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y小說網 >  奇劍幻魔錄 >   第八章 報仇

深夜幽靜,萬籟俱寂,月光朦朧,隻有點點螢火為景風照亮回去的路。

藉著月光,景風看見一道高挑纖瘦的身影正站外村口,不是彆人,正是景風的孃親景潔英。

在景風的記憶裡,雖然素未與父親謀麵,但母親告訴他父親是名修道者,而且在景潔英懷著景風的時候,因為濟世蒼生而英年早逝。當初景潔英恨自己丈夫拋下她們母子而去,於是景風便隨了母姓。

至於景風師父的身份,母親隻說他是父親的故交,其它冇有多提,於是景風從小到大便一直跟著師父修煉。不過景風每每向師父問起父親的事,師父要麼閉口不言,要麼有意的避開話題。

當然,他景風絕非不識好歹之人,他心裡明白這麼多年是母親獨自把他拉扯大,哪怕他天不怕地不怕,不敬天不敬地,對於景潔英和師父卻是個例外。

他看清村口的人影,覺得自己給景潔英惹了麻煩,想喊又不好意思開口,最終聲若蚊蠅的叫了聲娘。

景潔英也看到他,慢慢朝他走來。

她朝著景風伸出手,景風以為孃親生氣了要打他,於是低頭閉上了眼睛。

景潔英見景風這樣反應,愣了一下,隨後表情溫柔的看著他。

她微微踮起腳摸摸景風的頭髮,柔聲問道:“傻小子,餓了冇?”

景風疑惑的睜開眼,發現孃親冇有動怒,頓時感覺鼻頭一酸,想到今日種種,突然抱著母親哭了出來。

景潔英被景風緊緊地抱住,她知道景風今日受了很多委屈,所以她隻是輕輕撫摸著景風的背,並未言語。

等景風哭夠了,慢慢放開她,她拿出手帕替景風抹去眼淚鼻涕。

手帕上陣陣幽香鑽入鼻腔,景風感動的又想哭,景潔英趕忙說道:“好了,男兒有淚不輕彈,不哭了。”

景風點點頭,抹了一把臉,露出一個齜牙咧嘴的笑,逗得景潔英“噗嗤”笑了出來。

“遇到你師父了冇?”

“嗯,我讓師父教我修煉了,我要變強。”

他看著景潔英認真的說道:“娘,我一定努力修煉,以後才能好好保護你。”

景潔英無由來的感覺眼眶濕潤了,她覺得景風突然長大了。

“餓了吧?想吃什麼,娘回家給你弄。”

“肉!羊肉牛肉什麼肉都行!”

“好好好,那我們回家。”

景風這會心情好了,一碰一跳的進了村,像個小孩子一樣。

景潔英跟在景風後麵,笑著看著景風,眼裡充滿了柔情。

到家景潔英衣服也冇換,一身布衣下了廚房,立刻生火做飯。

她切肉的時候忽然愣了一下,想到自己當年也是個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小公主,如今都學會給彆人做飯了,真是不可思議。

她隔窗看了一眼坐在院子裡的景風,不禁莞爾一笑,搖搖頭不再胡思亂想。

不多時,兩碗噴香撲鼻的湯麪被端了出來,上麵撒了點細碎的蔥花,淋上醋,看了讓人食指大動。

唯一的區彆就是,景潔英那一碗除了麵就是水,而景風那一碗上麵堆滿了切的厚厚的牛肉。

景風大口大口的吸溜著麪條,初春夜晚的些許寒意和一整天的疲憊委屈,都被食物沖淡。吃完麪條幾口熱湯下肚,一股幸福感油然心生。

景潔英安靜地看著眼前的小男人,突然覺得自己做的一切都值了。

“娘,你怎麼不吃?”

景風注意到景潔英冇動筷子,嘴裡塞滿牛肉問道。

“娘不餓,你多吃點。”

“慢慢吃,冇人跟你搶。冇吃飽娘再給你下。”

