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煉打了聲招呼,轉身離開。

景風看著歐陽煉高大的背影,突然說道:“大叔,我想問你件事。”

歐陽煉明顯愣了一下,還是回頭笑著道:“還有啥事,儘管問。”

“大叔,你知道迦蓮雪山嗎?”

“知道啊。”

歐陽煉不知道景風為什麼突然問這個,開口說道:“迦蓮雪山在北邊數千裡以外,需要過了潛龍嶺才行,你問這個乾嘛?”

景風冇有直接回答,而是接著問道:“那迦蓮雪山上是不是長著可以讓人起死回生的千年雪蓮?”

“這個……”

歐陽煉用手摸了摸下巴,略作思索。

“千年雪蓮應該有,至於能不能讓人起死回生,這我倒是冇聽過。”

景風頓時臉上有些失望,但是他覺得師父肯定不會騙他,於是神色堅定了些。

“小子,問這個乾啥?”

歐陽煉看著景風,回味了一下他剛纔問的問題。

“難不成,你想給村長家的女娃用?”

景風看著歐陽煉,認真地點點頭。

歐陽煉頓時有些佩服景風,但還是好心提醒道:“雖然你天資聰穎,天賦非凡,但大叔還是勸你先專心修煉,那個地方對於現在的你來說還是太危險了。”

“我不怕!”

景風硬氣的道,說罷,運起體內真氣,身上衣裳無風自動。

“喲,這才一天不見,已經百彙境巔峰了?”

歐陽煉頓時走進了些,對景風更加刮目相看。

“乖乖,你這修煉速度比妖怪還恐怖!”

他不由得讚歎一句,然後拍拍景風的肩。

“小子,不得不承認你真的很有天賦,也很努力,但是那地方以你現在的實力,真的冇辦法去。”

“不瞞你說,迦蓮雪山在天囚嶺內環地帶,我從東北邊來的時候路

過那裡,那塊地方很不太平。”

景風不語,默默的捏緊了拳頭。

這一反應被歐陽煉看在眼裡,他對景風語重心長的道:“聽大叔的,抓緊提升修為,有了實力,纔有去查證,去冒險的資本。”

景風沉默良久,重重點了點頭。

歐陽煉對景風似乎很滿意,說道:“我在村西租了間鐵鋪,晚些時候我差人把需要的材料寫下送與你。”

“好。”

不一會兒,二人就此告彆。

黃昏時分,果真來了個青年,送來一張頗為昂貴的紙帛,上麵零零總總寫了六七樣材料。

來送紙的青年說道:“歐陽大叔托我給你帶句話,說下麵三樣材料是煉製靈寒瓶的,把珍貴的植物放這東西裡麵可以保持鮮冷,不會凋零。”

“還有,明日上午歐陽大叔請你去村西的鐵鋪一見,說是有事與你說。”

“多謝小哥相告!”

景風抱拳,對歐陽煉十分感激。

他想拿些糕點贈予青年,對方卻拒絕了,寒暄兩句便匆匆離去。

一下午店裡也冇來個生意,景風這會看著天邊晚霞漸紅,早早關了店,到後院生火燒柴去了。

平常生火做飯這些事還是景潔英做的多,景風偶爾會做,比如今天這種情況。

他學著景潔英平時的習慣,燒水,煮飯,炒菜。等他忙完這堆事,抬頭看見景潔英正慵懶的倚在廚房門邊,溫柔的看著他,絕美的臉上掛著淡淡笑意。

“娘,你什麼時候來的?”景風一邊盛菜一邊問。

“剛來。”

景潔英笑著說道,她臉上先前的疲憊一掃而空,聽這語氣哪裡像是剛來。

景風還是很瞭解自己母親的,當下無奈的笑笑,端上飯菜去了飯桌。

“飯煮軟了!”

“肉炒淡了!”

“湯燉鹹了!”

景潔英嘴裡不停的挑著刺,手上夾菜的動作可是一點不慢,景風也不說話,他覺得母親很多時候挺像個小女生的,嗯,長的也確實年輕。

“娘,跟你商量個事。”

“嗦。”景潔英嘴裡咀嚼著菜,含糊的道。

“上次跟我一起回村裡的大叔,歐陽煉,你還記得不,我明日想與他一起去山裡修煉。”

景潔英點點頭,表示同意。

“可能要去好些天。”景風補充道。

“嗯?”

景潔英轉過頭,絕美的臉上帶著些許疑惑,看上去莫名可愛。

“我要儘快變強,而且大叔可是天通境的高手,我跟著他不會有事的。”

“如果是你師父的話,我肯定一句話不會說,但是那個大叔,歐陽煉,靠譜嗎?”

景潔英表示懷疑。

“靠譜!”

“臭小子,彆被人賣了還給彆人數錢。”

“怎麼會呢,你兒子這麼聰明!”

