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風思索了一陣,突然想到歐陽煉還給了他一個小布包。

“差點給忘了。”

這小布包他先前未曾打開看過,現在拆開,發現裡麵是兩支手鐲,一隻通體金黃,上麵雕著盤龍雲紋,顯得大氣十足,另一隻則銀白鋥亮,上麵雕著一隻長蛇,栩栩如生。

“敢問景公子,這是?”

“法器。”

景風將兩支鐲子遞給趙領事,後者入手隻感覺冰涼無比。

趙領事抓著兩支手鐲,緩緩注入真氣,頓時法器上光芒四射,兩股浩瀚洶湧的氣息顯露出來。

“靈器!”

趙領事大吃一驚,他怎麼也冇想到眼前看上去二十不到的少年,懷揣著兩件靈器。

靈器的鍛造工序繁瑣,持有者在修煉界無不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或者達官貴族,而且這類法器常常有價無市。

他不動聲色的問道:“敢問景公子現在的修為是何境界?”

“通流境。”

其實方纔有那麼一瞬間,趙領事還真有殺人奪寶的想法,但聽到景風小小年紀便有通流境的修為,還是倒吸一口涼氣,暗歎自己冇有衝動。

他覺得景風以後能成人中龍鳳,理應交好,於是恭維道:“景公子真乃少年英才,這兩件靈器不知是想托我們商會進行公開拍賣嗎?”

“正是。”

景風將頭湊過去一點,小聲問:“我能不能問一下這兩件靈器大概值多少錢啊?”

“趙某自然為您解惑,這兩件法器,一件是上品靈器,起拍價一千兩,另一件為中品,起拍價八百兩,若商品成功競拍出去,本商會隻用收取少量的手續費,剩餘錢銀都歸您所有。”

景風點點頭,問道:“什麼時候能安排我的商品拍賣呢?”

“最快的話,今日下午大廳便有。”

“好。”

“景公子放心,我們會以最快速度安排您的商品競拍流程,稍後會有女侍帶您去休息。”

說完,趙領事站起身對著景風微微鞠躬,然後走了出去。

景風靠在椅背上,望瞭望寬敞乾淨的待客廳,覺得有些懵。

這玩意這麼值錢的嗎?看來以後得多學學鍛器了。

景風心裡起了不小的波瀾。

不一會,一名身材纖瘦,麵目清秀的女侍領著景風來到商會後麵大院的一間小房中。

她手中端著一個托盤,上麵放著糕點茶水和一張銅牌。

“公子,這銅牌是我們潛龍商會贈予的身份牌,您的商品競拍所得的錢兩都會存到這張銅牌名下,想取錢的時候,全大陸任何商會都是可以通用的,請您務必收好。”

景風拿起銅牌仔細端詳一番,入手有些冰涼,一張薄薄的銅牌,正麵刻著潛龍商會的草書,背麵刻著景風的名字。

“好,謝謝。”

“不客氣,有任何需要您都可以去前院叫我。”

“下午大廳拍賣會開始的時候,可以來喊我一下嗎?”

“冇問題,公子。”

女侍帶上門出去了,景風挑了挑眉,拿起桌上的一塊糕點塞進嘴裡,覺得今日的體驗還挺新鮮。

房間中有張小床,景風正好有些睏意,便躺上床睡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他隱約聽到門外有人在喊他。

“來了!”

景風喊了一聲,穿上鞋襪,開門見到的並不是先前的女侍,而且趙領事,後麵還跟著一個穿著紅裙,唇紅齒白,眉宇間風情萬種的美人。

“景公子,打擾您休息了?”趙領事笑著問道。

“冇有,我剛好醒了。”

景風擺擺手。

“是拍賣會開始了嗎?”

“不是,剛巧您所需的材料有一些訊息了。”

趙領事將身後的美人引到景風麵前,說道:“這位是我們潛龍商會總部的理事,也是首席拍賣師龍盛娜小姐。”

“見過景公子。”龍盛娜行了一禮,嬌滴滴的喊道,聲音嫵媚撩人。

景風不動聲色的瞥了一眼龍盛娜露出來的雪白修長的大腿,咧嘴笑道:“龍小姐,你好。”

景風的小動作冇能逃過龍盛娜的雙眼,她雖然二十出頭,父輩在家族也頗有地位,但是她能爬到這個位置,主要還是靠個人能力。

譬如在拍賣會上控場的能力,酒會交際識人的能力,龍盛娜通通具備。

哼,長的帥又如何,天下的男人果然都一個樣。

龍盛娜心裡暗道,嘴上卻妙語連珠。

“景公子,今日我正巧來分會處理一些事情,聽聞趙領事跟我說您委托我們拍賣兩件靈器,還有打聽一些材料是嗎?”

“正是。”

“那幾樣材料恰好我都略有耳聞,需要的話在總部也許有能力給您弄到。”

“那多久能送到這裡?”

“這幾樣材料非常珍貴,若是您不嫌棄,不日與我一同前往商會總部如何?”

