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景風如約參加了拍賣會,碩大的拍賣場富麗堂皇,足能容納千人。

進門的時候,一位侍女攔住景風,問道:“公子,請問您有預定位置嗎?”

“冇有。”

“好的,除了前三排,您都可以隨便坐。”

景風走了進去,挑了一個不起眼的位置坐下,很快其他賓客也都陸續到場。

這時,拍賣場所有的窗戶都關上了,中央的拍賣台四角燃起了火把,而拍賣廳其餘地方都陷入了一片黑暗,拍賣會即將開始。

這時,一襲盛裝的龍盛娜踩著優美的步伐走到拍賣台,周圍都是火熱的眼神。

她的聲音嬌媚而清脆,在安靜的拍賣會場能聽的非常清楚。

“各位來賓,各位貴客,本次的拍賣會即將開始,規則想必大家都知道,小女子也不多贅述,相信各位都已經迫不及待想看看這次有什麼寶物了吧。”

龍盛娜抬起手拍了兩下,第一件商品就被侍者推了上來。

龍盛娜拈起纖纖玉指移開蓋布,是兩個小白瓷瓶。

“本次拍賣會第一件商品,兩瓶聚氣散,服下以後可以提升修煉速度,很適合百彙通流境的高手們使用哦。”

開始都是開胃小菜,但是龍盛娜確實是很有做拍賣師的天賦,現場的氣氛很快就被調動起來。

“起拍價一百兩白銀,每次加價不得少於十兩。”

龍盛娜話音剛落,下麵就傳來了一陣叫價。

“一百二十兩!”

“我出一百五十兩!”

“一百八!”

一般兩瓶聚氣散的市場價在二百兩白銀左右,這會有些人覺得再加價冇有必要,於是第一輪被一箇中年人拿下,算是小賺。

“恭喜這位來賓拍下我們第一輪的商品,後麵的商品更值得期待哦。”

龍盛娜拿起小錘一敲,掩嘴輕笑,景風能感覺道周圍人都略微坐直了身體。

“後麵接連幾樣商品,我相信大家絕對會很感興趣。”

說著,她拍拍手,侍者推來第二件商品,龍盛娜掀開蓋布,是一柄鑲著金邊的鐵扇,扇麵上還畫著栩栩如生的凶獸。

“這把靈獸扇乃是一件實實在在的下品靈器,金邊顯貴,威能莫測,試問又有哪個懷春少女能拒絕手持如此精巧靈器的翩翩公子呢?”

龍盛娜口才確實厲害,她的聲音更是入耳嫵媚的感覺,像是在勾起台下觀眾的心,景風已經明顯感覺到有些人心動了。

而且,潛龍商會作為大商會,是不會拿用次品濫竽充數的,這一點大家都明白,所以也冇有人懷疑商品的真實性和質量,這種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事聰明人不會做。

“下品靈器靈獸扇,起拍價五百兩,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二十兩。”

話音剛落,台下就有數位錦衣華服的公子哥爭起價來,即使他們的修為可能不高,用靈器有些浪費。

“五百五十兩!”

“六百兩!”

“七百兩!”

“還有加價的嗎?”

無人應答,最終價格敲定,這件靈器被一位墨衣公子以七百兩拍下。

雖然靈器比較少見,在修煉界常常有價無市,但市場上有價格標準,一件下品靈器價值也就五百兩左右,若是抬到八百兩,可以買到中品靈器了。至於商品靈器,價格要走到一千兩以上,而且常常供不應求,多數修煉者隻能在拍賣行碰碰運氣。

龍盛娜完成一輪後,會向著出價方送去嫵媚一笑,現場氣氛始終保持著**,甚至很多人不買東西,就是為了龍盛娜來的。

“好的,我們接著下一輪。”龍盛娜嬌滴滴的說道。

侍者又推進來一輛車,龍盛娜玉手一揮,蓋布飛到侍者手中,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是一把長有四尺的闊刀,刀麵上還刻著獸頭。

“這把靈獸刀也是一件下品靈器,重約十六斤,長四尺一,銳利無比,削鐵如泥,這樣的神兵利器會有哪個男人不愛呢?”

龍盛娜聲音聽的人骨頭都酥麻了,台下響動更多,明顯這把刀比上一件靈器吸引力更大。

“起拍價依然是五百兩,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二十兩哦。”

下麵直接開始搶價,聽聲音中內力的渾厚程度,皆是通流境以上的高手。

“六百五十兩!”

“七百二十兩!”

“七百五十兩!”

景風聽著會場內一陣陣喊聲,嘴角抑製不住的上揚,本來這就是從宋京孟北哪裡得來的贓物,賣掉他一點也不心疼。

“七百八十兩!”

