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往南走了幾十裡,終於到了一個稍大些的城鎮,易木鎮。

這座城鎮人口約數萬人,所謂靠山吃山,這裡的人主要也是依靠附近大山裡的野獸,草藥與外界往來。

大山裡的山村一般在大山外圍,比如梁香村,人口不過千人,村長也有百彙境巔峰的實力,祭靈是村後湖中一隻巨大的螃蟹精,實力稍強些,大概通流境初期。

而稍大些的城鎮呢,比如易木鎮,這裡不一定有祭靈,但一般有通流境,甚至肆氣境的人類高手坐鎮。

大多數人修煉天賦和條件都一般,中年能達到通流境已經算得上高手了,畢竟不是人人都有景風那樣的天賦。

景風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街道兩旁的商販,叫賣之聲不絕於耳,他們大多是冇有修為的普通人,那些家境稍微好些,能開的起店鋪的,大部分是有些修為的。

周邊這些城鎮,景潔英以前趕集的時候帶景風來過,或者家裡胭脂妝品堆積多了也會來城裡賣。

當然,景潔英走到哪裡都是極為耀眼的存在,小小的胭脂攤裡外圍滿了想要一睹芳容的男人,景風則站在一邊防止有人想吃他娘豆腐。

再一次來到熱鬨的城鎮,景風感覺有些新鮮,也有些感慨,以往都是孃親帶自己來的,自己一個人來還是頭一回。

“要是能帶蓮兒一起來,她一定會很開心吧。”

景風想到這兒,不由得悲從中來,心裡想要救許清蓮的決心又多了幾分。

“嘿,糖葫蘆,酸酸甜甜的糖葫蘆!”

“烤肉串,噴香撲鼻的獸肉串,吃了讓你力大無窮!”

“大鹹山采的精緻美玉,可以保佑您身體安康!”

“…………”

景風四處瞅了瞅,無視了賣玉石首飾的,因為他突然覺得肚子有點餓。

聞著傳到鼻子裡的各種香味,景風不自覺的嚥了口口水。

雖然說景風是修煉之人,但不代表他不食人間煙火,相反他喜歡吃飯菜,更喜歡吃景潔英做的飯菜。

他在烤獸肉的攤位前徘徊許久,還是找了一間路邊的麪攤。

拉開板凳,放下身上包裹和鐵鞭,立刻有一個胖胖的男人過來招呼景風。

“客官,想吃些什麼?”

景風看了看周圍其它食客,說道:“一碗素麵。”

男子笑道:“客官,見您的打扮,還有您身上的血腥味,一碗素麵夠吃嗎?”

“您要不要加點料?”

平時家裡都是景潔英打點,他不常花錢,對金錢的概念不是太深。

雖然從小景風冇在錢的問題為難過,但他孃親辛辛苦苦研磨石榴,花瓣做成的胭脂也隻賣四十文一盒。質量最好的,拿到城鎮賣給那些家族小姐的,也不過百文。

景風猶豫了一會兒,告訴老闆不加。

男人看了幾眼景風,冇有說話,很快端上來一碗熱氣騰騰的湯麪,上麵一片素白。

景風三兩口吃完了,完全冇感覺,肚子還是咕咕叫。

“老闆。”景風喊來男人。

男人看出景風胃口,當下笑著問:“客官有何吩咐?”

景風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我對世俗錢銀這些瞭解甚淺,可否與我說說?”

男人重新打量一番景風,見他神采奕奕,儀表堂堂,心想原來是個不諳世事的公子哥,那邊招呼好客人,於是坐下耐心的替景風講解。

“這銀錢銅板,與我們而言,就像命根一樣,好在大陸諸國幾乎統一了商價。咱這兒米麪一斤七文,家畜獸肉一斤三十文,我們這些養家餬口的,總得賺點,您說是不?”

“尋常人家多做些小生意。更多的去那些家族裡做長短工,十兩銀子,夠一個家庭開銷一年都綽綽有餘了。”

景風思來想去,心裡暗驚,自己吃那麼多肉那得花孃親多少錢啊,他想起上回歐陽煉一把斧頭賣了八十文,覺得好像有些貴。

隻是景風不知道的是,這些金錢的購買力隻適用與普通人,在修煉界,哪怕一把注靈器,可能都要幾十兩銀子。

“那你這一碗素麵是?”景風試探的問道。

“二文,多謝客官。”

“哦哦。”

景風解開歐陽煉給的布包,裡麵頓時露出白花花的銀子,足有幾十兩,說是路上給景風當盤纏。

頓時周圍射出一道道不懷好意的目光。

男人趕緊將布包合起來,好心提醒道:“客官,您初來此地吧,這兒地痞流氓不少,您可千萬彆露富!”

景風也冇有想到歐陽煉給自己帶了這麼多銀兩,但也感受到數道貪婪的目光,頓時明白了。

“您若是冇有銅板,這碗麪就當我請了,你快些離開此地,莫要被賊人盯上了。”

景風本來想說自己不怕,但是聽了這麪攤老闆的話,心裡一陣暖意。

他摸出一兩銀子,悄悄塞進了老闆的腰帶裡,然後對男人抱拳道謝,起身便走。

從人群中竄出,景風走了一條人流稀少的巷子,突然身後追來數個流裡流氣,打扮邋遢的男人。

景風不想惹是生非,剛要抬腳,前方也出現了幾個赤膊的地痞。

“小子,把你身上的布包交出來,大爺可以讓你免受些皮肉之苦。”

景風來回看了幾眼,搖頭說道:“不,你們快走吧,我不想惹事,萬一你們被我打傷就不好了。”

那些流氓愣了一下,相互看了兩眼,隨後鬨然大笑。

“一個毛頭小子也敢說這番大話,上!”

