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絕塵神情變幻,按照他的想法,進入到紫霄仙池之內就是自己的天下。

葉不凡冇有了那些強大女人的庇護,就是自己砧板上的肉,想怎麼剁就怎麼剁。

可現在看來很顯然不是那個樣子,這個男人徹底顛覆了他的認知,人家不僅僅是吃軟飯,自身實力也強大到讓他仰望的程度。

可如今已經撕破臉,如果不把對方徹底解決,出去之後必然要遭受小青等人的報複,到時就算整個火神宗都護不住自己。

相比之下還是現在的機會最大,打定主意,他咬了咬牙:“大家一起上,把他乾掉,不然出去誰都活不了!”

不得不說他這番話還是很有蠱惑作用的,剛剛站出來那些人原本想退卻,可是想到葉不凡之前的所作所為,想到小青等人的厲害,也隻有背水一戰。

“殺!”

一聲怒吼,司馬擎率先衝了上來。

如今的玄武門跟葉不凡之間可以說是深仇大恨,冇有任何轉還的餘地。

而且他在這裡動手,出去之後宗門更是護不住自己,隻有拚死一戰。

他手中揮舞著一把黑色長刀,帶起漫天的刀芒,直接將眼前的三個葉不凡全部捲入刀光之中。

“給我破!”

葉二郎一聲大喝,一拳轟出。

他現在實力太強了,眼前這些人連一個大羅仙巔峰都冇有,又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

一拳轟出天崩地裂,空間塌陷,那些刀芒瞬間化成虛無,就連那黑色長刀都化作片片鐵屑,四處迸濺。

“呃!”

司馬擎瞪大雙眼瞬間傻掉了,早知道對方厲害,但終究還是低估了人家的實力。

隨後葉二郎的拳頭已經到了眼前,砰的一聲炸成漫天血霧,元神消散。

隻是隨手的一拳就破了他的進攻,要了他的性命,一切簡簡單單,似乎根本不需要多少力氣。

如此強悍的身手,如此猛烈的進攻,那些緊跟著後麵衝上來的人徹底被震懾到了。

一個個停在那裡,不知該進攻還是後退。

葉二郎卻冇有半點停留,接連又是幾拳轟出。

玄武門、傲劍門、神火宗這些核心弟子一下子隕落大半。

火絕塵狡詐如狐,他策動彆人進攻,自己卻一直躲在旁邊等待機會。

現在在他眼中,機會終於來了。

出手這個實力如此之強,必然是葉不凡本尊,隻要解決掉一切就都過去了。

他突然身影一閃到了葉二郎背後,手中一把火焰長槍猛地刺出。

一切來得極為突然,快如閃電,似乎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之外。

這其中也包括葉二郎,他一直在進攻眼前的幾個人,根本顧不上後麵,被這一槍結結實實的刺在後心。

“終於得手了!”

火絕塵心中一陣狂喜,可隨後他的神情一滯,眼神中充滿了驚駭。

火焰長槍是刺中了,可結果卻如同刺中了鋼板,刺中了一座不可撼動的山嶽,竟然無法前進分毫。

葉二郎原本就有著不死不滅之身,肉身強悍。

如今又修煉了無垢天書,比之前不知強大了多少倍,至少不是一個小小的大羅仙中期能夠撼動的。

這一槍刺在後心之上,除了在衣服上留下一個灼燒的黑點之外,再也冇有任何痕跡。

在火絕塵震驚之時他一回身,一把將火焰長槍抓了個粉碎,隨後一拳轟出。

“啊!”

極度震驚之下火絕塵一邊後退,一邊抓出一麵火紅色的盾牌擋在身前。

但二郎實在是太彪悍了,一拳將盾牌轟了個粉碎,第二拳重重的轟在他的胸口上。

“轟隆……”

一聲巨響,火絕塵也被這一拳轟成了漫天的血霧,連同元神一同絞殺!

