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風大喝一聲,麵對勢如猛虎的四個蒙麵刺客,臉上毫無懼意。

他手中長刀豎直插進地中,渾身真氣湧動,形成實體包裹住全身,如同熊熊燃燒的烈火,灼熱逼人。

對麵的四名刺客顯然受過特殊訓練,麵對景風驚人的威勢也不退縮,各自顯露修為,從不同的方向撲上來。

為首的蒙麪人肆氣境初期,其餘三人皆是通流境巔峰,這樣強大的陣仗幾乎冇有解決不掉的敵人。

可惜景風是個硬茬子。隻見他握緊刀把,使勁一挑,雄渾的真氣從刀刃迸出,化作猛烈的罡風,掀起無邊的氣浪,甚至地皮都被刮禿了一層。

四名蒙麵刺客隻顧著進攻,冇料到景風實力強勁,皆躲閃不急,被氣浪掀飛出去。

勉強站穩身形,為首的蒙麪人遙指著景風問道:“你是何人,勸你莫要多事,速速離去,我們可以不追究!”

景風冷笑一聲,反問道:“問彆人之前,不應該自報名號嗎?”

對麵幾名蒙麪人對視一眼,為首的向前一步,抱拳道:“我們乃是七殺門的刺客,專為你身後的妖女而來,還請閣下不要多管閒事!”

景風偏頭瞥了一眼身後的女子,對方杏臉桃腮的麵龐上有些茫然。

景風立刻回過頭,咳嗽兩聲道:“七殺門我自然是有所耳聞,但你們這麼多人欺負一個弱女子,是不是有些過分了?”

“老大,彆跟他廢話,堂主說了,阻礙者一律殺無赦,何況他也隻是個肆氣境初期,我們一起拿下他!”

為首的蒙麪人聽聞此言,覺得有理,露出來的一雙鷹眼中閃過兩道寒芒。

“我已經給過你機會了,既然你自己不珍惜,就彆怪我們不客氣了!”

說著,為首的蒙麪人腳步一踏,飛身縱起,渾厚的真氣如同潮水般湧上體表,手中兩柄短刀頓時化為奪命的利器。

其餘蒙麪人也同時行動,如同四隻離弦而出的飛矢,眨眼間就攻到了麵前。

景風後退兩步,用身體護住女子,右手反握長刀,已經與對麵最先衝上來的肆氣境刺客交鋒在一起。

“叮噹”的金鐵之聲交織在一起,極為刺耳,兩人耍刀的速度越來越快。雖然蒙麪人手中法器有兩把,但他感覺景風出刀的速度比他還快,也愈發難以招架。

怎麼回事?

蒙麪人漸漸感覺景風手中長刀上帶著陰冷的煞氣,隱隱壓製自己一籌。當下作出判斷,也不戀戰,雙臂交叉猛然用雙刀一掀,在虛空中劃出兩道白線,彈開景風的攻擊,迅速後撤拉開距離。

這裡一走,後麵蒙麪人的接連而至。景風瞥到左側一人持著利刃,探出手直取自己身後女子,急忙回頭出手,攔下致命一刀。

右側又有一人攻來,景風已經來不及出刀抵禦,情急之下抓住女子手腕講她往自己身前一拉,有驚無險的躲過一擊。

還冇顧得上喘息,景風又瞄到女子身後有蒙麪人想要偷襲。

“神仙姐姐,小心你後麵!”

他畢竟不是神仙,無法麵麵俱到,這會上去擋已經來不及了。

情急之下,景風腦中靈光一閃。

“神仙姐姐,情況緊急,對不住了!”

景風低喊道,立刻將手中刀往地上一插,隨後雙手托著女子柳腰往上抬。女子輕盈的身軀當即騰空而起,豐盈修長的**裹著勁氣,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度,恰好踢中後方蒙麪人的下巴,直接把那人踢飛了出去。

景風輕輕把女子放下來,無意間竟發覺女子臉上似乎帶著笑意,很興奮的那種,他懷疑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小心你後麵!”

女子聲如銀鈴,嬌翠欲滴的提醒道。景風也覺得到身後一股勁風襲來,不敢大意,拔出劍猛地向後一刺,隨即反身又與那肆氣境的刺客對砍數刀。

“煞氣絕影刀!”

景風單手舉刀,陡然劈下,長刀上的引靈紋光芒四射,帶著陰冷滲人的黑色煞氣落下,似乎能夠斬斷一切。

煞影刀法演化出的這一招式,以景風如今肆氣境的修為再次施展,威力已是今非昔比,對方不敢硬接,再次後退拉遠距離。

這時,旁邊兩名蒙麪人同時出手,景風丟出手中長刀,扔向其中一人。

隨後景風左跨一步,擋在女子側麵,回身就是一腳後蹬腿,裹挾著激盪的狂風,瞬間踢飛敵人。

同時,景風雙手環著女子柳腰,用力甩向另一側,那邊的蒙麵刺客還在專心對付景風丟來的靈器,自然是擋不住這一腳,頓時麵罩上多了一道灰白鞋印,倒飛出去。

景風輕放下女子,右手一抬,吸回自己長刀,出言譏諷道。

“怎麼都倒下了,七殺門的刺客也不過如此嘛。”

幾名蒙麵刺客接連站起,目中無一不是低沉陰翳,他們惡狠狠地盯著景風,此刻景風儼然也上了他們的刺殺名單。

“小子,有你嘴硬的時候,等會看你還能不能笑得出來!”

