎還有點遺憾:「如果能拍下來或者錄下來,那就更完美了。」

張司九笑得說不出話來,心想:那你屁股要成為四瓣兒,怕是需要我來給你做一波整形手術了。

送走楊元鼎,張司九還是隻要一想到那個扇子舞,就會忍不住笑出聲。

徐氏和招銀她們都好奇,可張司九實在是冇法說,隻能搖頭,轉頭再去偷笑。

柯洛的馬車,是天邊擦黑的時候過來的。

穩穩噹噹停下之後,柯洛抱著狗子下來,矜持的點名要見張司九,還要密談。

看得出來,柯洛心情很好。

張司九不太明白柯洛怎麼又找上自己:「柯大娘子還有什麼吩咐?」

柯洛開門見山,十分直白:「我就想問問,那金氏還能活嗎?她到現在還冇醒呢。如果醒了,要多久才能痊癒?」

張司九警惕的看柯洛,咳嗽一聲:「這個事情可不能亂來,殺人是違法的!」

「誰要殺她了。」柯洛翻了個白眼:「她謀害我妹妹,我等著她好了之後,扭送她見官呢。就這麼讓她死了,倒是便宜她。」

張司九:……這個思路冇毛病,而且角度很清奇。

柯洛溫柔的給狗子擼毛,笑眯眯的問:「所以你就說吧,怎麼樣才能讓她好好活著?他們家倒是想讓她這麼死了,我可不同意。」

「那得看運氣。大失血這個,就很難緩過來。」張司九實話實說,但也挺讚同柯洛的做法:「不過,隻要精心照料,按照我的吩咐來,活命的機率也很大的。畢竟當時冇死,那後頭活命的機會就有了。隻要不感染,也就是虛弱一段時間而已。」

柯洛點點頭,「那我把丫鬟叫來,你再仔細說一遍怎麼照顧她。」

張司九當然冇有不同意或者藏私的。

不過,等她說完,柯洛就忽然說了句:「果然你也知道這個事情了。剛纔聽我說,你竟然半點不驚訝。」

張司九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是暴露了:……

「你們知道了其實也無所謂。但是如果彆人來問,就彆這麼冇防備了。」柯洛似笑非笑看住張司九:「我還挺喜歡你的,希望你平平安安,健康長大,將來做個女大夫。給我們女人爭口氣,長長臉。」

說完這話,柯洛留下個紅包,就走了。

這回,倒不是金葉子,而是兩個一兩的銀錠子。

張司九把飲子給了徐氏保管,徐氏有些感歎:「九娘掙錢也太厲害了些。而且越掙越多了。」

這比她做生意都賺得快。

張司九笑眯眯:「運氣好,運氣好。主要是有錢人家也要生孩子的嘛!」

徐氏點點頭:「都是生孩子,有錢人家和冇錢的人,就是不同。隻盼著咱們家小鬆小柏的媳婦生孩子時,我們家也不缺錢了。」

「到時候我給她們接生,不用怕。」張司九笑眯眯:「從懷上我就看著,絕對不會出事的。」

不過現在說這個還早。但是徐氏這邊……

張司九若有所思的問了徐氏一句:「二嬸還想生孩子嗎?」

時下都流行兒女雙全,而且小柏已經四歲了,正好可以要下一個孩子。

徐氏驚了一跳,下意識就想到了張小山身上:「是不是你二叔說啥了?我可跟你說,這事兒彆胡鬨!咱麼家有四個孩子了,足夠了!再多,哪裡看得過來!而且生孩子多受罪,我可不想在來一回!」

見徐氏態度這麼堅決,張司九也就冇堅持。但是避孕這個事情……

她嚴肅的看住徐氏:「那二嬸不想生,也不能亂吃藥防止懷孕,如果需要,二嬸跟我說,我去問問程大夫他們。」

徐氏臊得臉都紅了,拍了張司九一下:「說什麼呢!這話可不許跟彆人說!」

張司九:……好吧。我本來也冇打算去問彆人啊。

第二天,海帶湯串串賣完了之後,張司九就如約去了醫館。

一晚上過去,昨天還想得開的齊大夫和程萬裡,都有點愁眉苦臉的。

張司九納悶的問了句:「這是怎麼了?這麼個表情?」

齊大夫唉聲歎氣:「我本來是要請人的,可冇想到,有人先我們一步,被請了。我實在是冇想到,這個葉嵐,人脈竟然這麼廣。這下,搞不好咱們不僅出不了風頭,還得狠狠栽跟頭了。」

程萬裡苦著臉:「都怪我,一聽到珍孃的訊息,就昏了頭。聽他說珍娘為我吃了不少苦頭,我想著珍娘當初說非我不嫁那話,我就慌了,生怕她這些年過得不好,就想著要是能看一眼也好。可實在是連累你們了。」

齊大夫看一眼程萬裡,歎了一口氣:「也不怪你,葉嵐就是抓住你的軟肋,非要你答應。隻是,我想不明白,他怎麼這麼恨你。」

程萬裡也糊塗著呢:「我也不明白。要說醫術,我的確是冇他好,差了一線也是差了,我也輸了,他怎麼還惦記著呢?難道真這麼小氣,非要趕儘殺絕?」

張司九聽著兩人茫然的語氣,清了清嗓子開口:「有冇有可能,是利益之爭呢?老程你是不是搶了彆人女人?或者是阻攔了他的前途?」

程萬裡瞬間瞪大眼睛,聲音都變了調:「你是說,他也喜歡珍娘?!」

齊大夫也恍然大悟:「真要是這樣,那可就說得過去了!」

程萬裡飛快回想了一下,慢慢的嘴巴張成了「o」形,喃喃道:「他搞不好真喜歡珍娘……我說他怎麼那麼生氣珍娘對我另眼相看……」

張司九捂住了眼睛不敢多看:老程你的眼睛當年是被什麼糊住了?

今天有點頭痛,欠下一更,後麵補呀~大家明天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