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源族男女老少的舉族行動,加上一路上得表現的足夠虔誠藉以迷惑敵人,待所有族人抵達陰陽潭之時,不知不覺已是傍晚日落時分,雖然萬源族族人們久居深山,些許山路算不得什麼,但一路上扶老攜幼的,早已是疲憊不堪,加之今日乃是新年,按照管理應該是闔家團圓,儘享歡樂,卻冇成想還要經曆此番的顛簸,因此此時此刻,人群中不乏牢騷怨言,他們實在是不解,為何大過年的要遭受此番罪責!

作為族長的薩耶,麵對此番情景,也不由得有些頭疼,按照屈心赤的安排,他的任務是將所有族人帶到此處,接下來會有心語閣的人來安排將族人們一一送走,就在他被族人們充滿怨唸的聲音轟炸的不知所措想要和盤托出的時候,一聲如同天籟的爽朗之聲傳入耳畔,薩耶族長眼見來人,不由得鬆了口氣,隨即道:“閣主,還好你來了,不然我一個嘴不嚴實,恐怕就要說出真相了!”

一旁的盧彥茹說道:“還好薩耶族長您冇說出來,不然我們辛辛苦苦隱瞞東櫻國大軍進攻的事情可就前功儘棄了!到時候大家知道了真相恐慌起來,這麼多人,就難以有序的掌控了,到時候說不準一切計劃就都前功儘棄了!”

薩耶族長聞言,歉意道:“對對對,嗬嗬!”

屈心赤恰如其分地掩飾住薩耶族長的尷尬道:“辛苦薩耶族長了,剩下的事,就交給我們吧!”隨即對著眾多的萬源族族人揮手致意,待大家安靜下來後緩緩道:“諸位萬源族的朋友們,辛苦大家在新年之際一路奔波,今天的事情,其實是我和薩耶族長商議後做的決定,薩耶族長一直以來都想帶著大家走出深山,去外麵的世界見見世麵,而我們選擇在今天這個特殊的日子,不過是為了奔一個好的兆頭,新年新的氣象,也是一個全新的開始!大家放心,我們心語閣已在城裡為大家準備了豐盛的年夜飯,大家按照我們心語閣的安排前往即可!下麵,我們按照老弱婦孺優先的順序依次登船起行吧!另外我們也準備了一些飯食,大家登船後可就便取用!”

聽聞能去城裡過新年,吃年夜飯,對於久居深山的萬源族族人而言,不得不說是一件極為令人期待和興奮的事情,前一刻的牢騷和怨言頓時間煙消雲散,無不配合著心語閣的安排,有序地登船出發,薩耶族長看著族人們難以掩飾的興奮之情,看著身旁的屈心赤,不由得感慨道:“閣主,老夫雖然早有這個打算,但卻一直躊躇不前,哎!冇想到大家其實早就對外麵的世界充滿了期待......多謝閣主了!這一次,或許是老夫這輩子做的最正確的決定了!”

“閣主切勿如此說,我行此招,也不過是情勢所迫罷了!”

薩耶族長明白屈心赤在寬慰自己,也就不再拘泥於此,看著已經登船起行的老弱婦孺,不儘有些憂慮道:“閣主,我們準備的這些船隻,似乎不夠將大家一併帶走啊!”

“確實不夠!我計算過,以這些船隻的運力,起碼得往返三次方能將所有人運走!”

薩耶族長仍然不免擔憂道:“閣主,恕老夫多慮,我擔心,隻怕是三次也不夠吧!”

屈心赤笑了笑道:“確實是不夠。”

“那......這些青壯年,不如讓他們步行前往?”

搖了搖頭,屈心赤解釋道:“暗道的入口在陰陽潭的對岸,我讓蒙山帶人測量過,西側雖然比東側略近,但也有五十多裡的山路,並且基本都係草木茂森的山林,基本上冇有像樣的路可以過去,若是就此出發,極有可能遇上東櫻國的軍隊,況且他們今日從村寨到此,早已是筋疲力竭,所以,不如就在此處停下修整,等待船隻的接送!而且,他們還有任務冇有完成!”

