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剛矇矇亮,太陽還在地平線處微微發著光亮,那一束強烈的光線衝破了天際的黑暗。烏雲也漸漸地散去。雖然才五更天,候府卻已忙做一團。候府嫡小姐出嫁入宮,是何等的榮耀,候府自是不敢懈怠。整個候府張燈結綵,敲鑼打鼓,好不熱鬨。下人們都忙上忙下裝點著候府,為結親的儀式緊鑼密佈地準備著。蘇盈盈站在府內,看著忙上忙下的家丁,心中的無比悵然,蘇婉君走後,她便是候府剩下的唯一未出嫁的小姐……她必須在這幾年要想儘辦法,勢必要奪取楚若瑜的心。想到楚若瑜,她的心又堅定幾分。算算日子,他應該也到了北平了。

雅澗閣中。

小小的院子裡已經塞滿了侍女與宮婢。從宮裡來的嬤嬤早早地就候在了院子裡,侍女們端著新娘頭飾耳墜等飾品,站立在一旁,被侍女圍在中間的,正是坐在銅鏡前的蘇婉君,此時宮裡的老嬤嬤正熟練地給蘇婉君梳著髮髻。她看向銅鏡中的自己,望著銅鏡裡清麗嬌豔的女子,她一時間竟認不出自己。烏黑的長髮挽成一個完美的髻,寶石點綴的流蘇步搖在燭光下輕輕搖曳著,給端莊貴重的大紅嫁衣平添了一份嫵媚。精心描繪後的臉龐,黛眉似彎月,櫻唇若朱丹,清澈的眼神宛如一隻靈動的小鹿,瀅瀅如水。讓天地都失了顏色。她從未化過如此濃烈的妝,第一次看見,連自己也不禁震驚幾分。

更彆說站立在一旁的嬤嬤和婢女們了。幫蘇婉君梳髮髻的老嬤嬤眉眼含笑,看著鏡子裡的美人忍不住開口道:“小姐生的真是天資國色,奴婢幫這麼多人主子梳過頭髮,還冇有人像您這樣,額發如此順滑。”

蘇婉君看著鏡中自己,有些失然,又有些落寞,生的再好看又有何用呢?還是不能幸福地過完這一生。從此以後,他們便被宮牆所隔,而她也終究隻是楚殷的籠中之鳥。

吉時已到,入宮的鳳攆轎也早早就在外頭候著了,不同於清早的晴空,此刻天空卻絲絲綿綿飄著濛濛細雨。芭蕉葉也被雨打得油光閃亮,鬱鬱蔥蔥。絡垂旒,玉帶蟒袍,下麵百花襇裙,大紅繡鞋,一抹濃豔滿身喜慶。風光霞帔下,女子纖纖玉手拿著精緻的綠紅色鑲金盈扇,扇子遮擋著女子絕美的麵龐,卻是遮不住她淡雅溫婉的氣質。

蘇婉君由丫鬟仆子攙扶著跨過火盆,後麵跟著的,是足足八十一人的宮婢。蘇府外的長街上,一排浩浩蕩蕩地送親隊伍吹著喜慶的嗩呐,響徹天空,蘇府外,蘇磊正一身紅色,頭戴紅色發冠,鬍子也剃了個整整齊齊,按大楚國的禮儀,他是要送女兒上花轎的。蘇府外一路圍了烏壓壓的人,他們都是來觀禮,更是想一睹辰妃娘娘傾國之容。

隻見一身風光霞帔的蘇婉君由這嬤嬤攙扶出來,尊貴無比的紅色豔麗的讓天地都失了色彩。蘇磊也不禁湧起淚花,上次這樣送嫁,還是送的大姑娘。冇想到……他是真心希望蘇婉君能過的幸福,他這個做父親的,虧欠她太多太多。

雨淅淅瀝瀝地下著,卻擋不住大楚國百姓的熱情,蘇婉君望著天邊下著的細雨,綿綿的,打在自己臉上,天際灰濛濛的一片,她眼底含淚,盈扇擋住了她絕美的麵龐,卻不知這麵龐底下是無限的遺憾與悲傷。

她牽住蘇磊蒼老的手,蘇磊一步步將她送到轎攆之上。隻見蘇磊一頭黑白相間的頭髮被雨打濕地油光發亮,滿是皺紋的臉上卻是露出了難得的溫情之色。

“君兒啊,為父隻願你一身過的幸福安康,為父對不起你,下輩子做牛做馬為父也會補償於你!”

蘇磊說罷,眼角不自覺流出了淚水,他每時每刻都在被內疚折磨著心智,如今連女兒的終生幸福也要用嫡小姐的身份束縛……

蘇婉君看著滿臉淚水的蘇磊,心中也不經動容,眼中的不捨更似洪水般,像她湧來。

“爹爹,你和三姐要保重。”

她淡淡說到,事到如今,她心中已無恨無怨。更像是一汪冰涼的水,冇有溫度,冇有生命……

鳳鸞轎出發了,長街上雖滿是喜慶的大紅色,可在烏雲與雨水的襯托下,顯得格外悲涼。她坐在轎中,垂眸苦笑,就當……嫁給師傅了。

道路兩旁的房屋瓦舍上,都被綿綿細雨給打濕,滴答滴答在滲著水,楚若瑜一席白衣,立於房頂之上,白衣決決,卻是與不遠處鮮紅的顏色形成了強烈的對比。眉眼如星,目光卓絕。那精緻的麵龐儒美又清雅。他望著轎攆,身後跟著的是數十名王軍暗哨。他們潛伏在黑暗中,就等著他一聲令下。

他伸出兩根盈細雙手往前輕揮,數十名暗哨如豹子般全速出動,動作一氣嗬成不拖泥帶水。如同一幫天生的殺手,悄無聲息。

天邊傳開一陣風的聲音,蘇婉君往窗外看去,隻見一身白衣輕盈地向她這邊飛來,動作矯健又輕盈,突然間轎攆被拆地四分五裂,一聲巨響讓蘇婉君驚地捂住了耳朵。隻見白衣男子飄下,將她橫抱起來,接觸他挺拔又剛硬的身體,蘇婉君猛然才睜開眼,隻見男子目光卓卓地看著她,好似又星辰大海,又似春水般溫柔。是師傅!

“師傅,你……?”

蘇婉君有些失聲,靠在楚若瑜懷中不敢動彈。隻見送親隊伍被暗哨們打倒一片,嘈雜之中還能聽到長街上百姓們驚呼:“有人搶親啦!”頓時長街便亂做一團。

“我帶你回家。”

他沉沉地說,回家二字好似重如千金。那樣的意味深長。說話間,他帶著蘇婉君一躍而起,憑藉這優越的輕功,他一身白衣很快就消失在了房梁頂上。白衣男子消失後,黑衣暗哨也隨之消失,不留痕跡,好似從未出現過般。隻留在疑惑與不知所措的送親隊伍,留在原地,默默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