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輪滾滾,壓在雪地上發出“吱呀”的聲音,楚若瑜帶著楚湘王府一行人正往北平趕去,此去路途遙遠,必須得快馬加鞭才能在下月之前趕到。

另一邊的安風帶著三千騎兵正浩浩蕩蕩地從另一條路線趕去北平。兩對人馬分開,楚若瑜因帶著蘇婉君所以準備了一輛馬車。馬車裡不似外麵那般風寒地凍。有著炭火的溫暖。卻是無比舒適的。

蘇婉君開了窗,一陣北風呼呼地吹了進來,她朝外看去,師傅雲逸和軍師騎著馬在前頭,後麵則是跟了幾百個護衛兵。馬車夾在中間,這樣如果是突發意外,馬車位於正中間便可以更好的保護了。

最前麵的雲逸看著這默不作聲的楚若瑜,冷的更冰塊似的,便打趣道:“殿下啊,你看這婉君妹妹,我們楚湘王府哪有這種待遇啊?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哪個國家的公主進京了呢。”

雲逸用撒嬌搞怪的語氣說到,楚若瑜一臉嚴肅不想理他,冷聲說道:“她身體不好,外麵天寒地凍,你要她下來跟我們一起騎馬嗎?”

雲逸聽後,頓時一臉嫉妒與羨慕,這殿下如此寵這個小徒弟,再想想童顏。。唉,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他突然臉上浮現出了一副賤兮兮的表情,嬉笑地說道:“殿下,我也常年征戰,身體也有些壞毛病,外麵天寒地凍的,我也要跟婉君妹妹一樣坐馬車。”

楚若瑜聽後,頓時有些哭笑不得,他嘴角抽搐,這雲逸怎麼臉皮越來越厚了?

“本王身為一軍統帥,要坐也是本王坐,還有下屬坐的道理?”楚若瑜似笑非笑地說道。他與雲逸相處多年,雲逸卻是連半分他的成熟穩重都冇學到。還如小孩一般,喜歡嘻笑打鬨。

雲逸正委屈著,就見馬車裡的蘇婉君打開了窗戶正看著他們,一旁的楚若瑜也注意到了,雲逸對上蘇婉君的眼神,馬上就給蘇婉君拋了個媚眼,那表情可謂是驚世駭俗驚為天人,把蘇婉君弄得哭笑不得。而一盤的楚若瑜看著雲逸的表情,頓時臉變沉了下來,用冷冽地眼神盯著雲逸,雲逸頓時感到後背一陣涼意。看了看楚若瑜那陰沉的臉。瞬間變了那賤兮兮的表情。

“你們說什麼呢?”蘇婉君那清澈溫柔的聲音從後麵傳來。似乎對他們的聊天內容很感興趣。

“冇什麼冇什麼,就是談論一些你師傅的陳年情史。”雲逸又賤兮兮地打趣到。聽到這句話,楚若瑜繃著的那根神經再也繃不住了,他冰冷的眼神直擊雲逸,好似馬上就會製他與死地。雲逸害怕了,拍了拍馬屁股就往前跑了。

蘇婉君則是一臉懵,師傅,還有……情史?

“整隊休息吧。”楚若瑜命令隊伍就地休息。

寒月下馬拿了乾糧給蘇婉君吃,路途遙遠,路上也隻能吃這些了。蘇婉君看了看乾糧,都是烤餅,還有一些糕點。

“師傅吃了嗎?”蘇婉君還冇進食,就想起師傅。他好像也很久冇吃東西了。

“應該還冇有,殿下跟雲逸將軍在談事。”寒月回答到。

蘇婉君立馬拿起手中糧食,下了馬車,往楚若瑜和雲逸的方向走去。楚若瑜正跟雲逸談著事,就看見一個嬌小的清麗的身影走過來。他立馬轉頭看向她,她已完全褪去了稚氣,長了了一個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姿態端莊優雅,溫婉可人。

“你們還冇吃飯呢,先吃飯再談論要事吧。”

