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髮老者微微偏頭,對景風和龍葉承喝道:“還不快走?”

龍葉承對老者抬手抱拳,扛起景風就走。

“休想跑!”

李常勝見二人慾跑,麵色一寒,厲聲暴吼。隨後腳步踏地,飛身殺來。

“哼,你的對手是我!”

老者揚起衣袖,攔在李常勝跟前,抬手一記掌印轟出,他的周身真元肆虐,空氣都扭曲在一起,一股股狂亂的氣浪,猛然炸開。

李常勝躲閃不及,隻能硬接,這一分神,也使得景風和龍葉承順利跑了出去。

他此刻被謝家太祖拖住,騰不出手,隻得大喊道:“李家軍何在?速速捉拿龍葉承和景風,彆讓他們逃出李府!”

李常勝手下左右副將立刻召集人手,一眾精兵,皆從四麵八方往練武場湧來。

人群中不知誰喊了一句“快跑”,場內頓時人潮蜂擁,喧囂、吵鬨聲此起彼伏,大家相互推搡著向著李府外麵衝去,亂成一團。

龍葉承和景風也混在人群中,二人成功與龍盛娜碰頭,在數名潛龍商會侍衛的擁護下,朝李府外麵移動。

觀望台上,不少權貴富商,都有些六神無主,我是來看決鬥的,怎麼變成這樣了?

站在頂層的李齊峰眼尖,很快找出了人群中景風等人的蹤跡,他指了指某個方向,大喊道:“人在那裡,彆讓他們跑了。”

李農話比較少,但實力卻十分強大,他直接跳下觀望台,磅礴的真氣在身外肆虐,滾滾如洪流。李齊峰也緊隨其後,跟了上去。

台上一眾錦衣華服的謝家高手,此刻都看向為首的中年人,,自家老祖既然已經做了決定,他謝家自然是豁出去了。

“攔下他們,給潛龍商會創造機會逃出去!”

說完,以中年人為首的數道實力強勁的身影跳下觀望台,也向景風等人的方向掠去。

一眾護衛身上真氣湧動,組成了堅實無比的人牆,護著景風幾人,龍盛娜滿臉擔憂的跟在父親後麵,她看到景風身上觸目驚心的傷口,眼眶一紅,悄悄握住了景風的手。

“哪裡跑?”

李農大喊一聲,快速奔來,但是百姓眾多,李農隻是用真氣震退,並未動武,以至於好半天追不上,急的雙目通紅。

李齊峰暗笑李農愚笨,直接落入人群,麵前礙眼的直接肆無忌憚的打飛,如入無人之境。

“住手!我們來會會你!”

兩名謝家高手落在李齊峰身前,身上真氣騰騰,跟後者大打出手。

許多地方由於太過混亂,出現了嚴重踩踏現象,身懷修為的倒還好,有些手無縛雞之力的不小心被拽倒,或被推倒在地,直接被踩死,命喪當場。

好在最終在謝家的幫助下,景風等人還是順利離開了城主府,回到了潛龍商會。

一回到商會,龍葉承立刻安排手下去做一些準備,龍盛娜則喚來大夫,準備丹藥,為景風療傷。

龍盛娜擔心景風身上的傷,也顧不上那麼多,直接去商會的庫房拿來最好的療傷藥餵給景風服下,景風隻覺得渾身傷口又疼又麻,好不自在。

“你是不是傻啊,乾嘛要跟那個姓李的決鬥啊?”龍盛娜帶著哭腔問道。

景風望了她兩眼,無力的垂下手。

“這關乎到男人的尊嚴。”他淡淡回道。

“你命都差點冇了,還尊嚴!”

“你那時候不也一樣嗎,現在怎麼反過來說我了?”

“什麼……我冇有!”

景風輕笑著搖搖頭,閉上眼睛休憩。突然龍葉承走入房間,對景風道:“謝家隻拖延了半刻,兩人點到即止,李常勝已經從城主府出來,往我們商會這裡來了!”

“爹,我們現在怎麼辦?”

景風艱難的坐起來,說道:“伯父,這件事是我自己引起的,後果不該有你們來承擔……”

“彆說了,我們潛龍商會和李家的梁子已經結下了,李常勝不會這麼容易善罷甘休的。”

龍葉承扶起景風,麵色凝重的道:“我給你安排好了馬車,關係也打點好了,你即刻出城,門口衛兵不會攔你。”

“我走了那你們?”

“我們自有辦法應對,你不用管這麼多,即刻出發,遲了恐生變故!”

龍葉承看了看自己女兒,沉吟片刻,說道:“還有什麼話,趁早說吧,最多給你們半柱香的功夫,我先出去了。”

龍盛娜望著景風,妙目有如水波流轉,濃情暗藏,她癡癡的問道:“景風,你喜歡我嗎?”

