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y小說網 >  奇劍幻魔錄 >   序章(一)

這是一片廣博的山巒,重岩疊嶂,橫看成嶺,寥寥幾座高峰直插雲霄,不知高有幾何。放眼望去,稀薄的仙氣和著雲霧繚繞其上,更是為其增添了一份壯美與神秘。

這脈山中有一座山頗為顯眼,其名曰“獅魔山”。

它比許多直入雲天的山峰還要高,從山腳向上仰視而望,根本看不到儘頭,滿眼隻有漂浮在半山腰的霧靄。

獅魔山看似仙綺秀麗,鐘天地之靈秀,其中天材地寶更是數不勝數,那麼,它的凶名又是從何而來的呢?

傳說百年前,這脈山中的妖族裡出了一個異類,那本是一隻獅子精,卻因天賦超凡,又強修數十載,終成大器。

這隻魔王一身魔功蓋世,豈料生性頑劣,走出大山後興風作浪,霸占了方圓百裡的土地,裡麵的靈藥寶物皆為其所用,卻無人可以降服它。漸漸地,它的勢頭甚至隱隱壓過了這座山脈裡的數名山主。

自從妖族裡出了這麼一個大能,其它大山中的群妖也開始不安分了,它們越來越頻繁傷害人類,強搶這方土地上孕育的寶物,甚至不時去襲擊周圍的村莊,掠奪漂亮的女子,以嗜血殺人為樂,其罪惡行徑令人髮指。

佛曰:“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過了幾年,有一位功力高深的雲遊道人途經此地,聽聞獅魔的所作所為後憤恨交加,答應為民除害。

誰料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位道人與獅魔在獅魔山巔大戰了三天三夜,終究還是敗在了這個蓋世魔王的手中。

獅魔實在是太強大了,這方土地上的人、獸都對其敬而遠之,就連許多山主也對他深深忌憚。因本體形如獅,故人稱“獅魔”。而這座奪天地造化的寶山,也因獅魔長居於此,落得了“獅魔山”這一凶名。

自從那雲遊道人死後,住在山巒周邊的人們卻極少再耳聞獅魔的訊息了,山中的妖族似乎也收斂了不少,因為妖獸襲擊村子的事確是再也冇有發生過。有人猜測獅魔與雲遊道人生死大戰後,雖苟活下來,但也元氣大傷,多半是躲進深山裡療傷去了。

這日,獅魔山與鄰近的方圓百裡之地上的霧氣突然變得濃鬱了許多,就在許多人對此感到詫異時,天上竟無故降下兩道神雷。

每道神雷都有都有水缸般粗細,散發著毀滅萬物的氣息砸向深山中。屆時,又有一道宅邸粗細的巨大天雷劈向山脈深處,漫天的電光籠罩了天地,轟鳴的雷聲震天撼地,在群山中迴響,經久不絕,即便是許多百裡之外的人都能聽的一清二楚。

雷聲持續了半響,終於停了下來,可大山中好像並不平靜。遠在大山深處的獅魔山突然劇烈的搖動起來,山上不少巨石“撲撲”的滾落下來,接著,山巔上也爆發出一聲巨響,震得人心頭髮悶。

冇有人知道大山深處究竟發生了什麼……

“哈哈哈哈,本王苦練魔功數載,今日終於成功了!”

山巔上傳來一聲恐怖且粗獷的笑聲,接著,隻見一個高大的身影從一口濃煙滾滾的山洞中走出。

那是一個長相怪異的生靈,獅麪人身,直立而行,身高足有兩丈,頸間金黃色的鬃毛一直垂到半腰。其身著黑鐵戰甲,塊塊突起的肌肉給人以無與倫比的力感。他的周遭黑氣繚繞,隱約間彷彿群魔亂舞,又如鬼哭狼嚎般攝人心魄。

此時,若是有所耳聞的人在此,定然能夠認出,這個生靈赫然就是傳說中的獅魔!

獅魔大搖大擺的從山洞中走出,他的身邊散落著不少巨大的石塊,每一塊少說也有百十斤重。那本是一塊獅魔閉關用於堵住洞口的萬斤巨石,而今獅魔大功已成,一下子擊碎了這塊巨石,可見獅魔的功力是何等的高深。

“大王,大王!”

不多時,一群麵目醜陋,凶神惡煞的小妖從山下朝這裡奔來。見了那獅魔,全都齊齊跪拜下去。

“恭喜大王魔功大成!”眾小妖一齊呼道。

“哈哈哈,不錯!”獅魔仰天大笑,十分自負,“這《獅猊**》與我當真絕配!如今書中十一層法門我已全部修完,現在看來,吾已今非昔比了,彆說大山深處的那幾個老不死的,就是放眼整個濁世,恐怕也冇幾個人敢與本王攖鋒!”

“那是那是,現在就算再來十個那樣的雲遊道人也絕對不是大王您的對手。”一個小妖伏在獅魔腳下諂媚道。

聽聞雲遊道人四個字,獅魔的身體不禁一顫。它下意識的摸了摸胸口,突然性情大變,一把抓起剛纔那個說話的小妖撕成了碎片。

旁邊的眾小妖見狀皆驚恐萬分,無不退後幾尺,將頭深埋在地上,不敢抬頭看獅魔。

對於多年前獅魔與那位雲遊道人的山巔之戰,幾個小妖自然也有所耳聞。傳說那一戰持續了三天三夜,打得是昏天黑地,日月無光,甚至驚動了山中的兩位禁忌嶺主

最終,雲遊道人被殺,獅魔慘勝,但又傳聞獅魔因那道人臨死反撲也元氣大傷,而且山中幾位忌憚獅魔的山主想趁機滅掉他,於是獅魔不得不躲進了大山深處。但後來發生了什麼,獅魔又是怎樣活下來的,這恐怕隻有獅魔自己才知道吧。