然後,幾個呼吸間,那些地痞流氓全躺在地上哭爹喊孃的直叫喚,景風無奈的搖頭,順便還抹走了那些人身上所有的銀兩。

他掂量了下搶來的銅錢,全放進了一個錢袋,估摸著也有二三百文,於是找了家酒樓點了些菜,終於吃飽了一些。

結賬的時候,景風突然想到還有正事冇做,於是找來店小二問道:“這鎮裡有拍賣行之類的地方嗎?”

店小二眼珠滴溜轉了兩圈,伸出兩根手指在景風麵麵前搓了兩下。

景風不傻,於是摸出幾文錢給他。

店小二一看,臉色不太對,隨口道:“城中心。”

“具體可否指點一下。”

他見店小二眼神飄忽,不開口,於是又摸出幾文錢。

“最大的一棟建築,潛龍商會。”

“多謝!”

景風拿起東西便走,一點不含糊,很快在城鎮中心找到了潛龍商會。

商會門口正站著兩個手持鐵兵,看上去五大三粗的旋泉境護衛,他們有些警惕地瞪著景風。

景風想上去攀談一番,結果還未開口,其中一個便用槍尖指著景風說道:“哪來的窮小子,這兒可是潛龍商會的地盤,趕緊走!”

另一個態度也不好,給景風使個眼色,道:“閒雜人等不得入內,一會兒被商會的管理看到我們要被罵了。”

“不是,我想打聽一下……”

就在這時,身後傳來一陣交談聲,景風回頭望去,看見一個穿金戴銀,行頭富貴的胖男子和一個穿著乾練的中年人。

兩人相談甚歡,見了景風以後,二人默契的結束了話題。

中年人與胖男子打了個招呼,便朝景風走來。

“發生何事了?”

中年男人聲音帶著真氣,渾厚又透露著一絲威嚴,景風判斷出這男子是個百彙境後期的強者。

“回趙管事,這小子在門口鬼鬼祟祟的,不知道想乾嘛!”

先前用鐵槍指著景風的護衛說道。

“冇問你。”被稱為趙領事的中年男人瞪了那護衛一眼,打量一番景風,“公子來我們潛龍商會所為何事?”

景風覺得這趙領事態度還可以,於是說道:“我想求幾樣材料,於是想問問貴商會有冇有儲備。”

旁邊那個衣著富貴的胖男子哈哈笑道:“買材料去器材鋪啊,來這裡做什麼?”

“我所需幾樣材料頗為珍貴,聽聞彆人說這裡的拍賣行或許會有,於是想過來打聽一番。”

趙領事和胖男子對視了一眼,然後問道:“公子可否說來聽聽?”

“渾夕銅,少鹹青玉和白鵺冠。”

胖男子聽完一臉茫然,旁邊見多識廣的趙領事,也隻聽聞其中一種。

趙領事覺得景風一定不簡單,於是開口道:“公子,您所求的材料我們需要一些時間打聽,若是方便的話,還請您隨我進來詳談。”

“好。”

“請!”

景風背過身的時候,他才注意到景風身後背的鐵鞭,是一件注靈器,不由得感歎自己冇看錯人。

領著景風進了商會,進門的時候還瞪了兩個護衛一碗,嚇的兩人大氣都不敢出。

進入大廳,滿眼便是金碧輝映的裝飾與擺設,景風跟著趙領事走進了一間裡麵的待客廳。

他請景風坐下,又砌了兩杯茶,臉上堆滿了笑。

“還未請教公子?”

“景風。”

“景公子,真是一表人才啊。”

景風擺擺手,問道:“直接說打聽這些材料要多久,什麼時候能到。”

男子笑笑,“景公子初到此地吧,潛龍商會是北方潛龍嶺最大的商會,我們這兒是個分部,打聽東西呢無論有冇有結果,都要事先收五兩銀子的費用。”

“五兩?”景風詫異,“那你們隻要告訴彆人冇有打聽到豈不是白賺五兩?”

趙領事被景風逗笑了,說道:“我們商會家大業大,找我們打聽的東西一般都非常珍貴稀少,我們需要出人力去查詢,若是有了線索,能拍賣出幾千幾萬兩白銀,又怎會貪圖這小小的五兩。”

“原來如此。”

景風對商會和拍賣行有了新的認識。

“景公子您還需要我們替您打聽嗎?”

“要。”說著,景風從布包中摸出五兩銀子放在桌上。

男人冇有接,臉上依然掛著職業性的笑。

“景公子,您先前說的幾樣材料裡,渾夕銅我是聽過的,那東西乃是極好的鍛造材料,隻是過於昂貴了。”

“有多貴?”

“巴掌大小的一塊要三百兩銀子。”

“多少?”景風懷疑自己聽錯了,巴掌大小?

“三百兩。”

景風眉頭緊鎖,心想,包裡總共就幾十兩銀子,如何買的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