“任務?”薩耶族長聞言,不由得生出一絲不安。

徐曼見此,適時地解釋道:“薩耶族長放心,義王絕對會確保所有族人安然離開的,而且,義王也並冇有讓族人們參戰的打算,事實上,包括蒙山他們萬源軍,義王也無意他們出戰和敵人正麵交鋒!”

“那,不和東櫻國的軍隊作戰,如何讓他們甘心退出陰陽潭......”看著屈心赤氣定神閒的樣子,薩耶族長不由得搖了搖頭再次感慨道:“罷了!罷了!老夫我就不瞎問了,一切聽從閣主的安排就好,我相信,閣主定然是能夠馬到功成,將這幫倭寇驅離的!”

眾人說話間,遠遠地蒙山疾步而來道:“閣主!薩耶族長!”

薩耶族長向蒙山點了點頭,隨即一齊將目光投向了屈心赤,後者問道:“情況怎麼樣?”

“他們已經開始行動了!”

“說說看!”

從蒙山有些飄忽的眼神中,眾人已然能夠斷定此番東櫻國的軍隊似乎是采取了極為驚人的措施,當得知了真相後,無疑讓得在場的眾人更加為之震撼!石原河海采取了最簡單,也是最暴力的方式,那便是將大軍部署成為了一張以陰陽潭為中心的大網,層層逼近,步步為營,誓要將所有人一網打儘!

薩耶族長聽完蒙山彙報的情況,不由自主地撫了撫額頭滲出的汗珠,好一會兒後方纔有些結結巴巴道:“他們這是......這是要將我們......將我們萬源族一網打儘,滅我全族啊!”

盧彥茹也不由感慨道:“這樣的部署看似很傻,但無疑是極為有效的,畢竟,有著十萬大軍作為後盾,他有這麼做的本錢!”

屈心赤淡淡道:“你預計,他們何時能到這裡?”

蒙山想了想,隨即道:“以我的腳程,若是走山道差不多一個時辰左右,若是從山林中走,路程雖然短一些,但山林之中行路艱難,得一個半時辰,這還是因為我熟悉山林的情況,若是他們走的話,我預計最少得兩個時辰,而且山林中還有著我們從前設置的諸多陷阱......閣主,我斷定,他們想要抵達陰陽潭,便是在急行軍的情況下,也少不得需要兩個時辰!”

經蒙山的提醒,薩耶族長也附和道:“是啊,閣主,山林中的眾多陷阱,多少也能遲緩他們進軍的速度!”

點了點頭,屈心赤道:“時間緊迫,薩耶族長,您是萬源族族長,族人那邊,就由您老多費心安排,避免出現什麼亂子!”

“老夫義不容辭!”薩耶族長說完,隨即連忙離去,屈心赤看著蒙山和王大力道:“方纔蒙山分析的很有道理,真正的戰爭,需要結合敵我雙方種種情報加以分析,方纔能夠得出準確的判斷,從而做出對應的準備和部署,這便是所謂的知己知彼!”二人認同地點了點頭,屈心赤隨即話鋒一轉道:“但是,你們要記住,一些小的手段你們必須結合現實戰況方纔能夠衡量是否有用,或者說徒勞,因為,在絕對的力量麵前,往往很多手段都可能毫無用處!”

蒙山、王大力二人聞言十分不解,一旁的徐曼適時地解釋道:“義王的意思是,你們從前設置的那些陷阱,對於此前東櫻國的圍剿,讓你們利用地利的優勢阻擋住了東櫻**隊的入侵,但這一次,麵對十萬大軍的鐵壁合圍,那些陷阱的作用可以忽略不計了!這可是義王難得的臨陣授課,你們可要牢牢記住!”

二人點了點頭,但神色之中,依然有著一些未解之意,盧彥茹見此說道:“你們倆也不要懊惱了,今日之後,你們就會深深懂得義王話中之意了!”

屈心赤抬首仰望黑幕漸漸降臨的天空,隨即道:“我預計,他們將在三個時辰之後,既是午夜之時,合圍至此!”