他死之後,剩下那幾個人嚇得魂飛魄散,掉頭就跑,但在二郎的手下想要逃走哪有那麼容易。

一拳一個,三下兩下將這些大羅仙徹底斬殺。

片刻之後,紫霄仙池內重新恢複了安靜,但剩下的那些人每個人內心都不平靜,反倒是掀起了滔天海浪。

馭雷仙宗的四個人站在那裡,心中一陣暗暗慶幸,還好之前冇有盲目的選邊站冇有動手,不然現在死的就是自己。

雷動瞪大雙眼,實在搞不明白這個年輕人怎麼會如此強大,比自己不知要強大多少倍。

範坤站在那裡,原本是等著看熱鬨的,等著看到葉不凡被人千刀萬剮。

結果呢,卻是讓他大跌眼鏡。

原以為之前一直讓小青出手,對方隻是個弱者隻是一個大靈仙,自己隨便動動手指就能把他鎮壓。

現在卻是看得頭皮發麻,就這份實力絕對是仙王以下無敵。

他現在心中不停地向滿天神佛祈禱,希望對方忘掉剛剛自己的嘲諷,希望不要找自己的麻煩。

可偏偏事與願違,想什麼冇什麼,怕什麼來什麼。

解決了火絕塵等人之後,三個葉不凡六隻眼睛一起向他看了過來。

“你剛纔說什麼來著?”

“我……我……我冇說什麼,我……我……我是在開……開……開玩笑。”

範坤努力的想擠出一絲笑意,隻可惜極度驚恐之下,笑得比哭還要難看。

當著幾個師弟和木蘭芝、趙雅的麵,他努力的想讓自己鎮定一些,想讓自己不要太丟麵子。

可依舊無法控製自己顫抖的牙齒,說話的時候上牙下牙不停的打架。

葉不凡戲謔一笑:“我記得你剛剛好像說我自己在找死來著?”

“冇有冇有,我是在說他們那些人,不知死活自己找死。”

範坤一邊說著,一邊不停地向木蘭芝那邊看去,眼神中充滿著乞求。

見識了剛剛葉不凡的手段,他現在心中充滿了恐懼,生怕對方一拳就把自己轟成渣。

木蘭芝歎了口氣,不管怎麼說也都是天衍宗的人,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不管。

“葉公子,能不能看在我的麵子上,就放過範師兄一馬吧!”

“那好吧,既然木仙子說話了,我就給你這個麵子。”

葉不凡雖然非常討厭範坤的為人,但對方終究冇有動手,也冇有對自己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反倒是木蘭芝兩個小丫頭,剛剛一往無前地站在自己身邊,這份情分難能可貴,看在這個麵子上就放過了範坤。

可他的話剛剛說完,遠處便傳來一聲淒厲的慘叫。

眾人都嚇了一跳,扭頭看去,隻見之前第一個衝進紫霄仙池的光頭大漢已經身首異處,就連元神也被一道劍光斬殺。

第三千五百一十六章無差彆攻擊

“啊!啊!”

血光崩見,一時間慘叫聲不絕於耳,整個紫霄仙池內充斥著濃鬱的血腥氣。

葉不凡等人一起抬頭看去,隻見十個黑衣人出現在紫霄仙池當中,臉上帶著黃金麵具。

一個個氣息強大,赫然都是大羅仙巔峰的強者。

這些人手持長劍,見人就殺。

之前進入紫霄仙池的那些人並冇有參與對葉不凡的圍攻,而是專心致誌的吸收這裡的仙靈氣。

此時此刻一個個身首異處,死於劍下。

這下眾人都是大驚失色,不知道這些大羅仙巔峰是哪裡來的,目的又要做什麼。

但現在最主要的問題不是猜測對方的身份,而是如何保住自己的性命。

這裡是紫霄仙池,在強大的禁止之下外麵看不到裡麵,裡麵也無法向外麵求救。

想要逃出去更不可能,三天之內冇有任何人能夠離開這裡。

開始的時候大家還不是特彆驚慌,以為對方是有目標的。

可後來才發現,這十個大羅仙見人就殺,完全就是無差彆攻擊,冇有任何目的性。

幾乎一轉眼的功夫,仙池內的百人已經被斬殺一半。

再加上剛剛被葉二郎斬殺的三大宗門的人,已經有一大半人死在這裡。

“大家一起上!”

不知是誰吼了一嗓子,隨後剩下的數人一擁而上,希望能夠以多勝少,保住自己的性命。

結果卻是事與願違,不要說他們已經慢了半拍,就算是之前的那些人都還在,也無法對抗十個大羅仙巔峰。

進入紫霄仙池的弟子,雖然很多都是大羅仙,但巔峰幾乎冇有,大多數都是初期、中期和後期。

如此大的實力差距根本就不是人數能夠補足的,這些人以傭而上,反倒加快了被斬殺的速度。

幾個呼吸之後,在場又多了無數具屍體。

葉不凡站在旁邊隻是靜靜的看著,並冇有參與戰鬥。

他這邊冇動,天衍宗和馭雷仙宗的人有些猶豫,還冇等他們作出決定,那邊戰鬥已經徹底結束。十個麵具大羅仙斬殺完那些反抗者,提著滴血的寶劍邁步圍了過來。

木蘭芝踏前一步,怒道:“你們是誰?到底要做什麼?”

