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武場石台上,李思源身上的氣息愈發狂暴,體內噴薄而出的渾厚真氣,掀起無邊氣浪,飛沙揚塵彌天漫地,惹得台下觀眾驚叫連連。

“真的是肆氣境,好強大的氣息!”

“我的眼睛,風太大了我看不清啊!”

就連景風心中也咯噔一下,立刻慎重對待。對麵的李思源彷彿怒髮衝冠,身形一縱,抬手如鳳凰亮翅,像景風殺來,速度快到了極點。

李思源提劍便向景風斬去,銀芒一閃,劍鋒上如有遊龍虛影,快若閃電。

“給我死!”

景風心中暗道不好,真氣瘋狂運作,鞋尖一提,腳踩迅影步,飛快向後飄去。

李思源一劍劈空,抬頭盯著景風,緊追不捨。

“哪裡跑,快過來受死!”

景風哪裡理他,邊跑邊想對策。

從洞主孟槐身上得來的妖術不俗,景風足下生風,所過之處隻留下一道道殘影,李思源每一劍都擊空。

“有種彆躲!”

李思源氣急敗壞,大喊道。

“你當我跟你一樣傻?”

景風嘲諷道,然後繼續閃躲,他打算先消耗掉李思源的體力。

但現在景風已經跑到了石台的邊緣,台下無數城中百姓都看著他,神色各異。

“都往後退,離石台遠點!”景風對著台下人喊道。

“我看你還往哪跑?”

身後李思源見狀,猙獰笑道。

“劍舞龍鳳斬!”

李思源暴喝一聲,劍刃上奔流的真氣如同龍鳳繚繞,他奮力一揮,一道劍芒電射而出,在空氣中揚起劇烈的波動。

景風想躲,但轉頭髮現還有一名步履蹣跚的老者,已經躲不開了。

景風飛撲上去,用後背接下這道劍芒,背上頓時多了一道血痕,灼燙的真氣似火焰,傷口被燒的“呲呲”作響,疼的景風痛叫出聲。

李思源麵目陰冷無比,眼中射出兩道血色寒芒,提劍再次殺去。

“後麵!後麵!”

台下有人提醒道。景風趕忙回頭,一柄銀虹在眼中迅速擴大。

情急之下,景風伸手抓住了劍刃,腳尖離他的眉心還有一尺距離,再難前進分毫。

即便景風身軀劍堅如金鐵,卻依然無法抵禦注滿真氣的靈器。劍刃上升騰的真氣,透過皮膚灼燒著他的血肉。

景風艱難的運氣抵禦,鋒利的靈器割傷了景風的手掌,疼的他緊咬牙關,冷汗直冒。

“桀桀,我倒看看你能堅持多久!”

“狗東西,真以為我景風好欺負不成?!”

景風怒喝一聲,全身真氣彙入手臂,指如彎鉤,死死鉗住劍刃,用力一掰,李思源手中長劍竟然慢慢彎曲。

“什麼!”

在李思源震驚的目光中,隻聽“啪”的一聲,他手中那柄上品靈器竟然被景風硬生生掰斷了,這得是何等巨力才能做到?!

景風目露凶光,盯著李思源,對方此刻卻目瞪口呆,似乎還未緩過神來。

他隨手將半截劍刃一丟,卻聽到耳邊傳來一陣驚叫。景風扭頭看去,由於自己疏忽,那劍刃竟朝著台下一名毫無修為的孕婦飛去。

“糟了!”

景風下意識的準備撲過去,卻見人群中跳出一個麵目白淨的少年,飛身一腳將那半截斷劍踢開,直直的插進一旁的牆上,旁邊眾人一陣心驚肉跳。

“小冉!”

景風心中一喜,長籲了一口氣,對方微笑著朝他點點頭。

“什麼時候了還敢分心,給我去死!”

身後突然響起李思源陰寒的聲音,冷酷至極。

就在分神的一刹那,李思源雙掌合一,狠狠的印在景風後心。景風頓時感覺被兩隻鐵錘砸中,哇的噴出一口鮮血,飛出去數丈,墜倒在石台下。

“景風!”

觀望台上的龍盛娜驚叫出聲,雙手不可置信的捂住嘴巴,眼眶微微泛紅。

“卑鄙無恥!”

龍葉承也站起來大罵道,他惡狠狠地盯著李思源,眼裡似乎都能噴出火來。

“剛剛他被人偷襲了吧,真是卑鄙!”

“是啊,確實被偷襲了,不過既然是李思源乾出來的事,倒也不足為奇。”

“哎,可惜了,這景風輸的有點冤。”

“不對啊,不是說點到為止那,李城主還不喊停嗎?”

耳邊出來吵鬨的聲音,但景風隻覺得頭重腳輕,神情一陣恍惚,周圍人說的話好像遠在天邊,又好像貼著耳邊。

“景大哥,冇事吧?”

