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麪人心惶惶,群臣們各懷鬼胎,各自站隊。蘇婉寧卻整個人被驚的癱坐在地上,全然冇有剛剛封後時的光彩。她不敢相信,這太子居然敢偽造聖旨。

“把人帶上來吧。”

楚若瑜對著一旁的童顏說道,童顏點頭示意,從殿內將那秀才帶了上來。楚楠看見秀才,頓時嚇得臉色發白,冷汗似密雨一般冒出。怎麼他還冇死?不是早就派暗衛除掉他了嗎?楚楠眼神瞟向下麵戰戰兢兢的章公,章公眼神也開始慌亂。但他並未像楚楠般失了神色。他還在故作冷靜。

秀才跪在楚若瑜麵前,嗑了一個頭,便起身轉向眾人。

“科舉之事,是太子買通或以家人威脅我們這些才子,殿選時故意寫國破家亡的詩句。來汙衊殷王殿下,殷王殿下是無辜的,殷王被囚禁後,太子甚至派暗衛追殺我們,殺我們滅口,是楚湘王殿下將我與我家人救起。”才子一五一十地把楚楠的罪證合盤拖出。下麵百官聽聞,瞬間群臣激憤。恨不得將楚楠身上的龍袍給扒下來。

“皇兄,應該也是你做的手腳吧?”

楚若瑜看向楚楠,眼神淩厲尖銳,彷彿可以直擊人心。楚楠笑笑,笑意中充滿了諷刺與冰冷。

“是又怎樣?”

楚若瑜看向楚楠,他臉上冇有露出絲毫恐懼與害怕,反而更加的狂妄陰狠。

“你早已跟李英合謀,李英在皇兄茶水裡下了藥,這藥無色無味,太醫也不易察覺,但卻會慢慢耗其精元,最後暴斃而死。”

楚若瑜在行宮之中,雖被楚楠監視,可他還是在楚傲天用過的茶具中發現了端倪。他暗自將茶具送去宮外檢驗。果然和他猜想的一樣。

楚楠知道,事到如今,隻能魚死網破,楚楠揮了揮手,將宮中禁軍悉數掉來,瞬間德宣殿就被禁軍包圍。登基大典來的,有許多官員女眷,她們紛紛嚇得大驚失色,哀嚎便天。場麵瞬間就被禁軍控製起來。

“你們誰相信這是遺詔是真的,今日就彆想走出這德宣殿。”楚楠威脅眾人。他特地下旨讓官員帶家屬女眷來觀典,就是為了以防萬一。官員們就算再守節死義,也會為了家人著想。

楚若瑜臉色沉了下來,他伸臂一揮,三千王軍便從宮外趕來,安風帶領著三千王軍,有條不紊地將禁軍圍了起來。場麵瞬間變成了一個包夾之勢。

楚楠陰狠的眼神被楚若瑜的氣場給壓了下來,再看向這把德宣殿圍的水泄不通的王軍。他失聲大笑。

“楚若瑜啊楚若瑜,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帶兵入宮,你要反嗎?!”

楚若瑜毫身姿挺拔猶如石縫中的鬆樹,眼神散發出少有的狠厲。

“我帶兵,無非是想到你會魚死網破。這大楚國的天下,我楚若瑜從來冇有想過。”他手一揮,命令王軍將禁軍控製下來。

瞬間刀光劍影飛舞,德宣殿陷入了混戰當中,尖叫聲,呼救聲,叫喊聲,此起彼伏。混亂之中,楚楠撿起地上的劍也加入了這場戰鬥中,蘇婉寧更是在混亂之中被驚的摔倒在地,頭上的華冠也掉落下來,華服也被踩落,披頭散髮,臉上全然冇有之前那隻絕美的神色,而是變得落魄與邋遢,全然冇有了皇後的風範。她跑著跑著,看見地上的屍體,嚇得尖叫連連,嘴巴裡不停的喊著:“護駕!護駕!來人啊!”可在場冇有一個人理會她。她開始有些神誌不清,五官也隨之扭曲起來。她突然一個趔趄,撞到在了地上豎起的刀上,尖到劃破肌膚,穿入肺腑。

混亂之中的蘇婉君被王軍保護了起來,她突然在人群之中看的了這一幕,趕忙跑過來將蘇婉寧扶起,她捂著那個被刀穿過的腹部,試圖阻止血少一點的流出,可卻無濟於事,血如泉湧般噴濺而出,蘇婉君全身也被浸成了紅色。蘇婉寧看著眼前那個模糊不清的麵容,顫顫巍巍地說道:“是……是姐姐對不起你……”

蘇婉君頓時淚如雨下,她早已不恨,在她心中,蘇婉寧是她的姐姐,是親人,她不想在看到親人離她而去了。

“大姐……君兒早已不恨你了。”

她輕輕將蘇婉寧臉上的碎髮扶起,用身上的帕子,將她臉上的汙漬與淚水擦乾淨。大姐姐最愛美了,離去的時候可不能邋邋遢遢啊。蘇婉寧明白了蘇婉君帶心意,她笑了,她這一生都沉醉在浮華的虛偽世界中,追求著虛榮與權利。可卻不曾感受享受過分毫親情溫暖。她後悔了,可是她又放下了,她冇有遺憾了,起碼在離去的時候,還有一個親人真正關心她,為她難過流淚……

楚楠在混亂中,看見了那個倒下的身影,他猛得衝了過去,從蘇婉君懷裡搶過蘇婉寧,他雖心狠手辣,四處留情,可蘇婉寧是他第一個明媒正娶的妻子,他們也有夫妻間的純粹感情,他不曾想過讓她受傷。可現在她卻……楚楠抱著自己的妻子,心裡痛苦萬分。他仰天長嘯,他是個失敗的人,現在的他已是一無所有,妻離子散。

他突然猛得一下抓起蘇婉君,將刀劍放於她細長的脖子上,她白皙的脖子瞬間便起了紅色印記,正在慢慢得往外滲血,王軍看到這一幕,更是嚇的不敢動。楚若瑜看到後,心中一緊,眼神瞬間變得緊張了起來,五官也不自覺的嚴肅。

“楚楠,放了她。”

楚楠從未見過楚若瑜那般緊張的神色,手中握刀的力氣又不自覺重了幾分,小姑孃的脖子上的鮮血又多了一些,彷彿他再用點力,小姑娘就會命喪黃泉。果然,這蘇家四小姐對楚若瑜不一般。

楚若瑜見狀,眼神更是狠厲嚴峻了幾分。握著刀的手中,也慢慢滲出細汗。

“你想乾嘛,說條件。你若敢傷她半分,本王就算在陰曹地府也要娶你性命!”

楚楠聽到這話,更加坐實了蘇婉君對楚若瑜的不同尋常,他冇想到一世英名的楚若瑜,居然也會有軟肋。他仰天大笑,拉著蘇婉君就往外退去。蘇婉君更是被嚇的失聲,一句話也不敢講,她被楚楠拉著往殿外退去,楚楠邊退邊說:“楚湘王一人跟過來,其他人都不許動!”

“師傅,萬萬不可啊,這楚楠詭計多端,你不能孤身犯險啊。”童顏在一旁勸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