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嗙!”

大殿內一聲爆響。

而此時的虞南修,臉色一片蒼白。

他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貌若癲狂的宇弓瑤,隻覺得麵前的女修極為陌生。

這真的是他認識的宇弓瑤麼?

當著他的麵,當著這麼多虞家成員的麵……居然滿懷殺意地對他的妹妹動手!?

宇弓瑤把他視為何物,把虞家視為何物!?

除了震驚以外,更多的是悲傷。

虞南修內心很清楚,宇弓瑤做出這樣的事情……意味著日後,他們連朋友都做不成了。

“夠了!”

高座上,虞長青猛地拍桌,站起身來。

為了維持兩家之間的關係,他之前一直在隱忍,剋製著心中的不悅。

但現在,宇弓瑤竟敢當麵對小鯉魚出手!

這麼做,已然越過了底線!

這是無法饒恕的行為!

哪怕明知道這件事背後可能有操縱者,也無法容忍!

“宇弓家主,你若不想事情擴大……那就立即將宇弓瑤帶走!”虞長青看向宇弓禦,沉聲道。

宇弓禦看著情緒失控的宇弓瑤,心沉入穀底。

他知道,今日之事……已難收場!

……

祖家,一處大堂內。

祖七傷站在大堂中間,麵前是一道光幕。

光幕中的畫麵,正是被困在一座密閉牢籠之內的方羽的實時情況。

大堂之上,站著一道身影。

一襲藍衣,頭戴高冠,胸前掛著一顆拳頭大小的菱形法石。

法石本身並未綻放光芒,但卻讓他身軀各處都映照出淡淡的星輝。

這名藍衣修士,便是祖家的第二代仙王,祖長運!

“就是他乾的?”祖長運開口問道,語氣平靜。

“祖原,祖良,祖真之死……有嫌疑的本就隻有寒道羽及其隨從。”祖七傷麵無表情地答道,“因此,隻能是他所為。”

“你說他冇有做任何反抗?”祖長運又問道。

“是的,把他帶回來的過程非常順利,而他與我交談之時,也並未表露出一點的恐懼。”祖七傷答道,“這讓我感到疑惑,他是不畏死,還是有所依仗?”

“依仗……”祖長運微微眯眼。

祖家崛起得太快,在北荒樹敵不少。

因此,對於眼前這個寒道羽,他們首先懷疑的就是敵對勢力的報複。

而通過虛戒和虛傲提供的線索來看,與寒道羽有關的勢力……就是北荒七大仙王勢力之一的虞家。

可是,虞家派出方羽殺死祖家的三位嫡係成員……這麼做有何意義?

除了直接挑起戰爭以外,並不存在彆的意義。

隻是單純的挑釁麼?

這麼挑釁,是為了什麼?

最近這些年,祖家與虞家關係算不上好,但也冇產生過什麼直接的矛盾。

按理說,虞家不會有這麼做的動機。

“需要對寒道羽進行審問麼?”祖七傷問道。

祖長運沉默片刻,點頭道:“既然都帶回來了,那就嘗試一下,若問不出結果……就按照原來的程式審判,處決。”

“我們要與虞家那邊溝通麼?”祖七傷又問道。

“不需要,若這寒道羽真是虞家所派……那我們更要按照規矩對其進行公開處決,看看虞家會有什麼反應。”祖長運冷聲道。

《萬古神帝》

“那我先退下了。”祖七傷答道。

祖長運點了點頭。

祖七傷離開後,那道光幕卻仍然存在。

“寒道羽……”

祖長運眉頭緊鎖,正要思索。

“嗖!”

但就在這時,又有一道身影出現在大殿之上。

來者一身黑金長袍,頭上同樣戴著高冠,麵容與祖長運極為相似。

這是祖長運的兄長,也是當今祖家的家主,祖凡!

此刻祖凡神色似乎略顯急躁,快步走到殿前。

看到殿中的光幕,他愣了一下,但並未過問,而是開口道:“長運,天兒與逸兒又起爭執了。”

祖長運的思緒還在方羽身上,聽到這話,冇有太大的反應。

畢竟,祖天與祖逸之間關係不佳早已是祖家內部公開的事實,冇什麼好說的。

“他們這次鬨得很大,祖逸在祖天的閣樓內動手了。”祖凡眉頭緊鎖,沉聲道。

聽到這話,祖長運才抬起眼,看向祖凡,蹙眉問道:“動手了?因何動手?”

“我也是剛收到訊息,起因是逸兒暴怒,指責天兒竊取了他手裡的神龍骨骼,並且還殺死了他圈養的那些靈寵……總之事情比較複雜,我便直接來找你了。”祖凡答道。

“竊取神龍骨骼,殺死靈寵?”祖長運眉頭越皺越緊,麵露疑惑之色。

祖天與祖逸之間由於競爭,鬨得關係不佳,這一點他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可那也不至於鬨到這種程度!

神龍骨骼,那是屬於祖家分配給祖逸的修煉資源,不管矛盾有多大,都不該動手竊取!

這是規矩!

祖天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

不應該啊……

“長運,我們得到場才行,否則衝突會愈演愈烈。”祖凡又說道。

在外者看來,祖凡與祖長運說話的姿態會顯得很奇怪。

畢竟祖凡纔是祖家的家主,並且還是祖長運的兄長……可他在與祖長運說話的時候,語氣中卻時刻保持著一定程度的尊重,就像在請求意見一般。

但在祖家內部而言,這確實正常的。

因為,祖長運是仙王,而祖凡不是!

“過去看看。”祖長運沉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