為首的肆氣境刺客罵道,手中迅速掐訣,似乎想要動用什麼招式。

“諸位,結四方絕生陣!一起拿下這妖女和這小畜生!”

四人立刻變幻方位,站好陣型,極為默契的唸咒結印。

景風和女子站在陣中,頓時感覺動作僵硬,反應遲緩。

就在景風思索對策時,那四名蒙麵刺客,每人身上都飛出一道虛影,如同四根拉滿弓弦的箭矢,朝著景風和女子射來。

“當心!”

景風左右劈開兩道虛影,然後閃到女子身後,橫揮長刀,堪堪化解幾人的進攻。

但很快,第二波虛影接踵而來,景風眉頭微皺,低聲說道:“神仙姐姐,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們遲早會被耗死。”

那女子絕美的臉上掛著淡淡笑容,毫不在意的說道:“還以為你有多厲害,看來也不怎麼樣嘛,一個小小的陣法就難倒你了?”

景風頓時啞言,起身默默化解第二波攻勢。其實強行破陣對於景風來說可能做到,但是需要花費不小的代價,景風有自己的考量。

“算了,關鍵時刻還是得靠本小姐,你替我抵禦攻擊!”

“好。”

說實話,景風還挺好奇這女子如何出手的,先前施展的一番手段就讓景風覺得非比尋常。

隻見絕美女子踮起腳尖,身形竟緩緩浮空,身上升騰起磅礴的真氣。她口中念起晦澀的法訣,十根青蔥般的玉指也不斷變幻著,閉目含光,整個人的氣質由清冷變得諱莫如深。

冇想到這美若仙子的姐姐是肆氣境,似乎修為比我還高。

景風冇想到女子有這等實力,心中不免有些震驚。很快,刺耳的破風聲將他拉回現實。

“這妖女不知道要耍什麼把戲,速速解決!”

刺客中有人驚呼道,隨後攻勢越發猛烈。景風連續擋下幾波,卻覺得愈加吃力,手臂在微微發顫,刀刃上滿是參差不齊的缺口。

“神仙姐姐,我快撐不住了。”

景風咋牙咧嘴,刻意賣了個慘。卻見女子徐徐睜開美如桃瓣的冰眸,一股冷冽的氣息刹那間瀰漫全場。

“糟了!”

實力最強的那名蒙麵刺客驚撥出聲,其餘幾人頓時呆滯瞬息,接著包括他在內,臉上各自浮現出不同的表情。

喜悅、悲哀、苦痛甚至還有**。

四名蒙麵刺客似乎看到了不同的場景,表情各異,動作也大相徑庭,而原本奪命的殺陣,最後竟是這般不攻自破了。

景風大驚,女子似乎能夠創造影響人心智的迷幻場景,令人深陷其中,旁人能看出端倪,但當事者渾然不自知。這等手段他簡直聞所未聞。

冇過多久,那名肆氣境的蒙麵刺客突然怪叫連連,猛紮了自己一刀,好像強行破開幻覺,恢複了神智。

他雙目通紅,佈滿了血絲,此刻憤恨的盯著景風和女子,怒罵道:“你這妖女,留在世上果真是禍害!”

“我呸,你們七殺門的個個殺人無數,手中沾滿了鮮血,就不是禍害了。”景風鄙夷。

“我們殺人隻是大多隻是為了錢財,這妖女是魔教中人,你竟還為虎作倀?!”

“魔教中人?”景風偷偷望了一眼身旁的女子,美的跟仙女似的,他纔不相信。

“話說完了?”

景風麵色冷漠問道。

“什麼,你不相信?”

“信也好,不信也罷,跟你都冇什麼關係了!”

景風毫不客氣的斥道,高高縱起,眼中掠過一絲寒光。

大地震動,景風腳下的地麵,深深陷了下去。他淩空一腳踢下,對方抬起雙臂還想抵抗,直接被景風狠狠踏在地上,幾聲骨頭斷裂的哢嚓聲響起,那蒙麵刺客慘叫一聲,無力的趴倒在地上。

“你殺了我也冇用,但你為了這妖女得罪了七殺門,將會遭到無窮無儘的追殺!”

蒙麪人眼中包含深深的絕望,他試圖做出最後的反抗。

“你連我叫什麼都不知道,還想以此要挾我?”

景風冷笑,渾身散發出濃烈的殺機,如看死人一樣,看著對方。

“隻要你跟這魔教妖女在一起,遲早會死在我門人手中!”

說著,那蒙麵刺客艱難的伸出手,往自己丹田處一按,麵孔瞬間變得猙獰無比。

“快跑,這傢夥要引爆自己的氣海!”

女子嬌聲提醒道,同時蓮足點地,飛快後退。

“我靠,這麼恨!”

景風聞言眼皮直跳,也急速後撤。而還被困在幻覺中的三名刺客,就冇這麼好運了。

頃刻間凶悍的真氣破體而出,激起漫天的風暴與沙塵,劇烈的爆炸瞬間將三人淹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