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後,潛龍商會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出了城鎮,往南方進發。

隊伍最前麵是馭獸門的四名弟子,他們各自騎著馴化的凶獸,懷中還抱著豔麗的侍女。

跟在後麵的是騎著奔馬的景風和龍盛娜,再後麵依次是一架裝載那蓋著厚布的方形物品的木輪,一輛宋京乘坐的葷車和十來個百彙境的商會護衛。

這次的目的地是位於北開城的潛龍商會總部。對於北開城,景風曾瞭解過一些。

那是位於單狐山與求如山之間的巨大城池,人口有近百萬,傳聞城中甚至有絕世高手坐鎮!

景風和李盛娜刻意與前麵幾名馭獸門的弟子拉開了一些距離,他低聲問道:“我們此去北開城路途要幾日?”

“走官道的話比較安全,但是需要七天,走山道比較快,隻用五天。”

“那你決定走哪條?”

“走山道,這次需要運送的商品比較特殊,時間久了我怕會出現一些變數。”

“那佈下麵裝的就是你們要運送的商品吧,到底是什麼東西?”

龍盛娜神色複雜的看了景風一眼,終究是冇有開口。

“你不願說也罷,那……那些人的身份,你總能給我透個底吧?”

龍盛娜有些忌憚的忘了幾眼前方的幾人,說道:“前麵那幾個,是馭獸門的弟子,東,南,西,北,為首的那個叫孟北,是馭獸門某個長老的親傳弟子,肆氣境初期,為人心狠手辣,做事全然不顧後果。”

“另外幾人呢?”

“一個是通流境後期,兩個通流境中期。”

景風點點頭,“後麵車上坐的那個呢?”

“那人叫宋京,是易木鎮的坐鎮高手,也是肆氣境初期。”

“這幾人都是商會花重金聘請來護送此次運送商品的,但是這幾個傢夥人品都不太好,若不是商會指派的任務,我定然不會參與此事的。”

“你們商會冇有安排高手隨你來嗎?”

龍盛娜苦笑兩聲,冇有說話。

景風略作思索,說道:“看起來像是商會高層特意給你使的拌子。另外,這幾個傢夥看上去都不是什麼好人,你要多留幾個心眼。”

“我明白。”

隊伍前方的孟北迴頭看到景風和龍盛娜湊的很近,似乎在悄聲說些什麼,頓時大怒,拳頭捏的咯吱作響。

“這對狗男女。”

他暗罵一聲,回頭不再說話。

到了前方岔路口,龍盛娜指揮了幾句,隊伍便向著山路繼續前進。

入夜,龍盛娜覺得夜間不太適合趕路,找了一處開闊的空地,讓眾人停下來休息。

那些商會的護衛生好篝火,搭好簡易的布棚,開始打水,做飯。

孟北幾人皆候在一邊,隻有景風默默上前幫助那些護衛劈柴架鍋。

冇過多久,護衛們做好了簡單的晚飯,眾人粗略吃了一些,便打算早早休息。

景風,龍盛娜,孟北等人與宋京都有單獨的帳篷,那些商會護衛則住在一個大的帳篷裡,輪番休息,何人何時值班,放哨,都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宋京和孟北等人都有侍女服侍,他們的帳篷裡時不時傳來**的聲響,惹的景風心亂如麻。

景風睡不著,乾脆起來修煉,他捏了個訣,盤腿打坐,安安靜靜的運氣。

夜漸深,幾人的帳篷裡慢慢冇了聲響,除了來回巡邏的護衛,就連孟北幾人馴養的凶獸,都趴伏下來休憩了。

就在這時,那蓋著厚布裡方形物體中,突然傳來了一聲聲沉悶,怪異的聲音,打破了夜晚的寧靜。

龍盛娜一直閉著眼冇有入睡,聽到這聲音立刻跳起來,臉色有些慌張。

“老子睡的正香呢,吵什麼?”宋京衣衫不整的走出帳篷,不滿的大喊道。

“孟北小兒,讓你的凶獸消停點。”

那邊孟北幾人自然是聽到了宋京的叫罵聲,立即探出頭回罵道:“放你孃的狗屁,姓宋的,你哪隻眼睛看到我的凶獸不消停了?”

馭獸門有特殊的法門,如果自己馴養的凶獸有激烈的反常行為,馭獸者是有所感應的。

這會龍盛娜也跑了出來,她連忙打了個圓場,然後招來商會的護衛交待了些事情。

“怎麼會這個時候甦醒呢?去看看它是不是餓了。”

幾名護衛接了令,即刻準備好生肉清水,像蓋著厚布的地方走去。

景風此刻也出了帳篷,恰好看到護衛掀開了厚布,裡麵方形的物體是一個巨大的特質鐵籠,裡麵裝著一隻長相奇特的凶獸。

那凶獸身有丈長,頭上生著四根犄角,體型像牛,長著人一樣的眼睛和狗一樣的耳朵,嘴裡尖銳的牙齒頗為駭人。

景風感覺有些熟悉,似乎在古書裡看到過。他努力回想了片刻,才發現這乃是一隻名為諸懷的太古遺種幼崽。

難道這就是他們要運送的商品?

景風心中驚起一片波瀾,心裡暗自有了一些猜想。

這時,馭獸門馴養的幾隻凶獸,原本安靜的很,突然像是收到了什麼驚嚇一般,全都嚎叫起來。

“你們這些畜生,給我消停點!”

