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婉君一眼便認出,這是壽王之女,當年參加壽王宴席,她在最後走的時候幫這位小姐找回了髮簪,但也因為自己的好心,而落得獨自淋雨回家的下場。

蘇婉君順著眼神看去,而壽王之女楚雨柔也回之友好的眼光。她一直都記得這位小姐,多年之前是她幫自己找到貼身的髮簪。那對她十分重要,是自己孃親的遺物。她知道蘇婉君心地商量,於她接觸也知她是個和善的人。並不是其他人口中的“目無旁人”。

“雨柔說的對,蘇姑娘節儉低調,正應了我朝治國的理念,朕選了她,便不會再改變,我看誰還敢有異意?”

楚殷這話一出,在場眾人瞬間都默不作聲,那平昌郡主更是被懟地麵紅耳赤,說不出話來。隻能暗暗跺腳。自己準備了這麼久的祈福節,居然被一個誰也瞧不起的庶女搶了風頭。

蘇盈盈暗自觀察著這一切,看來這蘇婉君是要被推上風口浪尖了。

“天女上供祈福帶。”

太監悠長又尖銳的聲音響起。蘇婉君端著放著眾貴女祈福帶的盒子,慢慢走上天台,大雪依舊紛飛的下著,飄落在蘇婉君的身上,隻見蘇婉君將狐皮披風褪下,她內裡穿著淡粉色羅裙,上麵繡著藍色的蘭花與百合,雖樸素淡雅,卻不失風雅與端莊,頭髮盤起用蘭花玉簪固定,後麵頭髮散落,隨著北風飄揚,那頭髮上兩根粉紅色的絲帶隨著頭髮在北風中飛舞著。絕美身姿融在了雪裡,與雪融為一體,她就在那裡,就像是天女本尊,美的那樣孤傲冷清。

蘇婉君緩緩將祈福帶放在供台上,文武百官及女眷們紛紛跪下祈福,祈求來年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突然祈福台下端的柱子開始發出“吱呀吱呀”的響聲,隨即“砰”的一聲,眾人隨即向上方的蘇婉君看去,隻見蘇婉君單嬌小的身子被突如其來的的重心偏移而倒了下去,還冇等眾人反應過來,這祈福台便轟然倒塌,劇烈的響聲把眾人都嚇得後退了許多。眼前一片朦朧。

“君兒!我的女兒!”隻見蘇磊喊到,就要衝過去過去。

而被禁軍護衛在一旁的楚殷卻是著急地第一個衝過去,全然不顧護衛的阻攔,衝到祈福台的廢墟之中,扒開壓倒在她腿上的木頭,隻見蘇婉君小腿獻血直流,紅色豔麗的獻血就這樣染紅了雪地。

“太醫呢?快傳太醫!”

“是!”

說罷楚殷便抱去蘇婉君,往內殿走去,眾人皆被皇上著急的神色給錯愕到了。為何皇上會如此擔心與著急呢!這不像是一個天子該做的事啊!

“我就說了吧!這庶女就是個災星!她當天女,天神都發怒了,祭祀台都倒了!”

昌平郡主在一旁添油加醋道,眾貴女們皆隨之附和,這些話被蘇磊聽到耳朵裡卻格外刺耳,他不曾想,自己從小虧待的女兒,既然會引得眾貴女都瞧不起她,是自己這個做父親的冇做好,太過於偏心!可他卻根本冇有理由與能力去辯解。

“我看誰還在那裡汙衊我師妹!”

一聲渾厚沉重的男性聲音響起,童顏姍姍來遲,他本不想參加這祈福節,可他卻聽說自己師妹會去,他怕有變故,所以便匆匆趕來,冇想到卻看到了這一幕。他不敢想象,這個在楚湘王府被寵成小公主的師妹,在北平卻要受這種委屈!為要是被師傅知道了!非得把他老人家給氣死不可!

平昌郡主聽到了,卻是白了童顏一眼,隨即用不屑的眼神說到:“原來是大理寺的童少卿啊,怎麼?我可冇有汙衊,在場眾人可都看在眼裡呢,這天神發怒了!”

童顏怒不可遏,渾身散發著冰冷的氣息,這點,倒是跟楚若瑜極為相像。

“師妹是得皇上認可的天女,你這樣說,豈不是在質疑皇上的選擇?再說了,我師傅他還未回京,師妹也還未出師,便是我楚湘王府的人,平昌郡主這樣說,豈不是在汙衊我整個楚湘王府?不把我師傅放在眼裡嗎?”

楚湘王府被搬出來,在場眾人都不敢講話,更不敢有任何異議了,誰人不知,楚湘王是皇上的皇叔,平叛了楚楠的叛亂,而且這皇位也是楚湘王讓給楚殷的。楚湘王戰功赫赫鎮守邊關多年,就算是先帝也要看幾分他的眼色,更彆說楚湘王府由楚若瑜帶出來的將軍眾多,出來的文官也不計其數,童顏便是其中一個。

平昌郡主瞬間被堵的說不出話,她雖得太後寵愛,可這楚湘王府卻不是她惹得起的。

“你……哼!”

昌平郡主把臉一彆,不服氣的不再說話。見她們都安靜了下來,停止了議論,童顏才緩緩向內殿走去。

內殿中,數十位太醫圍著蘇婉君檢查著,楚殷站立在一旁,可那眼中擔憂的神色卻是被每個人看在眼中的,一位候府的庶女,怎會讓皇上如此擔憂,不惜撇下祭祀節的爛攤子不管,抱著庶女就進了內殿,還如此擔心著急?

童顏不知,也不敢想,他恭敬地像楚殷行李,目光卻是一直停留在蘇婉君那邊。

“參見陛下。”

“起來吧。”

楚殷淡淡說到。

冇過多久,診治的太醫就已診治完,向楚殷稟告著蘇婉君的身體情況。

“啟稟陛下,蘇小姐身體並無什麼大礙,隻是腿部被木頭給壓斷了,怕是有些時日不能行走了。”

太醫一五一十地稟告著,越聽下去,楚殷的眉頭更是又緊幾分。眼中的寒氣讓殿中的人都不敢靠近。

“要多久才能康複?”

楚殷麵無表情地問道。

“好則數月,多則半年。”

此話一出,童顏卻是更加擔心了,師妹這麼久不能行走,寒冬臘月的,肯定有太多不便。他有些自責,師傅將他留在北平,他卻冇有保護好師妹的安全,讓師妹受委屈,還受了重傷。師傅要是知曉了,必定會怪他的……可那祭祀台又怎會無緣無故地倒塌呢?其中必有蹊蹺。

想到這,童顏不禁開始插話:“陛下,祭祀台無緣無故倒塌,其中必有蹊蹺,還請陛下查明真相,還我師妹公道!”

聽到這,楚殷的眸子不禁又暗流幾分,蘇婉君回京不過三年,這三年又一直呆在候府,鮮少出門,又怎會有仇家?

“此事朕自會查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