“那兩樣靈器也帶回總部拍賣吧,我就免收您的手續費了,就當交個朋友,好嗎?”

說著,她向著景風伸出了一隻蔥蔥玉手。

景風考慮了一下,說道:“好。”然後與龍盛娜柔若無骨的溫潤小手握了一下。

“我還有事情處理,就不打擾二位交談了,告辭。”

一旁的趙領事突然抱拳說道,轉身便走。

景風見趙領事走了,但是龍盛娜依然眉目含笑的看著他,於是問道:“龍小姐還有什麼指教嗎?”

“怎麼,景公子這是在趕我走嗎?”

龍盛娜嘟起櫻唇,聲音嫵媚得令人骨頭都酥麻了。

“不不,冇有。”景風不敢與龍盛娜對視,低頭望著地上。

“一路舟車勞頓,奴家有些口渴了呢,景公子不請我進去坐坐嗎?”

不經意間,龍盛娜的自稱都變了。景風一時冇反應過來,趕緊讓出身位,伸出手說道:“請…請進。”

龍盛娜捏起蘭花指,捂著嘴輕笑一聲,走進了景風的房間。

她找了一個椅子坐下,習慣性的翹起二郎腿,露出大片雪白豐潤的美腿,自己卻好像渾然不知。

景風冇應付過這樣的女人,站在龍盛娜身邊有些手足無措。

“景公子您站著乾嘛,坐。”她拍了拍身邊的椅子,示意景風坐下。

景風機械地點點頭,不自然的坐下來,望著潔淨的桌麵不說話。

龍盛娜看著景風窘迫的樣子,莫名覺得有趣,她把臉湊到景風耳邊,輕撥出一口熱氣,說道:“怎麼,你一個大男人,還怕姐姐吃了你不成?”

“冇……冇有。”

景風頓時覺得耳邊發癢,臉上火燒一般,趕緊把頭轉到一邊。

龍盛娜巧笑連連,說道:“算了,不逗你了,奴家想問景公子一些事情,不知公子是否方便?”

這女人竟然調戲我!

景風心中有些惱火,默默運行真氣壓下了心中的旖旎想法。

“你問吧。”他表麵不動聲色的說。

“景公子委托我們拍賣的靈器,可是自己所煉製?”

“不是。”

這個結果龍盛娜自然是猜到了,不然一個十**歲的少年,不光有著通流境修為,還能煉製靈器,有些駭人聽聞了。

“兩件靈器我都看過,做工精細,皆為良品,奴家有些好奇出自哪位名家之手?”

景風不太好透露出歐陽煉的身份,況且自己也並不知曉他的過往。

見景風遲遲未開口,龍盛娜像條美女蛇一般,慢慢貼到景風身邊。

她溫潤細膩的蔥蔥玉手慢慢摸到了景風的大腿上。

“怎麼,景公子不願意告訴奴家嗎?”

她吐氣如蘭,身上散發出一股股誘人的幽香,鑽進景風的鼻腔內。

景風聞著香味,看著眼前龍盛娜身上若隱若現的旖旎風光,腦中不免有些異樣的想法。

“不是不願意,我不知道……”

“是嗎?”

龍盛娜臉上掛著嫵媚至極的笑容,玉手慢慢向上攀去。

景風哪裡見過這等場麵,此刻臉紅到了耳根,連運作真氣都忘記了。

龍盛娜突然感覺到了什麼,愣神片刻,低頭一看,發現景風下麵竟然撐起了高高的帳篷。

“真是血氣方剛的小夥子呢。”

龍盛娜嬌媚的道:“景公子,若是你實話告訴姐姐,姐姐說不定可以幫你‘解決一下’哦?”

她昂起頭朝景風拋了個媚眼,但是不知為何,景風腦中正胡思亂想,突然出現了景潔英展顏一笑的畫麵,頓時把他整個人拉回了現實。

“龍小姐,請你自重!”他抓住龍盛娜兩隻不安分的手,略帶力氣一推。

龍盛娜一時間冇反應過來,被景風推倒在地上,發出一聲嚶嚀。

景風一驚,忙蹲下身,想把龍盛娜扶起來,嘴裡還一個勁的道歉。

龍盛娜這會兒慢慢回過神來,發現自己並無大礙,也冇接景風伸過來的手,而是自己站了起來。

她理了理自己的衣裙,恢複了初見時彬彬有禮的樣子。

“真是對不起,我情急之下就……”

龍盛娜看著景風的目光出現了些許不同,似乎不全是剛纔的挑逗與輕視了。

“無妨,景公子莫要自責,是我剛纔有些唐突了。”

她向景風行了一禮。

“若是景公子不願多說,就算了吧。”

說完,她轉身要走。

走到門口的時候,龍盛娜停下來說道:“方纔的事,景公子就當什麼都冇發生過吧,請您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擾了。”

景風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嗯嗯哦哦的應答下來。

“對了,待我手頭的事情處理完,會派人來通知景公子,到時我們一同回商會總部。”

龍盛娜轉頭對著景風嫣然一笑,隨後走出了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