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宴過後,楚若瑜與軍師回到營帳商量事情,最近岐週一帶周邊的倭寇越來越猖獗,燒殺搶掠無惡不做,楚若瑜與軍師商量著法子對他們進行剿滅,其實倭寇禍患早幾年就一直存在,因著他們有北奴的支援,所以才這麼猖獗,楚若瑜一直冇有去解決也是因為怕倭寇是挑起戰爭的導火索,北奴近些年一直對大楚國虎視眈眈,若是剿滅倭寇,必定給了北奴發兵的理由,楚若瑜不是不敢打,是怕生靈百姓遭殃。

這北奴國位於大楚國邊界,與岐周接壤,北奴王阿爾沁自少時登基,一直野心勃勃,想挑起與大楚國的戰爭,因岐周這一帶都是楚若瑜在鎮守,所以他一直不敢發兵,這誰人不知楚湘王,號稱戰神,百戰百勝。這必然不是阿爾沁敢招惹的。

楚若瑜與軍師正談著,隻見安風火急火燎地跑過來。

“王,你去看看婉君吧,她喝醉了,哭了好久。”

“喝醉了?”

這小姑娘喝起酒來真是冇個輕重,之前在王府也是……

他趕忙跑到蘇婉君的營帳,隻見小姑娘安靜地躺在床上,應是哭鬨完了。楚若瑜看向小姑娘,隻見她小臉紅彤彤的,臉上還有未擦乾淚水的痕跡,羽扇似的睫毛緊閉微閃,眉頭輕皺,臉上雖然還有未退去的嬰兒肥,但整個人卻已是清秀可人的小美女。楚若瑜看著她紅彤彤的眼睛,他伸手去為她擦淚,修長而指節分明的手剛剛碰到她眼,便聽到小姑娘微弱的聲音響起

“娘……”

聲音軟軟嬌嬌又帶點沙啞,小徒弟這是想孃親了,自從她進府,就從未提及她孃親,想是應該不在人世了。楚若瑜正想著,就看見她眼睛微微睜開,明亮清澈的眼睛就這樣盯著她,雙目含情,勾人心魄。

四目相對,兩人無言,隻是靜靜地看著對方,眼神交彙,空氣中夾雜了些許曖昧,這曖昧也充斥著蘇婉君的頭腦,她回過神來,軟軟得叫了句“師傅。”

“身體還難受嗎?”楚若瑜問道。

“有點,我下床喝水……”說著蘇婉君便從床上爬起,穿起鞋走到桌子上,把壺中的水一飲而儘,許是酒還未醒,她喝水漏得全身,水珠從她纖細白皙地脖子上慢慢流下,順著脖子一直流到她身體裡麵……

楚若瑜愣了愣,看著眼前這個醉酒的小姑娘,他有些哭笑不得。

小姑娘喝完水後,便走向床,誰知一腳冇踩穩,跌坐在了楚若瑜腳邊,楚若瑜剛想扶她起來,就見小姑娘把頭枕在他的雙腿上,長長黑黑的頭髮如瀑布一樣傾瀉而下,隨意地散落在他的腿上,小姑娘就這樣安安靜靜地趴在楚若瑜腿上,嘴巴裡喃喃說著:“師傅……師傅……”她一直重複叫著師傅,好像要說些什麼,但是卻一直冇說出來。

楚若瑜眼神瞬間變得柔情,她看向這個已經睡著的小姑娘,嘴巴撅起來甚是可愛,她平常一直都是規規矩矩不失禮數的,冇想到喝醉了酒居然這樣率真。楚若瑜看著她淺淺一笑,他慢慢地撫摸著她的頭髮,柔軟順滑的髮絲像摸在錦布上那樣舒服。絲絲髮根入心,今夜的他還能心安嗎?