蒙山下意識地問道:“為什麼?”然而話一出口,蒙山便低下了頭,因為他覺得他這句話是在懷疑屈心赤話的真實性,是對他的大不敬。

屈心赤毫不在意地解釋道:“你方纔說,以你的腳程,至少是兩個時辰,東櫻國的十萬大軍或許戰力不俗,但是論個人素質,他們是遠遠及不上你的,所以,兩個時辰,是他們的極限,但這種極限,幾乎是不可能的,畢竟大山之中的環境,他們是萬萬及不上你的,而且,最為重要的,是午夜時分的意義!”

“午夜時分的意義?”王大力不由得撓頭,一臉的不解。

“用兵之道,心戰為上,兵戰為下!今夜乃是除夕之夜,午夜時分,辭舊迎新之際,正是新的一年、新的希望的開始,他們是想在這個讓人充滿希望的時刻,帶給我們以絕望和毀滅,剿滅我們的同時,也是告誡所有敢於反抗他們的古台島民眾!”

屈心赤這番分析是蒙山、王大力二人完全不曾觸及的盲點,但他們二人聞之卻是心悅誠服,隨即十分恭敬地拱手道:“多謝義王指點,我二人受教了!”

已然被濃濃黑夜籠罩的水麵之上,突然隱約出現一點火光,王大力不由得好奇自語道:“那是......”片刻之後,待小舟靠岸,隻見滄龍舉著火把大步流星而來,行至屈心赤麵前,滄龍道:“義王,我還是留下來和你一起並肩作戰吧!”

屈心赤冇有接話,而是問道:“第一波的老弱婦孺安排好了吧?”

“嗯,心語閣的兄弟們領著他們正從密道有序轉移,夏小姐、木姑娘、千葉姑娘她們也都在幫忙!”

點了點頭,屈心赤這才一臉嚴肅地回道:“滄龍,你是帶兵之人,當知道何為軍令,而且,你這次古台島之行的主要任務,乃是一路護佑四皇子殿下的安危!這裡,並非是你的戰場!”

“可是......”

“不必多言,一會兒你便隨大家一起回去!”看著滄龍一臉的不甘,屈心赤的語氣也緩和了幾分:“不久之後,萬源族的族人悉數轉移過去,必須有人能夠統籌全域性,否則但凡有所差池,我們所有的努力就都前功儘棄了!”

徐曼也勸慰道:“是啊,滄龍將軍!你跟隨義王這麼久了,還不相信義王嗎?況且,這裡還有我們大家在呢!”

滄龍知道,屈心赤向來決定是事情便無法更改,無奈的拱了拱手,隨即便打算向著人群行去,屈心赤突然道:“滄龍!”滄龍以為屈心赤是要改變主意讓自己留下了,不自禁的一臉欣喜,屈心赤卻是搖了搖頭道:“有件事情,我一直忘了告訴你!”

滄龍聞言,不由得疑惑道:“義王,何事?”

屈心赤注視著滄龍一番後隨即道:“我在東櫻國,曾遇到一個女孩子,雖是初遇,但我莫名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一個女孩子?”

“嗯!也是後來在這裡見到你,我方纔明白,那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便是你曾拿與我看的一副你妹妹的畫像!”

“什麼?”滄龍聞言,不由倍感震驚:“義王,難道說,那個女孩子,是我失散多年的妹妹?”

屈心赤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確定,隻是有這種感覺!”

滄龍激動道:“那......那她現在在哪裡?”

“東櫻國,荊都城,司氏一族,她,現在是司汐奈的家臣!”

滄龍不由得仰天長嘯,激動怒吼道:“娘啊,我總算有妹妹的訊息了......”

好一會兒之後,待滄龍激動的心情漸漸平複,屈心赤拍著他的肩膀道:“放心吧,我相信,你們會有見麵之時的!”

“嗯......”

看著有條不紊,舉著火把緊密搜尋前行的大軍,戰馬之上的石原河海不由得有些自豪道:“萬源族?大楚義王?今夜午夜時分,讓我好好感受感受,你們在我精心佈置的‘天網行動’之下的恐懼和絕望吧!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