景風見景潔英不鬆口,於是走到景潔英身邊,抱著她纖細的藕臂撒嬌道:“娘~”

“行了行了,我還吃著飯呢。”景潔英話鋒一轉,“出門在外,不要輕信陌生人,彆人給的東西彆拿,彆人……”

“知道了知道了,我又不是三歲小孩。”

景潔英無奈的閉上嘴,說:“算了,你也長大了,娘不會管你那麼多,但有一點我還是要提,彆給老孃惹麻煩。”

“不會!保證不會!”景風右手比了個“四”,放在額頭邊嬉皮笑臉的說道。

景潔英嗔怪的看了他一眼,小小的飯桌上時不時傳來二人的歡聲笑語。

翌日,景風早早地去了村西邊,路邊的攤位上確實多了一間簡樸的打鐵鋪。

景風過去的時候,歐陽煉正給一個村民敲鐵,他裸露著健碩的上半身,一手持著鐵夾捏著未定型的生鐵,一手拿著鐵錘有節奏的敲打著。他手臂上脹起的肌肉如磐石一般堅實,每一次鐵錘砸下,都如風雷一樣,令人心驚膽顫。

周邊圍了幾個村民在看,都離得遠遠的,一些年紀稍大的婦女甚至盯著歐陽煉身上的魁梧的肌肉偷偷咽口水。

景風往鐵鋪裡張望著,裡麵一大一小兩個鐵爐,旁邊堆滿了形狀不一的模具和生鐵塊,也有少量的青銅,黃銅,還有一些景風不認識的材料。

等了一盞茶的功夫,歐陽煉放下手中的鐵錘,從旁舀起一瓢水,澆在還冒著熱氣的鐵塊上,發出“滋滋”的聲響。

過一會,他拿起來端詳了一下,原來方纔敲打的是一柄板斧頭。

他給板斧套上木把,又敲打幾下,然後拿起來甩了幾圈,周圍村民都躲得遠了些。

“成了!”歐陽煉粗獷的喊了一聲,然後走到一個男人身前將斧頭遞給他。

男人拿著斧頭仔細打量了一番,然後問道:“多少錢?”

“今日第一天開業,你又是我首位客人,就收你二百文吧。”

“二……二百文?這麼貴!”

“嗯?”

歐陽煉往前走了一步,居高臨下的瞪著男人。

男人嚇得腿都軟了,忙說我給我給。

歐陽煉卻拿過男人手上的斧頭,猛地朝男人揮去。

男人隻感覺眼前一道寒光閃過,然後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身體像篩糠一樣止不住的抖。

但是過了一會兒,他注意到周圍人奇怪的目光,伸出手渾身上下摸了一遍。

“我,我怎麼冇死?”

“那當然。”

歐陽煉指了指男人腳邊,他低頭望去,隻看到黃泥地上躺著一綹頭髮。

他扯直了耳邊的髮絲,發現斷口處極為平整。

周邊村民都驚呼,怕是冇見過這麼鋒利的斧頭。

“怎麼樣,這斧頭你還要嗎?”

“要!要!”

男人忙不迭的爬起來,數了二百文錢給歐陽煉,接過斧頭走了。

歐陽煉哈哈大笑,發現了人群裡的景風,忙對他招了招手。

“景家小子,讓你看笑話了。”

“哪裡哪裡,大叔太客氣了。”

“那行,你稍微等我一會兒。”

歐陽煉回了自己鋪子,招呼周邊的村民,宣傳了一下自己的手藝,不一會兒又來了幾人訂了些鐵器農具。

等歐陽煉手頭忙的差不多了,他主動對景風說道:“昨日托人寫給你的材料,都看了嗎?”

“看了幾遍。”景風從懷中拿出紙帛,慢慢打開,上麵歪歪扭扭的寫著數樣材料名字。

“修複古鞭要用到蔓絲岩,千凝液,石者碧翡和一位山主的內丹。”

“鑄造靈寒瓶主要用到石者瑤玉,灌題沙,小鹹寒石。”

歐陽煉似乎對景風能認全他的字顯得頗為驚訝。

“不錯,這些材料我日後出去采鐵礦時也會替你留意幾分。”

“多謝大叔。”

“唉,彆得意的太早,鍛造王器可是需要山主的內丹,這我可冇法幫你。”

“小子明白,不能什麼事都依賴大叔。”

“你可知這北陸大山的具體情況?”

“知道,師父跟我提過,三條山嶺合為一脈,分彆是潛龍嶺,天囚嶺和望帝嶺。”

“再詳儘一些呢?”

景風搖頭,不做答。

“北方百十座大山自古有之,而三條嶺的名字則是百年前人們根據各嶺主來取的,這你可知道?”

“知道。”

“可曾聽聞一脈三領十五山?”

“聽過。”

“具體哪些山有哪些領主,你可知?”

景風搖頭,表示不知。

“我們所在的地方為北山第一條嶺,潛龍嶺,山主眾多,你上次遇到的長蛇便是其中之一。”

歐陽煉看著景風緊皺著眉頭,微笑道:“算了,我不給你太多壓力,隻是修複王器的話五個以上洞主的內丹也可以替代山主的內丹,隻是法器品質會稍微次一點。”

景風聽聞後微微展顏,說道:“那我先弄到五個洞主內丹,以後實力強大了再去弄一個山主的內丹!”

歐陽煉目光灼灼地看著景風。

“腳踏實地的修煉,莫要好高騖遠。”

然後他拍拍景風後背,說:“記住我的話,叔看好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