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這位村長,景風那小子本意並非如此,你這般遷怒於他,是否有些不妥?”

一個身披獸皮,體格壯碩,滿臉絡腮鬍的漢子正在一處裝修精緻的大門前對著一名老者說道。

那老者陽春三月卻裹著厚重的棉衣,臉上表情略有些無奈。

“我明白此事並非景風過錯,但一想到我的愛女,便是悲從中來……”

村長乾瘦的手掌揮了揮,對著漢子說道。

漢子歎了口氣,忽然像是想起什麼,從腰間布袋中取出一株顏色赤紅,葉子大如生薑的藥草。

“這是幾個娃子豁出性命采到的火薑草,對於治療寒傷雜症,冰毒等有奇效。”

他把火薑草遞給村長,又補充一句,“我從景風那裡拿來的。”

村長看著這株藥草,雙手顫顫巍巍地接過,他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許清蓮想儘辦法替他得來的。

“這個妮子啊……”村長隻覺得視線有些模糊,自己就這麼一個女兒,平時都寵上天了,要是早知道會發生今天的事,他寧可不要這株藥治自己的病。

“那女娃是個孝順的孩子。”

村長用手抹了一把淚,點點頭。

“還有件事,我用真氣護住了那女娃的心脈,雖然有玄靈冰匣這等奇物,可終究不是長久之計。”

村長定了定心神,問道:“請閣下指點。”

漢子擺擺手,“指點不敢當,隻是建議多買些陰寒的藥物多加料理,也許能拖的久些。”

“冇有辦法根除這毒嗎?”村長急切問道。

“那劇毒乃是來自一隻修煉百年的洞主,這類陰物雖修為有限,但用毒確是非同小可。”

“這毒,怕是任遨境強者都難以解,或許有什麼天材地寶……”

老村長聽得一愣,鬥膽問道:“閣下,不,敢問高人修為如何?”

“我不過一介逃難之人,境界隻有天通境初期。”

村長大驚,雖然這漢子說的輕鬆,但村長年輕時也是遊曆四方,頗有見識之人。天通境強者幾乎是人類世界中的頂尖高手,傳說能與洪荒凶獸搏鬥,實力強大無比。

這北方無數依山而建的村莊部落,人族相對弱小,有些妖獸精怪受到人類祭拜,以此換取保護人類不受周邊猛獸妖物侵擾,這類生物通常實力強大,便被尊稱為祭靈。

不過尋常祭靈也就百彙境或通流境左右的修為,肆氣境快趕上大山中的洞主了,屈指可數。

眼前這個其貌不揚的漢子誰能想到竟是一名天通境強者,那可是相當於大山統禦一方的山主。

村長自然懂得人情往來,當下便叫下人拿來許多銀兩綢緞,還要設宴款待,既是感謝漢子出手救助愛女,也有交好之意。

漢子眼下需要這些,可也隻要了銀兩,其餘一一拒絕了。

“我粗人一個,村長莫要見怪,這些銀兩,就當是借用那玄靈冰匣的報酬。”

村長也冇強求,這會漢子有拜彆之意,他還是將人一路送走。

漢子離開村長府,在梁香村閒逛,他能感受到村後的大湖中有一道實力強橫的氣息,應該便是祭靈。

他此刻收斂修為,去了一處酒館要了些酒食,心裡頗有些心事。

那邊景風隻覺得滿肚子委屈和不甘,悲憤之情幾乎溢於言表,一路跑到了村外很遠的一條溪邊。

景潔英擔心景風心裡過於自責,一路追了出去。

半路上,她忽然看到前方一棵大樹的高處站著一個身穿墨綠衣裳,銀髮披肩的人,她不知想到了什麼,腳步漸漸慢了下來。

最終,還是停下腳步,冇有繼續追下去。她有些神色複雜地看了看高處的人影,思慮再三,還是悄悄原路返回了。

景風頹然地坐在溪邊,懊惱地用雙手使勁抓自己的頭髮。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

他嘴裡低吼著,似乎在喃喃自語。

淚水從景風眼角溢位,一閉眼腦中浮現的就是許清蓮麵色蒼白地躺在自己懷裡的畫麵。

“都怪我,才害得蓮兒變成了這樣!”

他腦中又想起老村長說的那番話,兩個互生情愫的少年少女,以後卻再也無法看見對方,這比殺了他還要難受。

就在這時,一隻手拍了拍景風的肩膀,景風茫然地抬起頭,眼中出現的是一個相貌極為俊俏的白髮男子。

“師……師父?”景風認出來人,呆呆的喊了一聲,隨後頭靠在男子的一條腿上委屈地大哭起來。男子就這麼安靜地看著景風,不說話也不做動作。

一直等到景風哭鬨地消停了,男子才移開目光,說道:“我遇見你母親了,但是她見了我以後並未跟來。”

“娘?”景風似乎想起什麼,低下頭說,“我又給我娘惹麻煩了。”

“你在山中遇到了何事?”男子語氣淡淡地問。

景風便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經過告知了男子。

男子聽完依舊背手而立,臉上也無任何情緒。

“之後呢,你打算怎麼辦?”

男子依然波瀾不驚的問。

景風眼神有些癡癡地看著遠方,突然像是做了什麼重大決定似的,猛地起身對男子說道:“師父,我想變強!”

這次男子倒是罕見的挑了挑眉,“哦?”

“為什麼呢?”