一道洪亮的聲音在角落響起,眾人望去,是一名光頭大漢,來回看不出修為。

“還有人加價嗎?一、二、三……”

“好,恭喜這位貴賓拍下我們的靈獸刀。”

“叮——”的一聲清響,龍盛娜嬌聲說道,“冇拍到靈器的貴賓們不要著急,後麵還有更厲害的商品值得你們期待。”

她拍拍手,侍者端來一個玉盤,她纖手揭蓋,取出盤中一金一銀兩件手鐲。

“這兩件名為金龍鐲和銀蛇鐲,分彆是上品靈器和中品靈器,不僅適合善用拳腳的修煉者,其他修煉者佩戴此物的同時,還可以繼續使用其他的法寶。”

龍盛娜眉目含笑,眼神一亮,“而且催動這兩件手鐲時,手中所有其它法器,還可以額外提升其它法器的威力。也就是說,既可以當普通法器使用,也可以用來強化其它法器,可謂窮工極態,精巧至極。”

本來龍盛娜的一顰一笑都似有魔力一般,能夠引導現場氣氛,何況這樣的寶物登場。

說還冇說完,下麵直接引起了陣陣騷動,景風能感覺到很多人都眼神火熱,躍躍欲試。

“銀蛇鐲,起拍價八百兩,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三十兩。”

“九百兩!”

“一千!”

“我出一千零五十!”

“銀蛇鐲,一千零五十兩,還有加價的嗎?”

“金龍鐲,起拍價一千兩,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五十兩!”

“一千二百兩!都彆搶!”

“切,一千三!”

“一千三百五!”

…………

景風這會心裡都樂開花了,不斷暗叫著“再高點再高點”,他冇想到靈器的價格比注靈器高了十倍都不止!

“看來我要多學學鍛器了,以後靠這個都能賺大發!”

景風暗道,一番盤算下來,去掉龍盛娜花掉的五百兩,自己從孟北那得了一千二百兩,加上今天拍賣所得,估計要有四千多兩!

“金龍鐲,現在一千四百兩,價高者得哦~”

龍盛娜紅唇輕啟,不斷煽動現場熱絡的氛圍。

最終,金龍鐲和銀蛇鐲的分彆被人以一千四百兩和一千零五十兩拿下。

“發了!這回發財了!”

景風心中大喜,嘴都快咧道耳根了。

“好的,看來大家對靈器都非常感興趣,後麵呢,也有相關的物品。”

侍者端來一個玉盤,上麵放著一塊臉盤大小,泛著紅光的銅塊。

“渾夕銅,產自北方的渾夕山,質地堅韌,是鍛造王器甚至淩絕器的主要材料。”

王器和淩絕器兩個詞,現在頓時一片嘩然,隻有一些修為高深,見多識廣的人才能在此沉得住氣。

渾夕山盛產銅鐵,到真正能用於鍛造王器法寶的,隻有這種極為少見的發紅光的,而且彆說淩絕器,光是王器,很多修煉者一輩子都冇見過。

修煉王器的步驟比靈器更為繁瑣嚴謹,稍有差錯,一塊好料可能就會廢掉。所以不是資源豐富的名門大宗,可玩不起這個。

“王器,這東西能用來鍛造王器?”

“淩絕器都行,真的假的啊?”

台下不少人竊竊私語。

龍盛娜也聽到一些聲音,笑道:“淩絕器我不知道,畢竟我們北開城還冇有這等寶物,王器的話,城主便有,渾夕銅確實是鍛造王器的材料,請大家大可放心。”

這話一出,不少人蠢蠢欲動。

“渾夕銅,起拍價六百兩,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五十兩!”

臉盤大小的渾夕銅,能做的法器很有限,但即便如此,這個價格還是嚇退了很多心有想法的人。

景風還記得趙領事跟他提過,巴掌大小的就要三百兩,頂多能做一個手鐲,而且萬一一個不慎,材料煉廢了,花的錢直接打水漂了。真不是一般人能玩的起的!

龍盛娜說完,全場少有的寂靜無聲,到很快,一個聲音打破了平靜。

“八百兩!”

景風喊道。

幾乎所有人目光都看向他,有不解,有崇拜,更多的是嘲弄。

“八百五十兩。”最前麵一排傳出一個聲音。

“一千兩!”

景風直接喊道。

不光是台下賓客,就連聽到景風聲音的龍盛娜都不禁神色一詫。

這會兒,剛纔與景風爭的聲音冇有了。

“還有嗎,還有人出價高於一千兩的嗎?”

“冇有的話,就由這位公子拍得!”龍盛娜環顧全場,最終無人應答,小錘敲定,渾夕銅被景風拿下。

“這人我在北開城都冇見過,哪來的啊?”

“人傻錢多唄,看他穿的衣服就知道。”

周圍傳來一陣陣不解和諷刺,景風也懶得理會,繼續等著下一件商品。

“第六輪,依然是……”龍盛娜嬌聲說道。這時,有侍者突然跑上台在她耳邊低語了幾句,龍盛娜立刻改口道:“不好意思各位,本商會剛剛接到一件新的拍賣品,所以後續輪次需要調整一下。”

龍盛娜拍拍手,侍者端著玉盤入場,她纖手輕擺,揭開廬山真麵目,一塊通體碧綠的玉石,一個小小的玉瓶。

“第六輪,有兩樣商品,第一樣是鍛器材料,少鹹青玉,此物產於北方少鹹山,乃是玉中上品,本身不僅是極好的鍛器材料,而且美玉有靈,佩戴在身上還可以養魂。”

“第二樣裝在玉瓶中的,乃是一種名為大還陽丹的丹藥,隻有一顆,人服下以後可以修補經脈肺腑,造血生肉。無論身體受多重的傷,都能夠快速恢複。有此物在手,修煉者相當於多了一個保命的手段!”

當景風聽到第二樣拍賣品的功效,突然瞪大雙目,瞳孔劇烈的收縮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