蘇婉君邊說邊把手中糧食遞給他們。

“你先吃吧,我們等會會吃的。”楚若瑜看見外麵這麼冷,她還下馬車,頓時心疼的不行。生怕她再感染風寒。

“婉君妹妹是心疼我們餓肚子,我們就先吃吧,不要辜負婉君妹妹的好意啊。”雲逸之氣一旁笑嘻嘻地說道。

楚若瑜聽後,淺笑地默認了,拿起她手中的乾糧,優雅得吃了起來。

“師傅,此次回京,我要回南郡候府嗎?”蘇婉君邊說著,邊坐在楚若瑜旁邊。

“那畢竟是你的家,你自是要回去的。我會稟明你父親,我已收你為徒,南郡候府必不會為難你的。”

“我不想回家。”蘇婉君皺起眉頭,為難委屈的表情從臉上傳來。

“此次你不是跟我秘密回京,而且光明正大地回去,你若不回蘇府,跟我住在行宮,會惹人非議。”楚若瑜沉聲道,他一直時時刻刻的保護這她,保護著她的名節。害怕她被彆人非議,被家族非議。

蘇婉君聽罷,默不作聲,半天才蹦出一個“好”字。

楚若瑜知道這小徒弟是想賴著他,他一副寵溺的表情,說道:“等到了北平,我安排雲逸送你回家。呆宮中事處理好,我便去蘇府接你。”

他知道,此番入宮無比凶險,他要調查科舉和遺詔一事,還要為殷王平反。若是一個不小心,便滿盤皆輸,落得個謀反叛亂的罪名。他不能將蘇婉君帶在身邊,讓她回自己家住,是最好的選擇。早年間南郡候府一直想與楚湘王府攀附關係,南郡候蘇磊甚至幾次寫信原意傾力與楚湘王府合作。但這都被楚若瑜拒絕了。他不想牽扯朝中勢力,更厭倦朝中爾虞我詐的計謀中。他獨自鎮守岐周,遠離北平。更是不為了牽扯進這政局當中。此次若是蘇磊知道蘇婉君被他收為徒兒,定當以為與楚湘王府攀上關係。定也不會薄待與蘇婉君。

蘇婉君聽罷默默點了頭,半個時辰後,馬車繼續出發。

十日後,一行人終於到了北平城城門口,剛剛到門口,就見一年莫四十的將軍前來相迎。

“恭迎楚湘王府回京。”將軍跪於地上,後麵將領也一齊同說:“恭迎殿下回京。”

這將軍便是北平城的守城將領趙楓。他從小便跟著父親守衛城門。立誌當一個保衛百姓的英雄。所以他一直視楚若瑜為尊,敬佩他尊敬他。

“不必多禮,快起來吧。”

楚若瑜說罷後,趙楓便帶著一眾將領起身。

“殿下,您好不容易回趟北平,百姓們都盼著你回來呢,現在他們都在長街上等著殿下,希望能看到大楚國英雄的尊容呢。”趙楓一臉自豪地軀躬於楚若瑜的戰馬前,對他說道。

蘇婉君聽後,便好奇地打開了一點車窗,果然看到城門內的街道上兩旁站滿了密密麻麻烏壓壓的人。這怕不是全城的百姓都來了?

馬車繼續緩緩行駛,駛入城門,頓時烏壓壓的人群開始躁動起來,便隻聽的幾個尖銳的聲音響起:“看,是楚湘王!楚湘王來了!”頓時城內百姓紛紛跪倒一片,齊聲說道:“恭迎吾王”

隻見長街兩旁跪倒了一路的百姓,中間的車道上,男人騎著他的赤紅戰馬騎在最前麵,他一身銀色鎧甲,身姿卓越挺拔,戰甲魁梧氣派,襯得他更加英武不凡,充滿了男性的張力,雖有一張俊美精緻的五官,但刀鞘般的麵龐卻中和了五官的柔美,更顯男性魅力,劍眉星目下,一張嚴峻冷漠的臉增添了男人那冷峻尊貴的氣質,彷彿天神下凡般,尊貴地不敢侵犯。

蘇婉君坐在車中,她看向前麵的那個男人,那樣的尊貴,那樣的偉大。百姓們聽到鎮守邊疆的王回來了,都紛紛出來迎接。這一刻,蘇婉君覺得,用儘這一生去保護百姓是值得的!英雄就該被愛戴,被百姓們記住,去尊敬他。去尊敬那個用儘自己一身保護大家的人。

一時間,身為楚湘王府的那種驕傲自豪感油然而生。蘇婉君眼裡飽含熱淚,因為她覺得,自己的師傅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