“我想保護我在乎的人!我必須要變強。”

景風揉了揉眼睛,認真的看著男子說道。

“想從什麼時候開始呢?”

“就從現在開始!我已經下定決心了!”

男子看了他一眼,臉上又恢複到無悲無喜的冷漠表情。

“打坐。”

景風聽他說了這麼一句,愣了一下,隨後大喜,忙照著師父說的做。

“所謂修煉,是引氣入體,煉氣提升的一個過程。人體平常呼吸的自然氣息中含有極少的靈氣,這些靈氣不會被人體吸收,也無法察覺,隻有鍛鍊,捶打身體,讓四肢有力,身體健碩,才能讓丹田適應靈氣,成為適合存儲靈氣的容器。”

“人在錘鍊軀體幾年的潛移默化中,身體在默默的吸取存儲靈氣,並轉換為真氣,這些微弱似無的靈氣,在你的每一次呼吸中沉澱下來,總有一天,這些靈氣會達到量,足夠你在丹田中凝聚成一個氣旋。”

“風兒,沉下心去感受,用意念控製真氣在你的丹田凝聚,形成泉眼。這便是修煉的第一重境界——旋泉境。”

景風手掌朝天,雙手互捏在一起,隻覺得丹田處變的火熱,有些奇怪的感覺。

景風睜開眼看見褲子無由的翹起,頓時有些窘迫。

“心中安定,感受靈氣在身體遊走,不要胡思亂想。”

師父的話像一柄重錘,讓景風瞬間清醒下來,當下隻感覺有絲絲遊離的氣像小蛇一般在他的丹田處亂竄,他的手指換了個印,隻感覺真氣慢慢地聚集起來。

“用你的感覺去壓縮,引導。”

景風靜下心神,風吹氣水麵的波浪聲都聽得一清二楚。他腦中默默想著凝聚,加上身體多年的鍛鍊,真氣在慢慢地彙聚。

終於,真氣慢慢彙聚成一個氣團,景風明顯能感覺到氣團在丹田處緩慢地翻騰著,像個泉眼一般。

“繼續,感受你的真氣在經脈遊走,你隻是凝聚了部分靈氣變成了氣旋,然後很大部分的氣遊離在五臟六腑,四肢經脈。”

景風以意念聚氣,引聚真氣的過程中氣是相對靜態的,而氣遊走的經脈還在傳輸血液,則是動態的,必須以意念控製體內的元氣按照既定的路線遊走。

倘若在行氣的過程中受到外界的乾擾,勢必令修煉者的注意力分散,那些意念引導的真氣一旦失去了控製就會在經脈裡四處亂竄,可能會造成嚴重的後果。

景風隻覺渾身四肢百骸都通透無比,真氣在經脈遊走的感覺有種酥酥麻麻的感覺,有點像是觸了靜電。

“真氣凝成氣旋,形成泉眼一樣的氣團,以後你的氣就靠這個泉眼來補充,真氣通過泉眼輸送給四肢百骸的經脈來提升身體強度,同樣的,來自身體經脈的氣也能壯大氣旋。”

“你要引導氣把所有經脈都走一遍,通透一遍,確保真氣傳輸的時候暢通無阻,讓你的四肢百骸和丹田產生的氣互惠互補,這就是修煉的第二個境界——百彙境。”

景風默默引導體內真氣的疏通經脈,有時候遇到細窄的脈絡血管,真氣流過還會有針刺的痛感,他隻能極為緩慢的引導。

但不得不說景風在修煉方麵很有天賦,明月當空的時候景風終於睜開眼,他隻覺得四肢酥麻,但莫名覺得很爽,看來修煉很成功。

“怎麼樣師父?”景風心中大喜,他隻覺得自己的四肢身體充滿了力量。

以往的景風如果可以憑藉純**力量打碎一塊巨石,但是相反的,身體要承受很大的傷害。如今有了真氣的加持,一掌擊碎巨石的同時,身體除了有些痛感以外對身體幾乎冇有什麼損害。

“嗯,百彙境巔峰,比我預想的差一些。”

“什麼?”

景風疑惑。

“你修煉**六年有餘,我算著你六年多的積累,今日應該能一口氣衝到通流境初期,冇想到差了點,你是不是平時偷懶的?”

男子說這話的時候,依然麵無表情,但是景風聽了大驚,師父竟連修煉六年氣的總量能到什麼程度這個都能算出來?

“不過以你現在的修煉速度進階通流境界指日可待,這瓶增氣散給你,能加快修煉進度。”

男子從腰間拿出一個青色的瓷瓶,景風笑嘻嘻的接過道:“謝謝師父。”

男子看著景風,麵無表情的搖搖頭,似乎對自己的徒弟有些無奈。

他忽然想到了什麼,對景風說道:“風兒,那個姑娘,也許還有的救。”

景風一滯,隨即問道:“師父請明示!”

卻見男子搖搖頭,說道:“北方過了潛龍嶺有座迦蓮雪山,傳說山頂有株千年的雪蓮,可以造血生肉,化死為生,但是以你現在的實力……”

“罷了,你儘快提升修為吧。”

景風聽著師父的話,默默地捏緊了拳頭。

“早些回去吧,你母親還在村口等你。”

“好。”景風聽到這鼻子一酸。

“我也要走了,對了,你腰間的古鞭,你母親看到會傷心的。”

景風趕緊摸到腰間,斷成兩半的王器,摸上去有些冰涼,再抬頭時,白髮男子已不見了蹤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