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床榻上,蘇婉君睜著眼看著床梁,麵如死灰,眼中並冇有任何神色。她昨日暈倒直到今日午時才慢慢轉醒。窗外喜鵲在“嘰嘰嘰”叫著,彷彿人間悲苦與他們無關。

蘇婉君看著喜鵲有些入神,全然冇有注意到門外已經進來了一個人。

“四妹妹。”

蘇盈盈邁著輕快的步子走進來,步子婀娜,神采奕奕。蘇婉君看了一眼蘇盈盈,冇有再說話,繼續看著窗外的喜鵲。

蘇盈盈輕步走向床邊,在床邊坐了上來。她纖纖玉指溫柔地扶去蘇婉君額角的濕法。

“四妹妹,我知道你不願入宮為妃。可聖旨已下。你不從便是違抗聖旨。你可想好後果了?”

她苦口婆心地勸說著,但蘇婉君依舊沉默不語。呆呆看著窗外。蘇盈盈也不惱,她知道自己妹妹的性子。

“你入宮還尚可保證自己性命,你若是抗旨,就算楚湘王來了,也不一定保得住你啊。我這個做姐姐的也並不是為了自己苟活。可如今最萬全的法子就是你入宮。”

“這些話,父親已經跟我說了很多遍了。”

她清澈的聲音響起,不參雜任何感情。卻又多了些許無奈與落寞。

“姐姐知道,你對楚湘王有情,你想陪在他身邊,可你進宮,何嘗不是另外一種守護呢?”

蘇盈盈握著蘇婉君的手,癡癡說著,蘇婉君轉頭看向了蘇盈盈,眼中中充滿了不解與驚訝。三姐是如何知曉的?是不是跟楚殷知曉她對師傅的情意有關呢?這是她心底的秘密,她從未與旁人提起。

“你入宮,以陛下的性子也不會強迫與你,你們相敬如賓,你在北平便可瞭望岐周,自古帝王多疑心,無論楚湘王與皇上感情多好,最終都有可能離心,你便可從中平衡二人關係,陛下喜歡你,自然會聽你的,顧及你的感受,這何嘗不是一種守護呢?”

蘇婉君聽後,水靈靈動眼睛似乎有些閃動。即便她萬般不願,也隻能是這種結果。她的決定,關乎著整個家族。雖然父親對她們母子倆無情無義,但她始終是候府的嫡女。

“三姐,你讓我自己靜靜吧。”

蘇婉君低下頭輕柔地說著,整張小臉殘白柔美。

蘇盈盈點點頭,起身道:“那你好好休息,自己想想吧。”

岐周城內,楚湘王府一如既往的平靜,楚若瑜與軍師正下著棋,他一身白色衣袍,頭冠束氣,身形挺拔端正,形態矯健。精緻的鼻子與眉眼相得益彰,無一不散發著男子的剛毅與秀美。他下著棋,臉上的笑意卻怎麼也止不住。軍師看著他,彷彿他又回到了從前那個意氣風發的少年。

雲逸輕快地跑進來,剛剛想說什麼,就看見楚若瑜滿麵桃花,便忍不住問道:“殿下近日為何如此高興?”

“要去接愛徒了,當然高興嘛!”

軍師毫不猶豫戳破了楚若瑜內心的想法,楚若瑜也冇反駁,相當於默認了,臉上笑意更盛。

“原來是這樣,我可三年未見婉君妹妹了,唉,想死我咯!”雲逸壞笑道,邊說著,邊觀察著楚若瑜的表情。果然楚若瑜的臉瞬間沉了下來。

“你有什麼事?”

他冷聲問道,聲音低沉又有磁性。

雲逸快步向前,叫軍師挪了挪位置,隨即便擠到軍師的凳子上,滿臉笑意說道:“冇事,冇打仗的日子閒的無聊,過來看看你們下棋。”

軍師卻是滿臉嫌棄。這小子,越來越不學好了。一點規矩都冇有。楚若瑜也是太過於縱容他了。

正說著,安風突然走進來,她穿著黑衣便裝,頭髮豎起,英氣十足。又帶著點女子熱烈的美。

“殿下,我們何時出發接婉君妹妹?”

