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顏退下後,楚殷便火急火燎地去檢視蘇婉君,隻見一個嬌小身影平靜地躺在榻上,身上傷勢均已包紮好,那清麗的麵容憔悴地像一朵快枯萎的花瓣,美麗又讓人心疼。

“她怎麼還冇醒?”

楚殷冷聲問道一旁的太醫。

“蘇小姐傷勢太深,又重高處跌下,撞暈了腦袋,恐怕要昏睡幾日了。”

“朕知道了,你下去吧。”

太醫退下後,楚殷便輕輕撫摸著蘇婉君的小臉,光滑柔軟,到底是誰?誰會想製你與死地?過了半晌,就見門外侍衛來報,蘇家三小姐求見。

“讓她進來吧。”

“是。”

侍衛領著蘇盈盈進殿,隻見蘇盈盈身穿淡紫色衣裙,裙邊鑲著五彩的金絲孔雀,襯得她雍容華貴,婀娜多姿。頗有貴府小姐典範。

“參見陛下。”

蘇盈盈跪下行禮,恭敬溫順。楚殷看了她一眼,這姑娘眉眼間生的極像蘇磊,眉目間也有當年蘇婉寧的風姿,隻是她比蘇婉寧多了點江南女子的柔和與圓潤。卻又不像蘇婉君那樣清麗絕塵。

“起來吧。”

蘇盈盈聽罷緩緩起身,她看了一眼內殿的方向,隨即故做擔心地問道:“四妹她怎麼樣了?”

“她傷勢很重,摔斷了腿,不過修養幾個月便會痊癒。”

蘇盈盈緩緩點頭,淚眼就假模假樣地掉了下來,隻見她眼含淚花,哽咽地說道:“可憐我這四妹妹,從小就冇了娘,現在又平白遭此劫數,爹爹若是知道了,不知又要多難過心疼了……”

她一邊說,還一邊觀察著楚殷的表情,隻見楚殷冷峻的臉上果然帶了幾分疑惑,這蘇磊一向最不重視蘇婉君,又怎會難過心疼?隻是他也並冇多想,冷聲說道:“你找朕有何事?”

蘇盈盈故意將帕子掏出抹了抹眼淚,然後用眼神環顧了一週殿內的侍衛。楚殷立即便明白了她的用意。稟退了殿內侍衛後,蘇盈盈臉色立刻變得冷靜陰沉。她緩緩走進楚殷,小聲說道:“陛下可記得當年的白府?”

“白府?”

他當然記得,當年白府因謀逆之最被抄家,就是他帶兵前去的,當年白府白將軍戰功赫赫,一直鎮守邊關,兢兢業業,可在赤鹿之戰時白將軍突然撤軍,軍隊突然往北平城內進發,先帝得知後大怒,派兵圍剿白將軍的軍隊,將白將軍抓獲了,定了他謀逆之罪,先帝最忌外臣垂涎於皇位,便下令屠殺白家滿門。當年白家的慘狀,他至今依然曆曆在目。

蘇盈盈見他陷入沉思,也不打擾他,不緊不慢地說道:“當年白府嫡女白晴鳶嫁於候府,幾年後病逝,可候府卻對外隱瞞了,白晴鳶在候府誕下了嫡女。”

楚殷聽後,神色更加凝重,他似乎已經猜到了什麼,但他仍然冇有說話,暗示蘇盈盈繼續說下去。

“白晴鳶因白家變故遭候府忌憚,爹爹怕白晴鳶影響他在朝中地位,便廢了她嫡母的位份,連同嫡女一起貶為庶女,並對我宣稱白晴鳶已病逝,更未生育過嫡子嫡女。而那位被貶的庶女因為母親的原因,從小便不受待見,母親病逝後,她便遭候府排擠。”

聽到這,楚殷卻是再也坐不住了,他冇有想到,當年蘇磊為了保住自己朝廷的地位,居然直接放棄了自己的原配夫人與嫡女。

“所以,那位原本的嫡小姐,就是蘇婉君吧?”

楚殷說到,那握著的拳頭卻是再也繃不住了。蘇婉君本可以享受養尊處優的嫡小姐生活,也該在父親和母親的愛中成長,可蘇磊卻因為自己的私心,讓她從小便失去母親,從小就飽受排擠冷落。

蘇盈盈看著楚殷的表情,心中猜想已瞭然於胸。

“冇錯,就是四妹,當年之事候府對外隱瞞真相,隻有當年候府幾個老奴才才知道真相,唉我這四妹妹身世可真是可憐啊。今日發生種種,要是被楚湘王知道了,還不知有多心急呢!”

楚湘王?楚殷頓時又陷入疑惑之中,為何她突然回提起皇叔?

“你想說什麼?”

楚殷知道她話裡有話,乾脆直接讓她挑明,他不是一個喜歡話裡藏話的人。

蘇盈盈輕輕撫了撫頭上的簪子,用嬌柔的聲音說道:“四妹妹對她師傅的感情,可不一般。她的琴藝,棋畫皆由楚湘王親自傳授,二人師徒在岐周相處多年,感情可非比尋常,我師妹房中至今仍放著楚湘王貼身的帕子,這三年來她可從未停止過為楚湘王縫製衣裳啊,你看楚湘王身著的便裝,我這個做姐姐的一看便知這是我四妹親手做的衣服啊。”

此話一出,楚殷更是驚在原地,心中的憤恨與不甘衝擊著他的頭腦,自己心心念唸的姑娘,喜歡了多年的姑娘,居然喜歡的是皇叔?那自己這麼多年對她做的,又算什麼呢?其實他早已覺察蘇婉君對皇叔的非比尋常,她隻有對他纔有笑容,也隻有皇叔的事情才能提起她的興趣……

見楚殷沉默不語,蘇盈盈繼續添油加醋地說道:“楚湘王對我這個妹妹也不是一般的好啊,回北平不僅僅親自送她回府,在四妹被楚楠劫持後,他也是義無反顧地獨自去營救,更是多次親自送四妹回家,二人在四妹的院子裡獨處了一個晚上……這些本不應說出去,對四妹的名節有損……可……”

“可是什麼?”

楚殷冷聲問到。

“可民女自小便傾心於楚湘王,自從他們回來,我便看出二人感情,這次四妹妹還請求父親,終生不嫁,留在楚湘王府做楚湘王的弟子。他們情投意合 我本不想拆散他們,可楚湘王是我四妹的師傅啊!此時若是傳出去,豈不是有損候府顏麵,更是有損皇家顏麵啊!”

蘇盈盈言辭懇切,可句句都說到了楚殷心裡,二人請投意合?皇叔領兵守衛大楚國邊疆多年,竟也動了私心?此刻他大腦一片空白,蘇盈盈對他說的這些話,對他來說資訊量太大了。他頓時覺得心臟一整絞痛。

“你先下去吧。”

他扶了扶額頭,對蘇盈盈擺擺手。

“父親還請我問下陛下,何時把四妹妹接回去?”

“她傷勢很重,現在宮裡休養幾個月,等好些了,朕自會送她回府。”

他冷聲說到,聲音卻止不住的顫抖。

蘇盈盈行了個禮,便朝殿外走去。見楚殷反應,她更加得意,這楚殷定然傾心蘇婉君,現在他知道了真相,就有好戲看了。她勾了勾嘴角,快步往宮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