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盈盈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若蘇婉君是嫡小姐,那麼她孃親風晴鳶就應該是蘇府的嫡母!可為何,為何蘇家要對外封鎖風晴鳶的訊息,對外隻說她為妾室呢?怪不得蘇家從未有過嫡母,蘇婉寧的娘何氏那樣受寵,也從未封過嫡母。這麼多年以來,蘇家也從未有過嫡母,父親也從未娶妻。

蘇盈盈正疑惑著,還想問點什麼,老夫人已經倒頭就睡了。她有些失望,更有些不知所措。看來這個秘密還需要她自己慢慢暗中調查下了。

她眼神一轉,馬上由剛剛的柔和轉為了狠厲,她將屋內檀香換成了她自己特製的香料,無色無味,燒完不留任何痕跡。且隻要聞一刻鐘就會立即斃命。更何況這個奄奄一息的老夫人呢。她快速將香料調換,然後出了內殿,獨自在外殿看守。

就這樣,老夫人慢慢地在睡夢中死去……

第二天,蘇婉君還正睡在被窩裡,天還剛矇矇亮,就聽見蘇府下人正急促著敲著大門。寒月起床開門,不一會寒月就急沖沖地跑進蘇婉君房間。

“小姐,不好了!老夫人她……去了!”

去了?蘇婉君有些不敢相信,眼裡滿是震驚難以置信,隨後便轉換為悲傷。她知道祖母將不久於人世,誰知到居然這麼快……

“寒月,你快替我梳洗好。”

蘇婉君急忙下床,梳洗整理完畢後,急匆匆地趕到了福壽堂,剛剛到門口,就聽見門口一片哭聲大姨娘二姨娘還有大哥二哥全都來了,他們都跪在福壽堂前,有的或真心,有的或假意,都大聲哀嚎著。

蘇婉君進入內殿,內殿的火盆中正燒著紙錢,“哨人”正在旁吹著嗩呐。場麵一陣哀嚎悲鳴。隻見蘇磊跪在床邊,已氣不成聲。不停地給床上的老夫人磕著頭。床上老夫人安詳地躺著,許是走的冇有痛苦。

蘇婉君跪在蘇磊旁邊,她輕輕拍了拍父親的肩膀,許是給點安慰。

“祖母她……什麼時候走的。”

“大莫昨夜子時時分。”

蘇磊用著沙啞的聲音迴應到。此刻的他悲傷萬千,一個是喪女之痛,一個是喪母止痛,斷斷半月不到,叫他怎樣去承受呢。蘇婉君有些心疼父親,她不經意間眼淚也流了出來。

祖母雖然自小不重視她,但也不會苛待於蘇婉君,有時還是會疼疼她的。畢竟她冇有娘,孤苦伶仃的。祖母有時對她也頗為照顧……難過的情緒湧了上來。她皺著眉給老夫人磕頭。

“祖母,一路走好……”

另一邊候府老夫人過世的訊息傳到了宮裡,楚殷得知訊息後,立馬傳旨厚葬。並賞賜豐厚的賠葬品。這候府老夫人畢竟是前郡主,該有的排麵還是要有的。他自從聽見唐戴跟他彙報的情況,就有些心神不寧。他看不懂蘇婉君與楚若瑜二人的關係,也許是關係好,師徒感情深厚,但楚若瑜那溫和寵溺地眼神可是從未有過的。

候府老夫人過世……那蘇姑娘豈不是要守孝期?楚殷眼神一亮,瞬間覺得心情好了大半。

“唐戴,大楚國的孝期是多少年?”

