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糊眼神漸漸開始清晰,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渾身濕漉漉的姑娘,她眉眼生的清秀乾淨,一張臉雖然狼狽不堪,但還是掩飾不住那精緻柔美的五官,眼神的視線向下移去,姑娘夏日穿的單薄,雨水已將她的衣裳淋濕,薄薄的衣裳就這樣貼緊身材,那發育良好的曲線就這樣呈現在他的麵前,欲蓋彌彰。那姑娘似乎是發現了盯著她看的目光,隨即轉過頭,對上他的目光。

“你醒了?”

蘇婉君驚喜地問道,一雙清亮點眸子似小鹿般,明亮皎潔。

“嗯。”

他嗯了一聲,隨即雙手捂住受傷的胸口,便摸到了布帶纏繞的痕跡,這姑娘定是幫他包紮過了,聽這姑娘口音似乎是中原人。

“謝謝姑娘相救。”

“舉手之勞,公子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還受這麼嚴重的傷?”

她麵帶疑惑地問道,卻絲毫忘了注意到身上那欲蓋彌彰的布料。男子撇過眼,尷尬地指了指那緊貼布料上下起伏的胸口,蘇婉君這才發現了身上衣裳已經被雨水浸透打濕,趕緊捂住了自己的胸口,略帶尷尬地看向男子。

“不好意思,我冇發現。”

男子聽後便收起尷尬神色,抑製住那下體隱隱發熱,他阿爾沁什麼絕色女子冇見過,但今日見這姑娘卻不知為何有些抑製不住。他再次看向一旁抱緊胸口的女子,女子溫柔恬靜,即使身上狼狽,卻還是給人一種歲月靜好的感覺。這女子,似乎好像在哪裡見過?思緒流轉間,突然就想起當年在岐周大街上遇到的那個女子,那女子雖以麵紗遮麵,可那眉眼溫婉氣質卻與這姑娘一般無二。

想到這,他便已確定了這姑娘就是當年他在岐周街頭所搭救的女子。

“冇事,這太陽很快就出來了,姑娘衣裙想必不過多久便會乾。”

隨即他轉過頭去,不去看她。蘇婉君看向天邊晴空初照的太陽,便走出樹蔭,對著太陽晾曬著衣服。

“公子怎會受這麼嚴重的傷?”

她背對著他問到。黑濕頭髮散落在背後。在陽光的照耀下閃爍著光芒。

“我在京城經商,正好這幾日得空,回岐周,冇想到在路上遭受仇家追殺,幸得姑娘相救。”

“你也是岐周人?”

蘇婉君有些驚喜,怎麼會這麼巧?在路上隨便遇到一個就是岐周的,這公子若是遇到仇家,這仇家是有什麼深仇大恨,至於追到離北平如此遠的荒郊野外來殺他呢?

“嗯。”

他淡淡回到,對於蘇婉君,阿爾沁當然不能說實話,當初他聽線子來報,楚若瑜已離開岐周多日,現已在回岐周的路上,因為不能生張,所以並冇有帶多少兵馬,他帶領北奴騎兵分散在他回岐周的必經之路上埋伏。卻冇想到此地居然有一群奇怪的野人,將他們儘數剿滅……這姑娘原本是岐周人,現在卻孤身一人呆在這必經之路上,莫非是和楚若瑜有關係的人?想到這,他便淡淡問道:

“姑娘怎會一個人呆在這荒郊野外,冇有人與你同行嗎?”

蘇婉君呆了呆,不知為何,明明是很普通的問話,但是不知為何卻好似帶著點試探。

“這裡山匪多,我盤纏馬車被搶走,我隨行之人去追了。”

她淡淡回到。還冇等二人反應過來,遠處便傳來急切地腳步聲,隻見突然一群黑壓壓身穿草裙底野人將他們團團圍住,這些野人與搶走蘇婉君馬匹的野人一樣的裝扮,同樣的皮膚黢黑無比,臉上塗滿了各種顏色的草灰,看起來如同惡鬼般,十分慎人,為首的那個野人在與旁邊手下說著聽不懂的語言,隨即一群野人便將他們團團圍住。

三兩個野人將阿爾沁給抓走,為首的那名野人則來到蘇婉君身邊,蘇婉君頓時就被身材高大長相奇特的野人給嚇的說不出話來,還冇等她思考,那野人便將蘇婉君扛起,蘇婉君如同孩童般被他隨意拿捏。

“放開我……”

蘇婉君掙紮地去敲著那野人的後背,可她那點力氣就好像撓癢一般,毫無反應。一群野人將二人帶往了深林處。

一路上的蘇婉君又害怕又擔心,她擔心師傅也像她一樣,被野人給抓走了。看著這些不懷好意,裝扮奇特的野人,心中的恐懼讓她害怕地說不出話來。

“師傅,你在哪裡……”

她小聲嘟囔這,可這聲音卻被同樣被野人抓住的阿爾沁聽到,他不驚訝與這些野人,因為他的傷就是這樣野人用刀刺的。他昨日與手下埋伏在這片山林,卻冇想到被這些野人給偷襲,將他們全部抓獲,帶回他們的營地,他是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從野人營地掙脫,可自己也深受了重傷。冇想到好不容易活了一次,卻又被他們給抓回去了。他偷偷聽見這姑娘在小聲的喊師傅?莫非和她同行之人是她師傅?會是楚若瑜嗎?

他思緒流轉間,野人很快就把他們帶進了他們的大本營。

這裡房屋建造怪異,竟然全部都是由獸皮與草木製成,部落裡似乎都是男子,根本冇有見到女人與小孩,這也太奇怪了。蘇婉君心裡正發著寒顫,就見野人們將他們關在了一處房屋內,房屋內關著許多和他們一樣,被野人抓進來的中原人。

蘇婉君被首領重重的扔下,嬌弱的身子觸碰到冰冷的土地上,瞬間胳膊就青腫了。

“姑娘,你冇事吧?”

阿爾沁擔心地問到,看著她捂著纖細的手臂,心裡泛起一陣心疼,既然她救了他的命,他阿爾沁就算豁出性命,也會將她給救出去。可現在耽誤之急就是將自己的傷給養好。

蘇婉君搖了搖頭,忍著胳膊的劇痛環顧了下四周,四周的中原人正警惕地盯著他們看,害怕驚恐的眼神充滿了整個屋子。

“這裡是什麼地方,怎麼會關著這麼多中原人?”

蘇婉君不解地問道,眼睛卻是看向人群中,認真找著師傅的身影,環顧了好幾周都冇有看見師傅,她便暗暗鬆了一口氣。看來師傅冇有被他們抓住。

“這裡應該是一個原始部落,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幾年中原人修道路,打擾了他們的生活,所以纔將我們抓起來。”

阿爾沁淡淡說著,看著麵前臨危不懼的小姑娘,這姑娘在如此危險的境地還能保持冷靜,真與其他女子不同,若她真是楚若瑜的弟子,那抓獲楚若瑜便容易多了……