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宮牆院,紅牆綠柳,一輛獨馳的馬車正行駛在寬闊的宮道上,馬車像著宮門 處行駛。宮牆之上,楚殷一席龍袍端立於上,高大的身影在夕陽的照耀下顯得落寞無比。他身旁站著這,正是唐戴,主仆都二人靜靜看著行駛而去的馬車。良久才見唐戴出聲。

“陛下,若是捨不得,何不多留蘇姑娘幾日?”

楚殷苦笑地勾勾嘴角。

“她喜歡的是皇叔。”

一句皇叔,絕了他多少念想,他們從小一起習文從武,親如兄弟。他被囚禁於殷王府時,是皇叔將他救出。將皇位拱手讓位於他。

唐戴會意點點頭,才十**歲的年紀,他已比常人多了許多豁達與通透。

“陛下,恕奴才直言,楚湘王一生鎮守西北。孑然一身。縱然有私心,也會壓抑住自己的想法。因為他身上肩負著保衛大楚國的使命。”

見楚殷無言,他又繼續說道:“陛下喜歡兩情相悅,可卻又怎知,若二人兩情相悅卻冇有結果更讓人惋惜遺憾呢?陛下是天子,無論楚湘王功勞多重,您始終是皇上,是萬民之主,陛下若是喜歡一個女人,又何必大費周章呢?直接娶進宮便是。也好過蘇姑娘跟著楚湘王在邊關受苦。”

楚殷眼睛動了動,是啊,若是兩情相悅卻冇有結果,還不如強求來的圓滿。起碼她有個名分。他是天子,想得到一個女人,又何嘗要如此大費周折呢?

夜晚,太後孃娘與楚殷一起用著晚膳,楚殷因為政事繁忙,極少去太後宮中。今日倒是不同尋常地來了。

“蘇姑娘你送回去了?”

太後一邊夾著菜,一邊漫不經心地問道。

“嗯。”

太後慈祥地笑笑,自己兒子的心思,她又怎會不知?

“這蘇姑娘啊,性子內斂孤傲,但是卻極為善良率真啊。”

“母後……”

楚殷想說什麼,卻又欲言又止,

太後一眼心知肚明的表情,她放下筷子,將身邊之人遣退,聲音沉重地說道:“你想封她為妃,她是不願。可她也會為了她師傅,與你相敬如賓。”

楚殷愣了愣,他有點驚訝,為何太後會將他心思猜了個一乾二淨。

楚殷沉思一會,想了想,隨即跪倒在太後腳邊。

“謝母後點撥。”

太後笑著點了點頭,她早已知曉蘇婉君對楚若瑜的心思,從她帶那把禦風琴就知道。她的琴音每個音律都透著楚若瑜的影子。這並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練成。

蘇府的院子裡,蘇婉君站於廊前,看著外麵自由自在飛翔的小鳥,不禁淚目,她想師傅他們了,在北平,她冇有後盾,冇有依靠,隻能自己掙紮,被規矩教養束縛著,好在師傅就要來了,師傅要來接她了。

她轉頭杵著柺杖,慢慢悠悠地走進書架,將書小心翼翼地拿下,擺放整齊。

“寒月,將我的箱子拿出來。”

寒月正在在房間裡沏著茶,看見蘇婉君的動作,不禁問道:“小姐,你收拾書乾嘛?”

蘇婉君莞爾一笑。柔聲說道:“這都是娘留下的書,我要帶去岐周的。”

“好的。”

寒月笑著答到。

“對了,再將我縫製給師傅的衣服包下。”

還冇等寒月回答,門外的小廝便來報,說宮裡來人了。蘇婉君好心情頓時就煙消雲散。她將書本放下。交代好寒月怎樣整理書本後,便往蘇磊的青鬆堂走去。

青鬆堂內,蘇磊與蘇盈盈跪作一排,蘇婉君見狀,趕緊跪在蘇盈盈身旁,餘光一看,便看到小太監手拿著黃色聖旨,不由得心中惴惴不安。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候府嫡女,溫婉嫻熟,極得朕心,朕特封為辰妃,擇日進宮。”

聖旨一出,在場二人皆震驚無言,隻有蘇盈盈依舊淡定,這樣的結果,她早已料到。蘇婉君卻是心中五味雜陳,更是疑惑,候府不是從未有嫡小姐嗎?那嫡小姐又是誰?

小太監走後,還冇等蘇婉君問,就見蘇磊冰冷的聲音從身旁傳來:“你收拾收拾,等你傷好的差不多,就進宮吧。”

聽罷,蘇婉君抬眼看著蘇磊,眼中滿是不解與不願,她不解,她何時變成嫡小姐了?更不願,不願嫁給不喜歡之人,一輩子都困在宮中。她就這樣看著蘇磊,眼中早已蓄滿淚水。

“父親,君兒何時變成嫡小姐了?”

蘇磊轉過頭去,不願對上她的眼神。蘇盈盈見狀,趕緊離開青鬆堂,將這一爛攤子全部交給蘇磊。

過了良久,蘇磊才緩緩開口。

“君兒,你就是候府嫡小姐,你娘……是……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

聽罷後,蘇婉君更是不願相信,不願相信這個結果。她絕望地搖搖頭,眼前這個父親,這個親生父親,現在看起來居然如此像一個惡魔,一個殺人誅心的惡魔。

“你祖父一家犯下重罪,抄家滅口,為父……為父迫不得已才休了你娘,將她貶為妾室……”

迫不得已?蘇婉君冷笑到,淚水緩緩在她臉頰上滑落,她冷眼看著自己這個養育幾十年的父親。

“她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啊!你怎麼,你怎麼忍心讓我娘活活病死啊!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她到死還喊著你的名字!你知不知道,我在雪裡整整跪了一夜,整整跪了一整夜!你都不肯見她一麵!”

蘇婉君已被憤恨衝昏了頭腦,她不知,不知該怎樣去原諒他,原諒這個殺人的惡魔。

蘇磊轉過身,看著滿臉淚水的女兒,慚悔與悔恨襲滿了他的腦海,他不禁老淚縱橫。

“君兒,是爹不好,是爹攀附名利,放棄你們母子倆,是爹該死!”

蘇婉君哭成淚人,她的心好像被撕裂般,疼得隱隱作痛。

“君兒,你聽爹說,你是候府的嫡小姐,若你不進宮,便是抗旨,就算爹求求你了,你為了候府,為了爹爹,為了你姐姐,你進宮吧!爹爹給你跪下了!”

說著,蘇磊便起身準備下跪,冇想到蘇婉君一把將他扶起。

“你不是我爹,我冇有你這樣的爹!”

蘇婉君拖著拿傷著的腿跪在冰冷的地上,她絕望地笑笑,她這一跪,是跪她娘,她遠在天上的孃親。從小到大,她飽受欺淩,吃不飽穿不暖。可她卻覺得很幸福,因為孃親在身邊。後來有一天孃親不在了,她變得孤家寡人了,每天都渾渾噩噩地活著,直到遇見了師傅,是師傅教她琴棋書畫,教她四書五經。對她百般嗬護遷就。她這一生,隻想留在師傅身邊。她不求名分,隻求能回到岐周。回到那個屬於她的家。可她卻被自己真正的家所束縛。她這一生,真的像籠中之鳥。

她絕望地看向蘇磊,突然眼前一黑,暈倒在了冰冷的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