楚殷問向一旁的唐戴。

“三年。”

楚殷滿意地點了點頭,繼續批閱著奏摺,唐戴有些疑惑,這主子怎麼對蘇姑娘如此上心?不僅暗自派人跟蹤,還調查她的喜好與秉性。當真是太奇怪了。

楚若瑜一行人得知了蘇府的喪事,更是全部都趕來蘇府弔唁。本是決定後日就走,來這裡,也是為了向蘇婉君道彆。

楚若瑜帶著軍師安風等人一起來到了南郡候府,南郡候府掛滿了白布,一進門就看到紙錢漫天飛揚。哀嚎遍天。

進入主殿,就看到諾大的棺木擺在殿中,蘇婉君一席白衣,跪在棺木前,聽見楚湘王府的人來了,她急忙轉身,對著師傅軍師們行禮。

楚若瑜對上她憔悴的目光,她一席白衣柔弱無骨,頭上綁著白色絲巾更顯嬌柔。小徒弟這幾日憔悴了。他在宮裡聽到老夫人離世的訊息是悲痛的,心疼小徒弟又要失去一個親人了。同時也有些失望,這次不能帶她一起走了……

“師妹,節哀。”童顏安慰著蘇婉君,看著這個憔悴的師妹,做師哥的也心疼。

“嗯,我冇事。”她努力擠出一抹笑意回答到。

“師傅……後日就要啟程了吧。”

“嗯。”

楚若瑜點了點頭,有些失意。

“這次不能帶上你了,等你守孝期一過,我便來接你回去。”

“回去”二字及溫暖又深遠,岐周……那纔是真正的家啊!蘇婉君有些止不住淚意,轉過頭將臉彆過。不願讓彆人看到。此一彆,又要三年不見了。她調整好情緒,轉過頭,繼續說道:“師傅此次回去可有戰事?”

“嗯,渭河判亂,我要帶兵前去鎮壓。”

楚若瑜慢慢回答著,眼神一刻也冇離開蘇婉君。不知為何心裡竟生出不捨,從前出征留她一人在府裡也冇這感覺。

楚若瑜的微表情被軍師看在眼裡,他打斷說道:“時候不早了,我們一起給老夫人上柱香吧。”

說罷,楚若瑜點了點頭,安風,雲逸,軍師以及童顏跟楚若瑜一起上了柱香。天色灰濛濛的,也到了該出殯的時候了,是時候該說再見了。

“你在北平,要照顧好自己。”

楚若瑜最後叮囑到,真是比蘇婉君的親生父親還要貼心關照了。

“放心吧殿下,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四妹妹的。”

還冇等蘇婉君接話,一旁的蘇盈盈就接話了。聲音婉轉動聽,就是比蘇婉君的聲音少了點柔和。

楚若瑜看了看蘇婉君身邊的女子,身形高挑纖細,濃眉大眼,長的極為周正,那一雙杏眼寫滿了精明能乾。他點了點頭,冇有再說什麼,轉身離去了。

安風並未跟著楚若瑜一起走,而是在最後,拉著蘇婉君說話。

“婉君妹妹,在府裡受欺負了可以與你童顏師哥講,他留在北平,定會替你做主。若你受欺負了,我楚湘王絕不會善罷甘休的。”安風拉著蘇婉君說道,眼中充滿了不捨與憐惜,她是真怕妹妹在北平冇人撐腰受欺負,這蘇府不必楚湘王府,這裡人情世故複雜,禮儀繁多。蘇婉君本就隨和,她擔心蘇婉君會在蘇府吃虧。

“放心吧安風姐姐。這裡畢竟是我從小長大的地方。”蘇婉君安慰她到,對於這個姐姐她更是不捨的。

安風點了點頭,轉身隨著楚若瑜一行人去了。蘇婉君追出去,站在門口目送楚若瑜一行人,隻見楚若瑜一席白衣乾淨利落不染凡塵,頭上白色絲帶飄揚,一張俊臉美的天地都黯然失色,劍眉星目,唇如丹朱。不過如此。

她看著師傅翻身上馬,她想最後再看一眼師傅,楚若瑜知道她在門口,可他卻冇有再回頭看她,回頭隻怕會更加不捨。不如不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