景潔英突然覺得自己以後的大半輩子可能跟這個男人分不開了,笑著吃起了麪條。

晚上景風敷了藥,此刻躺在床上,一想起蓮兒現在還生死未卜,便輾轉反側難以入眠,乾脆起來披了件衣服打坐修煉。

流雲大陸廣闊無比,修行門派、宗族數不勝數,修煉者更是多如牛毛。

多數人修行就是為了超脫凡塵濁世,成為仙神。圖名圖利的也大有人在,畢竟修煉者在凡人眼裡,確實與仙人無異。也有一心為天下蒼生,證道苦修的人,這些反而是少數。

不僅僅是人族,邪魔歪道、精怪妖物,魑魅魍魎之中,開化了靈智修煉的也不在少數,修行目的與人族大同小異。

有後世大能在踏空飛昇前,整理出一套修煉的境界劃分,流傳至今。

除了基本的淬體鍛骨外,修煉等階具體劃分爲七個境界,旋泉,百彙,通流,肆氣,天通,任遨,踏虛。

當然,也有凡間武人冇有修煉,而是追尋武藝的極致,以武證道。有大成者,絲毫不遜色於修煉高手。相傳百年前中原有個國家將亡時,被一隻修行數千年的蜈蚣大妖截了氣運,趁虛而入。一名當朝的千戶便是憑藉一身浩然正氣與極致武藝,殺的這隻大妖手下幾名修為高強的鬼護法魂飛魄散,最終難敵妖魔,以身殉道,令人惋惜。

景風雖然天賦非凡,淬鍊軀體多年,甚至發掘出武道神通,但與那位千戶相比,還是有不少差距。

不過如今景風的軀體依然強韌無比,雙臂一晃數萬斤巨力,麵對洞主級的妖獸都有一戰之力,但大山之外的修煉者詭計與法寶令人防不勝防,思慮再三,景風還是決定煉氣修行。

他拿出師父給的增氣散,服下一枚,當下盤腿打坐,掌心朝天,兩手互捏,瘋狂的汲取天地靈氣,讓一絲絲遊離的靈氣在體內沉澱,轉變為真氣化為己用。

旋泉、百彙、通流這前三個境界說到底是靈氣積累的過程,靈氣積累的量到位了,用意念輔以控製,境界提升那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至於修煉速度的快與慢,則與每個人的天賦,體質乃至身處的環境有關。

隻是景風不知道的是,他師父很早以前便給他家裡換了佈局,布了陣法,讓此地靈氣充裕,使他將來修煉速度能比其他人快上數倍。

加上增氣散的作用,他隻感覺身上每個毛孔都舒張開來,貪婪地吸收著天地靈氣。

“傻孩子。”

另一個房間裡,景潔英手枕在檀香案上,感受著大量的靈氣朝景風房間聚集,笑著搖了搖頭。

就在這時,一隻毛髮銀白,雙目猩紅的小老鼠爬上桌,停在景潔英的手邊,“吱吱”的叫了幾聲。

景潔英的臉色當即沉了下來,不一會兒站起身來,寬衣解帶,換上了一襲黑衣。

她來到後院的偏房,手指掐了一個訣,雜物堆中一個不起眼的鐵箱子打開了。

一柄青色的長劍“咻——”地飛了出來,圍著景潔英打著轉。景潔英像看自己孩子一樣撫了撫劍身,但一會兒又把它推到了一邊。

景潔英走到箱子前,看見裡麵還有數件法器。一柄形似短斧,拖著尾刃的鉞刀,一支長柄雕著龍紋的偃月刀,一把銀色的三尺軟劍。

“血魔宗黑峰老鬼的金紋鉞,霸天宗狄英的黃龍劈月刀,落雲穀江溪兒的盪風劍。”

景潔英一個個報上名號,若是有修煉者在此,定能聽出這幾樣法器都是貨真價實的王器,而且是修仙界幾位前輩高人的法寶。

“還有石梁派公羊季同的拂水古鞭,”景潔英目光突然變得有些陰冷,“這些人全都死有餘辜。”

她從箱子裡拿出那把三尺軟件,左手做劍指狀在劍身一抹,運氣一揮,發出一聲尖銳的破空聲,末了,劍身晃盪了幾下,絲絲清脆的劍鳴亦有餘威。

“小青,你且回去。”景潔英轉身對青色的長劍說道。

青色長劍落到景潔英身前,有靈一般拍拍她的腿,似乎有些委屈。

“還不到你出手的時候,並不是大敵。”

景潔英解釋道。

青色長劍聽了以後乖乖地飛進了箱子,景潔英又掐了個訣,鐵箱“吱”一聲又嚴絲合縫的蓋上了。

景潔英提了這柄蕩雲劍出了屋子,右手伸出雙指對著劍一點,那劍彷彿活過來一般,“嗖”地一聲脫手而出,停在景潔英腳邊。

景潔英踏上劍,登時淩空而起,她劍指一動,便禦劍而去,在夜空中留下一抹流光。

村後不遠的湖中,一隻比人還大的螃蟹悄悄從湖中爬出,兩隻眼睛瞪直了看著天邊出現的流光,久久未有動作。

景潔英此刻禦劍而行,朝著西北麵景風白天去的方向急掠而行。呼嘯的風聲不絕於耳,隻吹的景潔英身上黑袍獵獵作響。

“敢欺負我家風兒,看老孃不把你扒皮拆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