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湘王府回京的訊息馬上就傳到了楚楠的耳朵裡,他高坐與龍椅之上,冷臉聽著李英彙報著楚若瑜進城的情況。楚楠聽後,臉更沉下一分。

“天下禦下出巡,恐怕都冇這陣仗。”楚楠冷哼一聲,冷冽的臉上多了幾份陰狠。

“回皇上,楚湘王坐鎮邊陲多年,戰功赫赫,百姓無不稱讚,此次是楚湘王第一次正式回宮,百姓們肯定都想一睹這英雄的尊容啊。”李英在一旁添油加醋地說道。

“戰功赫赫又怎樣,我這個皇叔還不是要臣服於我。”楚楠冷聲說到。對於這個皇叔,他是怎樣也喜歡不起來。他們自小就不是一路人,楚若瑜與楚殷走的近。與他並不是一派人。可這位皇叔輩分大,又立下千秋功績,十分得民心,他上位必要得到楚若瑜的支援,才能讓天下百姓信服。

“等待楚湘王入宮,四周都是宮中守衛禁軍,到時他不支援也得支援殿下啊。”

李英說罷後,楚楠臉上露出邪魅的笑容。看來這一次,登基儀式可以順利進行了。

楚湘王府的馬車分為兩對,一隊護送蘇婉君去候府,一隊由楚若瑜帶領入皇宮。

馬車慢慢地停在路邊,蘇婉君開窗一看,便看到“南郡候府”的牌匾立於眼前。候府還如往年一般,屋簷,牆麵都和走時一樣。隻是牌匾比之前更加氣派,許是不久前翻修過。

蘇婉君拉車簾正準備下馬,就看見楚若瑜端立於馬下。蘇婉君立馬下馬,疑惑地問道:“師傅不是去宮裡了嗎,怎麼在這啊?”

“我想了一下,還是由我親自送你入府比較穩妥。”

蘇婉君畢竟是他的徒弟,由師傅親自送徒弟入府,才能讓候府的人知道楚湘王府對蘇婉君帶重視。楚若瑜想著先送蘇婉君入府,在回皇宮也不遲。

蘇婉君聽後露出開心地笑容,原來師傅要親自送她回家啊。本來回家還不知道怎麼跟爹爹說,如今有師傅做為後盾,便不怕了。

因著蘇磊並不知道楚若瑜會跟來,所以並冇有出門迎接,門口的小廝見到一行人,一眼就認出了人群中的蘇婉君。

“四小姐。”小廝跟蘇婉君行了個禮,卻見蘇婉君一旁身穿鎧甲的男人,英武不凡,氣度優雅從容。

“四小姐,這位是?”小廝不解地問道。

蘇婉君笑著解釋到:“這位是楚湘王,你去跟爹爹通報一聲吧。”

小廝聽後一臉震驚,大名鼎鼎的楚湘王為何會來候府?他立馬以八百裡的速度衝進去通報。而身在內院的蘇磊正和三女兒蘇盈盈談論著事,就見小廝通報說楚湘王帶著四小姐來了。頓時大驚失色。

“楚湘王怎會來候府?快快,快請楚湘王進客廳!”蘇磊說罷後便匆匆地趕往客廳。

一旁的蘇盈盈更是呆立在一旁,她又驚又喜,是殿下回來了!那個讓她暗戀多年魂牽夢縈的人來了。心臟砰砰砰直跳,她不敢相信地捂住胸口。她鎮靜下來,趕忙整理妝容,往客廳走去,這次終於可以見到他了!

客廳內,楚若瑜姿態挺拔端坐於坐位上,旁邊坐著的是一身淺紫色衣裙的蘇婉君。

“不知楚湘王光臨寒舍,蘇磊有失遠迎,還請見諒。”蘇磊的聲音從門外傳來,隻見一個年莫四十幾的男子從門外走來,雖年過中年,但精氣神依舊堅朗。明亮的黑瞳與蘇婉君有幾分相似,炯炯有神。

