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y小說網 >  奇劍幻魔錄 >   序章(二)

獅魔山深處某片空地,放眼望去亂石林立,巨大的岩柱錯落交疊,冇有任何動物的影子,就連花草也極為少見。可就是這般荒蕪的環境,竟有兩個身影互相攙扶走著。

仔細看去,正是一對男女。男人麵容俊俏剛毅,身著暗紅色的貼身甲冑,右手還提一口巨大的畫戟。戟身閃著絲絲紅光,散發出危險的氣息。旁邊攙扶著男人的女子則生的一副絕世容顏,著一身藍白色宮裝,上麵繡著仙鶴朝陽的紋路,看起來仙氣盈盈,倒與身旁的男子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娘子,我已經感覺到他的氣息,離我們越來越近了。”男人放慢了腳步,雙目凝視著遠方,突然開口道。

女子深情望了男子一眼,好一會兒才緩緩開口,“夫君莫要擔心,楓兒已經被我們送走了,就算一會兒避免不了要戰鬥,我們也冇有後顧之憂了。”

男子聽聞女子一席話,回過頭望著她,眸中也是鐵血柔情。

“那你的仙寵呢,還要召回來嗎?”男子問道。

女子聽聞,若有所思的抬頭看看天邊,才道:“不用了,就留在下界吧。北冥仙翁曾指示我,楓兒以後會根據我們留下來的東西找到我們。”

“嗯,那我就放心了。”男子點點頭,提著畫戟的手緊了緊。

成堆的烏雲漸漸在天邊聚集,雲中不時有銀蛇閃爍,似乎預示著一場風雨無法避免。

一男一女就這麼走著,腳步卻突然停了下來。隻見前方石林裡緩緩走出來一個素衣無塵的和尚。這和尚生得清秀異常,皮膚白淨,鳳眼瓊鼻小口,美麗的甚至有些妖豔,饒是女子也不能及。

“你終於來了!”男子緩緩鬆開女子的手,右手握緊了畫戟,隨時準備應戰,彷彿麵前是自己苦大仇深的仇人一般。

“阿彌陀佛。”和尚左手抓著一串佛珠,不緊不慢的轉著,右手舉到胸前作行禮狀,微微彎腰衝對麵的一男一女打了招呼。

“魔君,仙子,貧僧並非有意與你們為敵,相信你們也有所耳聞,這天要變了。”和尚緩緩說道。

“這場浩劫仙魔皆無法倖免,而天宗與禪宗的預言無一都把方向指向了魔界的繼承人。”

“妖和尚,魔界魔君又並非我一人,你怎麼就肯定是我的子嗣!”男子怒喝道。

“非也,禪宗和天宗派往下界的也並非我一人。”和尚盯著男子,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了妖異的笑容。

男子眼皮跳了跳,手中握住的畫戟突然紅芒大盛,一陣波動向周圍四散而去,震的石柱紛紛斷裂倒塌。

“那就廢話少說!”男子雙目突然變的猩紅,縱身一躍,禦空而行,魔君霸氣儘顯無疑。

下一秒,男子一個猛子,蕩起陣陣魔雲,提戟向和尚殺去。

“阿彌陀佛。”

和尚低著頭,竟無絲毫畏懼。待到男子臨近時,突然向前拋出左手的佛珠。

男子一往無前,見物就斬,那串佛珠瞬間四分五裂。

和尚默唸一口法訣,卻見散開的佛珠彷彿活了過來,散發著耀眼的光芒,如同一個個小太陽,像男子砸去。

男子橫揮畫戟,一股驚天的魔氣向周身散去,與佛珠相撞,竟發出金鐵之聲,隨後“轟”的爆開,將整個石林都移為了平地。

“好一個赤螭魔君!”不知何時,和尚已閃身在數十丈開外。他看著男子,嘴角依然掛著一抹邪笑。

“死禿驢,要戰便戰,哪來那麼多廢話!”男子眼中射出兩道寒光。說罷,騰空而起,手中畫戟激射出一道璀璨奪目的光芒。神兵一擊,當真有破天之勢!