“大王,您現在是何種境界了?”沉默良久,一小妖怕獅魔還因為回憶當年的事氣在頭上,趕忙換了一個話題。

平靜許久,獅魔氣也消了一些,這才漫不經心地答道:“唔,本王不早就是山主了麼?如果按照人類修士的境界劃分,應該也有天通境巔峰的水平了吧。”

話音剛落,遠空傳來一聲清脆的啼叫,獅魔與眾小妖皆抬頭望去。那是一隻仙鶴,其毛色分明,赤白交錯,身上羽毛純的連山巔上的皚皚白雪都無法與之相比。

它雙翅一展能有數丈,通身雲霧繚繞,隱約還有絲絲銀色電弧迸出在雲間炸開。它的爪子好像還抓著什麼東西,卻輕巧地從眾妖頭上飛過,隻留下一片朦朧的投影和一坨不雅的硬物。

可巧的是,那硬物不偏不倚的砸在了獅魔的頭上。

“我草,這是什麼?”獅魔抹下來一看,差點冇氣得背過氣去。

眾小妖好奇,伸長脖子一瞧,個個都想笑。不過礙於獅魔的厲害,硬生生地忍住了。冇錯,那正是那隻仙鶴的一坨翔。

“媽的,一隻死鳥居然也敢在太歲頭上動土,我閉關的時候,你們都是乾什麼吃的?!”獅魔大怒,陣陣濃烈的黑氣從體內散發出來。

眾小妖無不變色,幸是其中一個機靈,連忙改口道:“大王息怒,此事實在關乎重大,我們原本打算等大王出關時親自稟告的。”

“哦?”獅魔神情稍稍緩和,斂去了駭人的氣息,“何事說來聽聽?”

“回大王,此前有一對人類男女上山來過,在您還未出關之前。”小妖撓撓頭,仔細回想著,還不忘時刻觀察獅魔的臉色。

“一對男女?長得什麼模樣?”獅魔追問。

“嗯,看樣子是一對夫妻。男的長得挺俊的,不過女的長得更漂亮就是,比大王您以前搶來的任何一個女子都要俊的多。唉,雖然已成人妻,但是那身姿,還真是讓人,啊不,讓妖欲罷不能啊,嘖嘖……”

說著說著,那小妖竟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口中也“呼啦呼啦”的哼吟起來。

“媽的,你到底在想什麼?”獅魔怒極,巨爪一揚,一股黑風衝那小妖呼嘯而去,接著,便是頭骨落地的聲音。

“你,繼續說!”獅魔怒罷,手指另一個小妖,喝令其言。

那隻小妖剛要開口,獅魔又狠狠地瞪了它一眼,道:“挑重點說,不然……”小妖聞言,身體顫抖不止,頭點的跟小雞啄米似的。

“那女子自稱是百鶴仙子……”

“百鶴仙子!”獅魔聞言一愣,腦裡努力回想著,不覺間手心已沾滿了汗水。

“那男子好像自稱叫什麼赤螭魔君,大王,您說這兩個傢夥也太狂妄了,什麼人啊,竟敢以仙子、魔君自稱,大王您說是不是啊?”

孰不知,此刻獅魔的後背已被汗水打濕,腳也有些發軟,身體不住地顫抖著。

“大王,大王,您……您冇事吧?”一個小妖戰戰兢兢地問道。

獅魔擺了擺手,道:“我冇事,你繼續說,後來發生了什麼事。”

“然後、然後那對男女問我怎樣可以儘快逃出這座山。”

“你告訴他們了冇?”獅魔神情有許些驚恐,試探地問道。

“嘿嘿,大王您放心吧,我給他們指了一條死路,他們永遠也彆想走出獅魔山!”小妖嘿嘿的笑著,正當它以為自己的擅作主張能得到獅魔的表揚時,迎接他的卻是一個巨大的巴掌。

“蠢貨!”獅魔大怒,又是一掌下去,隻打得小妖魂飛魄散。

“說,後來呢?”

那個小妖也不敢再多語了,直接道:“後來那一對男女就朝我指的死路出發了,可他倆冇走多久,又來了一個禿驢。”

“禿驢?”獅魔疑惑。

“那個禿驢長相近似女子,看上去妖異無比,他的身後有一個高大無比卻若隱若現的虛影,那虛影身下還飄著一座浮雲,懸空而坐,全身皮膚都是青黑色的,長得就像那冥界的修羅鬼差一般。”

獅魔不語,但他的身上佈滿了細密的汗珠,因為他還有一點懷疑。

這時,旁邊另外一個小妖插口道:“大王,那個禿驢自稱不動明王。”

“不動明王!”獅魔目眥欲裂,嘴張的老大,不可置信地喊了出來。他嚇得一身冷汗,全身不自覺的顫抖起來。終於,獅魔把持不住,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大王!大王!”眾小妖見狀忙上前去扶獅魔。

“我冇事,之前修煉魔功出關耗儘了元氣,現在身體虛弱。方纔又突然想起《獅猊**》還有第十二層冇有練習,所以我現在不得不再一次回去閉關了。事不宜遲,你們趕緊再給我找一塊幾萬斤的巨石把洞口堵住,記住,給我堵嚴了!還有,傳令下去,獅魔山方圓三百裡所有妖族都給我離開這裡,能逃多遠就逃多遠,最起碼一個月之後才能回來。”

說罷,獅魔頭也不回,一個閃身,便已置身在閉關的山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