蘇婉君看向那個多年未見的父親,他變老了,鬍子也慢慢變白,臉上皺紋也越來越多了。她一時間心裡滋味五味雜陳,在她小時候,娘還未過世之時,父親待她是很好的,也十分寵愛她,可是有一天不知道發生了何時,父親突然冷淡厭惡了孃親,將孃親關起來。也正是因為這樣,孃親才身患重病,不治身亡。也自此後,父親再也不待見她。父親在蘇婉君心中地位也越來越淡,甚至消失不見。

蘇磊後麵跟著的是候府的老夫人,也就是蘇婉君帶祖母。二人都見到多年不見的蘇婉君。隻見蘇婉君已完全褪去稚氣,長成了一個落落大方的大姑娘,溫婉可人,傾城絕色,全然不似小時候那般柔弱病態。而是更加明豔動人。蘇磊與老夫人滿臉疑問,這丫頭不是送去軍營中當歌姬了嗎?怎麼現在如此體麵?

蘇婉君起身朝蘇磊與老夫人行了個禮。

“爹爹與祖母安好,女兒不孝,毀壞候府臉麵,女兒跟你們請罪了。”玲瓏清澈的聲音響起。蘇磊頓時有些失神。這姑娘長大了,與她孃親長的有五分像似,卻比她孃親多了幾份明豔動人。相比於蘇磊的驚歎,老夫人卻在沉思,為何王軍一個小小的歌姬卻要楚湘王親自送回?

蘇磊臉頓時冷了下來,冷聲說到:“坐下吧。”

幾人都陸續入座,蘇磊命令下人上好茶水,待茶水上齊後,蘇磊第一個發話了:“不知道殿下大駕光臨我寒舍有何事呢?”

楚若瑜修長白皙的手指拿起茶水,優雅地吹了吹熱氣,緩緩地說道:“我此次前來,隻為一事。”他撇了撇蘇婉君又繼續說道:“我已將君兒收為徒弟,君兒天資聰穎,知書達禮,我常年教導於她,師徒情誼深厚,現在她已經是我楚湘王府的人了。”

尖銳的指甲劃過木門,楚盈盈在門外聽著,頓時臉色慘白,為何為何從小不受待見的妹妹可以成為楚若瑜的徒弟,得楚若瑜重視,為何她連見一麵他都難上加難。這太不公平。她甚至希望當初在壽宴上出醜的是她……

蘇磊與老夫人聽後,互相看了一眼,似乎各自交換了眼神,他們母子多年,一個眼神便能知道對方心裡在想什麼。

“既然君兒能得此機緣,耐是我南郡候府的榮幸,我待君兒叩謝殿下的恩情了。”老夫人說罷後便狐假虎威地想給楚若瑜行李,她這樣做不過是為了讓楚若瑜知道,既然蘇婉君已成楚若瑜的徒弟,那麼候府定當重視她。

楚若瑜單手製止了老夫人的行李,並恭敬地扶她起來。

“老夫人是皇祖父最喜愛的郡主,我怎麼能受老夫人的禮。”

“我這劣女還得多虧王爺這些年的幫助的教導了。”一旁的蘇磊笑著說道,這笑可是發自內心的笑,南郡候府能攀上楚湘王府,蘇磊高興都來不及,楚湘王府勢力巨大,將軍不勝其數,能攀上楚若瑜府,相當於自己有了個強有力的後盾。他自是歡喜的。

楚若瑜點點頭,他知道,有了楚湘王府做後盾,候府不敢再欺負她,他也能放心讓蘇婉君呆在家中。

蘇磊看了看這個許久未見的女兒,眼神立馬轉變為慈愛:“君兒啊,你剛剛回府,就住在東院的蓮閣吧。”

“不用了,我在雅澗閣住慣了,不習慣住彆的地方。”蘇婉君冷淡地回到,她知道,父親是因為師傅的原因纔不敢虧待她,這樣的父親讓她覺得虛偽。她本就不喜家裡人,蓮閣與他們挨的近,她可不想抬頭不見低頭見地看見他們。

“嗬嗬嗬,那好吧,就依你,我讓下人把雅澗閣打掃出來。”蘇磊尷尬的笑了笑,他知道,自己當初在壽宴上放棄她,是他做的無情,現如今自己的女兒攀上了楚湘王府,那便是給家中帶來榮耀,他再不喜歡這女兒也要表明依著她,誰叫她找了個這麼強大的靠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