他把蘇婉君抱回床,替她蓋好被子,便出門去了,他站在她營帳外,看向天空,他一生從未娶妻生子,也從未有過愛情親情,他這一生把所有都奉獻給了國家人民,他也從未有過娶妻生子的打算,他常年征戰,生死不定,娶妻是對妻兒的不負責。

或許在這一刻,他對小姑娘是有那麼一瞬間心動,可他立馬剋製住了,他知道他是師傅,他現在對她更多的是如師如父的感情。一日為師終生為父,他想把小姑娘教好,讓她日後嫁個好人家,她已經脫離了蘇家,從今以後楚湘王府便是她的孃家,是她最堅強的後盾。

他望向天空,天空中烏雲密佈,晚宴時下了小雪,現在已經完全停了,身邊傳來北風呼呼的聲音,在這一刻,楚若瑜是孤獨的。他像是一根支柱,撐著大楚朝的一片天,可他身邊卻空無一人,或許他那清冷穩重的氣質便是這樣形成的。

第二日,蘇婉君從床上醒來,她頭疼欲裂,腦袋裡像是灌了水鉛那樣沉重。她昨晚喝醉了,是誰送她回來的?她努力回想,卻隻回想出一個背影,那個身穿黑色狐皮大袍的男子,那個身形挺拔的背影……是師傅!師傅送她回來的?可師傅不是和軍師去談論要事了嗎。她梳洗完出了營帳,便看見雲逸笑著朝她走來。“婉君妹妹,昨晚喝醉了吧?”雲逸笑著跟蘇婉君說。

“我知道,我說了什麼嗎?”蘇婉君焦急地詢問雲逸,要是說了那個……就不好啦……

雲逸拍拍蘇婉君的肩膀,說道:“倒也冇說什麼,就隻是一直在喊孃親。”

蘇婉君長長舒了口氣,幸好冇將那個秘密說出來……還好還好。

“婉君妹妹,走吧,你師傅叫我們一起吃早飯,你師哥回來了。”

師哥?童顏回來了?,她隻記得童顏並未跟著楚若瑜去征戰,而是回了首都北平,她也不知道為何楚若瑜要派童顏獨自一人回去,她也冇問,許是有事要交給他辦。

“好。”蘇婉君回道。便跟著雲逸往楚若瑜的營帳中走去。

進了營帳,蘇婉君便見師傅端坐於主位,童顏跟安風一人坐一邊,見到蘇婉君進來,童顏便第一個開口:“一年未見,師妹風姿更加卓越了。”

蘇婉君笑笑,對著他們行了個禮。

“師哥近來可安好?”

“有勞師妹掛心,一切安好。”

兩人說罷,蘇婉君便跟著雲逸一起坐下吃早餐。她瞧瞧撇了一眼師傅,師傅正慢條斯理地喝著粥,一舉一動都透露著王者的優雅。她突然腦袋一閃,想起來昨晚與師傅……她趴在師傅腿上……天哪……

蘇婉君臉色頓時一片紅暈,安風看見了神色不安的蘇婉君,關心得問道:“婉君,你怎麼啦?”

蘇婉君回過神來,結結巴巴地回到:“冇……冇事……”她眼睛再次看向楚若瑜,隻見他並未抬眼,仍是繼續喝著白粥。

尷尬……蘇婉君無比尷尬。楚若瑜又怎會不知道她在想什麼,小姑娘定是記起了昨晚的事情。

突然童顏打破了這微妙的氣氛。

“師妹,我有一件事要告訴你。”

“何事?”蘇婉君問道。

“你大姐姐蘇婉寧要成為太子妃了,婚期就定在下月初六。”他平淡地說道,像是有些試探,試探蘇婉君會回什麼。

“大姐姐風華絕代美豔動人,能得太子歡心也是正常。”她不鹹不淡的迴應,從她語氣中聽不出任何感情。也冇有任何的欣喜與開心。

她知道,童顏這麼說,肯定蘇府是冇有請她去婚宴的,她已被候府拋棄,又怎會叫她回來呢。想起蘇婉寧,蘇婉君其實恨已消了大半,她知道,是蘇婉寧陷害她出醜,但這麼久過去了,她一直是個佛係淡然的人,反正以後也不能相見,蘇婉寧成親也跟她不再有任何關係。

蘇婉君冷靜,可楚若瑜卻心情複雜,太子作惡多端,這些年來爭權奪利,無所不有其極,這次與候府聯姻,定是為了皇位。若是日後太子登基稱帝,把大楚國交到這樣一個人手裡,楚若瑜於心不安。

他放下筷子,叫上童顏和軍師就去了營帳書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