孟北不知道發生了何事,對著幾隻凶獸罵道。

幾人雙手各捏了一個馭獸法訣,那些凶獸才稍微安靜了一些。

“都彆打擾老子休息!”宋京喝道,身上迸發一陣陣實體的真氣,冇有人敢杵逆他。

這時,那邊正在給諸懷幼崽餵食的護衛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景風一看,那諸懷幼崽不知道怎麼的,咬斷了給他餵食的護衛的一隻手。

咬斷了人手的諸懷幼崽依舊不太安分,似乎對著遠方不停的吼叫著。

此時的龍盛娜臉色蒼白如紙,六神無主,盯著不遠處幽深漆黑的樹林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這時,一隻手拍了拍她的後背,嚇得龍盛娜嬌呼一聲。

她回到看到是景風,這才籲了口氣,嬌氣的罵道:“混蛋!嚇死我了你!”

景風麵不改色的問道:“龍小姐,當你遇到生命危險時,會不會毅然決然的放棄極為重要的任務?”

龍盛娜不懂他在說什麼,神色怪異的望著他。

景風冇有再說話,他的目光被篝火旁的一盆水吸引了,水麵突然泛起一陣漣漪,又很快平靜如初。

他起初還懷疑是不是地震,但隨著水麵泛起漣漪的頻率越來越高,直到最後水麵直接劇烈的振動起來,景風知道,它來了!

轟隆!

隻聽到一聲震天撼地的巨響,霎時間地動山搖,一股磅礴霸道的真氣,帶著無數沙礫土石,向著潛龍商會的營地撲來,沿途數丈之內,任何物體都如土雞瓦狗一般崩解。

“快躲!”景風大聲提醒道,但為時已晚。

好幾個護衛和侍女,還冇反應過來,就被那股真氣狂暴的氣浪捲起,拋飛出去。他們砸在陡峭的山壁上,當場四肢儘斷,腦漿迸裂,死的不能再死了。

龍盛娜還冇明白髮生了什麼,被嚇的花容失色,下意識的抓住了景風的胳膊。

倒是另一邊的孟北宋京二人很快反應過來,以為是敵襲或是歹人劫寶,當下週身真氣湧動,摸出法器向剛纔那道真氣來的地方衝去。

但很快,兩人又退回原處,臉上皆帶著驚愕的表情。

唯有景風神色還算平靜,他拉著六神無主的龍盛娜,一步步向後方退去。

眾人此時隻覺得腳下的土地震顫不停,一道巨大的黑影出現在營地前方。

藉著火光,眾人看清了它的樣子,身長足有五丈,四隻粗壯的犄角,犬目豚耳,看起來壓迫感十足。

果然!是一隻老諸懷!

景風心中猜的冇錯,潛龍商會不知道用什麼法子竊來了一隻太古遺種的幼崽,結果被老獸尋上門複仇了!

這隻太古遺種嘶吼兩聲,音如雁鳴,隨後竟口吐人言。

“該死的人類,竟敢掠走我的幼崽,我要你們死無葬身之地!”

“保護龍小姐!”

剩餘的護衛都顫顫巍巍的拿起武器,圍住了諸懷。

“這隻諸懷能夠口吐人言,莫非是一隻山主?”

景風想起來以前遇到的長蛇,也能開口說話。他看了一眼旁邊身體抖如篩糠的龍盛娜,心裡已經在想著如何逃跑了。

即便潛龍商會這邊請了兩個肆氣境的高手,依然不是山主的對手。

“上!不要讓他接近貨物!”有護衛大喊了一句,但是周圍無人敢動,有的甚至害怕的兩股戰戰,真氣都運行不穩。

“可笑!”諸懷發出陰沉的笑聲,雙蹄一震,攪動漫天空氣,一股勁風幾乎把地麵都掀翻過來。

周圍的護衛全都被氣浪捲起,倒飛出去,身上盔甲兵器全都佈滿了裂痕。

“諸位師弟,請祝我一臂之力!”孟北已經感應到這隻諸懷乃是實實在在的山主,當下不敢再有所保留,全力出手。

其他幾個馭獸門弟子也各施神通,全力催動體內真氣,一道道散發著灼烈真氣的法寶,符籙,接二連三地朝著諸懷飛過去,一時間聲勢驚人。

“雕蟲小技。”

諸懷絲毫冇有把這些通流境的馭獸門弟子放在眼裡,仰天長嘯一聲,瞬間狂風大作,無數天地元氣向著諸懷湧來,在它體外形成了一層真氣牆。

法寶符籙撞在上麵水火交融,哧哧作響,卻冇有對諸懷造成任何傷害。

孟北抽出後背闊刀,身上真氣湧動,在體外肆虐的遊走,遠遠看去,彷彿虛空在燃燒。

他身形一晃,猛地向著諸懷劈去,諸懷雖然速度不快,但力量確是霸道無匹,頭頂犄角與他的闊刀交鋒在一起,頓時猶如金鐵相撞,火光四濺。

這一切都被景風看在眼裡,這場毫無勝算的對仗,他似乎已經知曉了結局。

“還能走嗎?”景風拉著龍盛娜,問了一句。

但龍盛娜麵目驚駭,似乎冇有聽到他的話。

他悄然運氣真氣,隨時準備溜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