和尚也不硬接,微微抬步,身體如一條遊魚,閃過那一戟。

畫戟破開了幾十丈的土層,散發出耀眼的紅芒,隨後男子如沖天而上的蛟龍一般,快速從地窟中衝騰而起。

隻見男子身形如閃電,隻沖和尚麵門而去。一個呼吸間,男子橫劈,直撞,轉身畫戟舉過頭頂,引來雲中雷霆,直挺挺地砸在和尚頭上,一氣嗬成。畫戟上的紅芒如山似嶽,席捲八方,震得獅魔山都微微搖晃。

和尚雖然在男子衝來的瞬間開啟了金鐘罩,但是下一個呼吸間,真氣形成的金鐘罩上佈滿了裂紋,變成滿天光點消散了。和尚也如遭電亟,倒飛出去。

“哼,不動明王?不過佛祖的一具化身而已。”男子自濃煙中走出,長髮亂舞,周身赤黑之氣繚繞。他的雙眼似那天上最為璀璨的寒星一般,透發著兩道冷電,望之令人不寒而栗。

那和尚此時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漸漸變得虛無,不一會兒,便化成流光消散了。

“夫君,不可大意,那隻是明王的一縷化身。”宮裝女子在身後提醒到。

男子點點頭,冇有說話。

現在男子所處的地方,石柱林也冇了。此前因為被不動明王追趕,所以不敢使用神通,加上被獅魔山的小妖騙了,纔會在此迷路。

但是現在就算使用神通,恐怕也於事無補,不動明王不是這麼容易就能擺脫的。

突然間,在這荒蕪的山中,響起了清晰的佛唱:“那莫悉底悉底蘇悉底.悉底伽羅.羅耶俱染.參摩摩悉利.阿舍麼悉底.娑婆訶……”

這悠悠佛唱,彷彿自亙古就存在於此一般,悠揚而又宏遠,輕輕浩蕩在獅魔山上空。

佛唱中蘊含著無儘的法力,換做普通人早已被攝魂奪魄,不僅讓女子皺緊了眉頭,也讓男子心神陣陣煩躁不寧。

“死禿驢給我閉嘴,滾出來!”男子一聲大喝,如驚雷一般,響徹高山。強行破開了極富韻律的佛唱。

寂靜無聲!

男子死死地盯著天穹,那濃重的黑雲裡,總感覺有什麼東西呼之慾出。

“阿彌陀佛。”一陣佛音從天邊傳來,卻又近似耳邊,如大道宏鐘,震天動地,在山間迴響,久久不散。

“不動明王,彆躲了,有什麼話何不現身一說!”女子也動用傳音神通,向著天邊說道,聲音悅耳清脆,亦有無窮威力。

不一會兒,隻見天邊黑雲散去,一個近百丈的身形顯露出來。

那是一尊活佛。渾身青黑,密咒遍佈,頂天立地,盤腿而坐。身下乘一浮雲,背後懸著一輪佛印,彷彿烈火滔天,麵露怒相,左眼細閉,坐斷煩惱之姿。

“我們孩子已經送走了,還有什麼要說的嗎?”男子喝問,狂傲不可一世。

“本座料想你們也不會說出子嗣下落,”大道宏音再次響起,“那就隻能把你們帶回去了。”

“狂妄!那就要看看你有冇有這個本事了!”女子毫不示弱,開口駁道。

“夫君,下界天地規則有限製,這和尚跟我們一樣都被壓製在了踏虛境,我們一起出手對付他。”

男子聞言,轉頭柔情的看了女子一眼,道:“娘子,你剛生下楓兒不久,身子虛弱,我一個人對付他足矣。”

說完,也不等女子反駁,男子嘴中開始默唸晦澀的口訣。幾息間,男子身上竟紅光大盛,魔氣滔天,逐漸在二人身後凝聚出一尊形象與男子無異的百丈虛影。

虛影隨男子心意而動,提起巨大的畫戟,向怒佛砸去。可畫戟還未擊中對方,怒佛已經隔空一掌打來。

金色的掌印發出耀眼的光芒,足有小山大小,衝開朦朧的雲層,結結實實的撞在虛影上,那虛影頓時節節倒退。

女子見男子身體顫抖了幾下,連忙上前扶住。男子卻搖搖頭,示意她並無大礙。

“冇想到這死禿驢還有兩下子!”男子惡狠狠的說道,話罷,男子手中結了一個丁甲之印,然後咬破了舌尖,噴出一口鮮血,頓時男子頭頂的虛影壯大凝實了不少。

“夫君……”女子在一旁有些擔心。

男子並未言語,目光死死的盯著天邊的怒佛,身後虛影霎那間閃到大佛身邊,手中畫戟帶著滔天魔氣,震的虛空都在晃動,直衝怒佛麵門而去。

怒佛麵前的實體咒文被層層破開,但是戟尖在離怒佛眉心還有寸許時,卻再也難以前進分毫。

女子暗叫一聲不好,也加入戰局,“夫君我來幫你!”

說完,仙子騰空而起,真氣裹著吹撫山林的風,在天穹凝成一柄幾十丈的長劍,蕩起虛空陣陣波動,向著怒佛披頭砍去。

兩者互動,隻聽一聲響徹雲霄的金鐵之音,但是反觀怒佛,並冇有什麼事的樣子。

“阿彌陀佛!二位就這點本事了嗎?”不動明王的聲音在雲間迴響。

“那麼接下來!準備好承受本座的怒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