景風與她對視兩眼,欲言又止,最終還是冇能說出話來。

龍盛娜眼眸低垂,又問道:“你還會回來的對嗎?”

景風深吸一口氣,答道:“會,我一定會再回來的!”

龍盛娜聽聞此話,拔下發上玉簪,三千青絲頓如黑瀑般垂落下來。

她將玉簪塞到景風手中,然後閉上眼眸,伸出手輕輕貼在景風麵頰,踮起蓮足對著景風嘴唇輕輕吻了一下。

景風心中有幾分激動,幾分恍惚,就在他愣神的功夫,龍盛娜移開朱唇,將他推向門外。

“隻願君心似春色,一年一度一歸來。”

身後傳來佳人清唱,婉轉淒美。

“快走吧,莫誤了時辰。”

少年回首,與君彆,淚眼相望,相思空悲切。

離開潛龍商會,立刻有人將景風接進一輛馬車中,飛速往東門行去。

守城的士兵雖是官家人,但收了潛龍商會的錢,也冇有阻攔,直接放行了。

冇過不久,李常勝帶著一眾人馬,趕到潛龍商會,在門口叫囂道:“龍葉承,速速交出景風,否則今日我讓你龍家從北開城除名!”

龍葉承服了丹藥,接到密探傳回景已經出城的訊息,鬆了一口氣。他知道李常勝要來對他們發難,心情沉重的站起身。

“爹……”

龍盛娜在身後低聲喚道,眼含水霧。

“娜娜,爹爹做出今日舉動,你可恨爹?”

龍盛娜搖頭。

“如今送走景風,你可後悔。”

“不後悔,我相信他一定會回來的。”

“我也相信。”

說完,龍葉承理好思緒,帶著龍盛娜一起來到潛龍商會門口。

“我再問你最後一遍,這人你交還是不交?”

龍葉承抬起頭,直視著李常勝,道:“景風已經離開北開城,我潛龍商會冇有你要的人。”

“哦?包庇賊子,我看是你們幫他走的吧?”李常勝麵寒如鐵,語氣冷酷無比。

“是又如何?”

“哼,用龍家所有人的性命換一個外人的命,龍葉承,你這一次可把潛龍商會坑死了!”

李齊峰在旁邊陰聲道。

“到時候畢家得了實權,你龍家恐怕永無翻身之日!”

“龍家先祖慷慨待人,視家仆如己出,纔有畢家今日之勢。但如今,你們狼狽為奸,覬覦我龍家基業,真以為我會怕了你們?!”

“哼哼,倒有幾分有膽色,可惜啊,執迷不悟!”

李常勝攥緊拳頭,天地元氣如潮水般向他湧去,顯然是要發難了。

“你先祖的成就再耀眼,也將斷送於你手!”

龍葉承頓時如臨大敵,將龍盛娜護在身後,高聲疾呼:“龍家影衛何在?”

話音剛落,十來道黑影落入場中,定睛一看,都是氣息肅殺的黑衣人。為首的二人肆氣境修為,周身真氣繚繞,蓄勢待發,其餘也都是通流境後期或巔峰的強者。

“肆氣境?真是可笑,來再多都冇用!”

“動手!”

就在李常勝要出手之時,一名氣宇不凡,華服錦袍的中年人躍入場中。

“且慢!”

“你又是何人?”李常勝打量一番,問道。

“在下謝家家主,謝平,奉太祖之名前來。”

“又是那個老不死的!你回去告訴他,若是再壞我好事,小心我連你謝家一起滅!”

謝平麵色一沉,卻還是笑道:“我來此並非要阻攔你行事,隻是替太祖傳幾句話。”

“什麼話?”李常勝冷笑。

“大明當權之前,北開城還是梁朝屬地,你李家在此不過二十年,有些秘辛或許不知。”

謝平將手負於身後,悠悠道:“近百年前,龍家先祖不過一介貧苦書生,卻意外得了大機遇,創立了潛龍商會,一直傳承至今。”

“你到底想說什麼?”

“潛龍商會……潛龍嶺,李城主不覺得潛龍商會這個名字有些耳熟嗎?”

“難道說……”

“冇錯,龍家先祖確實與潛龍嶺深處的那位禁忌存在有些淵源,李城主在動手之前,可要想好了。”

“不可能!這一定是巧合!”李常勝麵色凝重,大聲喝道。

“嗬嗬,李城主信也好,不信也罷,在下言儘於此。”

說完,謝平回頭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龍盛娜,這才縱身離去。

潛龍嶺,北陸山脈細分出的三道山嶺之一,是三嶺中最長的一條,也是山主最多的一脈。

傳聞潛龍嶺深處有一位禁忌嶺主,是一條潛龍,強橫之極,威震八荒,有人僥倖窺得嶺主真容,無不驚愕讚歎,悟道當場!

李常勝自然也聽過這等傳聞,當下頓在原地,他遙望著龍葉承和龍盛娜,神情複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