一道聲音將景風拉回現實,他撐起身子,甩了甩頭。景風聽出冉千在說話,對他的方向搖了搖手。

“老爺,是不是該叫停……”

觀望台上,老管家在李常勝耳邊輕聲喊了兩句,但他感受到一股莫名的殺意,立即閉上嘴。

景風艱難的抬起頭,眼神正好對上兩裡外觀望台上李常勝的視線。他的視線冷如寒霜,不帶一絲感情,彷彿在看一具屍體。

難道——

他本就想藉此事除掉我?他分明就是想讓我死!

景風有了一個念頭以後,頓時毛骨悚然。他爬起身,見到李思源正提著斷劍一步步向著自己走來。對方身外升騰肆虐的真氣,恍如道道淒厲凶猛的鬼魂,令人畏懼。

“原來……這都是你設的局!”

“嘿嘿,現在才發現,有點太遲了。”

“當著全城百姓的民,你真敢殺我?”

“有何不敢?殺了你以後,隻會讓他們更畏懼我李家!”

李思源毫無忌憚的說出這些人,全場百姓的臉色都變得驚懼或是憤怒。

說著,李思源腳步一踏,斷劍上引靈紋光芒四射,龍形鳳影猶在,直欲取景風項上人頭。

“欺人太甚!”

景風仰天怒喝一聲,全身骨節劈啪作響。在全場驚愕的目光中,他的身軀節節拔高,皮膜鼓脹,暴漲到兩丈有餘,猶如一尊頂天踏地的巨靈天神,威嚴可畏,氣勢恢宏。

“這這這……又是什麼妖術?”

“天啊,天神降臨了嗎?!”

“是金身境界的極境,武道神通——肉身巨靈!”

修煉功法可以學會絕招,秘技,但悟道或修煉心法才能掌握神通。這肉身巨靈的神通可以壯大軀體,與凶獸搏力,如今修煉真氣以後,這一神通越發強大,也是景風目前最大的底牌!

景風此刻比李思源高了三倍不止,對麵滿麵驚詫,顯然頭一回見到這種神通。但他一意孤行,長劍已出,誓要拿下景風。

“裝神弄鬼,我今日定要取你性命!”

李思源喝道,一聲劍鳴響徹虛空。但景風居高臨下,冷眼盯著他,彷彿天上的神靈,俯瞰卑微的凡人。

景風體內氣旋瘋狂運轉,丹田處微微發熱,他往腳底灌注真氣,那些真氣如流水一般,滋潤著每一寸皮肉。霎時間,景風腳下的地麵微微顫抖,寸寸皸裂,裂縫如細密的蛛網,蔓延出去數丈。

景風奮起一腳,如同一柄巨斧劃破虛空,踢在李思源身上,對方麵容驚懼,慘叫一聲,直接飛了出去,撞到石台才停了下來。

“不可能!你怎麼有……這種力量?”

李思源趴在地上,嘴角溢位絲絲血跡,滿臉不可思議。

景風已經看穿李氏父子的陰謀,懶得和他理論,大步上前,像抓小雞一樣,一把將李思源捏在手中。

李思源劇烈的掙紮起來,景風縱身一躍,淩空而起,跳起十丈高,在空中抬手使勁將李思源往石台上一擲,隻聽“呯”的一聲,發出震天巨響。

場地上濃煙滾滾,景風對準下方,轟然踩下,許多人都表情震驚,還有許多女人捂住孩子眼睛,彷彿這一幕太過殘暴,不能讓小孩子看到。

景風移開足有七尺的腳掌,李思源整個人已經嵌到石地裡去了,若不是胸口還在起伏,其他人都以為他已經死了。

景風挑釁一般看了一眼觀望台,李常勝目光中殺意暴漲,呲牙咧齒的看著他。

“還不喊停嗎?”

“都打成這樣了,李城主在想什麼?”

“該不會是輸不起吧?”

周圍許多百姓議論紛紛,眼神怪異的看著觀望台。

“啊啊啊啊啊!我不會輸!!”

這時,李思源厲嘯一聲,艱難無比的爬起來。

“景風,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說著,李思源再無保留,全身真氣灌入雙拳,引得疾風爆裂,空氣晃盪,對著景風猛然轟出。

景風眼神一凜,真氣湧動,破風拳裂風掌齊出,須臾間與李思源交手在一起。

景風石磨大小的拳頭李思源根本無法阻擋,哪怕他暫時擁有肆氣境的實力,但景風的**力量過於強大,甚至肉身巨靈的狀態下連真氣都強了數倍。

頓時,李思源慘叫連連,倒飛數丈。一臂皮肉綻開,鮮血噴湧,一臂骨頭寸寸儘斷,痛的他幾乎當場暈過去。

“景風,我操你……”

景風怒目圓睜,雙臂一振,如同神廟中威風八麵的蓋世天王!他一躍到李思源眼前,拎起李思源一條腿,對著地上左右猛摜。

“嘴賤是不是?”

“想殺我是不是?!”

景風口中爆喝,把李思源來回摔了十幾次,然後高舉起他往地上一砸。

李思源四肢幾乎全部錯位,臉上也冇個人樣,整個人死狗一樣趴在地上,奄奄一息。

李常勝看了這一幕,目眥儘裂,憤怒的大喊道:“住手!”

隨後立即從觀望台上跳下來,飛速朝著練武場中央的石台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