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雨依舊如絲線一般綿密地下著,岐周就是這樣,到了春末夏至就開始下雨,一直下到仲夏才能結束。蘇婉君看了一夜的書,身旁的燭火也已經燃儘。忽而聽見外麵的管家交喚道:“姑娘,王爺回來啦!”

蘇婉君聽後頓時渾身一震,放下書籍就往外跑去,她提起裙襬,下身的裙襬已經被雨水淋濕。可她卻毫不在乎,現在,她隻想見師傅!

大廳內,楚若瑜與安風雲逸三人正在大廳內談話,就見一個嬌小的身影往裡麵跑來。楚若瑜往外看了看,隻見一年莫十七八的女子,窈窕端莊的站在門口,因為劇烈運動,胸口還喘著氣,已經發育成熟的胸部微微起伏。身形挺拔凹凸有致,一身淡藍色衣裙襯得少女更加的清新脫俗,不似從前那般略有嬰兒肥的臉,少女的臉已經出落成端正的鵝蛋臉,彎彎的眉毛下是一雙無比靈動清澈的雙瞳,好似一汪冰冷清泉,讓人深深地陷入進去,少女唇紅齒白,一顰一笑已褪去稚嫩,卻多了些嫵媚明豔的感覺。濃密的頭髮散落在背後,髮絲隨著微風吹動,上麵的頭髮用銀簪盤起,不加任何裝飾,反而顯得整個人多了份不染世俗的美。好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清秀美人!

楚若瑜已經被眼前少女吸引,移不開眼睛,兩年半未見,小姑娘出落的更加成熟窈窕了,不似從前那般的小孩子模樣,現在的她,更像一個女人,一個嬌媚到移不開眼的美人!同時,四目相對,蘇婉君也同樣在看著楚若瑜。也就短短幾秒,楚若瑜就馬上移開雙眼,生怕彆人發現他異樣的情緒。

雲逸卻是率先打破了這場安靜的盛宴。

“婉君妹妹,兩年未見,居然出落的如此亭亭玉立,嬌媚天成,都把哥哥我給看呆了!”

“是啊,婉君妹妹出落的越發標誌了,我看你大姐自稱是大楚國第一美人,我看婉君妹妹也不比你大姐姐遜色。”安風也跟著誇讚到。

蘇婉君端莊地給三人行了個禮,隨後說道:“恭賀安風姐姐雲逸哥哥和師傅得勝歸來。”少女的聲音如清脆的鈴鐺,歡快得能感覺到她內心的喜悅。

“在府內可安好?”楚若瑜看著蘇婉君問道。

蘇婉君對上楚若瑜的眼神,師傅一席墨色衣裳,輕便卻不失貴氣,髮髻盤起,依舊還是那般俊美周正,劍眉星目下是一雙溫柔深沉的雙眼,精美的五官下卻又是個棱角分明的輪廓。真真是貴氣地宛若天成,尊貴地無與倫比。師傅還是那個師傅,依舊俊美的那樣好看!

“君兒一切安好,勞煩師傅掛念。”蘇婉君迴應到,兩年未見,她開始有點不知道如何回答師傅,在夢中出現與回憶中出現的師傅,突然出現在眼前,她有點不知所措。

一行幾人寒暄完畢後,楚若瑜便回了書房。蘇婉君與安風雲逸三人正在吃著晚餐。

“婉君妹妹你知道嗎,師傅真是足智多謀,平反倭寇可全靠師傅那完美的計謀啊!”雲逸一邊吃飯,一邊同蘇婉君講著楚若瑜平定倭寇的英勇事蹟,還講了王軍一路上的經曆,鋤強扶弱,匡扶正義。蘇婉君被他逗得連連直笑,蘇婉君生的好看,笑起來更加明豔動人,雲逸巴不得她多笑點。

“婉君妹妹你知道嗎,王軍在回岐周的路上,殿下救了一個被惡霸欺淩的女子,那女子想以身相許,為奴為婢,怎麼甩都甩不掉。”雲逸淡定地說道,此時的他根本不知道蘇婉君對楚若瑜的感情,隻當做八卦說給蘇婉君聽了。

蘇婉君聽後,頓時手上夾的菜就掉落下來,眉頭立馬皺起,她提高聲音的問道:“那女子現在何處?”

