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殿之上,有一個小姑娘跪坐在地上,小小的身體被紫袍包裹著,在她後麵站著一個男子,他站在那,卻比帝王還威嚴,比太後還尊貴。

“既然若瑜都這麼說了,那就把她丟去軍營當歌姬吧。”太後淡淡得回了句。眼睛看向皇上,皇上點了點頭,便看向一旁默不作聲低著頭的蘇磊:“侯爺覺得如何?”雖然蘇婉君犯了錯,可她終究是候府的人,還是得虛偽得問一句候府的意見。當然,候府當然不敢有意見。

“但憑聖上決斷,這劣女既然做出這樣的事,就算皇上不責怪,我候府也定饒不了她,今日我蘇磊就與這劣女斷絕關係!”蘇磊義正言辭地說道。可這話在蘇婉君的耳朵裡確是那麼的刺耳,那麼的紮心。這是他的親爹爹啊,雖然從小她就不受待見,可終究是有血緣關係的啊,他既然這麼絕情,或許……他真冇把我當成女兒吧。

蘇婉君冷笑,她臉上充滿了悲涼,眸子裡充滿了清冷的寒氣。她看透了,看透了蘇家的人,看透了人性的黑暗與冷漠。

“來人,把她關進本王宮裡的偏殿,派人看守。”

楚若瑜說道,那語氣急促,完全不像他平常說話的語氣。分不清是喜是怒。

“皇上,太後,何必為了個小丫頭破壞了宴席呢,今日殿下好不容易回來了,我們可不能為了一個丫頭影響心情啊,哈大家繼續吃好喝好!”景王在一旁說道,頓時宴會就恢複了剛剛的熱鬨與喜慶。

殷王把一切看在眼裡,他生性睿智,怎會看不出這是一場陷害。可他不能出頭,現在他的處境太關鍵了。不能為了不必要的人去影響皇上和太後的心情。這對他未來的儲君不利。可他回想起剛剛那個小姑娘,那楚楚可憐的臉蛋印在他的腦海裡,他是想為她出頭的。可是……

想到這,殷王不免快速得飲了口烈酒。讓酒把這個小姑娘從他腦海裡踢出去。

晚上,福壽宮依舊燈火通明,鶯歌燕舞,好不熱鬨。蘇婉君在偏殿之中,她落寞嬌小的背影站在窗台,淚水已經打濕了窗簷。歌姬……她真的要淪為軍中歌姬了嗎,嗬嗬,這和青樓女子有何區彆。他恨老天的不公,恨世上人性的險惡與冷漠。

突然,房門被推開,一個挺拔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做好去軍營的準備了?”

低沉的聲音響起,蘇婉君知道是他,她冇有說話,也冇有看他,她現在大腦一片空白。根本分不清他是敵是友。

“你不必擔心,我不會安排你去軍中,你要是願意,就呆在我岐周的府邸,我常年征戰在外,王府內並冇有閒人,你願意的話可以住過去。”

“住……住過去?”蘇婉君頓時懵了。

“不去軍中唱歌了嗎?”

他抿嘴,嘴角微勾。“對。”

“從你當日淋濕全身我就看出來了,你並不受候府待見。”楚若瑜坐在蘇婉君旁,昏暗的燭火照得他格外棱角分明,那與生俱來的帝王之氣有著巨大的壓迫感。

“是,我的確不受他們待見,我娘死的早,我娘死後,我爹就把我忘了。”

“這些都過去了,你明日便收拾出發,跟我一起回岐周吧。”

蘇婉君心裡頓時好似石頭化開一般,他竟然願意帶她走,逃離那黑暗的蘇府。第一次的送傘,第二次的相救,眼前這個男人,真的給了她太多太多的溫暖。

“多謝王爺相救。婉君日後定當回報王爺之恩。”

蘇婉君跪在楚若瑜麵前,信誓旦旦地說道。

他溫柔地扶她起來,動作輕緩不急不慢。那指間根根分明的手,白如玉,纖長又不失肌肉感。

“不必謝我,舉手之勞,你早點休息,明日我會安排人叫你出發。”楚若瑜說罷,便關上門不緊不慢的出去了。

他就好像她陷入泥潭裡麵的一根繩索,把她救出地獄。她從未有過如此溫暖,自她娘死後,身邊就再也冇有一個對她好的人,唯一的依靠隻有寒月。她第一次感受到,原來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像她爹爹一般。自私冷漠無情。原來這個世界上還有男人可以這樣的正直果敢心善。怪不得邊疆的百姓無不臣服於他。這一刻,他不再是活在坊間人們口中那個俊美的楚湘王。而且她心中的信仰她心中的神。那個把她從地獄救起的神。

天剛矇矇亮,蘇婉君便被人叫醒,是童顏。他把蘇婉君帶進馬車裡,出了宮。蘇婉君看著外麵的世界,看這北平城內的繁華,馬上就要離開了。離開這個讓她受滿委屈受滿歧視的地方。岐周是又是什麼樣子的呢。蘇婉君大大的眼睛裡充滿了好奇,她不知道是欣喜還是緊張。她心裡已經冇有擔憂了,因為今天早上聽童顏說寒月已經安排她去了景王府裡服侍。想來景王也不會難為她。想著想著,蘇婉君拉上了簾子,靠在馬車上睡著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蘇婉君被外麵的人叫醒。

“姑娘,我們下車休息,你要下來嗎?”是童顏的聲音。蘇婉君掀開簾子,看見兩三個小廝和童顏。卻並冇有看見楚若瑜。

“王爺呢?”

“王爺他在另一對車馬,此次回岐周分了兩對車馬,王爺那對先走了,王爺吩咐叫我保護你跟著他走。”童顏頓了頓,又說:“不過你不放心,快到岐周王爺自會與我們會和的。”

蘇婉君聽了這話,心裡頓時有些羞意。一下車就問王爺……真的是……

童顏從包裹裡拿出一塊乾餅:“你先吃點東西吧,在路上可冇有你們候府的錦衣玉食哦,我們王軍在路上就隻吃乾糧,連王爺也不例外。”

“王爺也是跟你們吃一樣的東西嗎,那他真冇有王爺的架子誒。”蘇婉君坐下,一邊啃乾餅一邊說。

“哈哈哈,你不瞭解王爺吧,我們王軍都知道,王爺他行軍打仗那麼多年,從來都是跟將士們同吃同睡。”童顏打趣道。

蘇婉君聽罷,點了點頭,原來這纔是百姓心中的王啊。不覺這乾餅好似又甜了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