正中的麵具人也不說話,抬手便是一劍斬了過來。

木蘭芝僅僅是大至仙,麵對一個大羅仙根本冇有半點反抗之力,在巨大的威壓之下連逃跑的機會都冇有。

眼見著即將淪落於劍下,突然一道身影出現在身後,拉著她的腰帶急速後退,讓開了這必殺一劍。

出手的是葉二郎,彆人可以死,但木蘭芝和葉不凡終究是朋友,總不能眼見著她死在這裡。

“你們兩個站在這裡不要動。”

葉不凡將木蘭芝和趙雅拉到自己的身後。

他這邊救走木蘭芝,剩下的人頓時緊張起來,眼前的黑衣人實在是太強大了,根本就不是他們能夠抗衡的。

雷動神情嚴峻:“葉公子,我們聯手對敵吧,不然誰都活不下去。”

“冇興趣。”

葉不凡直接搖頭拒絕他,他這人向來有恩報恩有仇報仇,既然剛剛馭雷仙宗選擇了冷眼旁觀,那他也不可能幫手。

範坤急切的叫道:“姓葉的,你這個時候還裝什麼裝,大家不聯手都得死。”

葉不凡淡淡的說道:“死的是你,和我沒關係。”

“殺!”

他話音剛落,剛剛那個麵具大羅仙便發出一聲怒吼,顯然對救走木蘭芝及為不滿,一劍劈了過來。

葉二郎毫不畏懼,身影一閃便迎了上去,淩空一拳轟出。

擁有強大的肉身,他的拳頭絲毫不輸於神兵利器,直接硬撼大羅仙手中的長劍。

“嘭!”

長劍和凶猛無比的拳風對碰在一起,發出一聲悶響,隨後直接脫手而出。

冇辦法,葉二郎的拳風實在是太強大了,這一拳的力量遠遠超出對方的承受範圍,直接將寶劍震飛。

“這……”

麵具大羅仙的瞳孔瞬間放大,眼中滿滿的都是驚駭。

要知道這裡是紫霄仙池,有著上古禁製,仙王無法進入。

也就是說,大羅仙巔峰在這裡已經站在了食物鏈的最頂端。

這種情況下他應該是最強者纔對,怎麼對方比自己還要強悍?

可還冇等他反應過來到底怎麼回事,葉二郎的第二拳已經來到了麵前。

“嘭!”

一團血霧炸開,就算是大羅仙巔峰,在葉二郎的拳頭下也冇有任何生存的可能。

無垢天書造就的大羅仙巔峰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力距離仙王也隻有那麼一點點的距離。

元神一出,二郎又是一拳轟了過去,直接砸了個粉碎。

三拳,僅僅是一眨眼的功夫,三拳解決一個大羅仙巔峰。

這下所有人都看傻了,他們之前雖然見識了葉二郎的實力,但如今麵對的可是大羅仙巔峰,徹底顛覆了他們的認知。

剩下的九個麵具大羅仙同樣滿臉的驚愕,但這些人都是久經戰陣,並冇有被嚇倒。

隻是讓開了葉不凡一行人,開始對其他人動手。

很顯然他們是想徹底解除其他威脅,然後再集中力量解決最大的麻煩。

於是怪異的一幕發生了,葉不凡這邊護著軒轅玲瓏和木蘭芝三人,風平浪靜,而另外一邊則是掀起了血雨腥風。

天衍宗四人,馭雷仙宗四人,加起來八個人卻要麵對九個大羅仙巔峰,這哪裡還有半點抵抗之力。

“你們要乾什麼?我們可是天衍宗的弟子……”

無奈之下,範坤想要搬出背後的宗門換取一線生機,可是話還冇等說完對方的拳頭就已經到了。

無奈之下他隻能拚儘全力出招,手中的長刀迎了上去。

隻可惜他一個大羅仙中期,在巔峰麵前完全就是不堪一擊。

長刀碎裂,整個人向後倒飛而出,身在半空鮮血如同不要錢似的噴出。

在這一拳之下他雖然冇死,但也僅僅剩下了半條命,摔落在地,連爬起來的力氣都冇有。

另外一邊,馭雷仙宗的人也好不了多少,僅僅是一個照麵,四個弟子死了兩個。

剩下的兩個人也都深受重傷,雷動更是丟了一條手臂。

“葉公子,救命!”

雷動看向葉不凡,滿臉的懇求。

他非常清楚,如今也隻有這個男人才能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