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楚國內,楚皇身體每況愈下,朝中爭權奪勢也越來越激烈。太子聯合章公,拉攏了南郡候府,成為下一任皇帝的不二人選。另一邊,朝中四年一次電科舉也即將舉行,這種重要的事,楚皇一般都是交給殷王,他做事縝密,滴水不漏。又仁心公正,是極好的人選。

至於太子,楚皇又何嘗不知他心懷鬼胎燒殺搶淫,聽身邊太監說,他這個月又娶了幾房小妾,加上太子妃,太子東宮起碼有佳麗兩千。可謂是夜夜笙歌,好不自在。楚皇不是不知,但太子是先皇後所生,又得章公與南郡候府的支援,他不是不知大楚朝的秘密,得南郡候府得天下。可把天下交到這樣一個人手裡。叫他如何又放心呢。

“唉。”楚皇楚耀天深深地歎了一口氣。他身體越來越不行,未來江山人選他也冇有個準數,既不能違背老祖宗的傳統,又不能把江山交給無能人的手中,他左右為難,病情也愈加嚴重了。

“去叫殷王來。”楚皇對著身邊的太監總管李英命令到。李英從小便輔佐楚皇,對楚皇忠心耿耿,在大楚朝可謂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是,陛下。”李英收到命令,便下去傳旨。

不一會,殷王就到達了楚皇宮殿。他一身紫色淺黃蟒袍,襯得整個人貴氣不凡,周正的五官與深邃的輪廓頗讓整個人顯得睿智非凡。他慢慢移步到楚皇內殿。

“兒臣參見父皇。”殷王恭敬地對著楚皇行了個禮。楚皇對這個兒子可謂是給予了厚望,他與楚若瑜從小就是最為優秀的皇室,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又天賦異稟。楚皇也是迫於章公與先皇後的壓力,不然真想把太子之位給殷王。

他慈愛地說道:“殷兒啊,快起來。”他望瞭望楚殷,見他起身,又繼續說道:“四年一次都科舉考試到了,你也知道,朝中官員大部分都是老臣,資質高,朝中是時候需要一批能乾優秀的新官員了,朕現在全權交給你操辦,你不要讓我失望啊。”

“是,兒臣定不負父王所望。”他迴應到。這次科舉,他一定要成功操辦,越往前一步,離皇位也就越近。

另一邊,章公已然知道此訊息,大感不妙,此刻他正與太子於書房密謀。

“太子殿下,依臣之見,此次科舉必然不能讓楚殷順利操辦成功。陛下本就看重楚殷,若是讓他操辦成功,那以後皇位的繼承者,就很有可能會像他傾斜。”

太子坐與主位,若有所思,雖然現在有南郡候府支援,但父王從小便器重楚殷,等父王駕崩,非常有可能會違反祖製,立楚殷為王。他現在與楚殷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絕不可能讓他占領先機.

“這次絕不能讓殷王如意。章公可有妙計?”

“科舉之事,無非是學子經過層層考試選拔上來,隻要在中間官員從中作梗,便可攪黃。”

章公是朝中德高望重的權臣,當今楚皇便是他與丞相一手扶持上來,他已經扶持了兩代帝王,心腹之臣遍滿朝野。要在科舉中搞事情,可謂是輕而易舉。

兩個相視一笑,拿起桌上的金盃對飲。太子一飲而儘,心中的境界也瞬間明朗了起來。

楚湘王府內。

蘇婉君好幾天都冇有去見楚若瑜,連之前每天都堅持的送早膳也接連斷了好幾天。楚若瑜雖然表麵裝作若無其事,但心裡還是會去想,是不是之前讓她嫁人,惹得她不開心了?這小徒弟躲在寧輝堂已經好幾天不見人了。

寧輝堂內,蘇婉君正躺在院子裡的搖椅上休息,白皙透亮的小臉上多了幾份可見的疲態。她嬌懶地躺在搖椅上,小臉在樹蔭下光斑的照耀下顯得格外宛若天成如玉雕琢。

“小姐,要不要喝點涼湯?看你今天氣色好多了。”

寒月在一旁搖著扇子一邊對蘇婉君說道。

“待會喝吧,我先睡會。”蘇婉君用著沙啞且帶點柔軟的聲音說道。原來自從上次從師傅房中出來,蘇婉君救發了燒,原不是什麼大病,喝幾天藥就好了,可天氣逐漸炎熱,蘇婉君慢慢地犯上了熱症。接連好幾天都冇有好轉。

因著生病都緣故,蘇婉君並未去師傅那裡請安,也冇有再給師傅做早膳了。她生病了,怕傳染給師傅。告訴師傅又怕師傅擔心。加上天氣炎熱,她就更不想走動了。懶洋洋地在院子裡呆了好幾天都冇出門。

到了晚上,蘇婉君纔起來跟寒月一起用晚膳。剛剛準備動筷,就聽見院外有人敲門。

“寒月,你去看看是誰吧。”

“是。”

寒月起身前去開門,就見安風站在門口,她還是一味的身著男子服裝,身形挺拔健美,可眉眼之間還是略見女子的柔美與溫和。

“婉君妹妹可在?”

“在的,安風將軍請進。”寒月邊說著,邊開門讓安風進院,安風穿過院子,來到內殿,邊看見蘇婉君獨自一人坐桌上準備用餐。

“安風姐姐,你怎麼來啦?要不要一起用晚膳?”蘇婉君淺笑地問道。

安風抬眼看了看蘇婉君,隻見蘇婉君嬌小的身影略為單薄,臉上可見的病態也把整個人拖的病怏怏的,好似一個冰美人,楚楚可憐。

“幾日不見,你怎麼消瘦了?”安風問道,眼睛裡充滿了關切與心疼。她與雲逸從小便跟著楚若瑜南征北戰,從前府裡有三十位將軍都是楚若瑜一手培養,現在他們成家的成家,戰死的戰死,都離開了王府,這王府裡隻剩下她與雲逸,十分冷清。好不容易來了個小妹妹,小妹妹溫婉可人,知書達禮,又是王府裡年紀最小的,她又怎能不疼愛呢?

“我……這幾日犯了熱症,怕傳染你們,就冇有出門。”蘇婉君解釋到。

安風看了看眼前這個妹妹,心疼到不行。坐到蘇婉君旁,憐惜地問道:“要不要我去請軍醫?”

她搖了搖頭,雙手握住安風的手,輕拍到:“我冇事,這個病我每年都會犯,按著老房子抓藥就行,姐姐不用擔心。”她知道安風擔心她,經過這麼多年的相處,蘇婉君是真心實意地把她當成了姐姐,比親姐姐還親。

“好吧,那你要多注意身體,我來是想告訴你,殿下明日會和我跟雲逸去打獵,你要不要一起去?”

打獵?師傅要去打獵,蘇婉君頓時眼前一亮,她已許久冇出過王府,自從上次在集市上被人調戲之後,她就再也冇出過府,現在有師傅帶她,肯定是冇事的。

“好,我去。”她甜甜一笑,這幾日她的病也好的差不多了。是該出去走走了。

安風笑笑,寵溺地摸了摸蘇婉君的頭。

“那明日見,我先回去了。”

“好。”她說著,便把安風送出了門,對著她行了個禮。她就是這樣,無論在哪,無論多親近的人,她都要禮數週全,不容有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