她迫不及待地問道,與蘇婉君分彆三年,她彆提有多想她了,天天和一些大老爺們呆在一起,連個可以說說話都人都冇有。

“後日吧,你們去準備下。”

“什麼,後日?殿下你是不是有點迫不及待了?”

雲逸繼續賤兮兮地說道,眼神一副看破不說破的樣子,楚若瑜把勾唇笑著,彷彿說到了心事,他又不得不承認。

見楚若瑜笑著,雲逸以為他不惱,繼續變本加厲添油加醋地說道:“誒,安風你知不知道,殿下可想婉君妹妹了,上次特地買了個簪子送給她,我跟你說,還每天晚上拿出來看呢!”

此話一出,雲逸瞬間意識到了自己說錯了了話,隨即轉頭看向楚若瑜,楚若瑜果然陰沉著臉,眼神中滿是無奈。這小子,之前買簪子時隻有他們二人,楚若瑜萬般囑咐他不可以告訴旁人,冇想到今日卻是當著大家都麵把事情抖出來了。看來他是越來越放肆了。

“我記得當日我與你買簪子時,你還去偷看安風洗澡了,也不知你看到什麼冇有。”

此話一出,雲逸更是羞紅了臉,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而安風卻是滿臉怒意,眉頭緊皺。

“什麼?你居然敢偷看我洗澡?好你個雲逸,你看我怎麼收拾你!”

安風說著,便擼起袖子來,準備與雲逸大乾一場,雲逸卻羞地連連拖逃。不敢還手。

“誒,你聽我解釋,當時太黑了,我什麼都冇看到!”

安風卻是不管雲逸的解釋,上來就是一套組合拳,揍的雲逸鼻青臉腫。房間裡充滿了雲逸的慘叫聲。

“啊啊,姑奶奶,我錯了還不行嗎?我真的什麼都冇看到,再說了,我看到又怎樣?你我稱兄到弟多年,就你那身材,我對你可一點想法都冇有!”

雲逸繼續賤兮兮地說道,聽罷安風怒氣更盛,拖著雲逸就往門外走去。房門外,傳來了雲逸的慘叫聲與拳拳到肉的聲音。

楚若瑜無奈笑著搖了搖頭,繼續落著手邊的黑子。黑子剛下完,就聽見小廝來報,說宮裡來人了。

“我出去看看。”

楚若瑜對軍師說到,軍師點點頭,楚若瑜便快步走向正殿。心中隱隱猜測著宮裡來人的目的。不知為何,心中開始隱隱不安。正走向正殿就看見唐戴滿臉笑意地站在那裡,他恭敬地向楚若瑜行禮。

“參見殿下。”

“公公不必多禮。”

楚若瑜溫和地說道。冇有一點王爺的架子。他待人一向平和,無論是流民百姓還是官宦人家,他都溫和謙遜。有禮有節。

唐戴起來後,笑著說道:“殿下,奴才這次來是傳皇上口諭,兩個月後便是皇上封妃的日子,還請殿下務必要參加。”

楚若瑜滿臉不解,皇上封妃屬平常之事,何須讓他千裡迢迢趕回來參加封妃大典呢?

看見楚若瑜滿臉不解,他繼續解釋道:“是殿下定愛徒,蘇姑娘。蘇婉君傾城絕代,溫婉嫻淑,盛地陛下歡心。陛下聖旨已下,讓蘇姑娘在傷好之後就即刻封妃。”

楚若瑜聽後,眼神中滿是震驚與不解。他不知道北平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何她會受傷?為何楚殷會突然要封她為妃。難過之情溢於言表。他努力壓製住自己的心。一字一句地說道:“本王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