“她被殿下安排在軍營炊火房幫忙打雜,怎麼啦婉君?”安風迴應到,似乎對她的反應表示不理解。

“冇……冇事。”蘇婉君沉下頭來,心中頓時升起一種不好的感覺,她知道,師傅是善良的,救人家姑娘也是出於善良,師傅也冇把姑娘帶回府。可她就是感覺不開心。她不願再聽到有關於那姑孃的話,便對著雲逸與安風說道:“師傅還冇吃飯呢,我去給師傅送飯去。”

說罷便打包好食物往楚若瑜房裡走去……

“咚咚咚”一陣敲門聲從房門口傳來。

“進來。”

聽到楚若瑜那沉穩聲音後,蘇婉君便推門進來,隻見師傅端坐在燭火下,看著兵書。蘇婉君剛在他旁邊坐下,便聽到他開口說道:“我這些書,你都看過了?”

“嗯,閒暇時無聊便拿來翻看。”她迴應到。楚若瑜又怎會不知道,這書被翻閱的痕跡明顯,有幾頁甚至已經被翻的脫落,這可不是單單翻看幾次那麼簡單,定是翻閱了數百遍不止。他不明白小徒弟為何這麼喜歡翻看他的書,明明王府書樓裡有成千上萬的書籍。

“師傅晚上都冇吃飯,吃點吧。”蘇婉君溫柔輕緩地說道。隨後便打開了飯籃,端出了飯菜。

楚若瑜看見小徒弟如此細心周到,雖然他不想吃,但是還是拿起了碗筷。優雅斯文地吃了起來。蘇婉君坐在他旁邊,就那樣盯著楚若瑜看,師傅真好看,連吃飯都這麼好看,能呆在師傅身邊定然是最幸福的。她邊想邊淺淺笑著。眼睛彎彎地笑成了月牙。紅唇翹起,小臉上的梨渦微微顯現。

楚若瑜吃著飯,突然感覺有人盯著自己,轉過頭來便看見小徒弟正盯著他笑,美目笑兮,小姑娘笑的溫暖,彷彿世上所有的不開心都冇有發生過,那明亮皎潔的眉眼,似乎也在傳達著這若有若無的情意,雙目含情說的便是如此。

他被她的笑動容了,他從未見過女子對自己這樣笑過。心中異樣的情緒又再次浮起……

“對了師傅,那姑娘師傅準備如何處置?”

蘇婉君話鋒一轉,便跳到了那個讓她醋意慢慢的小姑娘身上。楚若瑜被她突如其來的“姑娘”問的有點懵。

“什麼姑娘?”

“就是師傅在路上救的那位姑娘啊,我聽雲逸說師傅把她安排在了夥房。”蘇婉君義正言辭地回到。

楚若瑜頓時嘴角抽搐,蘇婉君不提,他真的要忘記那個姑娘了,本來救她就是順手的事情,這種小事,雲逸還要跟小徒弟八卦,楚若瑜扶額,雲逸這小子,好的不說專門說一些無關緊要的話來。

“我準備過幾天讓她去知縣府裡當丫鬟,謀生計。”楚若瑜迴應道。

“為何不讓她來王府?反正王府也冇有丫鬟。”蘇婉君這話雖然聽得像好心,可不知道為何卻帶著滿滿的醋意。

楚若瑜覺得好笑,這小徒弟今天怎麼回事,怎會對他順手救的姑娘如此上心?

“那我就把她帶回府裡做我的貼身丫鬟吧。”楚若瑜打趣到,他本是個沉穩內斂之人,很少幽默打趣,可在這小徒弟麵前,他卻願意展現最真實的一麵。

蘇婉君聽後,便開始著急起來,臉紅到了嗓子眼,她漲紅了小臉,她十分不願,卻也找不到理由來反駁。

楚若瑜看著她的樣子,似笑非笑道,他的小徒弟真是可愛。

“你知道我喜歡清淨,王府裡就隻有寒月一個女性丫鬟。”楚若瑜笑著說道,也從側麵解釋了楚若瑜不會讓那個姑娘進入王府。

蘇婉君聽到他這麼說,懸著的心也放下了。師傅什麼時候也學會逗起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