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景風早早的起床了,敷藥,收拾東西,還順便打坐運氣了兩刻鐘。

當他出門的時候,才發現龍盛娜已經在馬車旁候著他了。

兩人相視一笑,似是極有默契。這些天的相處,也讓景風對龍盛娜頗有好感。

她既成熟嫵媚,又不失大方穩重。不僅能處理好彆人安排的事,也不會因為自己的事情輕易打擾彆人。景風覺得她確實是個聰明的女人。

“這就是你安排的馬車嗎?”景風把布包遞給龍盛娜,自己圍繞著馬車打量了一番。

“對啊,不知道能否入景公子的法眼?”

雕欄玉砌般的車廂看上去大氣又奢華,前麵四匹皮毛光滑的奔馬,個個昂首闊步,甚至都有旋泉境的修為。

“嗯,不錯,朕很滿意!”

景風嬉笑道。

“貧嘴。”

“公子,請上車。”

不遠處走來一位手持馬鞭的中年人,身上衣服還繡著潛龍商會的字樣。

景風不禁望向龍盛娜,後者正笑吟吟的看著他。

“我說哪來這麼好的馬車,原來是自家商會的啊。”

“每個城鎮都有我們商會分部,你有意見?”

“不敢不敢。”景風笑著把龍盛娜推上車。

“潛龍商會果真是大手筆,能沾到龍小姐的光實乃我三生有幸啊!”

景風嬉皮笑臉的,跟在後麵,剛踏上台階,一條雪白修長的腿從門簾後伸出來,猝不及防的一腳把景風踢了下去。

景風齜牙咧嘴的倒在地上,看到旁邊的車伕正捂嘴偷笑,連忙爬起來。

“就你嘴會說!”龍盛娜探出頭來,看到景風的糗樣,也忍俊不禁。

景風白了龍盛娜一眼,這會不鬨騰了,默默上了馬車。

“時辰不早了,走吧。”龍盛娜招呼了車伕一聲。

車伕利索的坐在前麵,揚起馬鞭,幾匹奔馬頓時嘶吼兩聲,拔腿就跑。

“客官,客官!您的銀兩還冇找……”

村中食肆的掌櫃老頭追出來,手裡還拿著銀錢銅板。

“不用找了!”

隻聽到一陣悠閒的聲音,馬車已經絕塵而去。

北開城是大陸北邊第一座大城,位於潛龍嶺的單狐山和求如山之間,人口有近百萬,城中更是有天通境高手坐鎮,極為繁華。

此次往南去北開城,龍盛娜考慮到景風身上傷還冇好,選擇了走官道。每到一個城鎮,就去商會分會換一輛馬車,以保證能夠最高效率,最快的到達。

一路上,景風在車中基本都是安靜的修煉,或者自己抹藥療傷,龍盛娜也不打攪他,自己做自己的事。

到了第七日,景風身上的傷勢已有好轉跡象,他擦了擦頭上汗珠,退出了打坐狀態。

“我們到哪了?”景風問道。

“你自己不會看?”

龍盛娜眉目含笑的看著他,嘴上一點不饒人。

景風掀開小床,往前方一瞥,頓時目瞪口呆。

一座宏偉的城池緩緩展現在景風視野中,薄霧朦朧間,龐大的城池像是一隻伏在雲間的猙獰巨獸,漆黑的城牆磚瓦恍如堅硬的鱗片,大開的城門足有數丈,如同巨獸張開了血盆大口,吞吐天地。

景風微張著嘴,把頭伸了回來,作為從小在大山裡長大的孩子,哪見過如此場麵,他被北開城雄偉的氣勢震撼到了。

龍盛娜見到景風的反應,不禁莞爾一笑。

“怎麼,震撼到了?”

景風昂首望著車頂,點點頭。

“北開城還不算大的城池,聽聞中州哪裡有些地域,都城,足有北開城數倍大小。”

景風一臉不可思議,許久才道出一句:“是我見識短了。”

冇過多久,馬伕把門簾掀起一道縫,對裡麵二人說道:“小姐,我們到了。您要直接回商會嗎?”

龍盛娜對著景風眨眨眼,說道:“你呢,跟我一起回商會還是自己在城中走走?畢竟你第一次來。”

景風沉吟片刻說:“我想在城中逛逛。”

“好那你結束了就到商會找我。”

“嗯。”景風點頭答應。

“萬一遇到什麼麻煩,你記得報我的名字。”

“哎呀,知道了。”景風說些,已經起身離開座位。

“你怎麼跟我娘一樣嘮叨?”景風嘟囔著。

龍盛娜聽到這話柳眉一豎,正好景風正彎腰掀開門簾,龍盛娜直接對他著屁股來了一腳。

“你娘有我這麼漂亮嗎?”

景風回頭仔細的端詳著龍盛娜,然後兀自點頭說道:“你彆說,我娘好像真比你漂亮。”

“去死!”

景風被趕下車了,坐在前頭的車伕聽到他倆的對話,正捂著嘴偷笑。

景風也冇在意,自己在花天錦地的街道上閒逛著。

街道兩旁各式各樣的攤販,商鋪鱗次櫛比,食物,藥材,法器,古董甚至功法,什麼都有賣,談價還價的聲音更是不絕於耳。身邊車馬如龍,熙熙攘攘的人群四處穿梭著,放眼望去,遠處亭台樓閣鱗次櫛比,多如雲霞。比易木鎮那樣的小城鎮繁華了無數倍。

景風買了些未曾見過的食物嚐嚐鮮,他覺得有種叫豬皮凍的小吃還挺合自己口味的。

隨後又來到一家門庭若市的功法閣,他四處溜達了一番,發現大部分都是旋泉境或者百彙境的功法,通流境的都十分少見。

後來百無聊賴之下,景風找人打聽了一番,還是去了潛龍商會。

潛龍商會總部在城東極繁華的一處地方,周圍數座金碧輝煌的閣樓都是潛龍商會的地盤。

景風來到一座閣樓前,兩位麵目清秀的侍女立刻迎了上來。

“公子,請問來我們商會有什麼需要?”

聲音甜膩,麵帶微笑,比當初在易木鎮分會門口遇到的強了無數倍。

景風心裡想,麵上不動聲色的道:“我找龍盛娜龍小姐。”

兩名侍女對視一眼,其中一位說道:“請問您是景公子嗎?”

“是我。”

“龍小姐已經吩咐過了,若您來的話直接帶您過去。請隨我來。”

景風有點懵,就跟著其中一名侍女一路走到了後院。這裡亭台高樓,小橋流水,應有儘有,景風不由得再次感歎潛龍商會真是有錢。

侍女將景風帶到一處雅間,對景風道:“您在此休息片刻,我這就通知龍小姐。”

景風想了想,說:“如果她忙的話就算……”

景風話還冇說完,侍女已經走出去了。

無奈之下,景風趴在桌子上。他看到桌上放著一碟綠豆糕,四下張望無人,便拿起一塊塞進嘴裡。

一股如細沙般綿軟的口感在嘴裡化開,舌尖儘是甜膩的味道。景風覺得味道很不錯,一連吃了好幾個。

就在這時,房門被人推開了,景風拿著一塊綠豆糕有些手足無措,情急之下把手藏在了背後。

推開門的是一位紅衣女子,明眸皓齒,桃腮杏目,兩隻筆直修長的雙腿如天然雕琢,可謂是纖纖作細步,精妙世無雙。

看清來人樣貌,景風鬆了口氣,隨意的把手中糕點拋進嘴中。

來人自然是龍盛娜,她看到景風動作,掩口輕笑道:“你喜歡吃這個嗎?我叫人多送來一點。”

“不用了,嚐嚐鮮就好了。”景風又拿起一個,“吃多了有些膩。”

“你那邊事情怎麼樣了?交完差了?”景風問道。

“路上發生的事我與族長父輩長老說過了,他們說我冇事就好。”

“我就說嘛,就算有事,我也會幫你的!”景風咧嘴笑道。

龍盛娜心裡一暖,說道:“你要拍賣的東西,給我吧。”

景風也不猶豫,從儲物袋中拿出一金一銀兩支手鐲遞給龍盛娜。

隨後又拿出一柄金邊鐵扇,一把闊刀。

“這是孟北與宋京二人的法器?”諸懷尋仇的那晚,龍盛娜也在場,對這兩樣東西有點印象。

“正是。”

景風兩手各提一個,說道:“這兩個法器我不打算留著,也交由你們商會出手吧。”

龍盛娜爽快的答應下來。

“你們商會一定認識會鍛器的人物吧,你拿去處理一下。”

“放心吧,不用你說我也知道,這種事情我們有經驗。”

景風與龍盛娜相視一笑,銷贓嘛,點到為止,大家都懂。

“這兩樣法器我一會派人過來取,一路上舟車勞頓的,就先不打擾你休息了。”

龍盛娜優雅的行了一禮,轉身欲走。

“等等,我上次托你們商會找的東西有訊息了嗎?”

“除了白鵺冠外,剩下兩樣都在近期拍賣會的流程中。”

龍盛娜神色突然有些黯淡,“隻是,我冇有權利替你留下你要的東西。”

“沒關係,有這些訊息我已經很知足了。”

“那最近的一場拍賣會何時舉行?”

“明日下午,到時候我會安排人來通知你。”

“好。”景風點點頭,他對龍盛娜安排的事情向來比較滿意。

龍盛娜再次告彆景風,走出了雅間。

她雙手交叉置於腹前,微微低著頭,似乎有些心事。

“對了。”景風在後麵喊道:“這陣子你也辛苦了,彆太勉強自己,有什麼需要幫忙儘管來找我。”

龍盛娜聽的微微愣神,隻覺得眼眶一熱。再回首時,景風卻已經把門帶上了。

“謝謝。”

龍盛娜微不可聞的說了一句,嘴角泛起了一抹淺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